女性各种b型示意图 乱岳目录伦

女性各种b型示意图 第一章

“我们再来说一下双方的首发阵容。”

“主队多特蒙德这边,门将是魏登费勒,左后卫施梅尔策,中后卫组合是胡梅尔斯和苏博蒂奇,右后卫是皮什切克。”

“中场双后腰是京多安和斯文本德。”

“左中场是罗伊斯,右中场是布瓦什奇科夫斯基,中间是马里奥.格策。”

“锋线上是奥巴梅杨一个人顶在最前面。”

“多特蒙德的首发阵容里,胡梅尔斯、罗伊斯以及奥巴梅杨都是方觉在伊维萨时候一手培养的旧将。”

“阿斯顿维拉这边,首发门将是特尔施特根。”

“左后卫是米尔纳,中后卫搭档是森德罗斯和蒂亚戈.席尔瓦,右后卫是桑顿,凯尔沃克因为累积黄牌停赛。”

“中场双后腰是克莱门特和莫德里奇。”

“前面是马内、伊布拉希莫维奇和哈梅斯.罗德里格斯。”

“锋线上最前面是莱万多夫斯基。”

“这场比赛也是莱万多夫斯基回到威斯特阀伦球场面对旧主,同样在多特蒙德的替补席上,帕帕斯塔索普洛斯也是面对旧主。”

突然间,球场上空再次响起了无比巨大、刺耳的嘘声。

这是米尔纳在边路铲球放倒了布瓦什奇科夫斯基。

方觉在场边鼓掌,对米尔纳的这次关键铲球拦截喝彩不已。

这似乎是刺激到来多特蒙德的球迷,整座球场狂嘘不已。

威斯特阀伦球场是整个德甲最火爆的球场,也是欧洲足坛著名的魔鬼球场。

很多球队来这里做客,都会表现不佳,甚至会出现莫名其妙的惨败。

2001/2002赛季的欧洲联盟杯,意甲豪门AC米兰杀入到联盟杯四强。

在欧冠赛场大杀四方的红黑军团,历史上还从来没有拿到过联盟杯呢。

当时意大利媒体都在憧憬着AC米兰能够拿到联盟杯冠军,实现大满贯。

然后在半决赛第一回合,他们就在这座球场被多特蒙德踢了个零比四,巴西射手阿莫鲁索上演了帽子戏法,这场惨败可以说是震惊了全世界。

今天阿斯顿维拉和多特蒙德,同样是欧战半决赛,同样是多特蒙德先打主场,只是从联盟杯到了冠军联赛。

所以,赛前有德国媒体用了这场比赛来鼓励多特蒙德,期待他们再次创造欧战奇迹。

甚至还有媒体想要去采访因扎吉这个经历过那场惨败的亲历者,差点被方觉打出门来。

……

执法这场比赛的主裁判是来自荷兰的主裁判库佩斯,他只是口头警告了米尔纳。

这更是刺激了多特蒙德球迷,巨大的喧嚣声响彻球场。

多特蒙德的前场任意球机会。

格策将足球开进禁区。

苏博蒂奇的头球攻门受到了森德罗斯的干扰,没有能够顶上力量,足球被特尔施特根稳稳地在空中摘下。

随后,阿斯顿维拉试图发动快速反击,足球经过几脚传递后,随着拿球的莫德里奇传球给米尔纳,后者刚刚接球被放倒在地,这次快速反击就此终止。

主裁判库佩斯向犯规的布瓦什奇科夫斯基出示了黄牌。

威斯特阀伦球场愤怒了。

克洛普在场边也是愤怒的咆哮,抗议主裁判的这个判罚。

他指着米尔纳,意思是为什么之前米尔纳的犯规只是口头警告,这边布瓦什奇科夫斯基犯规就要出牌?

“报复!你们是报复行为!”方觉大声喊道,替第四官员回应了克洛普。

“请冷静,克洛普先生,不然我要呼叫裁判了。”第四官员表情严肃说道,然后他扭过头,指着方觉,“方觉先生,也请你闭嘴!”

方觉耸耸肩,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他觉得这个第四官员情商有问题,他明明是想要帮他说话好不好。

……

上半场比赛踢得非常激烈,甚至可以说是火星四射。

从战术的角度来看,克洛普的多特蒙德高度重视攻防转换的过渡时刻。

这名德国教练尤其重视将球队的防守过渡做到完美。

具体做法是在失球后迅速压迫对手,以便重新夺回控球权。

这个概念被称为高压逼抢。

其战术思想就是,对方在得球后节奏马上就会被打乱,因为他们需要从防守转换到进攻模式,如果逼抢工作做的好那么就可以利用这种混乱局面重新夺回球权。

为了执行克洛普的这种高压逼抢,多特蒙德以一种相当狭窄的阵型进行进攻。

他们经常会通过球场的一个边路进行进攻,在某个瞬间以人数上的优势对对方持球人员形成持续压迫,争取完成抢断,即使是不能抢断,也会延迟对方的进攻速度,迫使对方不得不回传,终止这次反击。

有意思的是,方觉的阿斯顿维拉也非常擅长高位逼抢。

有西班牙伊维萨媒体、英格兰媒体和中国媒体说克洛普的这种高位逼抢战术是学习方觉的。

不过,也有德国媒体说这是无稽之谈,克洛普是有着自己的足球智慧的。

方觉赞同这种观点,他表示自己的战术和克洛普的战术不同。

“因为我们更加优秀!”

……

《泰晤士报》撰文表示,方觉绝非自夸自擂。

阿斯顿维拉的这种高位压迫方式相比较多特蒙德那边,变得更加主动。

虽然阿斯顿维拉也会利用中场压迫的优势,但他们主要是利用这一点来布置一种逼抢的陷阱。

当对方以为向另外一侧转移球是安全的时候,阿斯顿维拉的隐藏的匕首已经准备好了。

阿斯顿维拉的逼抢是全方位的,更加主动。

具体表现就是阿斯顿维拉整体高压逼抢的线要比多特蒙德更靠前,更加凶狠。

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阿斯顿维拉有克莱门特和莫德里奇,多特蒙德这边只有京多安和斯文本德。

这就直接决定了双方在这种高位逼抢情况下,一旦形成抢断后的反击效率。

比赛进行到是三十五分钟,阿斯顿维拉进攻到前场。

桑顿的传球被施梅尔策抢断,后者立刻反抢,用脚将足球碰出了边线。

随后桑顿并没有立刻回防,他和莱万多夫斯基、哈妹一起,三个人包夹接到队友掷出的边线球的罗伊斯。

这时候,导播将镜头拉远,所有人都惊呆了,阿斯顿维拉全队除了门将特尔施特根还在门前之外,全队都压过了半场。

森德罗斯在中圈站定,他在盯防多特蒙德最突前的奥巴梅杨。

克莱门特在奥巴梅杨的身侧,他才是防守的定海神针。

女性各种b型示意图 第二章

王延带着陛下任命的圣旨离开了,走的时候神色严肃,俨然一副天大的担子压在了肩头的模样。

而一旁穿着打扮颇显素雅的少夫人,依然端坐原地,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场面氛围有些凝滞,王延离开后,陆凡低头看着桌子上的奏折,迟迟没有开口的意思。

最终,还是那位少夫人先忍不住了。

“妾身之前,为王大人可是捏了一把汗,以他刚才的各种说辞,换个皇帝,恐怕都很难能容忍!”

陆凡抬头,不在意的笑了笑,“朕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只要他确实有能力,与国有益,就算指着朕的鼻子说朕是暴君,朕也能容得下他。”

“就怕那些本事没多少,但却张口大义,闭口古之圣贤的所谓忠臣,对于邀名而又无实之辈,朕杀起来,也从不手软!”

说起来,这还是少夫人和陆凡之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正面对话,以前虽有所接触,但都没有直接交流过,有什么事,也都是由锦衣卫来传达。

以前的陆凡,在少夫人眼中,是冷酷、严肃、不苟言笑之人,但今日所见所闻,倒是令她的感官发生了一些改变。

“那不知妾身在陛下眼中,是有能力,还是没能力?”

陆凡呵呵一笑,“没能力之人,可没资格能入得了这御书房!”

少夫人心头一颤,面色微红,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来之前,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想要豁出去不顾一切的表明心迹,就算是被骂做不要脸,不知廉耻,她也要争取一下。

但此刻,看着那一心扑在国事上,连说话间,眼睛都离不开奏折的陆凡,她心里又有些不知所措。

心上人是眼前人,但有些想要互诉衷肠的话语,她却再也开不了口。

陛下,是做大事之人。

女色什么的,在陛下眼中,恐怕都是过眼浮云。

以色愉人,说不定反而会引得陛下心中反感。

心头轻叹一声,少夫人最终还是选择了起身告辞。

与其成为陛下的女人,不如成为他离不开的左膀右臂。

看看王延,那老头子说起各种问题来毫不顾忌,有些话甚至听起来很是刺耳。

但陛下自始至终都面露微笑,丝毫不以为忤,可见对于能臣干吏,他心里有多么看重。

就在她起身告辞的同时,陆凡放下了手中的奏折。

“杨夫人…….”

“陛下能叫我李云曦吗?”

少夫人抿了抿嘴,低声道:“当初妾身嫁于杨家时,杨家少爷便已经重病在身,妾身嫁过去,也是为了冲喜罢了。”

说到这里,少夫人那红润的脸蛋,此刻简直要滴出水一般,低头不敢直视陆凡。

“其实,其实妾身,至今,还是……还是完璧之身……陛下若是,若是…….”

“咳咳!”

陆凡干咳了一声,抬手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语。

“杨夫人!”

听到这个称呼,少夫人脸色唰的白了下来。

“相比之李云曦,朕更喜欢杨夫人这个称呼。”

少夫人一愣,抬头看着对方那满含深意的笑容,当下先是有些迷惘,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羞的抬不起头来。

原来,看起来很正经的陛下,还有这种特殊的癖好啊!

女性各种b型示意图 第三章

文学

叶天尘遁入空间之门,刚才的那种感觉现在还心有余悸,那种感觉就像是马上要灰飞烟灭了似的。

叶天尘大口喘着粗气,一片银色的空间之中只听见叶天尘大口大口的喘息声。

叶天尘此时已经十分狼狈,身上只剩一件可以遮羞用的已经破旧的金红色斗篷,遍体鳞伤,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地方,由此可见灭霸之强大。

叶天尘紧握双拳,他从未感受过如此屈辱,丹田处的创世青莲正在不断的为他提供魂力以及修复他的创伤。

混沌珠定住了他体内的震荡,这才使得叶天尘没有当场身亡。

外界,灭霸正在不断寻找叶天尘的踪迹,他走到叶天尘消失的地方,灭霸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文学

一道蓝色的光划过,一座蓝色的空间之门形成,灭霸走了进去。

然而,此时的叶天尘却毫不知情,仍然在恢复着自身的损耗。

刹那间,一道紫色的冲击波席卷着毁灭之势冲来,叶天尘反应不及,被击中,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叶天尘艰难的爬了起来,嘴里呢喃道:“灭霸,你这个天杀的,我疗个伤你都来搞事情?找死是吧,我成全你!”

叶天尘身后出现赤橙黄绿青蓝紫银八种颜色的光芒,分别代表着火土金木风水电空间八大元素。

八大元素汇集在一起形成一个混沌色的巨大球状物体,这是,混沌天体!混沌天体吞吐着混沌向着灭霸坠落而下。

“轰!”巨大的声响席卷整片空间,火星撞地球般的能量使得空间平静不下,开始翻涌起巨大的空间浪潮。

叶天尘暗骂一声:“该死!居然打出了空间风暴?!”叶天尘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也很清楚这会带来什么。

历来人们谈到空间风暴无一不是避之不及,空间风暴带来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湮灭,绝对的湮灭。

叶天尘试图打开空间之门,可是空间之门刚打开就被席卷而来的空间风暴彻底湮灭。

灭霸也是一样,蓝色的空间之门刚打开就被吹的粉碎,此刻他也怕了,任何人都畏惧死亡,同样也包括他。

叶天尘身后五行轮再次浮现,周围形成了一层厚厚的金属障壁,一个巨大的朱雀虚影。

叶天尘咆哮一声,漫天巨炎遍布整个银色空间,巨炎与风暴撞到一起,空间震荡加剧。

灭霸尝试打开自己空间之门无果,于是指着叶天尘所在方位骂道:“你个天杀的,弄个这个该死的空间,我告诉你我就算死我也要带着你。”

灭霸手套之上六颗宝石同时亮起,一道巨大的激光朝着叶天尘呼啸而来。

叶天尘的金属障壁直接破碎,叶天尘双目一凛,手中终域之剑横亘,一柄巨大的利剑破空而出。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伴随着的是冲天烈焰,“大道之火·烈焰天殇!”

“轰!”叶天尘的剑气被一度压制,眼看落入下风,此时叶天尘身后出现了黑色魂环,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白色的,不,应该说是白金色,那个原本黑色的魂环也泛出点点金光。

叶天尘吐出三个字:“苍生劫!”霎时灭霸似乎被什么掐住了咽喉,痛苦的挣扎了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