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老头玩弄我、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几个老头玩弄我 第一章

天池山凌家的八卦万象阵,只有困人之能,却无杀人之力。

凌华不愿意冒险和巫马琴面对面的战斗,派族中诸人车轮战对付一个注定成为自己资粮的血毒种毫无必要,不如放走让她去污染酆都城。

凌华其实很想知道巫马琴回到地下深渊究竟会不会去酆都城……

事实上凌华猜得没错,巫马琴回到地下深渊之后,她给自己领导的影魔堂留下了重要的消息之后,一个人也未见便径直去,往了深渊之中。

地下深渊但凡有邪修作乱,只要去那个地方,找那个人都能轻易解决。

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凌华不知那人的存在,因此才敢冒然放了巫马琴。

三日之后。

商女城。

内城。

商女的神像之前。

一名黑袍女子长跪不起。

片刻之后。

两名商女城大祭司来到此女面前。

“巫马琴你来商女城,有何贵干?”其中一名大祭司询问道。

“我有罪。”巫马琴平淡的说道。

“你并非商女城之人,你无需向商女祈求原谅。”另一名大祭司说道。

“我不敬畏先祖,我不遵从门规,我将玄阴鬼母功传给了一名叫做凌华的女弟子,如今她已成就鬼道金丹,我已被其种下了血毒,即将发作,生死不由自己。”

“我巫马琴自作自受,死不足惜,但求商女出手,击杀此獠,还世间一个太平!”巫马琴朗声说道。

此言一出。

两名大祭司面面相觑,他们虽然不知道血毒为何物,但却能够想象将巫马琴这种半部金丹的太渊门强者逼到这种田地,必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恰在此时。

绿光一闪。

一个身着淡雅宫装的女子浮现而出。

她面容恬静身上并没有多余的装饰,正是商女本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商女询问道。

“商女容禀……此事说来话长,十年前地下深渊出现了一头深渊魔龙王,他虽然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但却能够将我师尊太渊之主打成重伤,师尊临死之前传位于地面修士……”

“天池山之乱后,我见凌华可怜又丢了孩子,刚好契合玄阴鬼母功的修炼条件,我打算让此女修炼玄阴鬼母功快速提升修为,到了练神中期,再让她改换功法,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凌华依靠灵石矿脉的产出,从地面大宗手中换取丹药,以令人咋舌的速度修炼到了练神后期假丹境,一口气练成了血毒和血种神通”

“那时我已经深感后悔,并且警惕着她,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自削修为到练神中期,骗过了我……”

“我以为此事会就此过去,却没有想到灾难才刚刚开始,她用凌卓平真人失踪的消息将我支走,然后秘密来到酆都城对我兄长下手,我那可怜的兄长,好不容易窥得金丹大道晋升灵境,却没想到成了那女人的资粮……”

“巫马琴有罪,罪该万死!”巫马琴说到这里已是嘤嘤哭泣,甚至有些泣不成声。

“唉

文学

……我明白了。”商女叹了一口气,一脸平静的说道。

只听商女悠悠说道:“地下修罗借鉴人族功法创下血魔功,血魔功传至人族又被人族修士推演成无数魔功,其中玄阴鬼母功最是恶毒,威力也最为巨大……”

“好在血魔邪功被我鬼修克制,血毒对我商女城的鬼修毫无威胁,死在九幽鬼火下的邪修也是不计其数,然而邪修杀之不绝,原因是人族无法斩断自己的贪欲……”

“贪欲!人之本性也,人族无法斩断自己的贪欲,必然好走捷径,走捷径就会去修炼血魔功一类的邪功,从而荼毒一方,贪欲不绝,邪修自然也就永远无法斩尽杀绝。”

“巫马琴……我许你留在商女城,哪怕你成为了血毒种,只要终身待在商女城里,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如果你要离开商女城,只需抛弃肉身成为鬼修,便不会再受制于人……”商女给了巫马琴一个终极的解决办法。

几个老头玩弄我 第二章

@@@@太监

如题。

成绩太差,每天看着两位数的订阅,扎心。

每天花四五个小时实在不值得,没动力。而且身体也不好,想要多更新就得熬了,太累了,所以割了。

也没新书了。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几个老头玩弄我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