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filivideo杂交,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Zoofilivideo杂交 第一章

看着旁边那空荡荡的牢房寿王眼中浮现出一丝古怪笑意来,真不知道当年秦王是如何从容赴死的。

一将卓靖的尸骨迎回谢宅,谢瑶光当即着手安排一应丧葬事宜。这三天内京中但凡与谢瑶光有交情的人大多都来府上凭吊,不过他们瞧见一脸冷淡的谢瑶光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搭话,只能匆匆安慰几句后原路离去。

谢瑶光一身素白襦裙立于厅中。看着面前跳跃的火烛还有那具乌木棺材,眼神冰冷而锐利。

半响之后方才快步行至棺材前低头看着躺在里面已经毫无生息长眠不起的卓靖扬唇冷笑一声道:“卓靖,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

“小姐,时间已到该起灵了。”

“好。拿我的琴来。”

“喏。”

抱琴登车的谢瑶光一路抚琴出城,又亲自将棺椁送到了顾家祖坟所在之地。在这里亦有卓家的埋骨之地。

看着棺椁被放进事先挖好的墓坑中,谢瑶光闭目喟叹一声盘膝而坐,“盖棺吧。”

泥土逐渐覆盖棺椁,一首易水歌也至她指尖下流淌而出,一曲毕不见棺椁更不见故友身姿。将琴搁在一旁谢瑶光站起身走到墓碑前,伸手抚摸着其上字迹喃喃道了句。

“你且安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话落谢瑶光抱

文学

琴原路返回。

刚到山下负责在山下守卫的惊蛰迎上来躬身道:“主上,我们的人已经抓到了姜怀信正等着您去处置。另外晋王殿下也派人传信说是天牢那边他已经安排妥当,您随时可以去见寿王。”

文学

“走吧,咱们先去瞧瞧姜怀信之后再去见寿王也不迟。”说着谢瑶光将琴丢给一旁的惊蛰,自己则大步踏上马车。

自从南柯楼毁于姜怀信的算计下,谢瑶光压根没有打算重建的意思。为了避人耳目将整个璇玑楼都搬进了谢宅之内,又将原本的璇玑楼改做了地牢,眼下姜怀信就被关在这个地方。

这城中东躲西藏好几日的姜怀信终于没有熬过饥饿的摧残,在外出寻找食物的时候被人抓住关在了这个黑暗的地方。不用想姜怀信也能猜出来是谁动的手,可是被抓住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抵抗的力气。

那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奉了谢瑶光的命令,竟然没对他用刑,只是把他丢在黑暗冰冷的牢房内大有要他自生自灭的意思。至于姜元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概是没被谢瑶光抓住的,希望那个孩子能够聪明一点跑得远远的,千万别再回京城。

耳边传来一阵铁链晃动的声音,来人扫量他一眼冷笑一声取了铁链圈住他脖子,拽着他一路往其他地方而去。

他被带到了一个十分温暖的地方,四周都燃着火烛。在那排蜡烛架面前站着一个他十分熟悉的身影,周围的人皆是黑衣劲装单手持剑一脸冷意。

“谢瑶光,你居然会来这里。怎么你是来劝我投靠你背叛寿王殿下么?”姜怀信努力地想从地上爬起来然而押解他的那人,径直在他膝弯处一踢逼迫他跪在地上后又反剪了他双手。

Zoofilivideo杂交 第二章

第1624章:幸福美满(全本完)南宫烨的心像是被她的这句话捏碎了,脸上原本就因为暴瘦而显得突兀的五官一下子扭动了起来,那尖刀逼近了几分,割破了白皙的皮肤,红色的血珠渗了出来。

“云沫,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值一提吗?好,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狠心了,我得不到的人,也不会让给任何人,那个项擎时,他更加没有这个资格,上一次我害的你们分离四年,这一次,我让你们天人永隔,哈哈哈。”

“南宫烨,你清醒点,就算没有了我又能怎样,你根本不缺人爱啊,为什么你总是执迷不悟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你怎么就钻进了死胡同不愿意出来呢?作为朋友,我希望你清醒点,不要做傻事,你已经犯错了,还是去警察局自首吧,不要继续下去了!”

夏云沫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和脖子上的疼痛,苦口婆心地说道。

没想到,南宫烨根本就不听她说话,猛然掏出了兜里的一只打火机,靠近了夏云沫的头发,脸上的表情扭曲而且怪异。

“云沫,既然我们没有办法在这人世间做夫妻,不如我们一起去阴间成婚,我要你成为我的新娘,项擎时那个臭小子再也别想把你抢走了,你是我的了!”

“南宫烨,你就算是逼死了我,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别想得到我!”

夏云沫心中大怒,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宫烨如此的执迷不悟,竟然还要逼着自己和他一起去死。

但是火苗在她的眼前闪烁,鼻端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汽油的味道,她回过神来,心中有些惊慌。

自己受点伤倒没什么,可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出了什么岔子那可怎么办?

她拼命地推搡着南宫烨的手臂,身体迅速地朝着门口跑去,不料,南宫烨早已预料到了她会这样,一把将打火机扔进了汽油中,而后冲了上来,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身。

“想走?云沫,你再也别想逃出去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放心吧,没有人会知道你我都在这里,我们一起去阴间做夫妻吧。”

“是吗?南宫烨,原来你在这里!”

南宫烨声音刚落,女厕的门就被打开了,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传了进来,男人身材高大,迅速地冲了过来,一把抢过了夏云沫的手腕,女人的身体已经靠在了他的怀里。

南宫烨想要上前一步,却被一样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住了,男人冷眸微眯,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你真是该死,伤害了我的女人两次,南宫烨,我送你下地狱去吧。”

“阿时,不要,不要这样!”

身后是火势紧逼,火苗马上就要烧过来了,夏云沫一下子按住了项擎时的手,急声叫道,而后眉头紧皱盯着面前那个近乎疯狂的南宫烨。

“阿时,这个人我们不能这样处理,不然我们和他有什么区别,我不想让你触犯法律,不如送他去监狱吧,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项擎时,你放开她,云沫是我的!”

南宫烨却趁机追了过来,想要用尖刀行刺,却没有想到项擎时抱着夏云沫向后一闪,早已有黑衣人抢了过来,将他按倒在地,拖着出了女厕。

火势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南宫烨被送往了警察局,夏云沫任由项擎时抱着自己,听着他心脏的狂跳声,心中是劫后余生的欢喜,还有对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安全感的甜蜜。

Zoofilivideo杂交 第三章

第1247章她才不是丫鬟

“景玥!你赔我的万金芙蓉花!”

景馨儿被丫鬟搀扶着过来,气得脸色发白,一双淬满怒意的眼睛灼灼地盯着笑靥惬然的女子。

她心爱的芙蓉花,碎成一片片花瓣,铺满青道,正如景馨儿的那颗心被撕碎了。

景玥有点无辜,“这是你的花?长在大路边上,我还以为是随便玩的呢。不好意思,是我家珍珠调皮了,回来。”

少女朝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招了招手。

“咯咯咯—”

红艳艳的鸡冠帅气一甩,众人预料不及的竟是,大公鸡跳起来对着景馨儿猛地一啄,爪子瞬间在她的淡色下裙留下乌黑的爪印。

“啊啊啊啊!”

她要疯了!

“景老爷,那位姑娘是?瞧着有点不对劲啊…”

李红娘蹙眉望着芙蓉树下的三人,除了嫡小姐外,另一个被丫鬟扶着的是哪位?大呼小叫的一点也不端庄懂事。

老爷子脸皮滚烫,也晓得这个孙女的举动很是丢人:“哈哈,老头我眼花了,看不清呢,可能是一个不懂事的丫鬟。”

意味深长的眼神瞟向身后的小厮,悄悄使了个眼色。

“老爷,小的马上过去看看。”

李红娘没察觉到老爷子有哪里不对的,接着又笑呵呵地夸了景玥几句,试探地往前走去。

小厮快跑到衣衫凌乱的景馨儿面前,脸红挠头:“二小姐,老爷子让你先回房。”

景馨儿正在气头上,闻言眼睛一瞪,奈何不了景玥,难不成还要一个小厮骑到她头上嘛!

咋呼道:“凭什么?!”

小厮面露难色,二小姐的脾气跋扈,向来得理不饶人,他低着头解释:“老爷带了客人过来,还请二小姐暂先一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