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一章

看到女娃站在那位身穿粗衣的中年人背后,陈福生知道,这应该就是人族三皇中的地皇神农了。

相比较天皇伏羲拥有前世灵慧,乃是妖族羲皇伏羲转世,地皇神农的来历其实也不差,他正是火云洞的前任主人红云道人真灵转世,比起伏羲,可以说是同辈中人。

红云老祖,是天地初开后天地间第一朵红云得道,准圣大能修为。曾经与洪荒六圣、东皇太一、帝俊、镇元子、鲲鹏等在紫霄宫听鸿钧讲道。红云天性良善,在洪荒中交友极广,鸿蒙时听道的大神通者多与其相善,更是有一位与世同君的镇元子为其至交好友。俗话说好人没好报,祸害遗千年,他同时也是洪荒第一倒霉之人。

因为在紫霄宫让座给西方二圣,红云老祖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还把当时的鲲鹏老祖得罪了,让鲲鹏老祖连带着丢掉了鸿蒙紫气,那可是成圣之基,所以才有了后来鲲鹏半路偷袭红云,红云不敌,肉身被灭,元神得以先天灵宝九九红云散魄葫芦庇护,得以留存,但以受损,红云为保自身,欲要度入轮回,转世重修。

在入幽冥时,受到冥河老祖阻挡,只得祭起九九红云散魄葫芦抵挡,乘了空隙入了轮回,重新投胎转世。

天皇末期,在一个黄昏,西天残阳如血,东边圆月已悄悄攀上了柳梢,一个名叫任姒的女郎仍在姜水岸边踯躅。突然,一道红光自碧波深处射出,任姒猛抬头,见一条赤髯神龙升到半空,双目发出两道神光,与她的目光交接。四目相交刹那间,任姒只觉心灵悸动,似有所感,她用手擦一下眼睛,定一定神,再定眼望去,但见暮色渐合,波澜不惊。天空如水,都黑幽幽的,哪有什么神龙呵!任姒却就此怀孕了,足月产下一子,牛首人身,即以姜水之姜为姓。此子就是现在的地皇神农也是红云老祖的转世身。

地皇神农从小时候就很聪颖,三天能说话,五天能走路,三年知稼穑之事。他一生为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教百姓耕作,百姓得以丰衣足食;为了让百姓不受病疾之苦,他尝遍了各种药材,以致自己一日中七十次余毒。他又作乐器,让百姓懂得礼仪。

一天,一只周身通红的鸟儿,衔着一棵五彩九穗谷,飞在天空,掠过神农氏的头顶,九穗谷掉在地上,神农氏见了,拾起来埋在了土壤里,后来竟长成一片。他把谷穗在手里揉搓后放在嘴里,感到很好吃。于是他教人确倒树木,割掉野草,用斧头、锄头、耒耜等生产工具,开垦土地,种起了谷子。

一次,神农氏在深山老林里采药,被一群毒蛇团团围住。毒蛇一起向神农氏扑去,有的缠腰,有的缠腿,有的缠脖子,想致神农氏于死地。神农氏寡不敌众,终被咬伤倒地,血流不止,浑身发肿。危急之际,他忍痛高喊:”西王母,快来救我。“王母娘娘听到呼声后,立即派青鸟衔着她的一颗救命解毒仙丹在天空中盘旋查看,终于在一片森林里找到了神农氏。毒蛇见到了王母的使者青鸟,都吓得纷纷逃散。

青鸟将仙丹喂到神农氏口里,神农氏逐渐从昏迷中清醒。青鸟完成使命翩然腾云驾雾回去。神农氏感激涕零,高声向青鸟道谢,哪知,一张口,仙丹落地,立刻生根发芽长出一棵青草,草顶上长出一颗红珠。神农氏仔细一看,与仙丹完全一样,放入口中一尝,身上的余痛全消,便高兴地自言自语:”有治毒蛇咬伤的药方了!“于是,给这味草药取名“头顶一颗珠。”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三章

天下各州,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伙伙盗贼,这一群盗贼自称为白波贼,最是凶狠毒辣,所过之处烧杀抢掠大军过处寸草不

文学

生。

不单单是普通百姓,就算那高门大户,门阀世家也难逃白波贼的毒手。

而偏偏白波贼中有高手,不论是朝廷也好,各大世家也罢,想要出手对付白波贼的时候,已经晚了。

白波贼大势已成。

那白波贼初始之时只是一群小盗匪,但是伴随着不断杀戮,那白波贼首领精通一种玄妙异术,那异术可以汲取所有敌人体内的气血,用来装大自家军伍的气势、身躯。

白波贼过处,犹若滚雪球一般,还不等天下各大势力反应过来,白波贼已经成了大势。

大商的某一处山坳内

虞七静静的看着对面的蚊道人与血魔神,目光内露出一抹轻松:“二位考虑的如何了?是你自己上路,还是我助尔等一臂之力?”

“唉,实在是不知道,这天下怎么会出现你这么一个怪胎。你绝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整个时代的天下大势被你搅得天翻地覆,天下大势都乱了。”蚊道人一双眼睛看着虞七:“如此美差,我兄弟当然是当仁不让。汲取天下众生的血液来壮大我兄弟的本源,这是我兄弟梦寐以求之事。往日里大家偷偷摸摸的都不敢,如今难得有光明正大的机会,我等兄弟岂能不应?”

虞七闻言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只要尔等能将天下盗匪尽数绞杀,使得人族九州唯有白波贼,瞬间替我屠戮人族九州所有大小权贵,未来本座一定会给你二人一个正果。”虞七目光灼灼的看着二人:“绝不虚言。”

“那好,便一言为定。”血魔神伸出手掌:“拍掌立下誓约。”

“我兄弟二人不但可以为你出力,当年宁古塔中钻出来的数十道魔神残魂,都可以出手相助你一臂之力。咱们兄弟只是想要借你蟠桃一用,还望阁下允许。”蚊道人又道了句。

“好!”虞七道了句。

一场血腥的杀戮,刹那间遍布整个九州大地,尤其是魔神的插手,那是真真正正的杀戮。白波军在魔神的带领下勇猛异常,不但盗贼会被屠戮,就是各大家族的私兵、官府的大军,尽数被屠戮一空。

血腥的杀戮席卷神州,整个神州大地一片腥风血雨。

无数的权贵一日间化作了流水。

翼洲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就见门外侍卫快步闯入翼洲侯的书房内:“老爷,不好了,白波军来了。白波军渡江而来,已经到了翼洲城外。”

“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快?”翼洲侯瞳孔一缩,眼神里露出一抹不可思议:“来了多少人?”

“十万白波贼。”仆役恭敬的道。

“翼洲城是守不住了。”翼洲侯猛然站起身:“去西岐!传我命令,家族中所有直系弟子,裹挟着家族底蕴赶往西岐,一定要在白波军到来之前赶往西岐。”

翼洲侯不是傻子,他既然知道白波军的恐怖,又岂能与白波军硬拼?

白波军过处,专门抢劫权贵,各大世家门阀无一幸免。关键是那白波军内不知自何处来的人神高手,更是掌握上古古神之力,各大世家权贵无力抵抗,除了遁逃就唯有等候被灭门的下场。

不过半日,翼洲侯便带着家族底蕴,裹挟着一家老小,弃了翼洲城向着西岐逃去。

“这些各大家族莫不是脑子进水了,养寇自重倒也罢了,现在竟然被人反咬一口,这白波贼实在是可恶,也不知道那家养出来的,竟然反噬如此厉害。”翼洲侯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裹挟家中老少离去。

不单单是翼洲侯,天下间所有贵族都向着西岐跑了去,不是不想来朝歌,而是担心来到朝歌之后,这辈子都无法逃出去了。

白波贼过处,摧毁一切权贵体系,摧毁一切秩序。所有人都知道那白波贼来的不正常,但所有人都弄不明白,白波贼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普天下能令各大权贵心中安心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大商宰相坐镇的朝歌,还有一个就是西岐,那个证就了人神之境,修为深不可测的公子姬发。

“成了!”虞七看着手中信报,眼睛微微眯起:“这群魔神屠杀起来可真是毫不手软。”

“有些太惨烈了些,大小权贵死了数十万人,有的权贵甚至于直接被屠杀的血脉断绝。这白波贼的狠辣,也着实将天下各大权贵吓住了。”妲己拿着文书站在虞七身边。

虞七摇了摇头,过了一会才道:“不将他们吓住,他们还真以为是在开玩笑。传我命令,各大诸侯必须坚守领地,剿灭自己领地内的白波贼。否则,一旦撤离领地,剥夺其领地爵位称号,剥夺其领地继承权,所有收归于国家所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