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2)  物业 |   抢沙发  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一章

第6道防线上,Q84阵地上。

西蒙看着车内的驾驶员丹尼尔和炮手艾米里安,一脸无奈的说道:“抱歉了,两位,我们恐怕要置身死地了。”(^_^)

“哈?”

(。ꏿ﹏ꏿ)(;OдO)

西蒙说道:“上面的命令,冥君剑麻突然出现。

因为是非神体状态,雷达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Q81阵地已经被剑麻摧毁,我们必须得赶过去支援,拖延时间,好让第6道防线上的兄弟萌,能够平安撤离。”

丹尼尔和艾米里安对视一样,冥君剑麻?

这根本就不是常规部队能够对付的啊。

再看看天空,难怪刚才天上那片炮弹和导弹全部爆炸了,难怪天空竟然被人一刀斩成了两半,原来是冥君。

只是自己这些人过去的话,不也是送吗?

抽了抽车长西蒙,明明年纪轻轻,和自己差不多大。

但是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却习以为常的样子,简直不敢相信,西蒙这家伙对死亡一点都不畏惧么?

似乎是看出了两人心中的想法,西蒙笑盈盈的说道:“啊,抱歉啦。

虽然我也很想活着,但是我们是军人,弗朗西的军人。

我们和印杜的仇恨,是至死方休的。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麻瑟不会毁掉。

虽然我没有家人或者朋友在那场灾难中罹难,但是作为一名弗朗西军人,我自认为我有足够的理由,用我的生命和热血,为我的同胞报仇。”(^_^)

西蒙这话说得倒是淡然,仿佛看破了生死一般。

就像是在说,只有和亡灵拼死一搏,不管生与死,自己才能带着那满载的荣誉,用这种方式,回应罹难的同胞。

西蒙的话,让丹尼尔和艾米里安陷入了沉思。

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觉悟,如果单单只是他们两人的话,或许办不到。

想着数天前还和两人有说有笑的前车长西蒙,他的家人便是在麻瑟市罹难的。

而他本人,也在对骨铁卢的战场上,英勇就义。

但是并不妨碍,他是一个英雄,一个伟大的人

丹尼尔和艾米里安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一份信息。

西蒙的那份,就有他们两个继承。

对麻瑟罹难者的回应,对亡灵的至死方休,将有他们两人继承。

两人看向现任的车长西蒙,重重的点点头:“没问题,前往Q81阵地牵制冥君。”

西蒙笑了笑,旋即下达了发车命令。

Q84阵地上,和“公羊”一样的装甲力量并不在少数,他们没有纠结多久,接到命令后,便开始朝着剑麻所在的方向杀奔了过去。

而也正是这一群人,那些原本还在踌躇的弗朗西士兵们,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跟了上去。

……

撤退区域的指挥部内,丘吉吹胡子瞪眼的劝着埃马纽埃尔:“该死的,亡灵都杀上来了,你快跟我先回战舰上去,在战舰上指挥啊。”

虽然最初对于弗朗西人很看不上眼,但是随着短暂的接触后,丘吉发现埃马纽埃尔这个弗朗西荣誉军人院的院长,类似时空管理局局长的家伙,还是很让人佩服的。

考虑到安全问题,丘吉连连劝说埃马纽埃尔赶紧上船,但是埃马纽埃尔却有他的坚持。

“得再等等,我还需要留在岸上,给战士们一个期望。

如果他们的司令这时候撤离到船上,远离干岸,那么这些负责阻击的战士,他们还真的心思去阻击么?

即便我们个印杜帝国之间的仇恨驱动着他们,那些在这场阻击战中战死的战士,也不希望他们的指挥官是个懦弱的家伙吧。

我在岸上,就是明确的告诉这群可爱的家伙们,我们带着信念而来,就应该带着这样的信念一起离开。”

丘吉深吸了一口气:“好家伙,地球人说话都一套一套,学不来。”

掏出怀中的雪茄,“咔嚓”一声点燃,“咧咧咧”的吸了一口,然后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了指挥部里的一个小马扎上,说道:“好吧,我也在岸上和你一起指挥。

余辉帝国阻击阵地上的战士,同样也不希望他们的司令官是一个胆小的怂货。”

埃马纽埃尔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观察着地图。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三章

伽勒法26恒星系在那一刻仿佛沸腾了。

黄道平面上,辉煌的影子冉冉升起,星辰在祂的脚下,星系旋转在祂的眼底,这个恒星系仿佛一刹那变成了人们手中的棋盘星图,由澳洲邪神、诡异世界邪神、永生之主三个神灵共同构筑的神灵之墙与神灵之墙所相应诞生的、笼罩整个伽勒法26恒星系的新暗能世界法则便在这道影子的棋盘星图中,缓慢地瓦解。

那一幕就像是一汪静湖被人所搅动。

伽勒法26恒星系的暗能世界沿着顺时针被蛮不讲理地搅动,神灵之墙被一面接着一面的打破,统治战场的神灵之力就在缓慢中一点点瓦解。

那是君主的权能、帝王之霸权。

拨乱反正。

那一刻,战场上的暗能处处激发,呈现出不可思议的显性姿态。

在联邦舰队中,无数人都能目睹到那样的一幕,伽勒法26恒星系中,暗灰色、血红色和一抹浅绿色,在空间里交织,像是旋涡一样扭曲盘旋。

在每个生物心间响起的号角声还没有断绝,以远辽号为首的一众激进派战舰已经昂扬而起,追赶苏晨与崇神种的身影。

远辽号中,苏文豪激动的直拍桌子,几乎忘了自己身为副官的身份,咆哮道:“是亡灵之国!是亡灵之国!!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帮子文绉绉的操蛋骑士不可能坐视不管,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每个远辽人都极为激动,他们不仅和亡灵之国相处最久,也很清楚这是一批什么样的人,更知道他们踏上战场将冒着什么样的风险,这时候能在战场上看见他们,那样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

肖平刚刚下达一连串的指令,这时候仍难掩震惊之情,“看”着那明明不可能观察到,却仿佛刻印在每个人心中的辉煌身影。

而在远辽号的角落舱室里,白枫却正紧盯着飞船之外那些呼啸掠过的光影。

那光影里的……

那一抹似曾相识的浅浅生物之绿。

他一点点瞪大了眼睛。

……哥……哥……

……我不疼的……

是错觉吗?那稚嫩而熟悉的声音。

那在他记忆深处,永远不可能忘掉的东西。

他听见阴冷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发出如同魔鬼般的低吟。

“没错,你猜的没错,你的妹妹就是为了祂而死,成就一个神灵需要死多少人你知道吗?多少人在实验中失败才成就了神灵你知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道吗?你还记得吗?她是被谁害死的?

“你的妹妹,究竟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才会死去?

“愤怒吗?憎恨吗?我能感受到你的情绪。

“交给我。

“你只需要把一切交给我。

“而我

“将帮你杀光它们。”

噗通一声,白枫向后重重跌倒在地,茫然四顾,如同失了魂一样。

而在星空中,那如神话故事中才会出现的一幕还没有断绝,金色的帝王倒置手中的长剑,将那同样于星空中无比巨大的漆黑巨剑倒插入概念意义上的黄道平面的正中央,那一刻,不可思议的新变化在战场上诞生了,从剑锋贯穿黄道平面的位置,仿佛有一幅山河花卷展开了,虚幻的山河、湖川、城邦、旗帜、一望无际的原野和大海以此为中心,开始在星空中浮现,伽勒法26的恒星系黄道面仿佛成为了一面镜子,镜子的上下呈现的是完全立体的景象。

紧接着,一扇扇流散着金色光芒的涡旋状门扉在太空的近处洞开。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85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