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医生 高辣御书屋御宅屋自由阅读小说

风流女医生 第一章

嬴政并不能一直都待在邯郸,作为整个秦国的君王,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在与邯郸的众人告别之后,嬴政带上了王后,公子,以及赵康准备返回咸阳,至于赵括,暂时还不能离开赵国。他还负责赵国国内的安定,至于艺和赵母,也想要留在邯郸。嬴政与他们告别之后,终于离开了赵国。

赵王成为了秦国的封君,而包括娼后在内的人也没有被处死,这算是安抚了一些赵国民众的心,这些人虽然都没有被处死,可是他们即将都要离开秦国,前往巴蜀之地,巴蜀的疆域很大,而人口却非常的少,除却几个重要城池之外,其余地区都是蛮夷。这些人被分散的丢到巴蜀之后,想要返回中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是互相想要取得联系,也非常的困难。

征服了赵国,秦国的官吏短缺问题也就更加的明显了,为了得到足够的基层官吏,秦国的不少郡县加快了对学室子弟的培训速度,秦国的学室,所教导的只是律法,可是因为秦国律法太多,故而想要学会这些律法所耗费的时间是不短的。在以前,需要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培养出一个有资格参与考核的候选官吏。

而现在,这个时间必须要缩短到半年,不然,官吏位置空缺的情况会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想要普及律法,要让赵人接受秦人的生活方式,那就需要官吏到位,才能施行。在目前官吏不足的情况下,各地的县乡官吏只能亲自来负责各地的农耕之事务,当初那些暂时的官吏们都离开了。

他们之所以不能留在这里继续任职,是因为他们参战之前就是官吏,他们在其他地方有着自己的官职,不能留在这里。

燕国,燕丹瘫坐在上位,听着大臣颤抖着汇报邯郸的情况,荆轲并没有得手…这个消息几乎是击溃了燕丹的希望,而他已经能预料,秦王爆怒,秦国大军覆灭燕国的场景了。燕王丹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大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语就堵在喉咙,他说不出来,他只是挥了挥手,让大臣离开了。

坐在王宫内,更大的恐惧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住,燕丹强忍着心里的畏惧,缓缓站起身来,他有些不知所措,秦国若是进攻,自己该如何去阻挡呢?自己该派出谁来迎击呢?他什么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时日里,燕丹一直将自己锁在王宫内,再也不敢出来。有大臣前来劝谏,也见不到他。

这让燕国大臣感到苦恼,当燕丹的国相,一位唤作惑的燕人强行冲进王宫的时候,燕丹却是惊惧的站起身来,问道:“秦人攻来了吗?”,惑是燕丹前不久才得到的一位贤才,惑出身不高,曾给别人放牧,年长之后,他离开家乡,四处求学,终于在拜入大贤鲁仲连的门下,成为他的弟子。

在跟他云游四方,学习了不少知识后,他跟老师辞别,要返回家乡做官。

鲁仲连的其余弟子都看不起他,因为鲁仲连是不愿意出仕的,他们认为惑贪图官位,没有资格说自己是鲁仲连的弟子,鲁仲连却说道:“我曾说,最可贵的品质,是为人排患解难,却从不索取回报。如果有所取,那就是商人的勾当,我不愿做。如今燕国危难,惑返回燕国,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这样的行为,不该受到嘲笑啊!”

惑返回家乡之后,燕丹也是非常的开心,将他作为自己的国相,非常的尊敬他,在刺杀秦王的事情上,惑是坚决反对的,他认为,这样的举动对燕国没有任何的好处…况且,一国之君,不想着治理国家,让国家早些强盛起来对付敌人,却要用游侠来刺杀其他国家的君王,这实在是不该。

只是,那时将希望完全寄托在行刺上的燕丹,却没有听取惑的建议,执意要杀死秦王。

看着燕王那憔悴的脸庞,惑长叹了一声,继而说道:“秦国攻占赵国之后,没有办法完全的控制赵国,故而短期内,是不会攻打燕国的,请您放心吧。”,此刻的燕王,再也不敢不相信面前的国相,他忽然哭了起来,朝着惑的方向跪坐了下来,说道:“寡人没有听取您的建议,引来这样的祸患,请您恕罪!”

惑坐在燕丹的面前,认真的说道:“您不必如此…重要的不是忏悔,而是解决如今的困难…秦国早就有灭亡六国的想法,无论您是否派遣刺客,又无论刺客是否能成功,这都不会改变。燕国的成年男子加起来,也比不上秦国的士卒数量,在秦国面前,燕国非常的虚弱,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

“我建议您迁移都城,前往辽东那里,开发那里的土地,在那里修建防御工事,辽东苦寒,可以借助气候,地理来抵抗秦人…哪怕是到最危难的时候,我们也有地方可以逃离…”,惑讲起了自己的谋略,他认为,想要击败秦国,凭借人力是办不到的,只能通过气候地理这些对自己有利的自然条件来战胜强秦。

随即,惑又说道:“燕国啊,有着辽阔的土地,百姓虽然少,可是这方便您的变法啊,如今的秦国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的制度,燕国为什么不能效仿秦国呢?若是您愿意,我们可以按着秦国的律法,制定燕国律法,施行燕国的军功制度,鼓励农桑,设立夷道,在辽东之外的地区开疆扩土…”

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既然来自西边的蛮夷如此强大,那为什么不去学习他的制度呢?疑的一番话,一下子就敲醒了燕丹,不知所措的燕丹,仿佛又找到了方向,这才是最重要的。惑笑着说道:“您知道我为什么要返回燕国吗?”,燕丹摇着头,惑认真的说道:

“我这些年来,跟随我的老师学习…每次听到燕国的消息,我总是那么的悲伤,直到我听闻,燕太子丹弑父,登基为燕王…本来,为人臣不该评论君主的长辈,但是请允许我说出自己的想法。燕王的所作所为,那是桀纣的做法,您

文学

杀死他来成为燕王,您会成为天下的公敌,而您愿意这么做,显然是为了燕国。”

风流女医生 第二章

朱由检看了囚车里的多尔衮一眼,弹了弹指甲后说道:“这么惊讶做什么,不就是背叛嘛,我大明有多少文武大臣背叛朕,数都数不过来,朕都没那么气愤!何况,努山他不算是背叛,他只能算是复仇,他本就是叶赫部的人,你建州女真灭了人家部族,人家复仇是应该的!”

“本王要剐了他!”

多尔衮目眦欲裂地朝朱由检吼了起来。

整个囚车都被他摇得要散架一样。

负责看押他的锦衣卫都吓得忙准备拔刀。

但在摇完后囚车后,多尔衮就又突然安静了下来:“本王一直很信任他,把他当亲信看待,两万水师都交到了他手里,还让他兼任天津巡抚,控扼整个京畿门户,甚至你们明军水师在辽东湾肆意穿行时,我都没让他出动,与你们的水师作战,为的就是保存他这份兵力,好保证京师的绝对安全!可我没想到,他原来早是你们的人!”

“混账!”

砰!

多尔衮说着就又是一拳砸在囚车铁柱上,砸的拳头血淋淋的。

“不必这么激动,朕告诉你,你们朝中的范大学士范景文其实一直是朕安插在你们身边的眼线,不过,朕也很奇怪,你们居然一直竟没有发现,还很重用他,把他看得跟范文程一样重要,看来范景文他隐藏的很好。”

朱由检说了起来。

现在他身边都是绝对可靠的人,而且也知道这个秘密,另外,多尔衮现在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所以,朱由检告诉多尔衮也无妨。

而多尔衮听后自然是眼睛惊讶地掉了一地:“什么!范景文是你们的人?!”

多尔衮说着就看向朱由检道:“可本王一直很重用他,还让他做了很多事,让他负责燧发枪和红衣大炮的制造,还让他负责情报,如今还让他成了我大清皇帝的老师,将来跟随我大清皇帝一起西撤,成为我大清皇帝身边的第一辅臣!结果,是你的人,朱由检,你这颗棋子卖得很深啊!”

说着,多尔衮又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范景文对我大清很有贡献,燧发枪的制造,他有很大的功劳,还有苏铁等材料全是靠他的情报关系网提供的,可以说是他支撑了我大清坚持到现在,不可能是他!”

“你信不信由你,燧发枪是朕允许他制造的,也是把技术给他让他透露的,因为这枪对于我大明而言已经不算威胁,但却可以让你们一直把心思花在燧发枪上面而没有精力去开发米尼枪,朕也可以靠你们去消灭蒙古一些势力,还有苏铁也是朕允许他用你们的银子来买我们的苏铁的,这样我们就能赚到你们搜刮的银子,而你们却与北方百姓的矛盾越来越大。”

朱由检说了起来。

多尔衮听了后明白了过来,不由得看着朱由检说道:“卑鄙!你们真卑鄙!”

“我大明与你们建奴的斗争本身就不限于战争的争夺,除此之外,你们的大清钞票贬值的很厉害也有我们的功劳。”

风流女医生 第三章

陈正雷显然是行家。

毕竟是亲自执行过刺杀任务的人,当然清楚刺杀的根本不在于实力,而在于情报的多少。

没有这个支

文学

撑,是绝不可能成功的。

他自己似乎也觉得自己提出来的要求有些不合理。

因而此时,陈正雷有些心虚。

陈正泰却是沉吟片刻道:“你需要多少人?”

“一千人……至少需要一千人……”陈正雷显得很认真,口里继续道:“其中八百人负责后勤以及情报搜集,再调拨两百人进行操练,加入行动队。”

“一千?”陈正泰眨了眨眼,诧异道:“才一千人?真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是要三五万人呢!”

陈正雷:“……”

他这时候才发现,好像自己的底气有些不足得过了头了。

陈正泰随即便出乎陈正雷意料的财大气粗道:“给你招募五千人手的编额和钱粮,地方,就选在兰州吧!这兰州、朔方、高昌,以及西域诸国,还有波斯、大食等地,都要有我们的耳目,钱粮管够!你回去后就拟出一个章程来,也不必怕花钱,人员你自行招募,需要哪些人,你自己思量着办。但是有一条你必须要谨记!你的人,活动范围只能在关外,决不可有一人进入关中,无论是任何的理由!”

钱……陈家是给得起的。

情报太重要了,而且关外的情势错综复杂,直接开辟一个新的战场,对于陈家有着巨大的利益。

这真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东西。

当然,陈正泰也清楚,这玩意的威力巨大,因而也必须要划定一条红线!

一旦情报人员在关内活动,一旦被察觉,就绝不是小事了。

窥测关中,这绝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这里头的任何一人决不可轻易进入关中,也是陈正泰定下来的铁律!

你怎么玩都可以,但是必须得有所禁忌。

陈正雷很是意外,身躯一震,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五千人啊,这已经差不多是一个军的人马了,这是何其重大的信任!

倘若真能把这架子搭起来,那他的地位,只怕不在天策军的将军们之下了。

他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声:殿下就是爽快啊!

对于陈正泰的要求,他自也是好好实行的!

不过顿了顿,陈正雷似乎想到了什么,便道:“只是这等事,可能许多年下来都是徒劳无功,我希望殿下……能有所准备。”

这是实话,因为将一张情报网撒出去,并不代表随时都能见效的,而且……搜罗来的大量信息,也需要有一套甄别的机制,甄别出来的真实信息,也未必能够有用,所以其实很多人干的都是无用功罢了。

陈正泰倒是理解,笑了笑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个道理,我怎么会不懂呢?你放心去干便是了,不需要有什么负担,若是人手不够,再来向我申请。”

陈正雷顿时心里美滋滋的,这活干的舒坦。

此时,他的脑海里已开始运转起来了。

需要一个至少五百人规模的行动队,这必须得从军中调拨,而且还得是天策军这样的精锐,以现在这九十多人为骨干,日夜操练。

除此之外,至少需要上千的文吏负责讯息的传递,还有消息的甄别,以及各种讯息的处理。

还需有三千人以上,布置在天下各处,若是严禁进入关中,倒是让人松了口气,至少三千人足够撒出去了。

此时,陈正泰想了想道:“你们总要有个名字才好,名正才言顺嘛,不妨,就叫情报局吧,往后……有任何消息,都要随时和我奏报,至于其他一些细枝末节的事,你就自行处置吧。”

“喏。”陈正雷很干脆地点头,也没有客气什么。

他很清楚,陈家出了钱,那么这个钱,就不能白花。

“只是还有一事。”陈正雷皱了皱眉道:“有时情报局需刺探什么,只怕少不得需要有人给与一些方便,能否请殿下给一个印信,好让人提供一些必要的便利。”

陈正泰瞥了他一眼,却是显得不以为然地道:“这个就不必了,情报局只要建起来,自己就是一个招牌。”

陈正雷点点头,他似乎对陈正泰这番话有些费解。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像他这种类型的工作,未来会让多少人是谈虎色变的。

打发走了陈正雷,陈正泰禁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真的很头痛啊,一笔钱又没了,像陈正雷,一年养下来,只怕没有三五十万贯是不成的。

这令陈正泰想要挣钱的心思就更加迫切起来了。

陈正泰并不追求权力,在陈正泰看来,李世民这样的天子,固然掌握着天下的权柄,可是他让人效忠,凭借的乃是权力的威压!

人们固然因为恐惧的心理,而对李世民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可用鞭子鞭挞着人去卖命,终究未必能让人甘心。

可陈正泰用的却是钱,大量的钱撒出去,利诱着无数人趋之若鹜,这些人即便为陈正泰奔走和卖命,他们也甘之如饴,只会恨自己没有给陈正泰效命的机会。

因而……陈正泰更喜欢钱,就这么个玩意,偏偏能让无数人为它劳碌一生。

现在整个长安,再没有人比陈正泰更期待着各国的遣唐使来访了。

遣唐使们是自兰州坐上了蒸汽火车的,他们第一次意识到……世上竟有如此的事物,骤然之间,便被这巨大的钢铁怪兽所震惊了。

在车厢中呆了七八日,随即这浩浩荡荡的人马,便轻而易举的抵达了长安。

这比他们原先的计划,提前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

要知道,使团有大量的人马,更承载着大量的贡品,从兰州至长安,两千多里,这一路下来,至少需要几个月时间的。

就在他们晕乎乎的抵达时,车站处,却早有许多的马车一字排开。

有人亲来迎接,迎接他们的乃是陈正雷!

陈正雷一身军大衣,如今虽已贵为了情报局的局长,他还是喜欢穿着天策军的军服,陈正雷通晓各国语言,尤其是去了一趟大食和波斯之后,更是精进了不少,李世民命陈正泰安排这些遣唐使,而陈正泰则命陈正雷来迎接。

陈正雷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此时挤出来的笑容,看着比他杀人时的样子还要难看。

随即他开始用各种语言与各国的遣唐使寒暄,足足十三个遣唐使,规模很大。

而后,他命人引导遣唐使的随扈们歇脚,同时卸下所有的贡品,而这十三人,则直接送到了陈家。

各国遣唐使犹如梦游一般,等抵达这里的时候,已是个个肃然起敬了。

当他们意识到……从高昌国开始,沿途所过的都是大唐的疆土,又见识了蒸汽火车的魅力,见识到了这宏伟的长安,方才知道……这大唐的气象,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之外。

陈正雷请他们直接进入了陈家的大堂,所有人纷纷落座,紧接着命人预备好了茶水,随即又是一番寒暄。

而这时,陈正泰才姗姗来迟。

一见到陈正泰进来,陈正雷嗖的一下,便站得笔直,毕恭毕敬的样子。

遣唐使们见状,哪里还敢犹豫,便也纷纷站起。

陈正泰露出笑容,显得温雅地道:“无妨,都坐下说话吧,我奉天子之命,款待诸位,陛下对诸位格外的关照,一再吩咐,要令诸位宾至如归。今日诸位鞍马劳顿,想来不易,因而请大家到寒舍之中,小坐片刻。”

陈正雷随即便给各国的遣唐使进行翻译,显然,这些人并没有意识到东方人特有的客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