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2)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深入进去 第一章

“轰隆隆~”连串的,巨大的爆炸声持续响起,在把进入爆炸中心的联军士兵彻底碎片、粉末化的同时,也让不远的后方,目睹这一切的联军统帅杜伦尼,彻底失去了双眼里的神采。

此时是1647年12月4日,距离大明全线进攻,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整个战场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次大陆的东北方向,原本参战时整整20个师,满员30万人的鲍里斯集群,是撤退最为顺利的:在和曹文诏持续数月的攻防战中,因为是防守的一方,所以鲍里斯集群给曹文诏造成了约五万人的伤亡,而自身的战损不过两万余。在接到杜伦尼全线撤退的电报后,鲍里斯当机立断,直接留下三个师殿后——他给这三个师的师长下的命令是,只要你们依托防线,抵抗48个小时后就可以投降,我只要能回到伊斯坦布尔,一定保住你们的家人。

如此坚定的断尾求生,使得他率领二十多万奥斯曼军队成建制的顺利撤退了。

而在达卡和加尔各答这里,弗雷德里克和克里斯蒂亚诺不是不想断尾求生,但关键在于:鲍里斯统帅的军队,虽然也有不少阿拉伯人、斯拉夫人,但总体是奥斯曼人占优。可是这两人的军队,哪个民族都不占优!而到了此时明知殿后就是被歼灭的当口,谁TM都不愿服从命令留下来断后——和以前大家都知道巴特那集群在自己身后,就算自己暂时被包围,也肯定有援军来解围不同。现在大家知道,援军是绝对没有的!留下来是必死无疑!

总之,殿后、守城,不是不可以。但是毫无希望的殿后与守城,那就不可以!

所以,接到杜伦尼的命令后,这两位将军也只能是让所有部队抱在一起,集体撤退——留下殿后部队守城也没用,和鲍里斯的防线是一条线不同,达卡和加尔各答两座孤城就是两个点,明军完全可以围而不打嘛。

不过,说是集体撤退,可是开出城外后没多久,大家就开始了田径比赛,然后,整个阵型全都乱了。

当然,这两个集群的联军全面退出城防工事,确实让明军省下了包围看守的兵力。但是对方这么的乱跑,也迫使黄得功和罗雄将自己的部队全部分开来分头进行追击。然后,明军的这两个集群也乱了。

好在此时对于大明的士兵来说,他们是追击的一方,所以看到敌人后,往往就意味着战功。而对于联军士兵来说,他们是逃跑的一方,最希望的就是友军与敌人死战,而自己能够安全逃脱。因此,当无数的小型遭遇战发生的时候,双方士兵的士气可谓是天差地别。

而且恒河三角洲这块地方,河流纵横、池塘密布不说,关键是植被也非常茂密。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一追一逃的双方,经常都是在茂密的丛林里,双方都接近到近一两百米的距离后才彼此发现。因此,除了冲锋枪的怒吼外,最近这些天里,双方的白刃战也频繁发生。

而在这个时候,麾下有单独的由女真士兵组成的一个师的罗雄集群,就明显的占据了优势。三天时间,这个女真师连破数路欧洲联军,已经跑到了所有明军乃至整个联军达卡集群的最前方。这个师的师长,褚英汗的长子杜度,更是好整以暇的找了一片森林做起了埋伏……

不过,在这三天里,取得最大战果的却不是打得热火朝天的北线,反而是大家都没有投入过多兵力的南线。

1日,大孔代接到杜伦尼的电报后在大惊之余也赶紧的率军撤退。由于他是法兰西人,而且其麾下有六个法兰西师。所以,他狠心让两个来自巴黎大公国的法兰西师断后。结果,得到路易十三授意的两个法兰西师,在他率领主力撤退后不久,就主动让出了防线。

然后丰臣栋秀率领五国联军在12月2日的夜间直接追上了因为没有接到殿后部队战败的消息,近乎完全没有防备的大孔代主力部队……联军的南线部队被大量的歼灭,大孔代只能带着自己的警卫团,丢弃一切辎重,惶急向西,希望能够追上原本从北方来支援自己,现在已经提前西撤准备登船北返的那支部队了。

3日清晨,朱由栋率领仰光的二十个师生力军在加尔各答登陆,开阳的加成覆盖了整个恒河三角洲上百万的明军部队。士气爆棚的明军士兵,不知疲倦的奔跑、作战、杀敌。联军的加尔各答集群各部,也慢慢的被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明军分割、包围。

到了4日,唯一还能够掌控住部队,让麾下数十万人捏合成一个整体的,只有杜伦尼这边了。

不过,虽说杜伦尼也做出断尾求生的动作,在二十个师中留下整整六个师堵住古贾伊布里和劳尔克拉两个山口。但是当他率领十四个师北侧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他们的退路也被明军切断了。

当然,左梦庚麾下虽然是特种兵师,但到底只有两万人。面对对方此时仍有21万人的庞大集群,正面拦截是绝对拦不住的:事实上,2日杜伦尼的部队开到这里后,左梦庚师正面防守连24小时都没有撑到就被迫撤退了。

深入进去 第二章

曹纯此时正带着剩余的七万多曹军向刘备军发起一次次冲锋,马匹居高令下显然很有威力,不过场地的容量以及余烨设置的各种障碍也大大削弱了骑兵的优势。

“不准后退!擒杀刘备者赏千金,封将军!”曹军大部分的底层将领都参与了这场战斗,怒吼声,喝骂声,喊杀声充斥着整个战场,滚滚的硝烟伴随着飘扬的尘土让战场更显肃杀之气。

“情况如何?”曹纯用兵谨慎,在他了解了余烨的布置后便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士卒之间距离增大,攻击速度加快,大大削弱了对方弓箭手的作用,而他也吸取经验,把阵地往前推了许多,进攻也是骑战混合,如此这般后损失自然大大减少。

“将军,刘备已经快挡不住了,估计再打半个时辰我军便可彻底获胜!”牛贤的脸上尽是兴奋,这场战斗打得不容易,难以得到的胜利才显得更为可贵。

“还是小心为上,我们已经中了好几次刘备的奸计了,此次不容有失!”曹纯心中虽然也有些激动,可一向谨慎的他在心中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静,作为一个指挥着,时刻保持大脑的冷静是必要的,当你情绪波动较大的时候,往往便是你战败的开始。

“是!”牛贤脸上有些不以为然,他不相信刘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翻盘。

曹纯也没有点破,军队需要的就是锐气,长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的事情还是少做的好,自己心里明白,指挥的时候小心些就行了。

与此同时,余烨那边也是进行着如火如荼的讨论。

“元化,我军情况如何?军师还没到么?”老刘显得很是憔悴,他的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战斗,可却是无时不挂念着战局,加上前几天被曹军撵着跑了许久,脸色已是略

深入进去|书包网h文

显苍白。

余烨摇头苦笑:“我能用的办法已经用完了,接下来的事情只能听天由命了,料想孔明那边也已经有所准备,主公不必忧心,身体为重!”

“是啊大哥,元化小子说的对,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即便是我军战败了,那曹操也抓不住我等,大不了我们再随你杀出去便是了!”张飞脸上血迹未干,显得有些狰狞,身上更是破破烂烂的,很是惨烈。

刘备摇了摇头:“若是此战就只有我等便罢了,我刘备屡逢败绩,也没见谁能取我性命。”说着顿了顿,“可此番不同以往啊,新野、樊城百姓俱随我军搬迁,若是我军惨败百姓怕是难逃灾厄啊!”

说到此处刘备不禁潸然落泪,或许他心中还有一些其他盘算,可能为百姓落泪也算是当世君主中的一大异类了。

此时虽不如黄巾战乱的情况,可百姓的地位也是没提高多少,杀百姓如屠猪狗,能如此重视百姓的,天下间唯有刘备了。

“主公莫慌,我等如今定然不可自乱阵脚,凭着剩余兵力,我军与曹军还能僵持半个时辰,若是计划好了,也不是没有机会逃出去。”说着余烨眼睛瞄了老刘一眼,看其眼中有一丝不舍之色,接着说道:“主公也不要担心,曹操对百姓虽不如主公,可在战后屠戮百姓的事情却是不会做的。”

“哦?这是为何?”刘备听了余烨的话眼前一亮,百姓无疑是自己大军的拖累,若是不管百姓,刘备也有把握突围而出,有这么多员上将在,想被被人砍死都难!

余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要说猜中曹操的心思,他也没有什么把握,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依据,按照记载,老刘携民渡江一路上的百姓多是冻死饿死的,被曹操干掉的实属少数,这也给了他些许一搏的信心。

深入进去 第三章

深入进去|书包网h文

着向朗怀疑的目光,庞统不慌不忙地道:“北军主将王威被韩公辅射杀,如今宜城做主者乃是张允。张允其人,巨达想必也有所了解,平庸无能之将,贪生怕死之徒,逊王威远矣。”

向朗下意识点点头,庞统对张允的评价虽有些刻薄,但张允确实是因亲戚见用,而非能力。

庞统继续说道:“张允,鼠辈耳,今日一战,必已破胆,若是知道我军欲截夷水,筑堤淹城,定然闻风丧胆,弃城而逃。”

帐中众人皆恍然大悟,向朗心中一腔怒火自然也熄灭了。原来庞统根本无意效仿白起,而是假作筑堤蓄水,以恐吓张允。

“刘备乃客将,张允一逃,他断然不会独自留守,宜城不战而下。”庞统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将军事先可派一军埋伏于宜城之北,半途伏击张允,一战可覆灭其军。届时襄阳再无可用之兵,将军水陆并进,进抵岘山,兵临城下,刘景升本就病重,闻将军围城,或将一命呜呼,就算不死,亦无力回天。将军一统荆州,指日可待。”

刘景刚才还在为如何攻克宜城而犯愁,没想到庞统三言两语就解决了他的困扰,甚至还有可能将张允、刘备一网打尽,这就是顶级谋士的作用。

刘景霍然站起身,来到庞统席前,抚着他的背赞道:“士元之智谋,足以匹敌万众。”

“将军过誉了。”庞统淡淡笑道:“将军让在下担任主军事的左司马一职,在下自然要承担责任,尽心尽力,为将军画计,如此方不负将军的信重。”

诸葛亮亦出言赞道:“运筹策于帷幄之中,我不如士元远矣。”

刘景闻言不觉失笑,同样的话,历史上诸葛亮也曾这样评价过刘巴,不知其话语有几分真?

随后庞统、诸葛亮等人你一言我一语,又补充了一些细节,刘景最终拍板决定,大军休整两日,然后在宜城以西别立营垒,明面上修筑堤坝,截流夷水,暗地里埋伏重兵于宜城之北。

刘景从中军大帐出来时,已是昏时,有了克城破敌之策,他的心情不再如之前一般沉重。

心中记挂着头部受伤的蔡升,刘景乘马前往其驻地,不过他到来时,发现蔡升已睡着,刘景不欲打扰其休息,便要离开。

或许是听到了帐外动静,蔡升转醒过来,扬声问道:“门外何人?”

见蔡升醒来,刘景一头钻入帐中,含笑道:“宏超,是我。”

“将军……”蔡升头缠白布,面无血色,自榻上起身。

刘景大步走上前,将蔡升强行按回床榻,口中说道:“宏超你头部受创,别妄动,快躺回去。”

蔡升苦笑道:“箭簇仅刺破额头,并未深入骨肉,区区小伤,不值一提。只是当时身处战场,不及仔细包扎伤口,久战之下,失血过多,有些头晕目眩罢了。”

刘景坐到床榻边,抚着蔡升的手,语气责备道:“宏超,你既然受伤了,就该及时让军医治疗,怎能不管不顾,继续奋战?难道你忘记子谨的教训了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84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