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白洁41一80章: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一章

埃德没有感觉到温暖,只感觉到难以形容的刺痛,像千万根尖刺从天而降,密密麻麻地扎在他身上。

疼痛和恐惧让他不由自主地想把自己缩起来,即使那痛楚其实并不那么剧烈,却不知为何分外难以忍受。

可身体里有另一种力量把他牢牢地钉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抬着头,直视着那火焰般流泻的光芒,甚至下意识地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点什么。

泪水控制不住地涌出来,他什么也看不清,只感觉到似乎有微凉的风和炽热的火,同时拂过他僵硬的手指。

他听见有人急切地呼唤他的名字。

“埃德……埃德!”

他慌乱地眨着眼,胡乱地抹掉碍事的眼泪,顾不得紧握手中的、锈蚀的剑柄,在脸上拉出细长的血痕。

带着凉意的风从他脸上吹了过去,也烧灼着他的皮肤。他恍惚看见朋友的影子,朦朦胧胧,被包围在一团火焰之中,满怀忧虑和关切。

“你……怎么啦?”他问。

埃德呆呆地瞪着他不该出现在地狱里的朋友,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他难道不该气急败坏地骂他“白痴”或“蠢货”吗?他难道不该一脚把他踩平在地上再把他揪起来揍个鼻青脸肿吗?

他甚至不自觉地退了一步。他的朋友……不可能这么温柔!

“埃德·辛格尔!”伊斯终于恼怒起来,“你发什么呆!”

心中小小的怀疑嘭一声炸成狂喜的烟花——这才对嘛!

“伊斯!”他大叫,彻底清醒过来,“你怎么……”

他伸手去抓,什么也没能抓住,瞬间一惊:“……你死了吗?!”

“你才死了呢!”包裹在人类灵魂里的那点温柔和耐心终于消耗殆尽,伊斯暴躁地怒吼:“跟着我滚!”

很好,他身为巨龙的灵魂此刻终于与他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浑然一体。

埃德很想指出这句话不是很对,但求生的本能让他意识到现在不是说这

文学

个的时候,紧跟这他脚不沾地飘在半空的朋友冲进开始重振旗鼓的敌人之中。

“……等等!”他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人!”

“这里除了你没有别的‘人’!”伊斯抬手轰开一条路,金色火焰没有任何花哨的变化,只是咆哮着冲开所有的阻碍。

他回头打量着埃德,补上一句:“连你都不大像个人了!”

埃德本能地缩了缩脖子,还是坚持要找回他的同伴:“那是罗穆安·韦斯特!虽然浑身白毛蹦来蹦去看起来像只兔子……可他还有自己的意识!”

这个名字让伊斯也犹豫了一下。

“……我去找!”他最终咬牙切齿地开口,“你!——”

他挥手,一条金色的火线烧上半空,遥遥连着一片如水波般漾开的空气:“往那边跑!”

埃德用力点头,趁着潮水般分开的恶魔们还没能合拢,奋力向前疾冲。

伊斯这会儿并没有翅膀。他的灵魂能进入地狱,是因为他对自我的认知有一大半依然是“人类”……那是他无法割裂的一部分,也因为他丢下了巨龙传承的那一部分。

以及,因为永恒之火保护着他。

那无形的火焰并不能真正伤害恶魔的身体,但或许能伤害它们的灵魂,这一样能置它们于死地。

它们不敢靠近他。但使用这火焰并非没有代价。

他飞上半空——此刻火焰便是他双翼。他盘旋着,在一堆奇形怪状的恶魔中寻找一只白毛的兔子,同时看顾着那个闷头往前冲的蠢货,及时赶开他前方的敌人,还得小心不要烧到他。

他的视线其实有些混乱。他从未试过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他还不知道该如何调整。他时而能看见真实的形体,时而只能看见灰蒙蒙混沌的一片,各不相同的恶魔们,在他眼里都是一团团颜色暗沉的雾气,或许颜色略有不同,却都浑浊难辨。

他也能清楚地看到缠绕在埃德灵魂之上的黑色火焰,即使他依旧是人类的模样。它们尚未能完全遮蔽他原本的光芒,却也差不多了。

飞了一圈他都没有找到什么白毛的兔子,只看见乌泱泱一片恶魔,简直比黑岩底下那个坑里还要多。

它们不能靠他太近,却也不肯远离。如果不是他的错觉……现在堵着他的恶魔比堵着埃德的还要多了。

他迟疑了一下,选择了放弃。即使那是罗穆安·韦斯特……他才不要为了救一个早该死掉的疯老头儿丢了自己的命!

但那老头儿的运气实在是不错。在他冲着埃德飞回去的时候,他看见了那蹦来蹦去的一团。

在所有流畅地划出各种线条的雾气中,那突然从地上弹起来,独立特行毫无规律的蹦蹦跳跳,其实也挺醒目的。

“罗穆安·韦斯特!”他开口叫道:“疯兔子!喂!这边!”

只短暂地停顿了一下,那灰扑扑又泛着点怪异的绛紫色的一团,欢快地向他蹦了过来。

伊斯飞低了一点。视线转换,他看见那已经变成黑红一团、根本看不出人形的家伙本能地向后蹦了一下,显然也畏惧着他的火焰,却还是又勇敢地继续朝着他蹦。

“龙!”

它开心地大叫,“龙龙!”

他的情绪在“这样居然也能看出来”的惊讶和骄傲,以及“这什么见鬼的叫法我要叫你兔兔你开心吗?!”这种幼稚的恼怒中来来回回,好不容易忍住了把疯兔子变成烤兔子的冲动。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二章

狗皇就这样死去了,实在有些凄凉,让楚风都沉默很久,有些难以接受,苦熬到这一世,那只狗终于是没有见到它所看到的那一切。

它是落寞与悲伤而又绝望的,纵然眷恋着,也离开了。

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因为,一旦公开影响实在太大了,它算是一个时代的符号,留着某一大世的烙印。

它的离世,如果闹的举世皆知,会引发不可测的恐慌与乱子,试想连与天帝共过岁月的生灵都凋零,其他人呢?这个时代呢,是否意味着注定都要迅速消亡了,会被认为末日将至!

楚风伤感离开,这只狗虽然从来都不是光辉的,但是,它那直入人心的性格,以及它那传说中的过往,还是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狗皇临死前的低语与大吼令他动容。

“愿你魂归荒古,找到你想看到的那些人。”楚风轻叹。

他想到了未来,是否有一天,他身边的人也会一个一个的死去,大黑牛、东大虎等人中是否也会如狗皇般,有个别会长驻世间,孤独的活下去很久,最后又带着无边的悲与怅然离世。

他不想看到那种画面,不愿生离死别,他想保住所有。

可是,这一切都需要力量,他需要变得足够强大才行!

接下来的数年,楚风依旧在世间行走,感悟未来的路,在此期间,他与妖妖遇到过两次,探讨未来的道与法。

红尘仙之上,不入仙王领域前,是否还有更强的仙?

楚风与妖妖都立志要在进化路上走的足够远,渴望路尽级,是否需要在每个大境界上都进一步升华,一而再的打破天花板,这样才有可能达到至高领域?

如果走错一步,失误一次,很有可能就会错过最终的路尽级机会。

他们都无比严肃与认真,为此翻阅典籍,寻找传说,更是请教九道一等人。

随后,关于历代杰出者的传说都被送到了两人面前。

其中,更是有关于那位的部分经历,以及关于三天帝走过的路,这实在太珍贵了,是无价之宝!

楚风与妖妖都动容,认真研究,仔细阅读,这不是经文,不是秘法,但是很有可能更胜过。

这就是有底蕴有不灭传承的结果,有些问题,有些推演,前贤早就解决了。

尤其是对于楚风这种野路子来说,这些经验之谈更显得宝贵。

在这几年里,阳间、大阴间等各地,都发现了一些好苗子,称得上仙种,更有特殊的道体等。

“从几岁到十几岁,像是一茬仙苗等待茁壮成长,有些孩子不仅体质惊人,悟性也让人惊叹,很难说能够走到哪一步,如果给他们时间,我想会迎来一个璀璨大世!”

连古青都激动了,他退位后,时间越发的充沛,跑到各地去传道授惑,见到那些少年,让他都动容,可见这批良才美质何等的惊人。

“每当乱世到来必出奇才,天纵生灵辈出,每当盛世再现,也会有各种神胎,仙种等现世。”九道一叹道。

“如果有充裕的时间,这些人成长起来,必然是一个璀璨的盛世!”古青无比肯定的说道。

事实上,他们的眼光还是毒辣的,又过了十年,就有一些天才崛起了,那种光芒想藏都藏不住。

“好好培养,说不定上次厄土大乱时,他们付出了巨大代价,要休养生息很多年,这是我们的机会,莫要辜负两位天帝的付出,这是他们为我们争取来的时光。”

“最好可以平静大半个纪元。”

两个老头子希冀着,但是,他们知道不现实,末世随时到来,诸天说不定哪天就倾覆了。

主要是路尽级生物太无敌了,如果没有同层次的强者出世,根本就无法对抗。

又是数年过去了,诸天间的天才成长极快。

“天纵神王李青与来阳间磨砺自身的黑暗生物八臂黑蛛王晨光对决时,强势镇杀后者!”

“这是李青崛起后第九十六场大胜了吧,尤其是近期,诡异族群深入诸天,经常与我们这边对决,李青连杀对方二十几位天才了,当真是光芒照耀天地间!”

随后,新晋的周虹天尊更是连杀诡异生物六位天才,也是名声大噪。

最为惊人的是,有传言称,黎龘成祖有望,要晋阶了!

他以数道完整的进化文明大道锁链绑在自己的石棺上,从史前苦熬到这一世来,当真要开始收获惊人的果实了。

楚风去了解情况,确定这并非谣言,让他都吃了一惊。

因为,以黎龘目前的年岁看,若是成功,相对而言,称得上是一位还算“年轻”的道祖,潜力惊人。

一时间,诸天各地,百家争鸣,各族相继出现了非凡人物,让人感叹,如果没有不祥力量的威胁,一个灿烂的大世真的要到来了。

在此期间,那个踏着帝骨,从祭海赶回来杀入厄土又杀出的路尽级生灵,曾经再次出现过一次,给厄土来了一下狠的,而后撕裂上苍,吼道:“天崩了,上苍死绝了?!”

……

楚风路过阳间夏州,停下脚步,又一次去看望腐尸,也去祭奠下狗皇,他总觉得看一眼少一眼了,这大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崩掉,有些人与坟就再也找不到了。

“狗子,你睁开眼看一看啊,恍惚间又一个大世到来了,天才辈出,各路天骄争霸,新生代崛起,欣欣向荣,一切如此美好,如果你还活着,是否想培养几个特质血脉的少年?”

院子中,腐尸正在喝闷酒,饱含着感情,在那里絮叨,在说给狗皇听。

“当年,被我们考验过的黎龘,那个心黑手黑,很像你我的黑小子,竟也要崛起了,都要问鼎道祖了!以你我现在这个状态,如果再遇上他,估计就不是折腾他了,而是要被他暴打。”

楚风来了,当听到这种话语后,他也是一声叹息,腐尸与狗皇的感情的确很深啊,虽然两人一路互坑了很多个时代,但生离死别方显真情,他似痛彻骨髓。

“嗯?”

楚风发现,狗皇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从院子外的山林中给挖了出来,被摆在院中的石桌上。

“这是?”他不明所以,有些发懵。

腐尸声音低沉,无比的伤感,道:“故人一个一个的都去了,我与狗虽然一路互坑,但是,它离开了,我又心如刀绞,舍不得啊。我每天都在想我们从前的事,实在忍不住,故此将它从坟中请了出来,让它陪着我,这样纵然有朝一日诡异种族打来,天塌地陷,我们两个老伙计也不会分开了,长眠也在一起。”

楚风动容,真的被感动了,这两人的感情太深了,闻之都鼻子发酸。

俯视踉跄着起身,满身酒气,他每日都喝醉解忧吗?

楚风又一次叹息,可惜了,那个时代的强者们,如今都到暮年了,在大战中被打残了,几乎耗尽了本源。

腐尸起身,找出一个灿烂的瓶子,道:“狗子啊,这是天帝当年亲手酿造的酒浆,采集诸天精粹,融入上苍奇种,当年你我都喝过,实在是造化之酿,我当初舍不得都喝掉,留下了小半壶,今天就祭于你吧。”

不过,他又止住了,道:“可这样倒在地下,有些浪费啊,世间仅此半壶了,虽然你钟爱此酒浆,但终是死去了,今天既然楚风小友来此祭奠你,说明他是一个无比重情义的人,就由他代你饮下吧,这样说不定还能让他有所突破,于你于他都好,留一份念想,同时也不算浪费。”

就在这时,无比的突兀,那干巴巴的狗皇竟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似迫不及待。

“哪呢,我觉得,我还可以挽救一下,没死透呢,酒浆我自己来!”

楚风当场就震惊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接目瞪口呆!

腐尸则眼睛喷火,在那里瞪着它,哪里有什么酒浆,瓶子里是空的。

狗皇见状,脸色木然,直挺挺躺了下去,道:“原来我死去了,这最后一缕执念也该散掉了。”

“狗子,你够了!”腐尸怒吼,扑了过去,直接就薅起了狗皇。

事实上,有个人比他反应还快,九道一不知道什么到了,黑着脸,一把将狗皇给扯了过去,道:“狗崽子,将我老人家都给蒙骗了!”

他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顿暴打。

“汪,嗷,别打了,住手啊,再打我真要死去了!”狗皇惨叫。

不仅是九道一动手,同时腐尸也不是善类,不断在旁拱火,而他自己也亲自下场动手了,抽打狗皇。

楚风风中凌乱,这狗居然没死,到现在他还有些难以接受。

人性啊,狗性啊,楚风都很想打狗了,白为它伤心了,结果到头来,它自己又活蹦乱跳的站起来了。

此时,腐尸额头青筋暴跳,一边跟着暴打狗皇,一边喊道:“我让你骗我眼泪,特么的,多少年了,一直坑我,你这是预演吗,就是死,也要坑我一回!”

他实在是

文学

被气坏了。

而九道一主要是觉得老脸无光,这死狗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居然瞒过了他这个道祖,太可耻了,太可恨了。

还是古青赶到,才解救下狗皇,不然它非被九道一与腐尸吊起来打个三天三夜不可。

狗皇被放开后,还嗷嗷痛叫了一阵,它缓过劲儿来,像是醒悟了,回过了神,顿时狗脸耷拉着,神色不善的看向腐尸。

“死道士,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所以,将我从土坟里挖出来,每天都把我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你而自己躲在院中竹林子底下,喝着小酒,优哉游哉!”

说到最后,狗皇简直是咬牙切齿。

当听到这里,楚风又是一阵发呆,这两货果然都是不好人,究竟是谁坑了谁还说不清呢。

然后,九道一不管不顾,直接将狗黄与腐尸两个一起拎了起来,一起痛快的揍了一顿,老人皮才神清气爽,扬长而去。

腐尸鼻青脸肿,有些愤懑,找谁说理去,他居然也被暴打了一顿,被这死狗生生拉下水了。

“你敢说,你没反坑我?”狗皇愤愤地说道,它一直怀疑,腐尸晒着它,不是思念,而是看出了端倪。

腐尸道:“当初的确被你骗了,流下冤枉的泪水,可是事后我觉悟了,你这死狗最是贪生,最不想死了,怎么可能甘心这样咽气?尤其是两帝已现,不知道他们究竟如何了,你怎么可能厌世,就是死皮赖脸,你也活着等到结果!”

然后,他们两个掐起来了。

楚风满脸黑线,这俩货都很不是东西。

狗皇回头看向他,很认真的开口,道:“其实,我也是为了你,我这样死去,有没有让你心头触动?无比强烈的渴求变强,有没有让你的心境发生蜕变?真正体验到大世的残酷,红尘的炎凉,我在成全你!”

看着它语气沉重、大义凛然样子,楚风差点就感动,但最后终究是将它无视了,坑货一个,又想蒙人了?!

“你啊,不懂我,本皇的确是想帮你蜕变。”

院子中才平静下来。

直到很久,狗皇叹气道:“我确实觉得这样活着太累了,想躲进坟中清醒一下,但你这个偷坟掘墓的盗墓贼,居然又把我挖出来了!”

“其实,我只是想看一看,是否有天帝会托梦救我,或者为我送行,我真想和他们联系上,想看透迷雾中的一切,因为,有许多事情我都想不通!”

说到这里,狗皇严肃了起来,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天帝不见我们,是他们出了异常,还是这天地出了问题,亦或是你我自身有问题?”

腐尸顿时神色郑重,他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开始很严肃的思考。

“这几年,我在坟中安静的躺着,将心灵放空,认真的想了很多问题。”狗皇低声说道。

两个自非常古老时期活下来的怪物,彼此对视,从各自的眼底深处都看出了一些什么,皆各自头皮发炸。

看到他们不再出声,楚风不想呆下去了,和旁边的古青打了个招呼,就向外走。

“靠天天塌,靠帝帝崩,信一条狗那肯定是也要被骗的发懵。”楚风摇头,消失在山林间。

古青无语,他居然也挨上了一条。

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年代。

诸世随时可能发生血与乱,不祥的力量不知何时就可能全面倾泻向诸天。

可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近一二十年来,诸天各界却欣欣向荣,新生代中诞生了一个又一个耀眼的明星。

许多在史书中记载的体质、道骨、仙胎、圣血等,在一些年轻人身上浮现了出来,着实惊到了许多老怪物。

可以料想,再过一些年,这注定是灿烂的大世,每当群星闪耀时,进化界都必定要因此而猛烈扩张,整体实力***,甚至整个进化文明都要因此而大幅度提升,绽放出更为璀璨的光芒。

只是,老辈人物却越发焦躁与忧虑了,某些仙王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一种本能直觉让他们颤栗,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世外有一双眼睛在缓慢睁开,将要注视诸天!

“有路尽级生灵觉醒,开始要关注诸世界了吗,他要动手了吗?!”

九道一感觉到了阵阵森冷气息,他毛骨悚然。

新生代,无知无觉,他们充满了热血与激情,在挥洒他们的万丈豪情,在各地闯荡,每一天都有新人崛起,群星闪耀,熠熠生辉。

时间就是在这样矛盾的大世中流淌,老辈心中强烈不安,有天地将倾之感,新生代斗志昂扬,心中憧憬,想逆天而上。

又是数十年过去,折算到异域中,那就是很多万年了。

当初进来的人,有不少都早已回归,没有继续在此地闭关了,因为有些关卡,不是靠浩瀚时光就能突破过去的。

大多数人都已经达到了此生的瓶颈期,想要破关需要一定的机缘,以及突然彻悟!

无论是欧阳怪龙,还是黄牛,亦或是老古与大黑牛,以及黎九霄与姬采萱等人,这些年都在奋发崛起,实力激增。

他们真的很努力了,而自身的道行与境界等,的确突飞猛进,取了惊世骇俗的成就。

然而,这是璀璨盛世,也是末世将至的初期,无论他们多么强,恐怕都无用了,难有作为。

一旦大祭开始,路尽级生灵睁开眸子,踏入诸天,所有人都将消亡,连大千宇宙都要倾覆。

若真到了那一步,连道祖都不见得能有出手的机会了。

所以,近几年,楚风带着周曦,拉上了老古、猴子弥天、黄牛、东大虎等一群人行走在各地,拜访名宿,游历大好河山,参悟前贤古迹经文。

总的来说,他拉上一群亲朋故友,行走天下,美其名曰体悟山川静美,感悟红尘百态,让多年苦修的心弦彻底放松下来。

其实,他是在忧虑,怕有一天再也见不到他们,若是大乱了,彼此不知流落何方,是否能活着。

纵然是楚风自己,他也不知道未来的命运,他能否熬过去?因为,他打定主意是要杀诡异道祖的!

既然躲不过大祭,那就死战到底,找准机会能杀几个就杀几个,他早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他愿意多与这些人聚在一起,不知道明天如何,内心总是充满了不舍。

起初,这些人都很高兴,从苦修状态中走出来,一起游历天下,可谓充满了欢声笑语。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心中不禁有些沉重了。

“记住彼此,无论将来你我在哪里,是否还存在世间,今天你我的音容笑貌都不会褪色,将永驻心田!”

当听到这样的话,楚风叹息,他觉得心头沉重,既然他们都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那再走下去就无意义,只会平添伤感。

可是,当众人听闻将就此散去,却充满了不舍。

“再走一程吧,最后一程!”有人提议。

楚风点头,道:“好,那这次我们去个特殊的地方,看能否与极尽遥远的朋友聚上一聚。”

阳间,太上八卦禁地,这里的生灵见到楚风后,顿时变了颜色,这位可不是当年的小修士了,火化过道祖,实在让人见之发瘆。

当然,他们庆幸,在古青的天庭初立时,他们第一时间响应,已经归顺了。

教师白洁41一80章 第三章

第889章答案

杀人诛心,小纪终于被介这番话吓着了,她瞪着无神的大眼睛,倏地抬起头,哭哭戚戚的喊道:“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介手指轻轻一点,止住继续流淌的鲜血,面色淡然道:“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本身见证过或实施过多么残酷的事情,只有当残酷降临道自身的那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受创者心里那种畏惧。

现在的你,体会到恐惧了吗?”

小纪轻轻转动脑袋,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眨了眨眼,胸脯大幅度起伏了几下,倏地手掌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

不过才刺到一半,她就发现她的动作就像被无形的空气阻隔了一眼,无论她多么用力,手掌都保持着一巴掌距离,迟迟无法刺入心口。

介淡淡道:“你今后的生活,是被我关在笼子里,牵往各地游行参观,我会让所有人见证你这个缺胳膊短腿的畸形儿,就像被关在玻璃柜里的马戏团小丑那样。

死!对你来说并不是解脱,为了防止你会继续求死,我看这两条胳膊不如也一并剁掉吧,毕竟那样才符合马戏团里的小丑……..。”说着、介将小纪的胳膊缓缓拉直,再次抬起了手。

“不要!”哭喊声响起,小纪似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大眼睛里里的汹涌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求求你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介心中一松,终于屈服了,即便明知道不管小纪多么凄惨,对他来说都不过打响指的问题。

但强忍着怜悯,将一个少女如此糟蹋,折磨的血淋淋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的。

好在女孩终究是年纪太小,没能抵御住双重折磨。

略微一顿,介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容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和那家伙是怎么认识的?”

小纪擦了把眼泪,略一踌躇答道:“我…….我不认识她,是她自己找上我的。”

“哦、说的详细一点。”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闯入我家里,问我害不害怕。”

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你家里,还问你害不害怕?介摸了摸脑袋,心中浮现一抹怪异。

小纪继续说道:“她问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肆意为祸,一定很害怕吧?还问我有没有想过要除掉那些东西。”

介插话道:“怪物!是指虚吗?你天生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

小纪抽了抽鼻子,点头道:“是的。”

闻言,介心中将力量感知排出选项,毕竟星可看不到虚。

稍一沉思介继续问道:“你的力量得自于哪里?她的教导?还是说她的赋予?”

小纪摇头:“她并没有教导过我,只是说,将身体借给她,她就可以回馈给我力量,我现在所掌握的,就是她回馈给我的。”

介疑惑道:“代价呢?不会没有代价吧?”

“代价!”小纪沉思了几息道:“没有代价,不过继承这种力量是要求的。”

介眯了眯眼:“什么要求?”

小纪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被选中的人一定要没做过H的事。”

处子!介目光一动,心中泛起一丝丝波澜:“你和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就是铲除那些怪物,然后杀一些四处为恶的家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