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1)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媛媛和老赵厨房做 第一章

另一边,收到大飞指示的几位元德安保,主动发挥主观能动性,打电话叫上自己的亲朋好友,在各地散播着Mark战神归来已半残的消息,并且,附赠了元德安保那边对他五十万悬红!

俗话说,有什么样的大佬就有什么样的小弟,几位元德安保们本着免费消息没人信,便民服务薄利多销的精神,挂上招牌,以一百块一位的价格,出售Mark当晚出现的地址!

本来,他们只是想小赚一下将消息散出去就是了。

可惜,在悬红的诱惑下,每一个买到地址的江湖兄弟,都默契的对此保密。

而后续听到风声赶来的江湖兄弟,也不吝啬那一百块。(五十万就快到手,还差那一百块?)

一晚下来,单靠卖地址,他们就赚了五万多!

当第二天,那几位元德安保将钱集中起来的时候,顿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难怪大佬叫我们不要动手,放出风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快叫人通知Mark哥,有人想动他!”

“他是财神爷,不可以出事的!”

…………

当晚,街道第五栋四楼第三间房内,发生多起流血冲突,涉及人员广泛!

包括且不限于多个社团古惑仔及头目、隔壁两条街最有名的开锁王,穿着警服过来找人的假警察……以及两位听到声音上来询问的真警察!

当然,还有期间忍不住吵闹出来骂街的邻居。

从半夜两点吵到了四点,直到忍不住的报警警察赶到后,吵闹声才……小了点!

当时在场的都被抓了,但后续收到消息赶来的……还是陆续有来的!

…………

“大场面啊。”

第二天,一早,特意换了身衣服晃过来的Mark看着楼下的几辆救护车以及被扛起来还在痛叫的伤者,啧啧有声的摇着头。

他只是想过来确认下昨天是不是错觉,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这种大场面。

跟周围看戏的人打探了下消息,发现这边的动静从早上两点到现在才刚刚停止后,Mark更是叹为观止。

“一晚时间,起码两三百人……”

Mark情不自禁的挠了挠头。

对于元德安保那边对自己的看重,Mark又有了更深的认知!

但Mark仍旧很有自信。

消息里说的Mark的右手中枪,可自己现在瘸腿弯腰又化妆,肯定不被人发现的!

…………

“那边那个走来走去到处问人的瘸佬,看背影,跟Mark的照片有点像啊。”

“不会吧?没有听讲Mark瘸了啊。”

正在早餐店门口吃早餐的两位元德安保拿出张照片对比了下,发现,还真有那么七八成像……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一阵无言;“好像,真是他!”

他们一直觉得,犯了事后跑回原地看热闹这种人,只有电影里才会有,没想到,现实也会有。

“要不要叫人抓他?一个瘸佬,抓到的机会很大啊。”

“别乱来,大飞吩咐过,不动他……”

元德安保看着那边,有些蠢蠢欲动。还好同伴及时拉住了他。

“五十万沃,我们两人分,都够买件屋了!”

那元德安保还是有些不甘心。

“别乱来啊,大飞昨晚才叫我们别乱来……”

另一位元德安保忙劝说道,看同伴死死盯着Mark,脸上还是写着蠢蠢欲动,只好说出了地盘:“我早上打电话问过大飞,卖消息的钱,由我们自己分!”

(说实话,大飞也没想过他们卖消息能卖多少钱,在他看来,这种没凭没据还没让他们保密的消息,顶天也就卖个几千块。

区区几千块,没必要为了这么点钱,弄得兄弟们不愉快!

谁能想到,那群买消息的江湖同道们会这么有默契,不约而同的将消息保密了呢!)

他本来还想托多一会,到时候跟兄弟们表示,这个好处,是在自己强烈要求之下大飞才同意,好让自己多分一点的。

“那就是说……”

那元德安保转头看向同伴,眼睛大亮。

同伴郑重的点了点头:“不错,就是那样!”

“这次,发达咯!”

元德安保脸色露出笑容,随便表情骤然一惊:“不好,好像有其他人注意到Mark哥了,你看着周围,我去通知Mark哥,千万不可以给Mark哥给人抓了!”

“好,你去通知Mark……”

元德安保点了点头,正要起身,同伴忽然伸手拉住了他。

“什么事?”

他皱着眉头转过头,只见同伴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我忽然间想到,如果以大佬的风格,遇到这种情况……”

“以大佬的风格……”

元德安保眼神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免费消息没人信,情报越真价越高……”

要是以自家大佬的行事风格来看,遇到这种情况的话……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暗生!

“我去通知Mark,你拿相机远远拍照,然后通知兄弟们,卖信消息,有照片一千元,无照片两百元!”

同伴表情纠结:“有照片的话,那就只可以做一次了!”

元德安保一咬牙:“一次怎么够!我想办法跟上去,等过段时间,你再过来照相,到时候,抠机联系!”

“好,你注意安全,到时候分钱的时候,你分多一份!”

元德安保猛然握紧了拳头,对视一眼。

“就这么觉得了!!”X2

富贵,就在眼前!

…………

Mark正四处闲逛跟人打探消息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Mark哥!”

“认错人了吧,我叫周大发,周大福那个周大发。”

Mark笑着转过头,右手却已经插入了衣服下。

元德安保心中一惊,但为了钱,还是镇定的伸出手,将照片滴了过去:“我是小武啊,以前给大佬你见过几面的,不信的话,你看下照片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

Mark低头一看,照片里,一个熟悉的人影正转头大笑。

他依稀记得,这张照片,是几个月前谈下笔大买卖,跟豪哥和一笑小弟们喝酒庆祝完出来的时候,后方小弟拍下的庆功照。

这张照片,只有自己和豪哥,还有几个相熟的小弟才有!

至于这个小武,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所以,他哪来的照片!

Mark心中一惊,对来人的身份已经隐约有了猜测,顾而笑道:“照片里面的人我就不认识,不过那套风衣不错,哪里有得买?”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嗬嗬……”又是一阵行尸的嘶吼声响起,因为夜色太黑,所以大家很难发现哪里有行尸,再加上周围是树林,脚旁边就是膝盖高的灌木丛,这些行尸要是想藏起来的话,太简单不过了。当然,这些行尸走肉没有思考的能力,它们不会像黄鼠狼那样躲起来。只要感受到哪里有食物,它们就会像老鼠似的,一个劲地朝它们食物走去。

苏灿冲大家挥了挥手,示意要背靠背地站在一起,“大家,走近一点,面对危险的时候,最好的就是团结一致。”

黑胖子牙缝哥本来和苏灿就是一个阵营,想都不用想,快步冲到苏灿身后,左手握着刀,右手握着枪,他早已吓得满头大汗,刚才和赫谢尔的儿子吉米,在漆黑的森林里遇到好几只行尸,牙缝哥差一点就被咬了,总之刚才的经历真是死里逃生,太险了!

奥迪斯本来对苏灿就没有什么好感,这家伙霸占了农场的很多资源不说,杀了谷仓里的‘它们’,他还叫自己上后山伐木,让大家一起做什么愚蠢的尖木棍,还把大家睡的棉被拿来缝制什么‘防护服?’

这个中国小子太奇怪了!

赫谢尔望了一眼奥迪斯,声音低沉地道,“我们快过去,听苏灿的话,大家聚集在一起比较安全。”

奥迪斯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可是赫谢尔说的话,他很少违背。双手捧着长枪步伐缓慢地跟在赫谢尔身后,长枪已经上膛,随时可以发射。

“嗬嗬……”一只行尸缓慢地从灌木丛中爬出来,它的下半身已经没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娇妻被多p的刺激

有了,只剩下一副已经干枯的上半身骸骨,它的嘴巴里发出一阵十分微弱的‘嗬嗬’。

“大家小心。”苏灿紧握着手中的短刀,这短刀还是之前在cdc的仓库拿出来的,这种刀和艾米手里的水果刀不同,它是黑色的,刀身上有血槽,虽然苏灿不知道这种刀的名字,但是这把刀看上去很炫酷,应该是军刀的某一类型。

苏灿站在所有人的最前方,猫腰往前方的灌木丛里走去,他的左手握着艾米的手电筒,白光照在草丛上,又黑又白的,给人的感觉极其不好。

“嚓嚓”草丛中发出一阵极其微弱的声音,苏灿满头大汗,生怕一会掀开草堆的话,那只行尸会像只青蛙似的朝自己扑过来,于是他又往后退了两步,低声对艾米道,“万一我等会用刀解决不了这只行尸,你就开枪。”

艾米很温柔地‘恩’了一声,双手将手枪高高举起。

苏灿轻呼一口气,大步朝前方的灌木丛走进去,小心翼翼地掀开草丛,白色的手电筒光照在一堆白色毛茸茸的东西上!

竟然是只兔子!

“操。”苏灿突然有些想骂娘,他刚准备抓住这只兔子,带回农场,可是这兔子竟然跑了!

“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苏灿连忙转动手电筒,白光在漆黑的森林照来照去,最后锁定在一个躺在地上的帅小伙身上,“吉米!”

这个男孩好像是玛姬和贝斯的弟弟,原剧情中完全就是一个凑人数的角色,在第二季剧中行尸大军吞灭农场的时候,吉米和戴尔老头的房车一起被行尸吞灭,不小心领了便当。

“救命!”躺在地上的吉米奋力呐喊,他用双手撑在身上的行尸肩上,使劲地把行尸往外推,所以行尸的尖牙始终没有咬在他的肩膀上。

站在旁边的奥迪斯赶紧举起长枪,瞄准那只行尸的脑袋,‘砰’地一下给行尸爆了头,就像是用石头打碎一颗西瓜,黑血哗啦啦地砸在吉米的脸上……

“哦不……”吉米帅小伙躺在地上,快要崩溃了,今天晚上他和黑胖子牙缝哥遇到太多行尸了,他感觉自己要把这辈子的危险都经历了一遍……“太可怕了。”

苏灿大步朝吉米走去,伸出一只手给吉米,“伙计,相信我,比这个可怕的,多得去了。”

吉米拉住苏灿的手,从冰冷冷的地面上站起身来,那只差点咬死他的行尸就躺在他的脚下,“哦不,他好像是谢尔顿?这个家伙以前和我是同一个高中的。”

苏灿挑了挑眉,学着每一部美国电视剧里最常用的台词,“我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

吉米用手摸了摸自己一脸的血,刚才奥迪斯开枪爆头行尸的时候,脑袋炸开血流了吉米一脸,他张开了嘴巴,好像不小心吞了不少尸血,赶紧一连呸呸呸地吐了好几口口水,“太恶心了!”

苏灿皱了皱眉,心里突然有些疑惑,也不知道不小心喝了行尸血,会不会变成行尸?原剧情中好像没有类似的剧情,回去之后,苏灿要拿没有被萝莉杀死的母鸡做一个实验就好。

奥迪斯双手捧着长枪站在苏灿的身后,刚才他爆头杀掉的那只行尸,是危机爆发到现在,他所杀的第一只行尸……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杀过行尸,因为赫谢尔说这些行尸只是生病了,只要找到合适的药之后,就可以治好这些行尸。

但是后来大家从农场出来寻找贝斯和玛姬的时候,瑞克和苏灿反复提醒奥迪斯和赫谢尔,’遇到行尸一定要立刻爆头,这些猛兽没有人性,一旦被它们抓住的话,它们会立刻像鲨鱼见到血,用它们最快的速度袭击人类。‘

刚才吉米差一点就被行尸袭击了,而且那只行尸还是吉米的高中同学……

这些东西,好像真的已经失去人性了?它们好像真的会猛烈地攻击人类?

“嗬嗬……”

奥迪斯站在一堆灌木丛旁边,突然感觉自己的脚踝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低头一看,“哦不,该死的!”

行尸!

他手中的长枪开一枪就要上子弹,刚才那一发子弹已经用在救吉米上了,还没来得及换子弹!

所以现在奥迪斯手中的长枪形同虚设!

“嗬嗬……”那只有半具身体的行尸缓慢地朝奥迪斯方向爬上来,它闻到了鲜肉的气味,无论是男女老少,只要是人肉的话,就能勾起它无限的食欲!

“嗬嗬……”它就像是深夜草丛缓慢爬动的一条眼镜蛇,悄然不觉地潜伏在灌木丛中,让人只能听见它的嘶吼声,却找不到它的行踪。当所有人被吉米吸引注意力的时候,这只只有半具身体的行尸,已经爬到了奥迪斯的脚下……

尖牙已经张开,眼见着要朝奥迪斯的脚踝上咬上去……

艾米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双手举枪,瞄准那只双手握着奥迪斯脚踝的行尸脑袋,刚准备开枪,就感觉身后有个瘦高瘦高的身影快速跑过。

“苏灿!”

“操!”苏灿赶紧拉着奥迪斯的衣服把他往后一连拉了好几步,遇到行尸还不赶紧跑?等着被行尸当牛肉干吃掉是不是?

奥迪斯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子弹,动作熟练地“咔咔”上膛,瞄准地面上的那只行尸,准备爆头——却看见苏灿站在这只行尸的身旁,拔起脚像是踩气球似的踩在行尸脊背,右手拔出一把黑色的军刀,快速往行尸的后脑勺里刺下去。

……

此时此刻,农场。

戴尔老头瞪大着那比鸡蛋还要大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房车底下的棕色马匹,“为什么只有一匹马?人去哪了?”

他小心翼翼地从房车屁股后的楼梯走下来,瞪着那鸡蛋般的大眼睛,一步一步地朝棕马走去。

马儿见到戴尔老头之后,摇了摇了尾巴,将头抬起来,又伸出马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巴,一步一步地朝戴尔老头走了上去。

戴尔始终觉得很疑惑,步伐停在马儿身边,右手轻轻地搭在马背上,轻轻地抚摸,等等,他看见了什么?

这是血?

棕色的马毛上有血?

格伦和贝斯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是玛姬她们回来了吗?”木屋里走出来一个女人,这是玛姬的继母,原剧情中在农场被行尸群包围的时候,很悲剧地领了便当。

“不。”戴尔用那鸭蛋一般大的眼睛望向玛姬的继母,又望了一眼那匹鬃毛上有血的马上,没有玛姬、没有格伦、没有贝斯,有些遗憾地道,“很抱歉告诉你这样的消息。”

“我的天。”玛姬的继母轻轻地闭上了眼,心头一阵莫名的伤感,右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悲痛地道,“也不知道苏灿他们进山去找玛姬,情况怎么样了。”

“别担心,一切都会变好的。”戴尔眉头紧皱,快步从房车的楼梯上滑下来,大步走向玛姬的继母,“相信我,我们已经熬过了最糟糕的时刻,一切都会变好的。”

就在戴尔和玛姬继母相互安慰的时候,在一间亮着微光的卧室,一个身材瘦弱的女孩躺在柔软的病床上,她轻轻地睁开了双眼,但最初的蓝色眼睛却变成了银灰色,“嗬嗬~”一种极其古怪的野兽嘶吼声从她的嘴里微微地传来。

她缓缓地从病床上坐起来,空洞的眼神在这间灯光昏暗的卧室里一阵扫荡,空无一人,棕色的木地板上放着一双鞋,白色的木门旁边是一张棕色的衣柜。

“嗬嗬~”这个女孩站起身来,肩膀一边高一边低,脖子好像断了,偏向一边,一瘸一拐地朝这个棕色衣柜走过去。

虽然长着人的模样,但她早已不是人类了。

这个女孩在森林里游荡的时候,脚踝十分不幸运地踩进了捕兽夹。

今天白天的时候,苏灿带着大家把赫谢尔农场仓库中关着的丧尸全部都杀了,这件事直接导致善良的玛姬女神情绪崩溃,后来一气之下,骑着马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娇妻被多p的刺激

散心去了。

苏灿本着撮合格伦和玛姬的宗旨,骑着马儿带着格伦去寻找玛姬,却不料在森林里遇到了这个被捕兽夹夹到的女孩。

他把这个女孩救回了农场。

赫谢尔告诉苏灿‘这个女孩被捕兽夹夹到的伤口灌脓了,而且还是那种极其不正常的脓水’。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这个女孩在苏灿带着大家去寻找玛姬的时候,因为高烧不退,变成了丧尸。

“咔咔~”一阵开门的声音响起,这只女丧尸右手边的一张木门门锁好像微微地转动,虽然变成丧尸之后,女孩再也没有了人类的意识,但它却听见了声音。

在丧尸这个物种的简单意识中,有声音就有食物。它步履缓慢地走向那张白色的木门,等了一会,白色木门却没有打开。

“萝莉,苏灿临走之前交代过大家,这张门千万不要打开。”说话的人是卡罗尔,她的左手捧着一床白色的被褥。此刻,这个在《行尸走肉》第四季要一个人单挑一个‘终点站’的神奇女人,站在这张白色木门外。

萝莉站在卡罗尔的身旁,轻轻地挑了挑自己眉毛,苏灿在交代那句话的时候,她也听见了,苏灿临走之前交给她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她需要的东西就在这间客房里,“可是,赫谢尔说过,大家的被褥就放在这间客房。”

卡罗尔皱了皱眉,她见萝莉的手始终搭在这张白色木门门锁上,低声道,“虽然苏灿并没有说为什么不能开这张门,但是那个中国小子做事总有他的理由,我们等苏灿回来再说吧。”

萝莉轻呼一口气,将放在门锁上的手轻轻地放下来,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太情愿地道,“真是不知道苏灿到底在想什么。”

卡罗尔笑了笑,右手勾在萝莉的手腕,就像文明时代两个好姐妹手挽手那样,一个转身,朝楼下的客厅走去。

就在‘萝莉和卡罗尔’这两个行尸走肉的两个女主角转身离开之后,那张白色的木门响起一阵微弱的‘砰~’的撞门声。

然而卡罗尔和萝莉的背影却没有转过身来。

“嗬嗬~”一种类似于猛狮愤怒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微微地响起,这个较为安全的屋子莫名地多出了一只丧尸,然而这个团队有实力杀丧尸的男人,都离开这里去森林寻找玛姬了。

这个屋子里有两个小孩,还有几个几乎没有单独杀过丧尸的女人。

戴尔老头瞪着那鸭蛋似的大眼睛,此刻站在木屋外的房车旁边,扛着长枪放眼望向漆黑的世界,等待着玛姬他们的归来,又或是在侦察有没有丧尸的突然来袭。

没有人知道危险降至。

寂静的夜晚,一轮弯月寂静地悬挂在深黑的天空,微凉的风轻轻地吹来,像是一条悄然无痕的蛇,在寂静的深夜,缓缓地从熟睡着的人床下滑过。

“no~”距离农场500米的一片漆黑树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

“发生什么事了?”萝莉和卡罗尔慌张地从木屋里跑了出来,她们的手上还捧着白色的床单。

萝莉着急地满头大汗,慌张地望向那片漆黑的森林,着急地道,“刚才那声音好像是瑞克的声音。”

卡罗尔焦虑地望了一眼萝莉,心慌的道,“难道被丧尸咬了?”

“该死的。”小正太卡尔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狗崽,拼命地跟在萝莉的身后,“不不,父亲不会有事的!”

萝莉着急的要命,本来之前苏灿之前带着大家去找玛姬的时候,瑞克要跟着去,萝莉就是极不情愿的。末世爆发前,瑞克以警察的身份外出执勤,胸口中枪躺在医院的时候,萝莉就很担心瑞克从此醒不来了,末世爆发之后,肖恩告诉萝莉死了,当时萝莉真的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瑞克好不容易回到了她和卡尔的身边,萝莉真的再也无法容忍失去瑞克的痛苦了!

“不,不,不!”小正太卡尔刚才也听见了那一声惨叫,他很确定父亲的声音,“妈妈,我要去找父亲,我再也不能容忍失去他了。”卡尔难受地快要哭了出来。

萝莉赶紧抱住了卡尔,“不,我的宝贝,那边太危险了,我们不能这样做。”萝莉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儿子,虽然不知道那片漆黑的森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刚才的那声惨叫判断,那边一定发生了十分可怕的事,那边一定很危险。

“如果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戴尔老头说完,‘咔咔’两声把手中的长枪上膛,咸鸭蛋的大眼睛总是给人一种‘我要吃了你的’错觉,“你们在这呆着,我过去看看。”

卡罗尔右手从腰间拔出格洛克手枪跟在戴尔的身后,忧心地道,“之前团队在度假小屋的时候,我随着瑞克他们上山打猎的时候,遇到了好几只丧尸,我也杀过一些丧尸。”卡罗尔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些后怕,因为那些丧尸太可怕了,但还是握着手枪朝戴尔走了过去,“你一个人去森林不安全,我和你一起去。”

戴尔回头望了一眼抱着小正太卡尔的萝莉,低声道,“你们几个呆在这可以吗?”

萝莉点了点头,两眼睁得老大,她很担心瑞克,自己也很想去找自己的丈夫,但是她不能离开卡尔,因为除了瑞克之外,儿子便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寄托了,点了点头,声音有些颤抖地道,“你们小心点。”

“我们会的。”戴尔和卡罗尔异口同声地说完,快快步举着各自的武器,朝漆黑的树林中走了过去。

原地,萝莉紧紧地抱着卡尔,焦虑的大眼睛微微地流淌着热泪,“他们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我真的好担心父亲。”小正太卡尔快哭了,趴在萝莉的怀中,难受地闭上了眼。

萝莉轻轻地拍了拍卡尔的额头,温柔地道,“我们进去休息一会,好好地睡一觉,但愿睡一觉起来,一切都会没事的。”

几分钟后,依旧是木屋外,白色房车旁边。

“哒哒哒~”这是一双棕色的皮靴,皮靴上全部都是发黑的污泥,因为这双鞋的主人踩进污泥的时候是很久以前,所以这双皮靴上的污泥已经干掉了,变成了一层层灰色瓦片模样的东西。

“该死的。”玛姬步履缓慢地踏上一层黄色的木质楼梯,身上穿着的棕色皮夹克上也全部都是黑泥,“怎么会这么倒霉?”

她一边迈开满是污泥的皮靴,大步走向自己家的木门。白天,玛姬看见苏灿带着大家把农场仓库里的丧尸全都杀了之后,真的是气疯了!

那些丧尸里面,有她的亲人,朋友,还有很多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可爱邻居!

苏灿那个中国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他们只不过是生病了而已,虽然这种疾病吃感冒药好不了,但是美国的医学这么发达,一定可以研究出相关的药剂,把他们的疾病都治好的。

可是,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玛姬迈开步伐,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推开门走进客厅的时候,客厅却空无一人,她的继母没在,贝斯消失了,亲爱的弟弟和喜欢弹吉他的奥迪斯都不见了。

“赫谢尔?”玛姬大步迈进厨房,脑袋探来探去,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心头一阵疑惑,“大家都去哪了?”

这一点都不正常!

玛姬下意识地退到木门外,望向农场的那片空地,那里摆着很多帐篷。那些帐篷属于瑞克的团队,昨天晚上他们就是住在那几张帐篷里,可是此时,帐篷里的油灯却是熄灭的,帐篷外也没有活着的人。

木屋外停靠着的白色房车,也没有开灯,车顶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的休闲椅,却没有人坐在上面。

大家都去哪了?

白天,玛姬气冲冲地骑着马儿准备去森林散心,就像文明时代经常做的那样,却不料,马儿在慢悠悠行走的时候,竟遇到了一条三角头的毒蛇,马儿突然一下受惊,害得玛姬一不小心从马背上摔到了泥坑里。

“真险。”玛姬脱掉身上有污泥的棕色皮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些侥幸地道,“还好没有被毒蛇咬中。”

她感觉身上有种奇怪的馊味,这股味道像是下水道的臭味,好像又有点屎臭,“我得上楼洗个澡。”玛姬自言自语地说完,快步站起身来,朝木质楼梯走了过去。

穿着棕色皮靴的步伐突然停在一张白色木门旁边,里面传来一阵“砰~”的撞门声。这撞门声在寂静无人的偌大木屋,格外的刺耳。

“有人吗?”玛姬疑惑地问道,右手放在了这张白色木门的门锁上。熟不知,这道白色木门后,传来一阵丧尸独有的‘嗬嗬’~

玛姬不知道苏灿、赫谢尔、瑞克去森林找她去了,更不知道刚才树林那边传来瑞克的一声惨叫,戴尔和卡罗尔因为担心队友,离开木屋去找瑞克去了。

萝莉此刻带着卡尔小正太和索菲娅小短腿,此刻正在苏灿的卧室里看书,睡觉休息,玛姬的继母此刻坐在苏灿卧室里的摇椅上,戴着一副老花眼镜在看书。这些几乎没有单独杀过丧尸的妇女与小孩,心里很担心她们在乎的人会不会被丧尸咬中,脸上却露出一副逞强的笑容,因为她们不想让彼此担心。

“里面有人?”玛姬低声问了一声,虽然现在是末世,但玛姬的习惯还处于文明时代,并没有在听见撞门声后鲁莽地把门打开,而是‘咚咚咚’地敲门。

“嗬嗬~”被锁在这张白色木门里的女丧尸,在听见玛姬的敲门声之后,兴奋极了,有声音就代表着有食物,此刻它已经不再是人类,早已忘记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卧室,更不知道自己的脚踝上有一个被捕兽夹夹到的伤口,紫红色的伤痕上正在流淌着黄色脓水,很恶心。

“嘿?不说话,我就走了哦?”玛姬站在门外,将敲门的右手放下来,虽然才22岁,毕竟也在大学读了两年书,好歹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有教养,既然敲了门,里面的人没有什么回应,她也不好推门而入,这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礼节。

一个转身,玛姬消失在这张白色木门,大步朝浴室走了过去,因为白天骑马的时候摔进了泥坑,她现在浑身都有一种臭水沟的臭味,很难闻,爱美的女孩谁都希望自己香喷喷的,干干净净地穿好看的衣服。

“嗬嗬~”那只因为被捕兽夹夹到而变成丧尸的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T恤站在白色木门旁边,灰色的眼睛空洞地望向白色木门的门锁,虽然没有了人类的思维,但是那空洞无情的眼神,却给人一种错觉,‘它想打开这张白色大门。’

“我的天,我的天!”

漆黑的深夜,淤泥味很重的漆黑树林,一个瘦弱少年躺在湿润的地面上,今天没有下雨,其他地方的泥地很干燥,唯独他脚下的泥地是湿润的,因为有人砍断了他的腿——

“哦不!”一声惨叫,瑞克快步朝这个瘦弱少年冲了过去,这个行尸走肉美剧的帅气男主角,向来都是十分淡定,做事极其有分寸,可是此刻,在看到苏灿这个中国小子的举动之后,文明时代干过县警的瑞克,见过各种大小场面的瑞克,也是情不自禁地一声咆哮,“苏灿,你疯了!”

苏灿半蹲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把很小的斧头,斧刃正在滴血,从现实世界穿越到行尸走肉美剧的苏灿,以前从来没有杀过丧尸的中国小子,在面临这种队友被丧尸咬中,不得不砍腿的剧情,做不到像瑞克那样淡定,他早已吓得浑身冒冷汗,握着斧头的手不停地颤抖,完全说不出话来。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陈斯给了雪帝一个安慰的眼神,说道:“彩蝶没事,你只是故意表现的这样,为的就是吸引那些十万年的魂兽,要是这个劫难他都抵挡不了,后面的大劫他有如何抵挡呢?你叫我陈斯就行。”

雪帝和陈斯并列而站,对着陈斯深深的看了一眼,说道:“陈公……斯,你为何知道彩蝶姑娘她需要度过两重天劫呢,以她的境界不足以引起二十万年的天劫啊?”

陈斯看着雪帝拿着她的玉手,雪帝微微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就手放在陈斯的手心,她心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她自己好像跟陈斯有什么样的关系,不然以自己洁癖绝不会这样没有一点抵触的心理。

至于陈斯,对于雪帝陈斯现在通过小宿命书看到了他和雪帝之间的无数命运之线和因果之线,而陈斯对雪帝也仿佛没有抵抗力一般,“你知道我是其他世界的人,而彩蝶也是,这第二重天劫就是我们世界的天劫,要比第一重可怕多了。”

雪帝挠了挠自己的脑子,非常可爱的,陈斯看这雪中仙子不经有一些呆了,不过陈斯立刻醒了过来,自己对魅影都没有这样,对雪帝有这种感觉岂不是对不起魅影,而那个雪棺中的雪帝为何要把自己的命运和因果与这个世界的雪帝连接起来,而且看样子雪棺中的雪帝不仅学会了小宿命术,而且也学会了大因果术,原本陈斯以为她有着仙王的实力,现在看来恐怕不止,估计和逆流世界长河的叶凡他们一样都是准仙帝。

雪帝对着陈斯说道:“为何你世界的天劫到了我们世界还需要渡劫,这不应该啊!”就在雪帝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彩蝶扛过了最后一道天劫,四个十万年魂兽同时出手,在场的人都盯着彩蝶的位置看去,四个十几万年的魂兽可相当于四个封号斗罗,而且是封号斗罗里面比较厉害的。

彩蝶看着身下的那四个十万年的魂兽丝毫不惧,一头带着双翅只有几百米的厄兽口中吐出来一道光波,而其他三个有的是毒液,有的是黑雷。彩蝶感受到了危险,运起行字秘,踏出神秘的步伐,轻松的躲过了那四道可怕的攻击。

这片天地在那四道攻击下,变得如火海一般炙热,海也仿佛被煮开了一般不断的沸腾,空中有着浓厚的白雾,而其他的鱼儿,魂兽早就感受到了危险跑的无影无踪了。突然一天数万米长的十万年魂兽从水中跃起,那遮了这个天边的巨尾如同一个大锤一般拍向彩蝶,在这个紧急的情况下,彩蝶也无法躲过那一道攻击,那小小的玉手也毫不畏惧的拍向那巨尾。

霍雨浩对方陈斯喊道:“师叔,彩蝶姐姐好像处于下风,师叔你不担心吗?”

“雨浩,你不要看着彩蝶现在处于劣势,那只不过是她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她只不过想试探一下十万年魂兽的厉害。”陈斯坐在那对自己的纪元之书调整这身上,他知道彩蝶度过这个难关是比较容易的,但是碰到遮天的天劫,彩蝶也未必能够度过去,遮天的天劫在你的天赋越高,他就越变态,有的时候根本不给人活路。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8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