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一章

一个个房间和壁炉在费坦眼前迅速的闪过,他仿佛被丢进了一个滚筒洗衣机不停的旋转,耳边还传来剧烈的呼啸声,当他感觉到胃十分不适时,突然画面停止,从极速变化到突然静止,巨大的反差让第一次体验的费坦差点没吐出来。

然后费坦仿佛被弹了出来,从壁炉中迈步出来,没有反应过来的费坦一个踉跄好险没脸着地,稳住身形后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环境,便听到耳边传来一个热情的声音,“哦!又是一位新客人!看来你离这里的距离不近啊!请问要来点什么吗?”

费坦抬头一看,是一个站在吧台后面的大胖子,有着一头浓密的红色卷发和胡须,在温暖的大厅里着一身彩色的格子衫,其腰围相比斯拉格霍恩也不相上下,一看就像是个肥头大耳的酒馆老板。

费坦摇晃着有点发昏的脑袋,打量着这个大厅,实木的装饰带着一点自然的风格,以绿色和棕色为主的背景,随处可见的盆栽和吊兰,门口不远处还摆着一个巨大的精致木雕,是一个巫师培育草药的模样,费坦猜想这大概就是那位阿森尼·吉格了吧。“唔,是很远,我从英国来,是第一次用飞路粉来这么远的地方,整个头都是晕的。”

费坦现在是明白为什么巫师们还是情愿坐船跨海,这十几分钟的不停摇摆让费坦的内脏跟坐过山车似的,还是必须跟着一起摇摆的那种滋味……

老板一听肃然起敬,“天哪!你是我听说的第一个敢这么远用飞路粉的巫师!看在这个的面上就值得请你一杯酒!”

大厅里听到两人对话的巫师们也在惊叹调侃,“居然有人这么远用飞路粉过来,是想不开嘛!”

“他居然没有吐,我听说有一个人从英国到美国,半途就忍不了了,是一路吐过去的,到纽约时已经吐了一身了!那股味儿,简直了!”

“rua……这么恶心不要再说了!”

费坦脸色苍白的说道:“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现在的确没什么胃口……等我休息一下先……”

老板一脸同情的摇摇脑袋,走过来为费坦拉开一张椅子,“来吧我明白那种难受的感觉,先坐坐吧小伙子。”

费坦一脸懵逼的坐下来,老板一看瞬间反应过来,明白他在糊涂什么,立马解释说:“一看你就是第一次来阿尔巴尼亚吧!在我们这儿,习惯是点头不算摇头算,和一般是反着来的,虽然吉格药园里有很多外来巫师,但还是有不少我这样的本土巫师,所以总会有人不明白这个习惯。”

费坦突然想起斯拉格霍恩给自己说过这件事,但是在头晕目眩的条件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就是典型的麻瓜影响巫师的事例,或许有外来的巫师和偏僻地区的巫师,但是随着本地麻瓜里产生的巫师增加,那么总会不自觉的带着从前的习惯,最后就会使麻瓜中的习惯风俗带到整个地区的巫师群体中去。

同样,费坦不得不接下了老板强行拿过来的咖啡,因为喝咖啡同样是阿尔巴尼亚人共同的爱好,就像是大部分人都是***却也都不算虔诚。

费坦趁着自己休息的时候,也正好向老板询问一下本地的信息,“唉老板,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有没有什么当地的禁忌和风俗需要注意的?”

老板看上去暂时也很清闲的样子,就在吧台内和费坦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顺手就开始擦着各式的酒杯,看来擦酒杯是酒吧老板的通用技能嘛。

“呵呵,最大的差异就是我刚才说的,其他倒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国内麻瓜又开始闹腾起来了,本以为奥斯曼之后就能安分下来,没想到还是现在还是老样子。”老板有点无奈的说道,麻瓜世界和巫师界其实是息息相关的,除非是与世隔绝自成天地的地方,都会收到不小的影响,如果阿尔巴尼亚陷入长期的骚乱,也会导致当地的巫师减少,生意变差,谁叫巫师还不是就一颗流弹的事情……

随着和老板的交流,费坦了解到阿尔巴尼亚其实是一个常见政变动乱的地方,19世纪中期在奥斯曼土耳其的统治下,就经常掀起大规模的起义运动。1911年爆发了名族起义,1912在趁奥斯曼帝国解散议会时再次发动数月的起义,然后宣布独立。一战期间被意,法占领后,20年再次独立。1924年又发起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成立共和国,后来又转变成君主制……

费坦不知道的是,就在大概4个月后,意呆利会一举入侵,占领阿尔巴尼亚全境……这简直就是一个摆满了杯具的茶几啊!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二章

帝陀罗刹利有些茫然。

因为按照帝陀罗刹利的想法,不应该如此才是啊!

夏渊,是妖孽,是一尊无敌的妖孽,这一点帝陀罗刹利从来没有否认。

毕竟帝陀罗刹利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否认夏渊的存在,那么其实就是相当于否认自己的存在!

这是一尊,能够让自己走入到困境之中的存在,是和自己压制境界之后的他一战的可怕存在!

或者,帝陀罗刹利也知道如今自己只是被献祭而来的存在,只是一丝本源烙印的存在,真的不算什么。

这样的实力和他巅峰时刻相比是差了很多狠多,更加不可能和他的本体降临时刻相比的。

但是,如今这样的存在状态,已经不弱于自己曾经处于夏渊这样年龄,这样境界时候的实力,甚至更加的强大了!

可夏渊,依然还是可以和自己战斗到如此的程度,那么只能说明夏渊不弱于自己年轻的时代!

是的,这就是帝陀罗刹利的想法,是不弱于自己的年轻时代,而不是说夏渊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存在…

如此一尊无敌的妖孽,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时代之中证道天地的无敌妖孽,不是应该无比的谨慎才对吗?

不是应该,无比的惜命才是吗?

他怎么会,怎么敢,怎么可能会这样疯狂的!

所以,帝陀罗刹利真的不愿意去相信!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一切就是如此!

夏渊,真的这样去做了。

夏渊,真的做到了!

他,就是算计好了一切,甚至将自己的生命都赌注上了。

如果,要是他无法承受自己那强大的一击,那么后面的反击根本不会出现!

那时候的夏渊,已经被帝陀罗刹利直接一击之下,彻底的虚无了吧!

是的,就是如此!

可是,可是…

可是最终夏渊还是成功了,夏渊还是依靠自己的强大可怕,强行的扭转了一切!

扭转了…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是直接扭转了一切的结果!

那强大的威能,瞬间崩碎了一切。

曾经帝陀罗刹利是无上威严的,携带了那无双皇冠,周身无数大道环绕,威严超出了众生的想象极限,仿佛就是九天之上,至高的神灵一般。

那时候的帝陀罗刹利何等的盖世威严,从这天地之中走出,就是无上的霸主!

可是现在…

已经不是狼狈的问题了。

倒飞而出。

胸膛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周身上下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可怕的威严。

如今的帝陀罗刹利,已经失去了之前的那种强势霸道,甚至在这短暂的时间之中,已经失去了一切的战斗之力。

这,就是如今的帝陀罗刹利,就是如今帝陀罗刹利。

凄惨无比。

只是此刻的夏渊比起帝陀罗刹利来,更加的凄惨!

甚至如果不是看到夏渊的双眼依然还是睁开的,依然还是可以从夏渊你的双眼之中看到生命的灵动气息,那么或者会认为,如今的夏渊已经陨落了吧!

没错,这就是诸多存在心中唯一的想法!

太过凄惨了,简直凄惨到了极致!

可是这样的夏渊给诸多的存在感觉,却不是虚弱!

仿佛,此刻的夏渊还是完整的夏渊,还是那最为巅峰的夏渊!

一瞬间之后,这些存在终于算是完全明白过来了!

是,气息!

没错,就是气息!

就是夏渊那种可怕无敌的气息!

是那种盖世的意志存在,融合了意志的无上气息!

如今的夏渊,虽然是平静无比的,可是那种一往无前,那种无视诸天的可怕意志,才是最为可怕的存在。

如果说帝陀罗刹利是九天神王的话,那么此刻的夏渊就是无上的魔神,是可以依靠一人之力,将天地岁月都毁灭的盖世魔神。

这样的夏渊,让人感到震颤,甚至是感到恐惧。

虚空之中,夏渊和帝陀罗刹利的存在都是短暂的失去战斗力。

当然也只是短暂的,并非是完全彻底失去的。

如果这要是其他的存在面对这样的战斗,面对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前那灭绝一切杀伐的话,那么就算是可以活下来,但现在估计也没有任何的战力存在了。

但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这两尊存在,也只是短暂的失去了战斗之力,不过几个瞬间之后他们就可以恢复到自己的极致之中!

果然,只是短短的时刻之后,夏渊动了!

那些毁运者无比骇

文学

然!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夏渊和帝陀罗刹利同时重创,但是夏渊竟然抢先帝陀罗刹利一步首先恢复过来!

这是,帝陀罗刹利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不过,也无所谓了。

因为等到夏渊完全恢复过来的时刻,帝陀罗刹利同样已经恢复到了自己的巅峰最终。

一瞬间,帝陀罗刹利面对降临的夏渊,身形逐渐虚幻。

而后从这些虚影之中出现了无数可怕的魔神异象,诸天震荡!

刹那之中,无数的恐怖气息降临,将周围的时空完全锁定!

而夏渊,已经进入到了这可怕的魔神领域之中。

下一瞬间,诸天魔神动荡,一尊尊都是展现了各种传说中的盖世杀伐之术。

虽然并非本体施展,只是一些烙印的存在,可这些诸天幻灭之术动荡的时刻,也是带来了不可想象的震撼!

轰然间,完全炸裂了!

夏渊的身体之上瞬间多出了无数的伤痕。

无视!

夏渊选择了无视!

此刻的夏渊已经看透了,已经明白了!

夏渊如今,已经算是完全明白了帝陀罗刹利的真正弱点所在。

虽然帝陀罗刹利也是双道修炼者,但是帝陀罗刹利的肉身,却是没有办法和自己相比的!

既然对方限制了自己的元神之力,那么此刻夏渊就要选择在对方最为薄弱的环节之中,将帝陀罗刹利彻底的镇压!

无视诸多可怕的杀伐,夏渊终于还是来到了帝陀罗刹利的身边。

此刻夏渊周身无数气血沸腾,惨烈的痕迹交织纵横,但是他的气息却依然还是处于那种极端可怕的境界之中。

帝陀罗刹利面色已经有些无比的难看了。

虽然帝陀罗刹利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夏渊的可怕,虽然帝陀罗刹利已经知道了夏渊的疯狂,可是这一次他还是没有想到,夏渊这样一尊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无比惜命的盖世妖孽,竟然会疯狂到这样的程度!

只是可惜,现在帝陀罗刹利在想做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你想近战,那么就近战吧!

帝陀罗刹利的肉身,同样也是无双的肉身!

帝陀罗刹利,是双道的修炼者,本身已经走到了那开天圣皇的领域之中,肉身经过了无数次的蜕变!

所以,帝陀罗刹利不弱于任何的存在!

可是,当帝陀罗刹利和夏渊真正对抗在一起的时刻,当帝陀罗刹利的力量绽放在夏渊身上,而当夏渊的力量也绽放在帝陀罗刹利身体之上的时候,帝陀罗刹利才明白,原来他的肉身,真的不如夏渊啊!

然而此刻帝陀罗刹利却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因为夏渊,已经不在给帝陀罗刹利丝毫的机会了。

刹那之中,周身溢出了无数的轮回之力。

那轮回的意志,时空的意志都在此刻完全彻底的爆发。

须臾之中,那种强大和可怕,那种盖世和疯狂,瞬间将帝陀罗刹利周围刚刚布置下来的一些后手全部粉碎了!

“杀!!”

这一次,夏渊的眼中终于不再只是那种绝对的冷静了。

虽然说,那种状态之下的夏渊,是无尽可怕的,因为掌控了那种暴怒之下的力量,却可以以一种绝对冷静的姿态去施展,这绝对是无法想象的恐怖!

这就是当初九玄墟镇压之下的那尊无上可怕的准皇所苦苦追求的境界!

但是,夏渊不需要!

因为夏渊,需要那种疯狂,他需要那种疯狂,将自己的那复苏的战魂战意全部复苏,将自己的极致战血,完全沸腾!

是的,就算是处于这种绝对的冷静之下,夏渊此刻也已经开始有些微微的疯狂了!

一个杀字,代表了夏渊一往无前的决心!

而此刻的帝陀罗刹利,面对夏渊的这种可怕的镇压。

他知道自己不能后退!

就算是自己如今的肉身状态,是远远无法和夏渊相比,那么也是不能后退分毫的!

因为,一旦他选择了后退,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形成碾压!

那时候对于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可能对抗夏渊了!

所以,抗住!

一定,要抗住!

夏渊和帝陀罗刹利如今的战斗,比起之前那种奢华壮丽的战斗来,无疑是明显观赏性差了很多很多。

但此刻他们之间的战斗,才是最为可怕的战斗,才是最为极致的战斗啊!

这样的战斗,稍微一丝一毫的大意,都可能引来重创。

而夏渊和帝陀罗刹利,都是那种善于把握机会的存在,一旦被他们找到丝毫的机会,那么接下来的结果就是——

无尽镇压,极致镇压!

所以,就算是已经走到了极限,就算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感觉自己已经几乎要崩溃了,可此刻两人依然还是没有后退分毫。

他们,依然还是在强势的对抗!

一拳一脚,都是携带了莫大的威能,恍惚之间,都是致命的杀伐。

夏渊的手臂已经折断,可此刻被夏渊的双脚依然还是可以战斗!

而帝陀罗刹利的一只腿,已经被夏渊可怕的力量直接虚无,此刻凄惨的程度不弱于夏渊分毫。

但同样的,帝陀罗刹利也是没有任何的退缩,只是战斗,不断疯狂的战斗!

如今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似乎都已经忘记了一切,完全就是凭借本能子啊战斗。

不过,他们拥有的本能也是无法想象的可怕本能啊。

因为不管夏渊还是帝陀罗刹利的存在,都是属于那种疯狂到极致,可怕到找机会的恐怖。

他们每一次杀伐之中,都是携带了那种无上之力。

看似简单,但如果要是没有无上之力的存在介入到他们的战斗之中,那么瞬间就是虚无的命运。

看似简单,实则处处都是凶险。

只是短短的时间中,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已经对抗了无数的回合。

终于,还是崩溃了!

而崩溃的,是帝陀罗刹利!

并非是帝陀罗刹利的意志不如夏渊,毕竟帝陀罗刹利本体是那开天圣皇,是十八天之一的伟大存在啊!

只是,此刻夏渊显然更加的可怕。

起码在帝陀罗刹利和夏渊之间的对抗之中,帝陀罗刹利还是失败了!

夏渊的一拳,终于还是直接将帝陀罗刹利镇压在了地面之上,那种可怕恐怖的震荡简直是无法描述的。

此刻帝陀罗刹利已经无力在战,没有丝毫战斗下去的可能了。

夏渊悬浮在半空之中,他自然知道此刻给予帝陀罗刹利致命的一击是最好的。

可惜现在夏渊,也已经没有多少的战斗之力了。

现在夏渊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赶紧将自己的力量恢复过来。

那些禁忌之主都有着无数的底蕴底牌了,而以这帝陀罗刹利的强大程度,怎么可能没有底蕴呢!

就算是如今这仅仅本体一丝意志化身的存在,夏渊也是始终坚信,这帝陀罗刹利肯定还是有着可怕无比的后手!

而一旦对方真的将那些恐怖的后手都完全绽放的话,那么只是现在的自己将会无比的危险!

所以,夏渊选择恢复。

当然更多的,还是此刻夏渊没有能力给予帝陀罗刹利那最终致命的一击…

失去了帝陀罗刹利的禁锢,周围的时空之中无数的力量不断汇聚,之前被帝陀罗刹利强势清空的一切,瞬间又一次恢复过来了。

这意味着,如今夏渊又一次可以使用那元神之力了!

而这一刻夏渊,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无数的力量汇聚,从这天地之中可怕的绽放!

那是,禁忌的力量。

或者在曾经而言,禁忌之力都是无上可怕乃至伟大的,但如果在夏渊和帝陀罗刹利这样掌控了无上之上的存在面前,却是不算什么的。

当然,这所谓的不算什么,也只是因为那时候还处于巅峰之中!

如果,要是虚弱的话,那么别说禁忌之力了,就算是最为轻微的一些力量,都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

而现在,就是如此。

之前和夏渊的对抗之中,帝陀罗刹利已经被夏渊重创了,可以说几乎已经是半残的身躯了。

这个时候,那些禁忌之力的威能,将会得到最大限度的绽放!

一道又一道可怕无比的禁忌法术,就这样从虚空之中降临。

如果是之前的时候,那么帝陀罗刹利无所谓这些杀伐,他有着无数的手段和办法,可以将这些禁忌法术湮灭。

但现在…

看着那无数法术轰然降临,可怕的震荡不断传遍整个天地。

此刻帝陀罗刹利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疯狂的色彩。

他,终究还是决定了…

刹那之后,整个天地之中出现了无尽的震荡。

这是难以想象的,可怕的冲击不断在这天地之中蔓延。

脚下的世界,早就已经彻底的虚无了。

而此刻这无数的禁忌法术覆盖之下,甚至连其中的时间空间痕迹,就连那些命运和因果的纠缠,甚至将一切和所有的存在痕迹,都已经完全虚无彻底的消失了。

可怕,无尽可怕!

超出了想象极致的可怕!

久远时空之外的夏紫和古苍始祖眼中都是兴奋无比的色彩。

因为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夏渊赢了!

是的,夏渊应该是赢了!

之前的时候,那帝陀罗刹利限制了夏渊的元神一道。

三道之力,而元神和能量一道,都是最为重要的一道,强横到无法想象。

失去了一道的夏渊,等于让自己的无上神通双魂再无用途,而且失去了元神一道,本身的实力也是大打折扣。

这样的夏渊,已经不复之前的可怕威能了。

可就算是如此,夏渊依然还是将帝陀罗刹利镇压了。

而现在已经恢复了三道之力的夏渊,面对如今已经受到了重创的帝陀罗刹利,如何不是对手呢!

这一刻,就算是那些毁运者似乎也意识到,他们完蛋了!

帝陀罗刹利,完蛋了…

无数的法术不断的覆盖,将那一片区域之中方圆百万里之中的一切都完全覆盖了。

也许,百万里不算太广的范围,可是此刻那种震撼的覆盖,还是让人感到了一种惊悚和震撼!

夸张吗?

是的,无比的夸张,甚至是让心灵深处都无比震撼的夸张和恐怖。

这样的力量之下,倾覆了一切。

虽然那只是禁忌之力,甚至蕴含的禁忌之力数量无比稀少,可是当无数的法术覆盖之后,最终汇聚的禁忌之力就是无比的可怕了。

时空早就已经碎裂到了不堪的程度,一切都在虚无,完全消失。

那种完全震撼的毁灭之下,诸多毁运者甚至是古苍始祖也知道,他们也许只是几个瞬间就会彻底的化作虚无。

甚至,古苍始祖十分清楚,哪怕就是自己处于自己的极致巅峰之中,面对这样可怕的镇压,估计也无法承受住!

这巅峰,指的就是掌控了规则之后的巅峰啊!

即便是掌控了那巅峰之力,可古苍始祖依然十分的情况,自己估计不是夏渊的对手。

甚至,远远不是夏渊的对手!

他隐约间已经意识到,夏渊的力量好像已经不在这规则的控制范围之中了…

如果是其他的存在做到这样的程度,那么古苍始祖只是会感到无尽担忧。

因为,对方现在可以返回出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的威能,是因为他本身的境界只是圣贤霸主而已!

可如果要是继续成长起来呢?!

一旦对方成为出道,成为神话,甚至成为了无上之上以后呢!

要知道,就算是他古苍始祖作为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之主,也不过就是圣贤霸主极致圆满的战力境界的啊。

而如果对方要是那样的境界…

根本无法想象。

不过,这尊存在是夏渊,那么古苍始祖就没有任何的担心,甚至反而十分的开心了。

甚至此刻古苍始祖巴不得夏渊已经是一尊无上之上呢!

如果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么也许战斗现在已经结束了…

可怕的动荡依然在继续,那种震撼震荡不断的虚无了整个天地之中,如果单纯看到这些画面的话,那么心中只会无比的震撼,甚至已经认定那尊可怕的无上存在,那十八天之一的帝陀罗刹利意志分身已经被彻底的粉碎虚无了!

可是,处于虚空之中的夏渊却不是这样想的。

此刻夏渊眼中都是无比严肃的色彩。

甚至带着一种凝重无比的色彩。

其他的存在无法感受到,但夏渊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出来!

在那无尽法术覆盖的深渊之中,到处都是禁忌之力,毁灭在横行。

可除了这些之外,夏渊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其他的力量。

那是一种强大可怕的力量!

夏渊知道,那就是帝陀罗刹利的无上之力。

那种超越了无上之力,仅次于自己无上之力的无上之力!

如果,只是这样

文学

的话那么也无所谓。

可现在,夏渊分明已经感受到了那种无上之力的不断复苏!

没错,就是复苏…

已经,越来越强大了,冥冥之中,似乎在不断的孕育。

在这可怕的镇压之中,帝陀罗刹利似乎没有被抹杀,却反而已经愈发的强大起来!

夏渊知道帝陀罗刹利肯定是有着后手的,所以夏渊从来,没有真正放心过。

可此刻,这种规则力量的孕育…

好可怕!

太可怕!

甚至…

短短的时间之后,夏渊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

那是,强横到无法想象的规则,已经完全的出现了!

超越了巅峰!

没错,这样的气息甚至已经开始超越之前帝陀罗刹利和夏渊战斗时刻的巅峰状态了!

“这,怎么可能呢…”

夏渊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无尽阴沉的色彩。

在夏渊看来,帝陀罗刹利就算是施展出那些极致的底蕴来,也只是让自己恢复过来,但现在却明显已经超越了自己昔日的巅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有些太可怕了。

终于,随着一阵惊世波动传来的,那一方时空彻底的寂灭了!

远方古苍始祖等人不明所以,以为这是夏渊的极致法术覆盖,终于将那其中的帝陀罗刹利彻底虚无了。

可夏渊却知道,那不是自己法术的威能…

他,终究还是复苏了…

一尊存在,缓缓从那无尽的毁灭深渊之中,就这样直接走出了。

诸天幻灭,星辰奔涌,整个天地之间仿佛是一种末日的迹象一般,而他就在这无尽毁灭之中走出了!

那是…

看到那尊存在,剩余的那些毁运者兴奋了,古苍始祖和夏紫的面色已经无比的震撼了!

那是,帝陀罗刹利!

他,竟然又一次走出了!

甚至,这一次走出的帝陀罗刹利,比起之前的时刻来更加的可怕更加的强大!

那种恐怖动荡的气息,让人无法描述,似乎是可以寂灭诸天一般。

之前夏渊和帝陀罗刹利对抗的时候,给帝陀罗刹利造成了无法想象的伤害,几乎将帝陀罗刹利完全的崩灭虚无。

而后,随着夏渊本身力量的复苏,那元神一道之下无数法术的覆盖,让一切都完全的崩灭了。

在这些存在看来,就算是帝陀罗刹利没有寂灭,但绝对不会好到什么地方,肯定已经失去全部战力了。

但是现在,可是现在!

现在的帝陀罗刹利,只是看样子哪里有一点受到重创的迹象呢?!

那种强横的气息,就算是相隔无数久远之外的他们都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啊!

没有衰弱,反而是,更加的强大了!

甚至,还在继续的蜕变,还在继续的强大!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古苍始祖眼中是茫然的色彩。

如今夏渊几乎已经走到了极致之中,然而帝陀罗刹利呢?

竟然,重生了!

甚至,是更可怕强大的重生了!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