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一章

2059年6月30号,很热的一天,我一个人无聊的走在让人都有点害怕的大街上,原因是太热了,sy市很少有这样热的天气,因为无聊,而且就一个人,所以才在大街上乱晃。

我叫王昊天,在一家准5星级酒店工作,虽然不是什么正经工作,不过工资还是很好的,毕竟是5星级的吗,那个酒店叫瑞麒麟。我做保安部经理,一个月能拿到10000左右的工资,可以说我在哪个酒店是元老级的了,从有这个酒店开始我就在哪工作了,现在除了大事我基本上是不在店里呆着。原因是我们酒店新来了个大堂经理,我不喜欢他,经常吵嘴,索性就不在酒店里呆着了,没有事的时候,我就在外面乱逛。

我毕业在警察学院,因为我从小就羡慕警察,所以考了这个学校,考完了才后悔,因为这个是文科,我是理科好,没办法这个是大部分男同志的共同特点。

这个学科还有个不好地方就一定要考上公务员才能出人头地,可是因为我那个时候年少贪玩,学习也就中上游吧,但是这不能说我不聪明,其实上我很聪明的,但是这个世界太现实了,不是说你有能力,学习好,聪明就一定能有个好工作,不排除特例,但是你要是有个有权有势的爸爸,恭喜你,你就一定能有个好工作,虽然很不公平,但是我经过我在社会上这两年,也看透了。没有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是没有能实现梦想而闹心而已。

我是一个有双重性格的人,既不喜欢太热闹,也不喜欢一个人太孤独,所以我的朋友不多,但是每个朋友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可以交心的朋友,因为我认为朋友不用太多,只要你在有困难的时候他可以帮你,就好了,而我这几个朋友只要你有事说一下,他们能办到的就一定帮你办,办不到的想别的办法也会尽量帮你办的,我认为朋友在平时无所谓的,就是在关键的时候才显示出哪个是朋友,那个是观众了,而我只要雪中送炭的朋友不要锦上添花的。

我在大学的时候有5个铁哥们,他们叫,史越泽。戴云飞,从九阳,孙天龙,何文浩,我们一起吃饭,睡觉(别误会啊,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因为6个一个寝室,我们几个都是一个寝室,所以基本上都是一起睡觉的。)玩游戏,上课。基本上每天都栓在一起,但是现在毕业了,因为大家都很忙,所以不怎么联系了,可是我们每年都会聚会一回的,那就是每年的圣诞节前后,这就是我说的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可是一旦见面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很是开心。所以说生活过的还算不错,

不过最近好像出了点问题,工作不顺心,因为那个经理弄的,虽然他不直接领导我,我们是平级,可是人家毕竟是经营经理,是给酒店增加效益的,也不好太较真,所以当我静下心来的时候想了想现在的生活好像很无聊,以前忙的时候还不觉的什么,现在闲下来的想一想,好像真的出问题了,大家都知道保安这个职业,虽然对一个酒店很重要,可是这不是一个长久的职业,也就是说一旦年龄大了,就要面对着失业,而我又不会别的什么技能,一旦失业了,就没有生活资金来源了,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我现在正在想办法学点什么,好趁现在年轻多掌握点技能,技多不压身吗,何况我现在还没有,可是找了块一个月了,竟然没找到适合我的,也怪我心高气傲,哪有一口就吃出个胖子的。

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挣好多的钱,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我还在寻找,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还是回家吧,这个天还真热啊,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难受死了。

说到做到,这就回家。拦了辆出租车,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但是却很舒服的家。

因为我家是农村的,没有钱,我上完大学,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我说的家是租来的,每个月900块,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就这个价,只要我自己不说走,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

回到家里,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冲个凉水澡后,感觉舒服很多,一看表,已经下午4点多了,这个该死的天气,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不管了,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什么新闻都不知道,这可不行啊,信息社会。怎么能封闭自己呢。

刚打开电脑,手机就响了,一看是我们店里的,是我手下保安员打来的,他叫徐笑愚。我个人感觉他很神秘,怎么说呢,他是去年10份来的,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很神秘,他是老板带来的,和

文学

我说你们保安是不是少个人,他的条件不错,你好好带带就出来了,我当时看了下他的人,和他的简历,毕业于sy炮兵学院,而他的身体条件也很好,有1.85的身高,体重应该在170斤左右,比我还高了5厘米,体格很壮不显得的太胖,可是在那个学校的都是**,怎么会没有工作呢,还要上这来,不过当时也没有多想,毕竟我这缺人,他的条件也不错,就留下了,可是这几个月来我发觉他对工资的渴望不是很大,我们的保安员工资不是很多,也不少,每个月都能拿到6000元啊,然而对于其他的保安基本上还是月光族,所以对工资是非常渴望的。

但是我发现他不是,他对工资没有什么具体概念,而以他的花钱方法他的工资也跟本就不够用,还有他除了上班时间都不在店里呆着,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问他他也是搪塞过去,所以我认为他家一定很有钱,只是过来体验生活的!不过那不关我的事了,既然他打电话来,可能是有事

接通电话,就看见徐笑愚很着急的样子说:“快来公司,有急事!”

我问“什么事啊,怎么让你给我打电话呢?”59年了都是可视电话。

“你别问了,是大事,不是公司的事,是我们之间出事了,你快点来吧!”

我一听就急了,“你们出事了,打架了,还是什么事啊!”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二章

满编队全员‘梦幻微颤’,走位无敌,枪法无情。

飓风仇杀队承包了另外半张地图,不得不让人想起曾经一位统治者说过的话: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

相比于明月天战队的‘梦幻微颤’,飓风仇杀队才能担当得起‘梦幻’二字。

姜还是老的辣,明月天战队的经验,配合还是没有那么默契,没有达到可以把后背交给队友的程度。

“天啊,这个不知名的战队太恐怖了,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太强了。”

云涛诧异,林三酒那边休战,飓风仇杀队这边立马接管了比赛,像是商量好的一样,无情的碾压和统治。

林三酒的操作堪称惊艳无双,飓风成员的操作看点就多了,暴力,血腥,每个位置都是最强的,尤其是那个狙击手,真的做到了一枪一个小朋友。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刚刚接到一个消息,这个不知名战队其实大大的有名。”妮妮手里拿着一份资料,前面叙述的是关于易峰等人的详细情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系网,在如今这个网络大世界,想要把自己隐藏起来很困难,人肉搜索,简单高效,有人认出了这四个人的身份。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也没有刻意隐瞒,没那个必要,虽说从他们出道到现在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经发现,绝对被围歼,但现在嘛,他们跟林三酒一起参加的主播对抗赛,化身钢板,这些小虾米牙齿没那么硬,也就无所谓了。

让巅峰神级高手都头疼的一群饿狼,岂是这家家伙可以安排的。

水友们还有云涛都很疑惑,大大的有名,什么意思,从来没有听说过呀。

“其实这四个人全部都是飓风仇杀队的成员,说道这里,有些骨灰级玩家应该认出来了。”

妮妮也不喜欢卖关子,点到为止。

JF-Kiss,

JF-Guiyan,

JF-Dreamdown,

JF-Xdedm,

有些老玩家的确想起了那些年被飓风仇杀队支配的恐惧,现在心底都在发寒,不约而同,好些人表情和韩雨馨如出一辙,怒目圆睁,咬牙切齿,满满的悲伤和恨意。

游戏业界内最穷凶极恶的四大恶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重新定义了无耻和凶狠的概念,没有底线,见人就杀,抡刀就砍,提枪就打,一点也不惯着。

“我靠,原来是他们,我就说这个作风很熟悉呀,玛德,有没有人帮忙做掉他们!”

“啊啊啊啊,就是他们,就是他们,苍天不公,这些人怎么还活着!!”

“怪不得,怪不得,我就说嘛,不可能随便蹦出个战队就有这么强的实力,这样才对嘛!”

……

无数人表达着自己的愤慨,语言上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希望有人跳出来制裁他们,帮他们报仇,哪怕打中一枪也是好的。

足以见得,飓风仇杀队的人有多招人恨了,不论老少,不论男女,都殷切希望有人能够杀掉其中一个人,哪怕一次也好。

不但是他们,就连游戏中变成盒子的人都在骂街,他们也得到了消息,好久不见,又被同样的敌人给搞掉了,悲伤那么大!

飓风仇杀队的人又不是什么好脾气,都开始反骂,你怼我一句,我怼你十句,玩得不亦乐乎,反正你只能开口,不能动手。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三章

(一)

王朝五年!

北国之战落下帷幕!

这场旷日持久的超级大战在消耗了近两年后终于到了尾声!

自东北关四国联军宣布败野之后,君若见不知所踪,雪中晴和云中月也解散了联军,光明左使退出幽灵联军,东北关只剩下幽灵部队。

天惊绝率军大举南下,奇怪的是辽东三省再无京华楼势力、也不见有青衣楼的出现,幽灵部队势如破竹直取辽东三省,直逼京机要地。

面对来势凶悍的幽灵部队,中原朝廷大为震惊,朝廷调集南七北九十六路兵马汇集京城拼死抵抗,总兵力逾越百万之众,实施人海战术,一步步逼退了幽灵大军。

这场战役整整持续了一年,辽东三省才逐渐收复。

天惊绝退出东北关,盘踞塞外大漠,自立为王,自封塞外大帝,国号为理想之国,坐拥400万平方公里的疆土,拥兵五十万,建立四大州、七大省、十八城、二十九镇、五十六村,各种玩家npc人口加起来逾越千万之众,同时慕名而至的玩家成千上万、络绎不绝。

天惊绝下令全国通发福利,但凡新手老鸟愿加入理想国,都可领百两银子、封相应之土地。

一系列的措施使理想之国变成继蒙辽之后的第三大帝国,天惊绝终于梦想成真。

理想之国成立大典之上。天惊绝特邀张赫参加,奈何张赫闲云野鹤、天外神龙,始终不曾见其踪迹。

王朝五年!天下武林盟主大会又于京师召开,这次大会邀请四国高手,其中二盟主大爆冷门,华飞虹过五关斩六将,逐将工会副主席、惊鸿仙子、林若离一干女子高手纷纷淘汰出局。

而大盟主几乎毫无悬念,被光明左使获得,只因本次大会张赫君若见等超级高手久未露面,传说已是退出王朝舞台。

在这一年。江湖中又出现了一个神秘而可怕的组织,名字就叫做青龙会!

“天青如水,飞龙在天!”

这个神秘组织的势力并不在当初云中月的青衣楼之下,一系列惊人的大事件出现之后,光明左使决定联手天惊绝共同商讨对付。

江湖永远都是那个江湖,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爱恨情仇。

不管青龙会大龙头是谁,阴谋有多么可怕,光明左使深信所有的真相都会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这永远都是江湖的定律,即使没有了张赫它也不会改变!

所以,为了理想!

他不会妥协。也不会放弃!

(二)

梦星城远郊!

冬天已经过去,春季的阳光让人觉得格外温暖。

阳光洒在江面上,波光粼粼的江水似乎也是温暖的。

这个地方是一处临江的复古商业街,之所以把聚会的地点选在这里,那是因为这里既热闹又安静。这里充满着古韵,人在其中难免不对王朝与往事充满了感慨和怀念。

胖子蹲在一个小摊上啃着夹肉大馍,他也是在怀念!

他怀念曾经在王朝中的快意恩仇,怀念曾经在王朝中一起战斗过的那些朋友知己!

也许他怀念的并不是王朝风云,他真正怀念的而是曾经和张赫在最落魄的时候,在出租屋那段日子里的酸甜苦辣、同甘共苦。过去的经历有过欢笑、也有过眼泪,但现在在他看来,那些都是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当然,现在的他已经不用再过那么辛苦的日子了。

当年的奉天山事件之后,他与马君梅就在王朝中独自经营了一家镖局,名字就叫做胖马镖局。

这家镖局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既可以行走中原大陆的南七北九,又可以在理想之国的四大州畅行无阻。诚然,天惊绝是给了他极大照顾的。

因为你来我的地盘上走镖,那还得交税,我怎么不可能给你大开绿灯呢?

所以,有了这个基础后,胖马镖局的生意一下子就火了,很快就开了分局,分局之后再开分局,大宗生意到来,大把银子进帐,马君梅数钱数得手都软了。

不过最近青龙会的牛鬼蛇神在辽东道上劫了一把胖子的镖,损失是不大,可是声誉影响就大了。

对青龙会胖子很是头痛,以他的智商想对付这个猛男组织,那还不够资格,虽然他的大镖局中有步小云这样的猛男级高手,但是这么多年的王朝经验不是白混的,他也知道武力再高,也难敌智慧过人。

于是想来思去,他觉得还是只有请哥子重新出山才行。

其实说白了,这两年他很是想念张赫,虽然张赫一直了无音训,但是在胖子心中,哥子那就是威武的神!

只不过一年前他跟马君梅结了婚,大家都知道,男人一旦“昏后”就会跟兄弟伙往来较少了,这不是有了女人就没兄弟,而是兄弟也能理解你,成家了的人最好不要半夜三更在外面胡吃海喝的,否则回家了老婆就要弄你!

所以这次他也是跟哥子事先通了电话的,约在今天这个地方碰个头,交流交流心得,请教请教法子,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埋头大喝一场。

问题就是现在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差不多快一个小时了,张赫还是没有现身。

胖子有点蹲不住了,又要了一张肉馍吃。

“你猪吗?一天到晚吃成这样?”马君梅也等得心烦。

她虽是在骂,但心中还是很温暖,胖子现在好歹也是有钱一族了,但是曾经那些朴素的习惯还是保留着的。从不奢侈浪费,也不招摇过市,穿的也是百八十块钱一件的衣服,抽的是普通的香烟,至于业务用车,那是花了几万块从龙二哥手头买来的四车烂车,这些都是马君梅一直欣赏胖子的地方。

“女人家懂什么?一边给我凉快去!”胖子驱赶道。

“呀哈,你这混蛋要翻天了是不?”马君梅不服。

胖子看了看手机,皱眉道:“都过点了,估计来不了了!”

马君梅道:“你哥子更混蛋。放着好好的王朝不玩,听说在练习什么毛笔字,还要进什么协会,有病啊?说不定迷恋上了什么玩书法,今天不得空理你呢。”

胖子嚷嚷道:“你懂什么?哥子一向神出鬼没,说不定这会儿就在哪里盯着我们?”

马君梅的目光望着对面的商场大门,忍不住笑了:“我看你的哥子今天是等不来了,美女们倒是等来了一群!”

“哦?”胖子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林若离。

(二)

商场的大门口,有三个美女相当扎眼。

面若桃花的林若离在春天这个阳光明媚的季节中最为醒目。

当然,她身边的茗中刀又是另外一种风情,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看似在结伴逛街。

唯一不笑的,那就是如同空谷幽兰的华飞虹。她虽然穿着朴素,可是任何人都只敢远观不可亲近。

“华师姐,逛了一上午你怎么什么都不买?”林若离笑着问道。

华飞虹淡淡道:“我若是要买的话,后面这位就受不了了!”

原来三人的背后还有一位跟班,这个男人身材高大。面目英俊,尤其是眉宇之间,既有一股英气,又带着一种诚实的神态。

只不过呢,今天实在不是该穿西装来见佳人的,因为他手上了提了六个袋子。背上背了一包,脖子上挎了两串,全是林若离和茗中刀买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林若离笑着望了他一眼:“你要是顶不住,就让我们帮你提!”

“我确实顶不住!”英俊男子回答道,“但我也不能要

文学

你帮提!”

林若离笑得更迷人了:“好,你确实是个诚实君子,我就喜欢诚实君子!”

英俊男子也笑了:“我要追诚实女生,自己就一定要诚实!”

茗中刀大笑:“好啊。我们拭目以待,就你能不能获得我们林姑娘的芳心了,兄弟,我可提醒你啊,我跟林姑娘如同亲姐妹,要知道能俘获她芳心的男人,一定得智勇双全、胆识过人,是大英雄,大豪侠。”

英俊男子老实的答道:“好的,我记住了,谢谢你!”

他有些好奇,虽然他知道这三位大美女美得那个惊人,但是自认识她们这三个月以来,他又觉得这三位有点不同于一般的都市美女。

因为她们三位好象都有点共同的特质,那就是有时候说话文绉绉的,而且像是古代江湖儿女的用语,他实在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主要是因为他没接触过王朝。

就比如说茗中刀刚才所形容的,什么智勇双全、胆识过人,这简直跟现代用语格格不入,他好歹还是有车有房、年薪百万,万中无一的高富帅,怎么能跟英雄豪侠扯上关系呢?

不过幸好茗中刀已经在开始解释:“以前的日子里,确实有过这么一位英雄人物获得过如此殊荣,获得过佳人青睐。”

“哦?他是谁呢?”英俊男子好奇了,忍不住了。

茗中刀不禁笑了:“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有过这样一个人就足够了!”

这种话还不是英俊男子这种阅历的人能够理解的。

华飞虹感叹道:“生命是美好的,请多多珍惜,人能走在一起是缘份,缘本不易,但愿惜缘到永远,勿挂念、勿憎恨、勿自怨,珍惜已有才是最美!”

英俊男子迷茫了:“华师姐,你的话我不是很懂,但是我觉得大概是这样的吧,反正我看见你们三个笑,我就觉得生命很美好,也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华飞虹终于笑了:“看来你懂了!”

“是吗?我真的懂了吗?”英俊男子还是一脸懵懂。

林若离笑得更灿烂了:“师姐说你懂了。那你就是懂了,既然懂了,中午还不请我们大家吃饭?”

英俊男子反应极快:“我请三位去那边的威斯顿西餐厅!”

茗中刀第一个反对:“那太俗气,我建议一会去那边的新龙门客栈,这样才有古代韵味,胃口自然就会大开!”

英俊男子丝毫不犹豫:“好,那就新龙门客栈!我先去取车!”

(三)

古香古色的新龙门客栈自然不是古代的那种,而是一家古典特色酒楼,完全仿王朝打造的。

此刻的二楼的雅间中,站在窗前的江尧忍不住笑道:“你猜猜看。她们三个怎么会突然跑到梦星城来了?”

钟舒曼道:“听说林若离从北京出发,到这边来办事!”

江尧笑道:“是来逛街的吧?你看她们三个有说有笑的,还有个男跟班,买了这么多东西。”

钟舒曼道:“逛街也办事的一种!”

江尧笑得更厉害:“不是吧,听说胖子约了张赫在这一带喝酒,这消息一下子被马君梅传出去了,于是她们三个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