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不!”

凄厉喊上传来,第四层上虚月夜,柳凝雨等女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

她们已经在上方,看到了下方无数的悸动。

当然,方昊天强行催动万幻天罗的时候,她们就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悲哀。只要稍加留意、分辨,她们又如何不能分辨那个人是方昊天。

只是,她们不知道,方昊天明明可以上来,为什么要跟那一棵无比强大的妖树,战成一团!

这不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吗?这不是把与他们在一起当做儿戏吗?

众女现在,不知该说什么。

只能在哪里痛哭流涕。

……

方昊天似乎听到了,眼瞳一缩,但很快被打断了。

该死的轮回藤就好像拦路马,冲向了他。

不能再拖了!

方昊天紧咬着牙关,已然没有心情犹豫了。

现在,就用这一棵该死的轮回藤淬火了!

只要轮回剑完成了,就可以将这一棵轮回藤的主根斩断,然后炼制成为支撑六道轮回的神树。

没有办法了!眼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方昊天沉着脸,抽出武器,将身前的轮回藤的藤鞭斩断,随后转身,一举而起。

七彩龙魂咆哮,锋锐的剑芒从上至下,轻而易举劈开整颗轮回藤。

方昊天看到了轮回藤的主根,是一株长着脸的怪藤。

“奥恰!”

轮回藤的主根看到方昊天持着剑冲了过来,吓得乱叫,想要冲出去,只是方昊天能够给他这个机会吗?

眼中闪过冷厉,催动轮回剑出,随后百万魂剑凭空出现,赫然凝实成了与轮回剑一模样的造型。

不管是气息还是模样,都一样!

这百万魂剑一出,立刻吓得这个主根再也不敢停留,一个土遁,想要就此跑走。

方昊天冷笑一声,灵魂展开,百万魂剑同时出动,短短数秒之后,十万里外,轮回藤的主根被他一剑洞穿!

噗嗤!

轮回藤主根惨叫一声,那一柄插在他身上的轮回剑,忽然闪烁一道七彩华光,分散出去的百万魂剑同时出现,化作青烟融合到了这一柄插在主根上的剑。

轮回剑上,被轮回藤上的汁液染了,青烟飘荡着,七彩华光更亮了。

不久,那轮回藤主根传来意念,请求方昊天放过他。

方昊天冷漠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将这一根主根一点一点榨干了。

等了片刻,整颗主根,只剩下一颗奇怪的石头。

方昊天眯着眼,将这一棵石头捡起来,感受不到生命,反而感觉到了一道诡异的法则。

“六道么?”

方昊天轻笑一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将这一棵石头嵌在了轮回剑上的剑柄上。

潜入的一瞬间,这一柄轮回剑上爆发无限光华,天上乌云滚滚,天地飘血。

血色的雨水滴落在方昊天的脸上,令他的脸颊抽搐了起来。

他的脸,竟然在雨下腐蚀了。

“天妒……呵呵!还真是天妒!”

撇了撇嘴,方昊天撕碎空间,回到了轮回树下。

这一棵树,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依旧屹立。

他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动手了。

屈指轻弹,剑落天华。

轮回六道,天地秩序。

做完了,轮回树的正中央,那一段失去了主根而形成的空心地带,突兀出现一块石碑。

上方,写着轮回六道碑。

方昊天皱皱眉,感受着天地的变化,以及轮回六道碑的确立,导致的天地就此确定新的秩序。

而后大量被吞噬的生灵,只剩下灵魂碎片出现。

叮铃铃。

轮回树下方,一道灰色的光闪烁而出,紧接着无数铃声响起。

一明明怪异的人,持着刀枪棍棒,带着勾魂索链,将着一些鬼哭狼嚎一般的鬼怪抓了起来,统统带入地狱之中。

文学

地狱道,十八层地狱判官正经危坐,一五一十的审判着身前之人的罪孽。

他们摇着铃,将判下罪责的人让地狱道众生带走,让罪恶的一声,可以在刀山火海,油锅水鼎之间,来回洗涤。

至于无罪之人,他们分流进入修罗道等诸天,转世重生。

叮铃铃。

方昊天站着,任凭一群鬼魂穿过,面色淡然。

“六道终究是天确定的吗?我才以众生的名义确定了六道,他就抛出来摘桃子。”

“这一切的作为,我不会忘记的!”

“等着,我方昊天,一定要找到事情的真相!”

瓮声瓮气的呵呵笑了两声,方昊天忽然转身离开。

他的任务被逼着完成了,现在他只能离开这里,离开自己建立的轮回六道界。

因为,在这里,他会受到此间天道的妒忌,这里的天,会用尽办法,将他诛杀!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康拉德来后,各色妖魔鬼怪,齐齐登场。

前面说过,德伦帝国民风传统、保守、刻板、僵硬……唯有一个人群例外,那就是那些通过各种手段,发了大财,而且是急速暴发的容克贵族。

萨利安得到了陆军和绝大部分条顿贵族的支持,显而易见的,康拉德想要和萨利安对抗,他唯有极力的发展海军,以及争取容克贵族集团的支持。

所以,随着康拉德的到来,那些容克贵族们的妻儿老小,也都粉墨登场。

和穿着保守的条顿家族出身的贵女们不同,这些容克们的女眷,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就好像花蝴蝶一样。

梅德兰各个国家,无论是冰海王国、高卢共和国、圣希亚王国、尼斯联合王国……最时髦,最流行,最时尚的衣衫、佩饰、珠宝等等,全都披挂在了她们身上。

一个正常的条顿家族的女贵族,她们身上最多不过三件首饰。

而这些来自容克家族的贵女们,她们每个人都好像一个移动的人形珠宝柜台,从头到脚,到处都镶满了亮晶晶的珍珠宝石、玛瑙珊瑚,而且几乎每个人都戴着一顶风格夸张的宽檐帽,上面插满了各色长长的、华丽的、奢靡至极的珍稀鸟儿的尾羽。

和那些低调、谦和,说话声音都细声细气、语速沉稳的条顿贵女们相比,这些容克家族的女贵族们,一个个嘻嘻哈哈、扭捏作态,相互之间用夸张的姿态相互问候寒暄,不是爆发出夸张的尖笑声。

原本很是稳重的广场,就好像突然闯入了五万只鸭子,气氛瞬间爆棚。

尤其是这些容克家族的贵女们,她们的举止动作,可以用‘轻浮’来形容。大冬天的,她们打着一柄柄造价昂贵的小折扇,一边拼命的扇动着小扇子,一边拼命的向四周抛着媚眼。

很多青年贵族被这些贵女们的媚眼勾搭得心里痒痒的,就

文学

连乔身边的好几个年轻人,都忍不住向她们望了过去。

“啊……容克。”就连唐恩都在低声的感慨:“说实话,如果能勾搭一个大容克的嫡系女儿,倒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三年前,北海公爵的一个侄儿鲁克,和一个大容克的女儿联姻,陪嫁的嫁妆超过了两亿金马克。”

站在乔身边的红发青年同样由衷的感叹:“可不是么,鲁克那混球,花钱大手大脚,以前每到月底,他都要找我借钱……可是现在好了,两亿金马克的陪嫁……哦,哦,三年时间,他长胖了七十磅,该死的,七十磅!”

唐恩讥笑道:“所以,他今天没能来参加庆典……半个月前,北海公爵就把他打发出去了,让他去附近的几个行省的家族产业,盘查一下今年的底账……北海公爵,也是嫌弃他,丢脸吧?”

围在乔身边的一群青年贵族们同时笑了起来,一个个笑得幸灾乐祸,却又无比的艳羡。

一名发色发绿的青年突然压低了声音,幽幽开口:“不过,如果大家不想拿了一笔嫁妆后,就一辈子混吃等死的话,最好不要和那些大容克联姻。”

唐恩轻轻的嘘了一声:“哦,哦,你们也听说了?不过,这种事情,不要在这里讨论……而且,这是那些真正的大人物操心的事情……”

摇摇头,唐恩向乔看了一眼,轻声解释道:“据说,有大人物对容克们这些年对帝国权力的不断侵蚀很不满……前些天,对鲁尔城的清理,就是对所有容克家族的一次警告。”

大家同时笑着,举起了酒杯,相互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这个敏感而危险的话题,大家很明智的,没有继续下去。

那些花枝招展的容克女眷们到来后,现场的气氛迅速变得无比的热烈。这些交际花一般的容克女眷犹如一块块加热后的牛皮糖,迅速黏在了一切可以黏住的目标身边。

各国的大使,各大使馆的中高级外交官,还有那些有名有姓的外国贵族,总之,这些花孔雀一样的年轻贵女,快速的嬉笑着,自然而然的融入了广场上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圈子。

嗯……唯有那些同样由年青的条顿贵女们组成的小圈子,比如说围在莉雅和薇玛身边的那些年轻姑娘们的小圈子,这些花孔雀很警惕的、近乎本能的,远离了这些圈子。

两个人群,泾渭分明。

就好像一群骄傲、冷淡的黑天鹅,绝对不会和一群色彩斑斓的花孔雀混在一块儿。

所有注意到广场上小圈子划分的人,心里都会莫名的冒出这样的感受。

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许多、喧哗了许多、嘈杂了许多的广场上,马凯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嘻嘻哈哈的在人群中乱窜。

他们漫无目的的在广场上东溜西走。

他们每碰到一个小圈子,都会凑上去嬉笑几句,然后,他们迅速的被那个小圈子排斥,很是讪讪的低声咒骂几句,吊儿郎当的迈着四方步,朝着另外的小圈子靠近。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