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空姐、少妇白洁h

干空姐 第一章

阿灵继续道:“此人出生时就得到了金玄种子的认可,初次获得的玄魄就是由金玄种子幻化而成。”

“当他成长起来之后,自然也就得到了金玄种子的指引。”

“所以,黑玄和银玄那两颗种子后来被他找到,并被吞噬了。”

“这些年他应该就是在忙着炼化它们。”

“等到炼化完,最后肯定就要想办法来吞噬我了。”

说到这里,她充满庆幸地看了姜掌门一眼。

“幸亏城哥你出现了呢,要不然我最后会灵智全灭,沦为他的一部分,下场很凄惨。”

她这一番讲述,城哥才恍然大悟。

特么那个帝尊开的挂真不小啊!

哥的玄魄是天阶上品,他居然直接用玄力种子当玄魄。

这么一听,对方的排面好像还更高级一点呢。

这就让姜贤者不能忍了。

原本他没把那帝尊当回事的,现在发现这家伙有一种要和自己争夺逼王之位的趋势。

“所以,你需要我灭了他?”

“嗯嗯!”

阿灵连连点头:“灭了他之后,我能得到那三颗种子,而且也变相解开了白玄族的束缚。”

城哥略微思索了一下,这听起来有点像是一场玄力种子之间的战争。

自己和那个帝尊,算是两个代理人。

不过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反正就算没有阿灵的请求,自己和他也是敌对的,本来就要干掉他。

但嘴上他不这么说。

“虽然我原本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只想平静地过完余生……”

他拍了拍胸脯继续卖好:“但为了你,我愿意重新出山,哪怕赴汤蹈火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呜呜呜,就知道哥哥最疼爱小妹!”

这话把阿灵感动得稀里哗啦,又凑过来亲他了。

刚刚苏醒的水灵殿主和火灵殿主一睁眼看到这一幕,又一次受不了冲击,重新昏了过去。

城哥摸了摸脸颊。

明明咱俩才刚认识,也没任何血缘关系,为什么会有一种比乱伦还严重的错觉?

两人谈妥之后,这才退出传音,看向了前方。

“起来吧!”

阿灵飞到白萝真等人的面前。

白萝真等人看到她接近到自己面前五尺之地,激动得浑身颤抖,甚至都快要失去神智了。

没办法,她们的信仰就是白玄之神。

“是……”

几人哆哆嗦嗦起身后,阿灵又随口解释了一下。

“姜城是我指定的白玄族大贤者,今后他将指引着族群的前进方向,你们要好好辅佐他,听从他的号令。”

“是是是!”

从阿灵嘴里说出来的话,那就是神谕,比圣旨还要管用无数倍。

这下,城哥的大贤者身份算是得到了官方盖章认证。

“好了,我要休息了。”

说完,阿灵的身影渐渐消失,惟有脖颈那红线穿着的白石还悬在虚空。

一直到身影彻底不见,那特殊的‘吊坠’自动飞到了城哥的头顶,最后挂在他的脖子上。

这让姜贤者有点无语。

感情你在我身上安家了?

而再看对面白萝真和战灵殿主等人那火热的眼神,他就更无语了。

“姜贤者?”

白萝真像是初次认识一样,试探着问了一句。

“您还好吗?”

“废话,我当然好啊,大姐你中邪了吧?”

干空姐 第二章

“哈哈哈,战云,羊羽天手中的神血之壤,少说也有五斤的分量啊,你们天宗竟然想要以五十亿极品神晶换取五斤神血之壤,这神血之壤何时变得这么廉价了。”天鹤家族的太上

文学

长老鹤千尺大笑道,看向战云的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嘲讽,可谓是针锋相对。

之前天宗想要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换取他们天鹤家族的寒冰神铁,这本就让鹤千尺心中极为不快,如今见天宗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吞下一块如此大的蛋糕,鹤千尺又岂能让天宗的人如意。

天宗的太上长老战云目光冷冷一瞥鹤千尺,道:“这神血之壤又不是你们天鹤家族的东西,你们天鹤家族还管不了这\\b。”旋即,战云目光转向剑尘,道:“羊羽天,老夫的提议你意下如何。”

剑尘没有给予回答,而是对着鹤千尺抱了抱拳,道:“这位前辈,晚辈有一事请教,希望前辈告知一两神血之壤在圣界的具体价格是多少,大概又值多少极品神晶。”

剑尘虽然知道神血之壤在暗星界的价格,但这个价格,可不代表就是圣界的价。

战云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看向剑尘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寒芒。

鹤千尺有些幸灾乐祸的撇了眼战云那已经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心中顿时觉得羊羽天此人是越看越顺眼,呵呵笑道:“\\b在圣界中,神血之壤极其珍贵,基本上都是以同样珍贵的各类神材进行以物换物,没有人会傻到真的去交换极品神晶。”

“当然,若真要用极品神晶去衡量的话,一两神血之壤,其价值至少都不会低于百亿极品神晶,若是有人急需神血之壤,这个价格还会进行无上限的翻倍。”

“因为在圣界中,极品神晶并不值钱,天地间的能量汇集,经过一段岁月演变之后,便会源源不断的形成神晶矿脉。放眼圣界,神晶矿脉是何其之多,但凡拥有始境坐镇的势力,无不是掌握着至少一条神晶矿脉,一些大势力,掌握的神晶矿脉更是多大数十条,每一天的产量都是非常惊人。”

“此外,极品神晶也唯有对神境界武者才会使用,但凡始境,修炼所用几乎都是彩色神晶。因此,极品神晶虽然是任何一个势力都必不可缺之物,因为培养后辈,以及各类阵法等都需要极品神晶供给能量,但它的价值终究是有限。

“而神血之壤,则是炼制高阶神丹的绝佳材料,此类丹药,即便是对太始境强者都有巨大裨益,羊羽天,你现在可明白了神血之壤的真正价值?”

“晚辈已知晓,多谢前辈告知。”剑尘对着鹤千尺抱了抱拳,旋即手指一弹,立即有一小块神血之壤破空飞出,直奔鹤千尺而去,道:“小小心意,\\b还请前辈笑纳。”

剑尘的举动,让毫无准备的鹤千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过他旋即就反应了过来,立即手一挥,以最快的速度收下了这一小团神血之壤,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竟然有二两神血之壤,嘿嘿,嘿嘿嘿,这下又能炼制出两炉完整的祖血丹了,这小子不错,嗯,真的很不错……”

见鹤千尺仅仅是说了几句话就得到了二两神血之壤,天宗的战云脸色是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因为在他看来,鹤千尺这二两神血之壤,完全是踩在自己脑袋上去拿的。

“诸位前辈,一两神血之壤,补偿各位在暗星界内的数十亿极品神晶,不知诸位前辈意下如何?”剑尘目光扫视周围,看向百圣城中的五十个势力。

至于天雷族和玉丹宗,则是暂时被剑尘放在一边。因为百圣城内就这两家付出最大,仅凭一两神血之壤,怕是远远不够。

“神晶损失是小,脸面损失才是大,一两神血之壤,还不够!”人群中,一名顶尖势力的太上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干空姐 第三章

灯火通明的司令室里,野瑞稚嫩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惊慌,哪怕是上一次亲眼目睹和感受真正的战场,也没有让他这么的惶恐与无助。

十指颤抖着敲击着键盘,虽然非常努力的想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可目光却总是忍不住去瞥旁边的屏幕,心中期盼着,能突然看到躺在那里的迪迦站起来了,然后打败基里艾洛德人,虽然知道这是奢望,但依旧忍不住这么去想。

居间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可双眼却从未离开大屏幕哪怕一秒,怔怔的注视着几乎被砖石瓦砾掩埋的

文学

迪迦,为人类拼尽一切的迪迦,心中充满了后悔:如果她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如果早早的去做心中想的那件事,说不定不会这样,至少他能获得很多的支援,而不是孤身一人的奋战着。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野瑞的声音:“找到了,基里艾洛德人是利用地面短波和电视塔来散播那些影像的,只要在电视系统里切断,用卫星来发送信号,就能停止那些虚假的影像了。”

野瑞说话时都带着怒气,基里艾洛德人播放的天使和迪迦大战的虚假影像,让每一个知道真相的人都为之愤怒,现在终于能结束谎言,揭露真相了。

信号被切断,所有的电视频道瞬间停止播放基里艾洛德人炮制的天使战胜恶魔、天堂大门即将打开的影像,变成了无信号的雪花,就在野瑞想要恢复电视台信号的时候,却听到了队长的声音:“野瑞,将我这里的信号接入电视台。”

“唉?”野瑞一怔,诧异的抬头看向了坐在那里的居间惠,不是做不到,他已经侵入到电视系统,敲两下键盘就行了,基里艾洛德人也是这样强行放映录像的,可是队长想播放什么东西呢?

不明白!

但野瑞依旧忠实的执行了这项很违规的命令,让刚刚才失去信号的电视频道瞬间恢复放映,但呈现出的不是天使或者电视剧,而是端坐在司令室里的居间惠,在野瑞示意已经完成信号切换后,开口道:

“我是地球和平联合组织胜利队的队长居间惠,在两天前,我曾经想在KCB电视直播说出真相,但被基里艾洛德人附体的主持人和制片人打断,并借此散播他们的谎言。

今天,我要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些事情,那张照片上的两具石像是存在的,但都被哥尔赞和美尔巴破坏了,我不知道迪迦从哪里来,但他一年多来一直尽心尽力的保护着人类,甚至多次拼上性命来守护这颗星球,已经用行动证明,他是站在人类这一边的。

这段时间以来,我听到过很多‘迪迦=邪恶源’的言论,甚至TPC内部都有类似的观点,我不明白,非常的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不信任一直以来都拼死保护他们的迪迦奥特曼,反而相信毫无根据的传言。

而在今天,基里艾洛德人更是用一段录像、一番言论,让很多人相信了迪迦是恶魔,伪装成天使的恶魔反而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和欢迎,迪迦用近两年的时间,建立起来的信任,在短短的几天里被敌人破坏掉。

全心全意为人类的迪迦被怀疑,被恶意笼罩,而敌人只需要简单的伪装,就能获得人类的信任,你们不觉得可笑吗?

我觉得很可悲,为人类感到可悲,更为迪迦的付出却没有换来人类的信任而感到可悲。

我不知道迪迦是如何看待‘忘恩负义’的人类,可能是大度的原谅了吧,因为刚刚他还在为人类而战,为那些怀疑甚至谩骂他的人类,拼死性命的去战斗,用最后的力量毁掉了那扇地狱之门。”

说话间,居间惠将迪迦和‘天使’真正的战斗过程接入了电视信号,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真相,在看到天使是如何一点点变成恶魔后,电视机前很多人震惊的手中的天使玩偶都掉到了地上,却浑然不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