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外干,黑黑的肥岳

被老外干 第一章

聊着聊着,又没话了,顾念佳觉得无聊,不满的问林意浅,“你在看什么啊,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林意浅说:“看江墨朋友圈发的他的画,好像得奖了。”

说着她将手机屏幕转着对着顾念佳。

听她提起来,顾念佳才想起来江墨,“我好想好几个月没见你家江墨了,他去哪了?”

林意浅掀起眼皮,往顾念佳脸上看一眼,那张单纯的脸上,露出来的,纯属好奇。

她抿了抿嘴角,淡淡的回她,“他上个月回学校上学去了。”

“啊?”

顾念佳有些惊讶,“回哪个学校了?”

林意浅说:“回M国学校了。”

顾念佳皱眉,“不是说要去A大的吗?”

林意浅笑着说:“开玩笑的吧,原来的学校他读的很好。”

闻言,顾念佳撇了撇嘴,“还好还好,那个没品男要是去A大,我们两见面就得吵架。”

林意浅看着顾念佳那古灵精怪的样子。

伸手,抓住了顾念佳的手。

突如其来的举动,顾念佳有点好奇,不解的看着她。

林意浅微笑着说:“包子,和张景遇好好的,幸福一点。”

顾念佳毫不犹豫的点头,“肯定的,放心吧,我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林意浅抿着嘴角,转眼往窗外看看。

然后又拿起手机,点开了刚才江墨发的朋友圈照片。

眼睛有点红。

……

十一月的海市,天气刚刚转凉。

医院产房内传出来新生儿的啼哭声,产房外等候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互相拥抱庆祝起来。

顾念深拿下了口罩,低头在林意浅满是汗水的额头亲了一下,“老婆,辛苦了。”

他心疼的声音有点颤抖。

“恭喜顾总又得一个大胖小子。”

“恭喜啊。”

大夫和护士们纷纷给顾念深道贺祝福,顾念深听到大胖小子这四个字的时候,愣住了。

他目光看向说话的那个护士,皱眉,“你是不是搞错了?”

护士吓得张着嘴巴,“啊?”

顾念深问:“你确定是大胖小子?”

一幅不能接受事实的样子。

护士忽然笑起来,“哦错了错了,是小公主,公主。”

顾念深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把还虚弱无力的林意浅给逗笑了。

她眼里含着泪,嘴里虚弱的骂了声’傻瓜’。

顾念深听到是女儿,兴奋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又弯腰在林意浅的额头猛亲,“老婆,我终于有情人了。”

“老婆,辛苦了。”

被老外干 第二章

第1898章

铮翎道:“眼睛比你儿子长,鼻子比你儿子的挺,脸蛋更小……”

战寒爵望着正忙着交流新生儿相貌的严铮和铮翎,心里的失落更甚。

铮翎觉察到战寒爵的失落,将孩子抱过来,递给战寒爵。“老公,你抱抱。”

战寒爵兴致缺缺道:“给严铮抱吧。”

严铮伸出手,可是铮翎把孩子递给他时,他又很快缩回去。一脸苦瓜相道:“我我……我抱不来。铮翎,你替我抱,这么小的小可爱,我不知道怎么抱?”

战寒爵站起来,将孩子塞到严铮怀里,道:“这是你儿子。你必须学会怎么抱他。凤仙要做月子,我家铮翎体弱,她们都不会帮你抱孩子。你不抱谁抱?”

严铮就好像被施了法,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可怜巴巴的哀求着战寒爵:“战爷,别啊。我承认我平常对你有些不够厚道,可是你别在这时候来报复我啊。我求你,你帮我抱孩子,快啊,孩子快掉下去了。天啦,他的头怎么这么软……”

战寒爵戏谑道:“想让我给你抱孩子啊?行啊,叫声大哥来听听。”

严铮没骨气道:“大哥,大爷,祖宗………”

铮翎无语的望着两个幼稚的男人。

战寒爵把孩子接过来。严铮竟然发现自己的手僵硬得跟铁似的。

“孩子叫什么?”战寒爵问。

严铮道:“还没有想好呢。”

被老外干 第三章

“喜欢我们总裁就和他结婚啊,这样偷偷摸摸的也不是办法。”

叶隐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向卧室,却在转角处看到了卧室门口站着的顾西昀。

叶隐眨眨眼。

气氛变得有点僵硬。

夏小桐没有转头,但看叶隐的反应,顾西昀应该发现了,闭眸咬住嘴唇。

这……现在应该说什么好呢?

她听到顾西昀沉稳的脚步声向她接近,然后她的肩膀被人轻轻一握。

顾西昀把她抱起来,面对着他。

“你来接我多少次了?”

他在问叶隐。

“A区的酒店,B区的度假村,还有夏日餐厅……不记得有多少次了。”

叶隐如实回答,以一种平淡到像在水果摊卖水果的口气。

他这么平淡,夏小桐倒不好意思了。

顾西昀点点头,不记得有多少次,那就是很多次了。

回想起自己看到夏小桐脖子上有吻痕时,那么生气的样子,顾西昀又生气又高兴。

“你走吧。”他对叶隐说。

夏小桐的心砰砰直跳,因为她感觉顾西昀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格外不一样,像是一个黑洞,马上要把她吸进去似的。

以前他那么冰冷地看着她,淡淡的看着她,她都招架不住了,现在看得这么暧昧,搞得她真不好意思。

“还帮我穿了衣服。”

他迈着长腿走过来,与她鼻尖对鼻尖。

“你说不想和我结婚,”他一边说,一边脱下她的外衣,修长的手指描绘着上面的痕迹,“那这又是什么?”

夏小桐被他摸得心痒痒,身体不自在地往后仰:“哪有什么原因,不就是睡了吗?我还和好多人睡过呢?”

她继续日常撒谎,不同的是,这次的谎话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没有任何破坏力。

发现了这件事,他信

文学

她才怪。

“原来是这样。”他说着,笑着。

夏小桐觉得自己的气焰被他消了,想要重整旗鼓:“你快走,被我男朋友看到了不好。”

“被他看到了不好,所以不被他看到就好了?”

夏小桐哽住,他居然给她玩起了文字游戏!

“不跟你说话了,我要去见我的2号男友。”她一边拿起自己的外套一边说。

“在哪儿?我载你过去。”他说,跟过来。

糟了,他换招数了,而且这一招刚好能死死制住她!

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男友2号啊!她只是想逃走!

“还是算了吧,我们要做,爱做的事情。”

“你确定?你还有力气吗?”顾西昀见招拆招。

夏小桐觉得自己在和他比“谁先被谁恶心到”。

顾西昀轻轻抱住她:“桐桐,所有事情我都想起来了,回国和我结婚吧……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总该对你负责啊。”

当天晚上,顾西昀的公寓,卧室里硝烟一片,良久才停住。

夏小桐被顾西

文学

昀折腾得晕了过去。

深夜,夏小桐的电话忽然响起,看到来电显示,顾西昀眼神一冷,挂断电话,关机。

不多时,顾西昀的电话又响起。

同一个人,挂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