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一章

他不说岑以了,直接开始说乔绫香,只听文元思问道:

“你不觉得自己对于岑以,有种病态的依赖吗?他在帮你杜绝你的一切社交,一切正常的社交啊,别人不过是正常的和你玩笑,你回绝就是了,但你并不处理,你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吗?为什么每次都要搞到岑以帮你抡拳头才可以?”

就是,在正常的男男女女交往的时候,也会开一些比较暧昧的玩笑,比如你来给我暖床,我来陪你睡觉之类,一两句话的事儿,不是吗?

又没有发展到实质。

末世之前,谁会因为一句暧昧的玩笑话,就把对方打个半死?顶多就是警告而已。

而且外界对于女性的物化,越来越严重,末世了啊,女人的地位愈见下滑,前年开始,几十斤上百斤米券就能当聘礼娶一个女人的事儿,比比皆是。

杨柘昨天才进入湘城,一时间没有搞清楚状况,把乔绫香的地位看得比较低,就不能好好说话,好好通融一下吗?

前方走着的岑以,放开了乔绫香的手,转身,一把提起文元思的衣领,将他压倒在路中央的水池护栏上,上半身,就悬在护栏外面。

岑以眉目飙着锋利的怒气,那怒气仿佛有了实体的气息般,刮得文元思的脸颊生疼,岑以冷声道:

“越说,越胡说八道,你这张嘴,就跟你手下的狗一样不干净,那人调戏绫香,你让她一个女孩儿怎么处理?反调戏回去吗?你身为男人,不知道维护她,还帮着调戏她的人打抱不平?文元思,你脑子被狗吃了?”

岑以和乔绫香都不是很明白文元思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他们可以原谅文元思被龚经业和文弘图利用来利用去的,但他们怎么都想不通,文元思为什么要帮着杨柘说话?

归根到底,可能还是文元思这个人读书读太多,读得脑子有点儿傻了。

关于乔绫香的社交问题,她以前又胖又丑的时候,本来就没有正常的社交,怎么现在变成了个治

文学

疗异能者,就得要有正常的社交了?

别人调戏她,跟她聊骚,她不善于聊回去,不能长袖善舞,这是她的错?

什么跟什么啊?长袖善舞,应对圆滑,换回来的社交可靠吗?

岑以自己也说过,要当乔绫香的朋友,就要有为她死的决心,这样,他才会接受,对啊,他和乔绫香才会接受这样的朋友,难道这样要求,很过份吗?

整天跟一些想从乔绫香身上拿好处的人,在一起正常社交,有什么必要?

所以,不知道文元思一直跟在他俩个后面,巴拉巴拉什么鬼。

文元思的上半身,被迫悬挂在水池上方,他深吸口气,面对岑以暴躁的威胁,脸上有着被罡风刮过的丝丝红印,他偏头,看着站在不远处,安静的等着岑以处理完一切麻烦的乔绫香,文元思已经气得不知怎么说才好。

她完全没有自己的一点主见吗?岑以这么对他,乔绫香站在旁边,一脸事不关己的等待姿态,到底是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儿,文元思似乎调整好了心情,对岑以说道: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二章

@@新书《从坟墓爬出的主宰》已上传。

这是个自己无爹可拼,却专虐拼爹天才,让儿子有爹可拼的故事。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三章

@@

《商杀之诡道》一、二两部故事已经写完了。感谢起点平台!感谢编辑青柠!感谢各位书友,特别是FBI鬼仔,网虫欧巴等的支持!很多朋友给了一些意见,我以后写的时候会虚心接受。

其实心里挺舍不得的,但是任何故事总有个结束的时候。

《商杀》一直想做一个系列的,就是纯粹的竞争,纯粹的人性。世界上没有那么完美的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做更好的自己。

第三部的故事其实想了,也有方向。应该会比前两部更有张力,但是也更虐心。

文学

主角们的关系将重新洗牌。自己写了几章感觉比较压抑。就不打算写了,停在这结尾挺好。

第三部的变化,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这段,没兴趣的跳过。甄婧玉、杨峥站在了陈逍对立面,罗伯特和岳志辉师徒决裂,沙天宝成为了陈逍重要盟友。陈逍将面对杨峥和罗伯特的威胁和挑战。

这种反转关系,其实挺怕读者接受不了。

我写的时候,一般都是眼前出现一个画面,就像是电视剧中的一场戏。很多明线暗线揉在对话里,大家可能也不太适应。

我写的书,第一水平有限,第二也不是火热题材。但是有人喜欢,我会一直写下去。

最后祝书友们家庭幸福,事业顺心,健健康康!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