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汉的性生生活;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一章

第745章乱局(六)

“走,我们去看看,希望能找到更多有用的线索吧。”孟魂收拾好信,两人向外走去。

信上的内容不多,只提到了两个地名,以及一些恶意兑换的事情,这些事情可以一一对应,做不得假,孟魂其实心里也相信了八成,现在只需要去信中所提示的地方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两人一路拐弯抹角来到一处小房子前,这个小房子是以前看守防空洞的小门房,走进小门房,里面的空间不大,就放得下一张桌子和一张小床。

现在房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向下的洞,以及洞里不断飘散出来的血腥气息。

“这么大的血腥气,看来这里面死的人可不少啊。”孟魂站在洞口吸了吸鼻子说道。

“这些人也是活该,咱们也没有对不起他们,他们还吃里扒外,现在小命都没了,真是死有余辜,他们要是不死,我都想把他们直接喂丧尸!”蒋澎龙从信里也知道了一些前因后果,所以对这些人也是恨的牙痒痒。

“我们进去看看。”

孟魂说完,拿出手电跳进地洞向内走去,这个地洞应该是刚刚开凿出来不长时间,地上的土还没有完全踩实,而且还七拐八绕的,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用意何在。

“嗬嗬…”

孟魂刚往前走了不远,第一个弯好没转,一只丧尸就从那个弯道的黑暗中扑了出来。

“卧槽!有丧尸!”孟魂着实没想到这里会有丧尸出现,下意识的向后蹦去,可是这里是地洞里,逼仄狭小,而孟魂这一蹦基本上是用了最大的气力,所以不可避免的一头顶在洞顶上。

“噗!”

孟魂一头顶在洞顶上,虽然其他地方的洞顶都是土,但是好巧不巧,孟魂撞到的地方刚好有一大块凸出来的鹅卵石,用最大的力气蹦起来,一头顶在石头上,别说孟魂,就算换个力I来估计也都够它受得。

孟魂瞬间就感觉眼前发黑,脑瓜子嗡嗡的,但好在长期的战斗让他的肌肉也有了记忆,就算脑子不清醒,腿还是顺便用力蹬了出去。

“嘭!”

本来扑过来就能咬到他脖子的丧尸被孟魂踹了一个趔趄,直接仰面摔倒,而孟魂也眼前发黑的躺在地上,可是没想到丧尸可不止这么一只,孟魂还没起来,另外一只敏I从黑暗中窜出,直接从那只在地上挣扎的丧尸身上越过,张开满嘴利齿的嘴巴,一口咬在孟魂小腿上。

蒋澎龙刚跑过来就看到孟魂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一只敏I正在啃孟魂的小腿,眼前的一幕让蒋澎龙吓得魂都要飞了。

“砰!砰!”

蒋澎龙都来不及多想,掏出手枪对准还在孟魂腿上使劲的敏I抠动了板机,这只敏I应该是刚变异不久,虽然速度很快,但是皮肤、骨骼的硬度都和普通丧尸没啥区别,蒋澎龙虽然着急但还不至于失掉准头,敏I的脑袋直接被三枪命中,脑袋一歪死在那里、黑血从洞口缓缓流出,后面的丧尸也被蒋澎龙顺手打死。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二章

@@第六卷《昆仑会》写了很长时间,按理来说应该是分两卷的,但我当初给忘了……

所以凑合一下,两卷合成一卷也一样,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哈哈哈!

明天开始连载本书的最后一卷《人间之神》,希望大家喜欢~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你们也别瞎猜我生什么病了,就是前段时间那个结石还没排出来疼死我了o(╥﹏╥)o】@@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第三章

一位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短而微蓬的红裙遮不住青裸的双腿,那双腿光滑赤裸,带着令人眼眩的诱惑的意味,小腿上的红色长靴就像是锦鲤的尾,隐约可见的柔美腰身让她身上天然生出清纯与魅惑两和味道。

叶红鱼正翻看着日字卷天书,不知为何,专心致志的她,陡然蹙眉,抬头看向某处,旋即放下书册,一步步走向某处。

正在甜蜜秀恩爱的隆庆与陆晨迦,被猛然打断,陆晨迦含怒看着眼前的红色:“道痴,你这是做什么?”

叶红鱼一脸冷漠,略带傲气:“你们扰了我看书,而且此处也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隆庆颇有微词:“道痴姑娘,这整个桃山,何处是我与晨迦不该来的地方。”

“此处是西陵的不可知之地,若无邀请,你这辈子也是无法进入的。”

陆晨迦有所不满:“道痴,就算你自幼在西陵不可知之地知守观学习,也不该如此傲慢无礼。”

“我若就是如此傲慢无礼,你能怎样?”叶红鱼露出傲慢之色。

隆庆沉声:“请道痴自重!”说着,隆庆便要动手,手中浮现绽放的桃花,丝丝骇人的威势流露。

叶红鱼嗤笑着挥了挥衣袖,桃花顿时破碎:“心有羁绊,自困

文学

樊笼,道心蒙尘,难堪大任。”

看着陆晨迦手握剑柄,似要动手,叶红鱼催动一股天地元气,阻止她,同时说道:“陆晨迦,天下三痴中,你连书痴莫山山都不如,还想在我面前拔剑吗?”

隆庆看着离去的叶红鱼,心中不由想到:她早已强大到知命境界,却刻意不去破境。

………..

叶简跟着颜瑟学习符道,装作不经意问颜瑟:“师父,我那师兄是哪里人呀?”

颜瑟大师随口答道:“燕国人氏,有什么问题吗?”

叶简笑眯眯的说:“春风亭那晚,我好像见到我这位师兄,和一些图谋不轨的人聚在一起。”

颜瑟大师面色严肃:“你确定?”

叶简坚定的点了点头:“师父,你要相信我,我这位师兄他是西陵派来潜伏十几年的卧底,你只要用心调查,绝对会有所发现,若是没有发现,徒弟任你处置,不过调查的时候别被发现了,否则他一定会逃走。”

颜瑟神情凝重:“嗯,你别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随后颜瑟轻叹一声,旋即平静的问道:“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开始学习符道吧。你可知道符道是什么意思?”

叶简微微思索:“符道,难道是用符去解释?”

颜瑟眼神放光:“好啊,好啊,没想到你居然能摆脱世俗固有的思维。没错,符道就是以符道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