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伦h: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禁忌伦h 第一章

成都郊外龙泉山上龙湖寨内,自从五载之前寿王殿下出兵剿灭龙虎寨以后,昔日显赫威震成都周边数州郡的龙虎寨随之烟消云淡,但是龙虎寨并未因此荒废,反而成了四灵卫的训练之所,这些年来,一批批新人从此处走出源源不断的补充进四灵卫中,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新鲜血脉源源不断的注入,如今的四灵卫方能成为寿王麾下威震剑南的一柄利器,

文学

挥之,无往不利。

今日的龙湖寨内却是十分热闹,龙湖原上,除了在外执行任务的四灵卫,剩下的大多数人均已到场,放眼望去,足足有八百余人,而细看之下,这八百余人又分为三个方阵,左边的方阵三百余人,人人皆是一身青衫,背负阔身短剑,此阵之前,五名中年男子并肩而立,这五人身形相貌虽然不同,但是浑身上下透露出的一股杀伐之气却是出奇的一致,青衣方阵旁边另有一阵,人人灰袍,腰挎弯刀,方阵之前同样站着五名一身灰袍的中年男子,这五人看上去杀机不显甚至有些平凡,但是出奇的就算是比起不远处背负阔身短剑的青螟卫五大统领也是丝毫不弱,会跑方阵旁边则是一支人数两百人左右的队伍,这支队伍人人一袭黑色劲装,出奇的是这两百人的队伍之中竟然有着将近六成的女子,为首的是一对青年男女,女子面色清冷,虽然算不上绝色,但是配齐特有的气质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女子身旁的男子则是面色憨厚,朴素平凡的面容之上始终挂着一抹微笑。

龙湖堂前,七把交椅俯视龙虎原,其中七把交易排布也是尊卑有序,三把在前,四把在后,前面三把交易,李清当之无愧的坐在居中首位,在李清左侧的坐着一袭青色锦衣的李岫,李清右手边则坐着昔日梅花绣卫的日组二统领武青,三人之后四把交椅,分别坐着四人,自右向左分别是青螟卫首李业,玄武卫首黄云,朱雀卫首肖舞凰,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最左边的一把交易之上却做着一位年方十六的白衣少年,前二者跟随寿王殿下多年,更是多次搭救寿王夫妇,有此尊位,自然毋庸置疑,剩下的肖舞凰虽是女子,却半点都不逊色男儿半分,其本人更是卧薪尝胆远赴千里保护寿王妻女四载有余,倒也说得过去,让不少人意外的是,却是无论如何,最后一把交椅竟然坐了一位看上去比在场大多数人年龄都小的少年。

虽说如今剑南少帅之名名扬剑南,但是这些人平日里管制极严,很少走出龙泉山,大多数时间都在龙湖寨内接手训练,所以说对于这个如今的白虎战卫的卫首不甚了解,其实莫说是白虎战卫卫首,就算是白虎战卫这些年他们也仅仅只听到过这个名字,虽说同属四灵卫,但是白虎战卫毕竟又有别于其他三卫,白虎战卫的成员大多都是一些年轻的基层军官,李清当初设立白虎战卫的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借助这些人彻底掌握剑南道。

眼看龙虎原上三卫的成员已经集结完毕,李清站起身来,声音不大,却响彻全场,“此番本王亲临龙虎寨,有三件事情,第一,从即日起,四灵卫设一都统统领四灵卫所有成员,都统的命令就是本王的命令,就算是四灵卫首都要遵从,至于都统人选由本王身边的李岫亲自担任。”

一声令下,龙虎原上落针可闻,只不过毕竟是李清最为倚重的暗卫,对于李清的命令自然不会有半分意义,片刻之后,三卫成员,在各自统领的带领下,齐齐躬身俯首拜道:“拜见都统!”

对于众人的拜见,坐在一旁的李岫也没有托大,随之站起身来,拱手说道:“承蒙寿王殿下看中,让我担任四灵卫的都统,日后还要多多仰仗诸位兄弟,但是丑话说在前头,谁若是敢对本都统的命令阳奉阴违,可不要怪李岫不讲情面!”

“卑职不敢,从今而后,都统之命,万死不辞!”面对着李岫的警告,龙虎原上的三卫成员齐声回道。

“第二件事,今日之后,四灵卫之外再加一卫,名为武卫,四灵卫对外,武卫对内,专门清除四灵卫中的叛逆,武卫卫首地位与四灵卫都统相当,武卫卫首则有武老担任。”

禁忌伦h 第二章

李承乾为了对付高句丽,可是费尽了心思的。所以他到了王灿的府上后,一见到王灿,便行礼道:“先生。”

王灿摆手示意李承乾落座,便道:“有什么事?”

李承乾道:“先生,父皇把攻打高句丽的事情,交给我来全权统筹安排调度。父皇说了,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总之我的一应请求,父皇都准许了。只是,我需要一个对付高句丽的计划,而眼下,我拟定了一个计划,也不知道自己的调整,是否有不妥当的地方,所以恳请先生斧正。”

说到这里时,李承乾一脸期待。

王灿是真正的高人。

不论是绸缪,亦或是武艺,还是神通,那都是极为厉害的。如果王灿愿意给他斧正调整一番,那么对付高句丽的事情,肯定就稳妥了,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王灿听到后道:“拿来看看吧。”

李承乾喜滋滋的把自己的折子递给了王灿,一脸期待。

王灿接过来,仔细的查看着。

因为李承乾的这一道奏折,涉及到方方面面,甚至于连攻打高句丽的大方向计划,以及怎么挑起事端,都是提及到的,所以洋洋洒洒数千字,内容很多。王灿也是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全部看完。

李承乾见王灿搁下了手中的奏折,问道:“先生,怎么样?”

王灿说道:“你整体的计划其实不错,在高句丽境内挑起争端,倒是我大唐的百姓被不公平对待,然后百姓到官府申诉。最终,大唐便出面解决这一事情。然后便借故挑起事端,让高句丽方面给予赔偿。这狮子大开口的条件,以及对方答应或者是不答应,这区分后的结果,都是有所不同的且你也有了应对。你的这一计划,其实是不错了。”

李承乾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费了好几天。

总算是得了王灿的赞许,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李承乾说道:“先生,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王灿说道:“要说不妥的地方,自然也是有的。”

李承乾道:“请先生斧正。”

这一刻,李承乾反倒是期待。

因为王灿谋划事情,肯定是比他更为周全的,尤其通过王灿的指点,李承乾也能发现自己的不足,这是李承乾最为欣喜的。

王灿说道:“第一点,便是你缺少了内应。既然这一次,是铁了心要攻打高句丽,那就不能仅仅是堂堂正正的进攻。”

“用兵之道,奇正相间。”

“你堂堂正正的进攻是一方面,可是内应却是一个关键。高句丽境内,虽说是高句丽的区域,但是仰慕大唐的人多了去,尤其在高句丽经商的商人也不在少数。”

“甚至于高句丽的权贵,许多也惧怕大唐。甚至于,也愿意归附大唐。所以这一方面,只要是威逼利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只要是肯用心,只要是敢用心,没有办不到的。”

禁忌伦h 第三章

沈贵妃原本是还想在家乡多呆一些日子,只是那京师里来信说嘉靖帝身子有染,虽没有催促她急速返京,但她做为嘉靖帝的妃子,那终还是有所牵挂的。

只是现在已是夏末秋初,那往北方走是天气越来越冷,一些准备仍是必要的。这也是沈贵妃延缓两日的原因。

大明朝内的二郎神道观皆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宏伟的建筑,占地面积最大的也就是五六亩地的样子。但这数十年来香火却是处处十分的旺盛。

白狗也就是哮天犬一直以来都是在大明朝境内各处道观游荡,不仅是吸收着各地道观所接受的信仰之力,同时也维系着所有二郎神道观那方圆百里百姓的安宁。

现在的哮天犬不仅是早已知道了自己的来处,而且还明白了自己的去处,更是意识到天庭留给的时日已是不多,否则自己就将真会与自己的主人天地永隔了。

哮天犬神识恢复后不仅没有轻闲下来,相反是更加忙碌了。从这凡间到天庭的路何其漫长和艰辛,所以哮天犬必须尽快地壮大自己的神识。

现在的哮天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比以前要容易得多了,他只要接通两地的二郎神道观里的自己的香火就可以进行穿越。

沈贵妃现在的家乡也是有二郎神道观的,离她的老家也只是四十里地,两个时辰的路程。

沈贵妃早晨从家中出发,还未到正午也就到了。

“贵妃娘娘,前面五里地就是二郎神道观了,奴才这派人去把那道

文学

观里的人清退出去。”赵寿带着两个御林军走到沈贵妃的鸾驾旁请旨。

“不必了。本宫在道观之中与那百姓都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香客。再说这样也可以让二郎神道观多吸收一些香火。”沈贵妃在回乡省亲的路上的一个二郎神道观里曾见过过去的白狗,也就是现在的哮天犬。她也是知道了哮天犬来自于天庭,现在急需吸收那些香火壮大自己的神识,这样哮天犬才能尽快地回到天庭去。

“可是这样,奴才担心有别有用心之人会对贵妃娘娘不利。”赵寿这一路来都是负责护卫沈贵妃的安全,若是沈贵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他赵寿就是灭五族的罪过。

“别说进到那二郎神道观里,就是在道观的五里之内又有谁敢兴风作浪。有哮天犬神仙的护佑,一切都会平安无事。”沈贵妃对哮天犬还是信心满满的,“等会到了二郎神道观,本宫身边也就是留下婉郡既可,你们都各自散开吧。”

赵寿本想贵妃娘娘下旨后把整个二郎神道观都封禁起来,这样防范会好做一些,可没想到沈贵妃不仅不让封禁道观而且把身边护卫她的御林军也要支开。

赵寿虽感为难但也不得不听从沈贵妃的懿旨。赵寿的一颗心这是悬在嗓子眼,他现在只能是另想办法来护卫沈贵妃的周全了。

湘潭的二郎神道观已是属于南方了,虽说大明的二郎神道观都几乎是一样,但仔细观察在那细微之处这大明的南北两地二郎神道观还是有些差别的,庄严中透出丝缕的隽永。

沈贵妃今日虽说仍是乘坐那鸾驾而来,但她一身的衣着却是退去了那皇家的雍荣华丽,就边她身边的婉郡也是一身富家女的装扮。

鸾驾在离二郎神道观二里地时就停了下来。沈贵妃在婉郡的陪伴下款款而来。

入得二郎神道观,所有的烧香焚表之事都是由跟在沈贵妃身边的婉郡所做,沈贵妃是直奔大雄宝殿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