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翁系列小说|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乱翁系列小说 第一章

圣陵帝只将耳坠紧紧地攥在手心,嘴角浮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就知道倾城她定不会负了朕。

“主子事已办妥。”

柳知白随手一个动作,但愿姑姑若是在天有灵,不会怪罪知白。

刀飞飞眼看着灵儿在一旁闷闷不乐,只将另一只耳坠也随手扯了下来,本就不是多大的事,虽说这耳坠是母亲留下的不假,只是别说是自己,就是那可怜的原主,自打从娘胎里爬出来,哪里见过这亲娘一面。

这耳坠丢了便丢了,若是母亲当真在天有灵,肯定不会希望,因为它而使自己和灵儿不开心。

上半日,稀里糊涂过日也就罢了,眼看着到了下午的比试,刀飞飞不得不认真对待起来。即便是第一轮轮空,哪里有那么好的运气,每次都可以这般走狗屎运的轮空下去,若真是那样,本郡主辛辛苦苦为这场比武所做的准备,岂不是全都白费了,只能再次沦为大陵的笑柄,废物郡主之大陵太子妃。

云扶苏原本想装作不在意,反正这一上午下来,刀飞飞的身旁就没有少过献殷勤的人,孤在厚着脸皮贴上去,且还有什么意思。

眼看着第一场比试越是接近尾声就越是激烈,还好第一轮,飞飞她抽到了轮空,要不然能不能活到第二轮且都是未知。

孤与飞飞之间,当真陌路了么?为何飞飞想什么,孤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飞飞若说是想参军,只管与孤说一声便是,军中清闲的空缺想来也不缺,飞飞想去哪个,只怕是朝中之人,即便是父皇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先祖一统大陵之后的第一件事,便颁下了两道圣旨,第一道自然就是给她刀家的。刀家世袭护国大将军位,女子亦然。

父皇别说是完全看不出半点想为舅舅正名的意愿来,对于飞飞世袭这护国将军位之事,更是闭口不谈,若是没有这次比武,只怕是整个大陵,又有谁还记得,刀家,护国将军府还有后人在。

“殿下,要不要奴才去打点一下?”管家从云扶苏出生开始就一直照顾在他身旁,哪里会看不出他的心思。

殿下就是这样一个人,心里不管怎么

文学

在意,嘴上也不知道表现出来。

只是有些事,你不说,旁人又怎会知道呢。何况郡主与殿下之间,如今本就误会重重,是时候该解释开了,总不好就这般一直两看生厌下去。

管家见云扶苏没有回应,便当是默许了,只怕是手下人办事不妥,便亲自去打点安排。

“那个人,怎么看起来不像是大陵中人?”刀飞飞这么一提,灵儿自然是没有刀飞飞这般心思缜密,只是这人乍一眼看着确实是与大陵百姓装扮地差别不大,只是那脚上那靴子,还有腰间的玉带,一看就不是我大陵的花式。

刀飞飞示意灵儿莫要声张,此事定没有那般简单,再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且不可打草惊蛇。

夜离好不容易将皇上打发走,这才刚刚用完午膳,只看着刀飞飞的神情明显有些不对。

正想着上前问个究竟,青椒猛然横在了身前,只伏在夜离耳侧低语了些什么。

夜离面上虽是看不出半点变化,只是刚想着向某人那里迈出的脚却收了回来。

本国师差点忘了,她大陵的太子妃,何须本国师咸吃萝卜淡操心。

比武场上虽然死生不计,但也不能是这般打法,眼看着那人单是求胜欲强也就罢了,招招逼人,完全没有给人还手的余地,若不是身旁之人及时阻止,只怕是那最后一掌当真劈下,台下被困在身下之人,焉有命在。

刀飞飞下意识地想到了晓月阁,也不知道那人的身份,那倒霉阁主能否查出一二。

眼下,就算是本郡主有心想去打探个究竟,今日之比武还没有完成,也不好中途退场。

“还不赶紧下去查?”就连刀飞飞那丫头都能看出那人不对劲,又怎能逃过本国师的眼。

没有什么旁的心思最好,若是哪个不知死活地敢在本国师的眼皮子底下生事,休怪本国师……

坐了一天的冷板凳,刀飞飞已是腰酸背痛,全身上下除了眼珠子能动,只怕是都要冻僵了。

其他人且都靠着内力支撑,即便是

文学

耗损严重,回去且运功调息一晚便是,奈何自己完全是傻坐着,若是这天再冷些……

“你干什么?”刀飞飞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汤坨子已经塞向了自己的怀里。

“不怕冻死就带上!”是该说这丫头傻呢还是真傻呢,冷也一动不动地在那里死挺着,若是就这般冻死了,还比试什么。

参不参军,做不做什么将军,就当真这般重要么?好好活着不好么。

乱翁系列小说 第二章

第1021章神秘的人

那个人被雷云峰问的有些不自在,扫了一眼站在雷云峰身边的苏小嫚和韩妮娜,吞吞吐吐的好像有隐秘不可言说。

“你俩先到外面等我,看住了,不得任何人进来。”

“老大,这个人算个啥,有啥资格把我两人赶出去?”

“韩中校,不是这个人要叫你们出去,是我,难道你没听到吗?你和阿嫚赶紧出去,在外面替我站岗,这是命令。”

韩妮娜不满的拉着苏小嫚走出去,站在门口问苏小嫚:“你说这个人啥来头,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表明身份,我看这里一定有鬼,再说老大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这人趁机……。”

“放心吧,那个人不是坏人,不敢把老大怎么样。”

“阿嫚,听你说话的意思好像认识他,那你说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啥人?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亮明身份?”

“韩姐,你就不要多疑的瞎猜了,等老大出来不就啥都明白了吗?耐心等待,总会有结果。”

苏小嫚虽然对韩妮娜这么说,但她对这个人的身份也感到怀疑,因为她在天亮后再次见到他,好像有一点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更想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雷云峰等苏小嫚和韩妮娜走出去,靠近那人低声说道:“老兄,你怎么会出现在永济城,又怎么被鬼子抓捕投进教堂的地下室,要是不违反你们的纪律可以告诉我吗?”

“雷长官,没想到还是被你认了出来,我这次带着四名兄弟潜入永济城,本来是想与潜伏在城里的人接头,没想到我们联络站的一个人被抓捕经不起敌人的折磨叛变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事出突然,等我带着兄弟们赶到联络站,谁想掉进敌人提前布下的埋伏,竟然被包围在屋子里。在与敌人展开拼死激战为了掩护其他三名兄弟冲出去,最后弹尽粮绝还没来得及自我解决,就被扑进来的鬼子抓捕。”

“陈兄,你带领四名兄弟冒险潜入被日军刚占领的永济城,是不是要执行特殊任务,可以说你要执行啥任务吗?”

“实际我说出要执行的任务也不怕你,这次带领四名兄弟潜入进城,主要是想通过城里的组织购买一些部队急需的消炎药,可任务没完成还伤亡了三名兄弟,我和小刘又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被捕,要不是你冒险搭救,恐怕……。”

“陈兄过谦了,我俩虽然处于不同阵营,大敌当前能一块儿共同抗日杀鬼子,就通过这,我也应该救你和小刘。”

雷云峰又跟这位自称姓陈的人说了一阵话,不到十五分钟就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站在院子里的苏小嫚和韩妮娜说道:“咱们马上返回队部,我想很快就会得到上峰新的指令。”

走在路上,韩妮娜看雷云峰一点都没有想说那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谁,实在憋不住的问道:“老大,你快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再不说会憋死我的。”

“这么替那人着急呀?告诉你吧,这个人是我带着阿超和阿嫚潜入沁水城,第一个接触的小商人,算他倒霉,被突破永济城的鬼子堵在城里,看他不顺眼就把他和伙计小刘抓了起来,实际是一个受冤枉的老实人。”

“不、不对吧?我跟随猎豹突击队赶到永济城外接应你和阿嫚,可亲眼看到这个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跟小鬼子拼命,看那架势就是一名经过训练的军人,根本就不像是你说的小商人,他一定在骗你。”

乱翁系列小说 第三章

扶媚找了个大腿。

而且这大腿还不错。

韩三千曾经的“对头”,叶无欢的儿子叶世均。

叶无欢“死”后,叶世均便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父亲留下的一切,坐拥天湖城十万兵马以及大量财富,也算一方富豪。

扶家背依这颗大树,自然喜不自胜,扶天更是扬言,从今往后,扶家和叶家将会强强联合,重登辉煌。

事实上,这一招,也确实有些效果,在叶家和老牌扶家的联合之下,这股势力吸引不少人的加盟。

更有传言,蓝山之巅对叶扶联盟非常的感兴趣,有意将其归入势力范围。

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蓝山之巅见叶扶有所力量,自然看法也不再一样。

面对永生海域和药神阁楼的势力不断扩大,蓝山之巅当然想要拉拢一切看起来不错的势力,以次联合抗衡。

不过,扶天是个狡猾的老东西,既不拒绝蓝山之巅也不接受,转头又似乎和永生海域若即若离,显然,他打的是周旋牌,因为,扶天自己依然还是有野心的。

为了实现他的野心,扶家打算搬家了,搬到了天湖城旁边的水蓝城,想以两边呈犄角之势,互相依靠。

但这并不意味着太平。

反而暗流更加的攒动。

而暗流的旋涡中心,则是韩三千当初所呆的门派“虚无宗”。

虚无宗地处两城交界的群山连绵处,对叶扶两家而言,占据虚无宗,便可以完全打通两城的枢纽,实现互相的支援。

而同时,卡住这一位置,两城一旦互相支援,便可以呈现合纵模式,甚至缓缓发育,控制住整个东南区域。

而药神阁也对虚无宗垂涎万分。

因为叶扶两家能看到如此重要的位置,药神阁的人又怎会看不到?况且,一旦占据这个位置,也可以卡住叶扶两家的咽喉,既不让他们那么强大,又可以瓦解蓝山之巅吞并扶叶两家的心,让叶扶两家只能选择自己。

所以,虚无宗如今看似平静,实际上大战似乎随时会一触即发。

虚无宗最近,也在拼命的找寻盟友,想要试图存活下来。

当江湖百晓生开着盟中制作的船和韩三千依照脑中路线所画的地图,带着这些消息回来的时候,正想给韩三千报告,忽闻后院猛的一声巨大爆炸。

当众人急忙赶到后院时,只见本来好好的炼丹房如今被炸的四分五裂,仅剩一个框架立在原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