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惨叫屈辱小说|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美妇惨叫屈辱小说 第一章

“这堵墙上有着一系列的关联魔法陷阱,如果不使用物理的方法打开的话会诱发一系列的爆炸,甚至会把整个山洞炸塌。”

看见雨果过来之后,不挠转过头对雨果说到。“不过我们很快就能打开这里了,大概五六分钟就可以……”

不得不说那些最后的巫粹党们在藏东西上也是经过思考的,比如说他们希望来到这里的是一些真正的大队人马,能够真正了解他们留下财富的价值,而不是某些盗墓贼。

所以才在防盗设计上设计了一个需要采取物理手段慢慢打开的大门,以确保来的人的确是一个团队。

为了做到这一点,那群巫粹党不但在墙体里加入了大量陷阱诱发系统并加厚了墙壁。还在墙壁的原材料里加入了一些特殊的魔法成分。

这些成分除了能够加强这堵石墙的坚硬程度以外,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屏蔽各种魔法魔法侦查手段。

当然啦,世间所有东西都没有绝对的。这种魔法屏蔽如果遇到拿着老魔杖的邓布利多这种档次的巫师时,自然不会有太多的作用。

但是考虑到这里是乱魔法地区,而那种强大的巫师一般也不会到这里来。所以那群巫粹党们自然觉得这个地方如同自己想象的那样坚不可摧。

不过这种巫粹党们觉得坚不可摧的防御显然对舰娘们没有太大的阻碍效果,毕竟当年巫粹党猜测的对手也只是血肉生物,并不包括舰娘这样的存在。

只花了五分钟时间,两名舰娘就用手中那种普通的工具轻松的在墙上掏了一个大洞,并顺手破坏掉了那些陷阱。

“如果普通人的话至少得十个人,而且需要有着足够的工具工作两三天才可以。”可畏看了看面前墙上的这个大洞说的。

从破口处,雨果他们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堵实心墙,大概有两米多宽,中间还镶嵌着不少本来用于发动魔法陷阱的符文石以及雕刻了不少符文的金属片。

显然,这的确是一件很难突破的防御,如果要换人类的话,想要在不激发那些陷阱的情况下破拆这堵墙,自然需要大量的时间一点点开凿才能够做到。

把探照灯顺着这个刚刚开凿出的大洞照进去之后,就看见山洞最深处有一个井盖大小的圆形金盘。

而在这个金盘上边同样以浅浮雕的形式雕刻着格林德沃的死亡圣器标志,以及当年邓布利多教授在中二时期提出的那句口号。

顺着一大堆灰色方砖铺成的道路走进这个山洞之后,他们发现这条道路非常狭窄,顶多只能容许两个比较瘦的人擦肩而过。

道路的两边,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连一点点空隙都看不见。

虽然说这个密室这次的开启和上一次已经相距接近半个世纪,但是这里的一切还是和被封闭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各种物品全都分门别类装在容器里,然后再按照大类放在一个个大箱子中。而在这些箱子上用镀金的铜牌

文学

写着箱子里那些东西的单子。

除了少数能够长时间保存的魔药以及魔法道具以外,箱子里大部分存放的都是一些能够长期保存的各种炼金材料。

比如说像在外边几乎有价无市的独角兽角以及长角龙的犄角这里每种都超过了10根,而且每一种看上去都是现在市场上买不到的尖货。

美妇惨叫屈辱小说 第二章

千仞雪想了想,觉得这安排没有没有问题。

便召唤天使彦过来。

天使彦闷声来到了宫殿外面,广场上还回荡着那位饕餮王的笑声。

这让她很不爽。

但没办法,理智告诉她,强撑着下去,只会更加麻烦。

来到宫殿,她也猜到了几分。

深呼吸口气,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她看到了天修王与那位本应该是今天的主角,却还没有露面的‘王上’站在看看台上,将刚才的情况一目了然。

“女王,那个饕餮王…”

天使彦沉默片刻,“有些奇怪…我有种预感,若是我再劈几剑下去,他可能还会分裂成更多的饕餮王。”

“你的战斗直觉很厉害。”千仞雪转过身,“鹤熙与我分析的也是这么说的。你倒是直接感觉出来的。”

“那…”天使彦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千仞雪。

仿佛再问:那该怎么办呢?

千仞雪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然后视线就落在王枫身上。

“剑。”王枫言简意赅。

天使彦赶忙拿出自己的天使之剑。

这不是普通的剑,而是虚空武器,虚空武器都搭载了特殊的虚空引擎,拥有非凡的力量。

王枫手握这柄长剑,掌中生出一朵红莲,为其染上一道特殊的焰光。

焰光中,蕴涵业火之力。

对付神系宇宙那边的力量,不动用混沌青莲,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好解决。

当然,王枫可以直接运用鸿蒙本源,对饕餮王发动降为打击,进行解析剖离,能瞬间秒掉对方。

但,这是天使和饕餮的战争,他能秒掉不算什么。

能让天使也秒掉,才能够让这些天使对他产生更加崇高的敬仰。

天使彦结果这柄长剑,发生上面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焰光。

‘这就完了?’她心道。

没有给自己升级神体,就是简简单单的在剑上轻轻一抹,难不成这柄天使之剑就能干掉那位饕餮王?

心中带着几分怀疑,天使彦接过长剑,启动虚空引擎。

“红莲版虚空引擎启动中…”

“启动成功…基因核算中…匹配中…匹配度…5%…100%…匹配完成…”

“新功能‘业火审判’搭载中…搭载成功…是否启动新功能对目标生命进行因果打击?”

伴随着脑海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天使彦犹豫了一下。

因果打击,那是什么?天使彦不太清楚。

她从宫殿中飞了出来,像是一位得到绝世高人传授功力的高手一般,重新返回了典礼广场之上。

目光聚焦。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位天使彦是去的那座宫殿,是去寻找破敌的办法了。

而且,看样子,明显还与那位天刃王的‘王上’有关。

但,天使彦好像和之前并无太大的区别?

诸多文明代表并未看出任何奇怪的地方。

天使彦手中的长剑,除了天使彦之外,其他人很难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柄剑…”鹤熙目光微微收缩。

虚空武器,基本上都出自她的手,不是她完全打造的。

但其中蕴含了她的技术成分。

隐约中,鹤熙感受到了一股特殊力量。

“那位王上,赐予了天使彦什么力量?她的神体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靠一柄剑么?”

美妇惨叫屈辱小说 第三章

跑!

善恶反应过来,立马仓惶而逃,它直接撕裂虚空,脑子嗡嗡作响,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深渊之主居然溃败,战死!

堂堂星空境,居然不敌刚踏入传奇境的苏平,这简直闻所未闻!

“想跑?”

苏平注意到善恶的动向,看到它遁入第二空间,全速逃遁。

从外面看去,善恶的身影直接消失了,但苏平此刻眼含雷霆,洞穿虚空,直接看到在第二空间飞速逃亡的善恶。

斩!

苏平站在原地没动,抬手一剑斩出。

轰地一声,虚空裂开,剑芒咫尺千里,在第二空间瞬息追上,直接出现在善恶身后!

感受到如芒刺背的剑气,善恶惊恐,转头大声哀求道:“我臣服,我愿臣服!!”

纵横蓝星千年的妖王,此刻匍匐在第二空间,在苏平那无敌的剑芒前,直接吓到求饶。

但苏平没留情,这善恶已经是天命境顶尖,经此大战,谁都不知道它有什么收获,万一逃亡后顿悟成星空境,那就棘手了。

况且,此兽在这里屠戮了不少人,利爪和龙尾上,还都沾满了人血!

“不……”

善恶望着丝毫未停的剑芒,惊恐无比,知道苏平杀意已决,它眼中的惊恐顿时变得狰狞起来,爆发出怒吼,浑身暗黑龙力冲出,想要抵挡。

但这剑芒无坚不摧,直接斩碎了它面前聚集的能量,而后一闪而过,将那颗黑色龙首,直接削断!

嘭地一声,断裂处,有雷霆炸裂,将其颈脖炸得粉碎。

而其身体也从第二空间逼出,从一处高空中跌落出来,掉落在数千米外。

看到善恶被斩杀的尸体,其它天命境妖王全都惊恐,吓得哆嗦,有的直接匍匐下来,跟苏平磕头求饶。

有的却直接撕裂虚空,向外逃遁而去!

其它虚空境王兽亦是如此,同样快速瞬闪四散,一片惶恐。

大势已去,它们不得不选择逃命!

纪原风等人看到此景,有心想要追赶,但先前他们协助苏平攻击那深渊之主时,已经精疲力尽,此刻再追杀的话,反倒有可能被这些逼急的妖王反杀。

苏平望着逃窜中的众兽,目光落在那几只天命境顶尖妖兽身上。

就在他准备出手时,陡然间目光一动,蓦然转头,看向那深渊之主的白骨躯体处,只见那里一道极隐晦的暗影,朝远处飞遁而去。

“没死透?!”

苏平一惊,从那暗影上,他感受到深渊之主的气息!

这深渊之主居然没被直接斩死,还留了一手!

苏平当即顾不得其它天命境顶尖妖王,身影一晃,脚踩雷霆,迅速追杀而去。

看到苏平离开,这些天命境妖王都是大喜,各自四散逃命。

嗖!

苏平的身影瞬息而至,抵达一处虚空。

嘭地一声,一剑斩出,一道黑色裂痕出现,横断在那暗影面前。

这暗影赫然是一团两米不到的小兽,耳朵尖长,模样跟深渊之主相似,却没有那份霸气,似乎是缩小加瘦弱版的深渊之主。

“居然差点让你溜了!”

苏平眼眸冷冽,不愧是星空境妖王,保命能力强悍,差点真让它溜走。

看到苏平出现,深渊之主眼中露出绝望,它跪在苏平面前,脑袋磕在地上砰砰作响,道:“饶命,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现在力

文学

量全失,这只是我分裂出的一具残血魔躯,就算再让我修炼,也没办法恢复之前的实力,我现在就回深渊,再也不出来了……”

赶到此处的纪原风等人,看到这缩小的深渊之主,听到这话,都是愕然。

这深渊之主没死,让他们意外和震惊,但看到它这么弱小和祈求的模样,更是傻眼。

好不容易从深渊中冲破封印出来,如今居然被苏平打的要逃回深渊,还说什么再也不出来……这未免显得有点凄惨。

苏平冷笑,饶它是不可能饶它的,就因为它,全球死了多少人?

就在他准备取它性命时,忽然间心中一动,想到那深渊深处的封印神阵,不禁心头一凛,不露声色道:“我问你,在你深渊巢穴里的那个封印神阵,里面囚禁的是什么东西?”

听到苏平的话,纪原风等人都是一怔,脸色微变,深渊里还有这东西?

此刻瘦小像个尖耳朵地精的深渊之主,顿时被苏平这话说得愣住,它瞳孔微微收缩:“你进入过那里?”

“不要用问题回答我的问题!”苏平双目中电光一闪,这是真的电光,两道雷霆直接从他双目中迸射而出,如利刃般射在深渊之主的身上,顿时炸裂出一片雷霆和焦黑痕迹。

这并非简单的雷霆,而是蕴含雷系规则力量。

深渊之主一阵惨叫,连连哀嚎:“我说,我说,那封印神阵里的东西,是比我更强的怪物。”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苏平也是脸色微变,比这家伙还强?

“是么?”苏平眯眼,盯着深渊之主,“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被封印,是你封印的?”

深渊之主一阵哀嚎,没有回答苏平的话。

苏平看到它眼珠在转动,顿时眼中寒光一闪,蓦然一剑划出,嘭地一声,湮灭剑意将其一半肩膀斩断,半个身体消无!

深渊之主吓得一跳,惊怒道:“住手,给我住手!”

“说!”

“你不要逼我,那东西比我强多了,只要我一个念头,就能让我分裂在那里的魔身,号令我派遣驻留在那里的妖王,将那神阵摧毁,一旦释放出里面的东西,到时大家都得完!”深渊之主愤怒吼道。

纪原风等人都是心惊胆战,脸色变得苍白。

苏平却并未全信这深渊之主的话,感觉它在撒谎。

“哼,你要真有那能耐,凭你现在落入我掌心,你早就已经释放出那里的东西了,否则被我二话不说一剑斩杀,你连跟我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苏平目光尖锐,声音犀利,直视着它,道:

“既然你不说,我就带你去见一个人,让她翻阅你的记忆,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说的那人,自然是乔安娜。

她掌握神族特殊秘法,能直接阅览对方的记忆,前提是神魂比对方更强。

而乔安娜的神魂,显然远高于这深渊之主,毕竟她本尊修为是秩序神级,星空境的神将,只是其麾下马仔。

“你,你不要逼我!”

深渊之主听到苏平的话,真的惊恐了,它不知道苏平说的是真是假,但苏平表现出的种种,都让它对这个人类不敢再轻易下断论。

苏平冷笑,直接伸手,要将它擒下。

深渊之主满脸惊恐,见苏平铁了心要擒它,眼中变得狰狞起来,怒吼道:“那就一起死!!”

话落,它的喉咙已经被苏平捏住。

“怎么一起死?”苏平看着它,此刻的深渊之主修为尽失,只有虚洞境不到的能量,苏平抬手就可镇杀!

看到苏平轻蔑的话,深渊之主气得发抖,浑身哆嗦。

它狰狞地道:“你就看着吧,我已经让我的魔身去摧毁那封印神阵了!”

苏平皱眉,他的确对此有顾虑,但从这深渊之主的表现,他总感觉,这只是对方的权宜之计,在跟他博取活的希望。

轰隆~~!

众人脚下的大地猛地一震。

苏平等人脸色陡变,惊骇无比,难道真的有恐怖东西要冲出来?

苏平也是脸色难看起来。

“哈哈哈,你继续啊,我就说了,别逼我,你非要逼我,现在你们就准备一起死吧!!”深渊之主发出狂笑声,道:“实话告诉你,在我的魔躯被你斩断时,我就已经将那神阵给摧毁了,哈哈……”

“你该死!!”

苏平双目发寒,手指攥紧,要将它捏爆。

深渊之主的呼吸渐渐困难,但它的脸却异常的发红,像是兴奋,又像是疯癫和扭曲,发出嘶哑的狰狞尖笑:“那神阵里面封印的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咳咳,但我能感觉到,那里面封印着极其可怕的能量……”

“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小心守护,生怕将那封印神阵破坏。”

“但现在不用了,既然要我死,那你们就一起……”

不等它死字说完,其身体骤然爆裂开来。

在它爆裂的身体中,猛烈的电光急速蹿动,将其身体骤然撕裂,直接轰成虚无,连灰烬都没留下。

看到爆裂湮灭的深渊之主,纪原风等人却是脸色苍白,此刻地面摇晃,让他们感到恐惧。

毕竟,这深渊之主的话,实在太过骇人。

深渊里居然封印着如此恐怖的东西,他们从不知晓。

“塔主,您知道那里面封印的是什么吗?”

有人看向纪原风。

纪原风脸色铁青,道:“不知道,我从没听说过深渊里有这样的东西,估计初代峰主知晓。”

“初代峰主……”

叶无修等人脸色微变,立刻有人冲出,是薛云真。

她飞掠而出,赶到远处,随即又瞬闪而回。

她托着一人回来,正是先前跟深渊之主大战的聂火锋。

此刻聂火锋浑身肌肤寸寸崩裂,鲜血覆盖表皮的每一处,原先的赤红头发,也变得如枯草般,失去光泽。

此刻他脸颊干瘦,像体内的脂肪被抽干,极度虚弱。

“初代峰主,您知道深渊里封印的是什么怪物吗?”有人急忙问道。

聂火锋抬起虚弱浑浊的目光,此刻他的模样不再是年轻人,而是一个老者,并且是迟暮的模样。

“那,那是旧时代留下的神阵,我,我也不知晓……”聂火锋声音微弱道。

听到他这话,众人的心都沉入谷底。

连聂火锋都不知道里面封印的是什么!

轰隆隆~~!

这时,地面震荡得越发剧烈,这种震荡,并非是来自众人脚下,而是整个防线,甚至是整个亚陆区的地面!

“这么大动静,这得是什么样的怪物……”

其他人眼中都是露出绝望,光是这动静,就比那深渊之主还可怕百倍!!

苏平也是脸色难看,就在这时,这股剧烈的震荡忽然停止了,极其突兀的停下,连一点余震都没。

众人面面相觑。

陡然,有人惊呼道:“你们快看,天空!!”

众人一怔,全都抬头望去,这一眼都是骇然傻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