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妇:高h调教文

乳妇 第一章

「哇!太白宮!」馮霜驚訝道。

「太白宮?是擅長點穴的修習內功的門派嗎?」蒼雲問道,華音閣擅長身法,劍器等等的功夫,若要說內功招式,只有在畫舫上遇山賊那會兒,李晴曾用雷焦琴奏出挾帶內力的樂音。真要像南宮磬這樣空手使出內勁,蒼雲還是第一次見。

「哈哈!阿雲你這樣說就太小看太白宮了,這太白宮可是當今醫術醫理研究最高深的人物所聚集之地,裡頭可是高手雲集,一身由醫理延伸出來的功夫可說是獨步天下。」馮霜給蒼雲解釋道。

「呵呵,不過這位公子說的也是沒錯,太白宮分四院,在下師承南院南宮疏,修習內容主要以人體穴脈氣血之醫理為主。點穴截脈可說是精髓所在。」南宮磬拱拱手笑答。

「哇!難怪這麼厲害!那其他三院是專攻些甚麼?」蒼雲一臉崇拜,繼續問道。

「北院專修毒理藥理,西院主外科正骨,東院乃五臟六腑之病灶療養。」南宮磬給蒼雲說道。

此時將老伯五花大綁的李晴與兩位執鞭弟子走了回來,對著南宮磬說:「南宮公子要不上華音閣中喝杯茶,這位老伯好像已經把錢財給藏了,現在死活不說出藏錢的地點。待我們掌閣處置了,應該就可拿回公子的五十兩。」

「也好。在下本來就是打算來逛逛晚集,順道給師父找找有沒有實用的玩意兒。那我就不客氣上華音閣打擾了。」南宮磬禮貌地說,臉上掛著好看的溫潤笑容,讓洛依眼睛都看直了。

—–

幾人啟程回華音閣,李晴領著南宮磬走在前頭與他說著青鵲湖一帶的事物,一邊介紹著華音閣,蒼雲與馮霜則與洛依走在後頭。

「阿雲大哥,你瞧南宮公子,與掌閣比起來哪個更好看些?」洛依拉著蒼雲,小聲問道。

「呃,我覺得不相上下,但……南宮公子感覺要好相處一些,李掌閣比較威嚴一些。」蒼雲不禁回想起初見面時李硯對趙軒那嚴肅的樣子。

「葉大哥呢?」洛依又問。

「我也是覺得這南宮公子是個溫柔的人。」馮霜笑應。接著道:「怎麼?依兒姑娘對南宮公子有興趣?」

「嘿嘿!哪個姑娘家看到美男子不多看兩眼的?」洛依笑說,「第一次看見能跟掌閣平分秋色的公子哥呢!」

不用多久,眾人已經回到了華音閣中,李晴、洛依與兩位執鞭弟子帶著那位老伯前去見掌閣,南宮磬則是跟著蒼雲他們回到觀荷樓去吃點茶。

「兩位公子也是江湖中人?敢問來自哪個門派?」南宮磬坐下後,笑著問坐在對面的兩人。

「噢!在下叫葉馮霜,乃履霜樓掌門的么子,只是還沒隨父親學武,現在只是到處走走看看。」馮霜回。

「我姓慕名蒼雲,並非哪門哪派下的弟子,來自慕家莊。」蒼雲抓抓頭道。

「呵呵,慕公子不用在意出身,我看公子身骨不凡,潛心修習應是能有大成。只是好奇,為何突然離開家鄉出來闖盪?莫不是遇到了甚麼大事?」

乳妇 第二章

室内,许听弦看着沈奕之摆弄的棋盘,忽闻欢呼声远远传来,他起身推窗,见天已泛白,朝霞遍染,宿鸟被欢呼声唤醒,“倏倏”扑飞。

辨识声音传来的方位后,许听弦道:“西南方向,是慕盟主那边,他们击败了饿鬼道?”

沈奕之稳坐不动,似对眼前胜利毫不在意,纠正道:“是击退,不是击败,胜负不在一时,离卫无双的医治还有四日,现下,才刚过一夜。饿鬼道只是退回整顿,靠着饿鬼吞神大法,他们可以更快的恢复战力,拼消耗,正天盟并不占优。”

许听弦不语,他手按木质窗檐,指头已不觉在上掐出五个凹洞,沈奕之所言他亦清楚,其实何止饿鬼道,地狱道可驱使亡魂,源源不断的消耗敌手,而畜生道身在密林中,侵袭、

文学

骚扰,更是他们拿手好戏。时间若拖长,演变成消耗战,三方防御中的任何一方都难占优势。但眼下……

许听弦转念一想,猛然回身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帝凌天现在同样身受重伤,又分兵袭击青城,若能有一军长驱直入,直上昆仑的话,或许非但能解青城之围,甚至还有希望斩杀敌首。沈学弟,你刚才说的三处防御中,好似少了一个关键人物。”

“哦?你终于猜到了,没错,剑中皇者,已抵昆仑。”沈奕之轻笑着,似赞,更似嘲,而手中的一枚白子,已直点入黑子腹地。

-=-

通天道中,昆仑山下。

苍苍莽莽的群山之祖便在眼前,雄奇险绝,高耸难测,携着万年不化的积雪直入苍穹霄汉。宛如一尾延绵无尽的雪龙盘身在前,横隔天地。

纵横睥睨之势,震荡人心,让古今多少求道之士,望高山而却步,可当他们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要攀越天峰之际,又有一条万壑深渊横亘眼前。

那深渊宛若大地的疮疤,刻印在山脉之下,若临壑而立,极目向下也不能见其底,满目只有氤氲迷雾滚滚翻涌,只能闻寒风在深壑回啸,宛若鬼吟。

雄山与深壑,洁白与晦黑,清圣与阴邪,天地自然的极端对立在此尽显。

而与雄山深壑对峙的,是一处连绵军营,辕门旌旗招展,猎猎翻飞,现出四个大字,上书“正天”,下书“春秋”,正是以春秋剑阙为首的一众正天盟派门,驻扎在此处。

昆仑山是连通通天道和俗世红尘的枢纽之一,六道恶灭在俗世红尘中顺江而下,经川蜀,直抵青城。春秋剑阙便从通天道出发,兵指昆仑。

春秋剑阙源于诸子百家,阙中自有擅长行军布阵的兵家传人,便见营帐排布井井有条,暗合兵法,来往人员也全无修者的骄矜,俨然如行令禁止的兵卒。

唯中军主帅营帐门户大开,无遮无挡,直面昆仑,大违军法常识,若是寻常军队这般布阵,无异于是将中军暴露于危险之下,敌军领一众轻骑,便可突入中军,直捣黄龙。

但春秋剑阙却有自信,他们的中军不需要保护,而是一柄绝世利剑,撤去其他营帐的遮挡,只是为了让这把剑能更快出鞘!

而这自信,源自于主账帅位之上,端坐的那一人!

一名灰发老者盘踞位上,腰背挺拔,一双锐利的眸子透过辕门,如剑般扫过昆仑山,锋利的视线自下而上直冲昆仑之巅,扬首之间,傲然如鹄,好似他一个人,便能比肩这巍巍天险。

威风凛凛,沉稳如山,正是剑皇越苍穹!

而很快,越苍穹又阖下眼皮,垂目观心,掩去目中锋芒。

因为营帐中实在有些喧闹。

春秋剑阙说是门派,实则更像是一座城池,由大大小小建筑组合而成,百家诸派就在这些建筑中各衍学说,其中四个最大建筑的主人,便被称作“四宇之主”,地位只在阙主越苍穹之下。

此次,除了“农稷庄”的庄主固守后方外,其余三人皆随出征,而眼下,“争鸣殿”殿主正和“驭武宫”宫主争论不休。

“阙主,慕紫轩那小儿屡屡冷落你,眼下正是机会,只需我们挥剑直上昆仑,斩帝凌天于剑下,携此斩杀敌酋之功,慕紫轩小儿的盟主之位,可便坐不稳了。”

乳妇 第三章

刚没走多远,高处一道身影扑下来,这头怪物连带着自己的猎物,也一起沦为了对方的盘中餐。

天外天场面十分混乱,充满了杀戮。

此界的存在,似乎只为吞噬他人,并没有一点点自我的意识,像极了域外天魔一般,不断的吞噬她人,提升自我,让族群整体进化。

远处,一片黑黝黝的大山抖动了一下,隐约可以看到山体的形状有些不太一样。

从山体之中,传来一种犹如婴儿呀呀学语,却怨恨至极的声音来。

“天渊!”

这竟是那头被天渊之主驱赶过来的怪物。

经历这么多年,明显因为生活在困难区域,灵智极速生长,他语言有些问题,大概率应该是不同于人族,所以不会人族的语言。

只不过为了复仇,恐怕也用心回忆过人族语言,专心学习过。

这也难怪了。

他的怪物生本来非常轻松。

从一头怪物慢慢成长,将整个修真界全部埋葬,世间再也没有人能违抗他这般存在。

如果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他迟早能强大到吞天噬地的地步,最终彻底掌控这一切,就连天道万物都要沦为他手中玩物,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可就因为那个人族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先是被无缘无故封印数千年,跟着又被推入这天外天,失去了以前的那种天然环境。

更因为仙界无数代修士努力的结果,神道生物的传说,已经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痕迹,仙界生灵再也不会畏惧一个传说中的生物,这等同于掐断了他的力量来源,从此再也无法精进。

其实他本来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虽然大战之前,天渊之主等人撤走了生灵,但也不至于将草木彻底清理干净,还是留有一部分精怪的。

若他肯花费一些功夫,肯定还是能改善现状,培养自己的族人。

可惜他脑子有问题,无时无刻都想着在冲关,重回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地,结果周边精怪反而成为了他的食物,被他彻底灭绝了,信仰的源头也因此掐灭。

本来按照剧本,等仙界众人成长起来,拥有了对付他的力量,就会出手将他彻底剿灭,以绝后患。

可惜域外天魔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天渊之主的盘算。

非但是仙界整个毁灭,无数年的心血化为乌有,就连自身都陨落在这起事件之中。

而域外天魔的出现,其实也是偶然。

他们这个族群,一直都在追求极限进化,覆灭一个又一个世界之后,便会继续寻找下一个世界。

仙界只不过刚好是他们前路上的下一个

文学

目标而已。

仙界和天外天同属一个世界,天外天当然不可能免俗,只不过这边的情况,比起仙界好了太多。

因为这一界简直就是域外天魔的噩梦。

他们的能力便是吞噬对手,从而提升自己,一开始自然不可能从最强的开始,一般都是从基层开始吞噬。

可天外天有个屁的基层。

最强的一头怪物,肉身也是堪称逆天层次,实力虽有跌落,但也拥有巅峰仙帝的实力,甚至于十分接近皇道境界。

进攻这样的地方,可想而知域外天魔有多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