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娇妻被多p的刺激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挺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

文学

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李泽轩没预料到书院众师生在太原城就会遭遇这么大的危机,他料想到突厥人在得知书院众人北上的目的之后会从中作梗,但按照他的预想,突厥人最有可能是在云州动手,毕竟那里地处大唐边境,天高皇帝远,可他万万没想到突厥人直接就在太原城甩出“王炸”,他们难道不应该先在太原城试探试探虚实、然后再在云州发动“绝杀”吗?

突厥奸细们的这一连串举动不合乎常理,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李泽轩也没有想到他的老丈人会歪打正着地截获了突厥奸细的密信,这可太关键了,要不是这个歪打正着,现在书院众师

文学

生的处境只会更加的被动,甚至他们连自己面对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谈去对付了!

当然,李泽轩最最没想到的是,突厥的奸细首领居然是赵德言!

前世的他虽说不上是熟知历史,但关于赵德言这个人,他还是有所耳闻的!这家伙可是唐代第一大汉奸呐!

但相比于历史上的其他汉奸,赵德言这个大汉奸并没有在史书上留下多少骂名,相反,许多中原人甚至还对他颇有好感,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赵德言这个大汉奸当的并不“合格”,细数其在突厥的作为,不仅没帮到突厥,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反而是帮了大唐!

电视剧《贞观之治》,关于颉利得到赵德言的描写,非常有意思。赵德言原来是大唐刺史,李世民发现他擅长拍马屁,又没有真才实学,就决定让他去祸害突厥。

李世民先是撤了赵德言的刺史之位,然后让赵德言随大唐代表团出使突厥。赵德言到了突厥之后,一番溜须拍马,让颉利大可汗觉得很受用,就决定重用赵德言。李世民为了让赵德言全心全意为颉利服务,还把赵德言的家人送到突厥。

事实上,赵德言并非什么刺史,而只是一个地方小吏。正史限于篇幅,没有记载颉利可汗是如何得到赵德言的。《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二》只是记载说:“颉利可汗获华人赵德言,委用之。”

东突厥在隋末唐初几乎对任何势力都保持绝对的优势,公元615年,依然以千古一帝自居的隋炀帝,北巡到雁门一带。得到消息的突厥骑兵,趁机大举南下。他们一路势如破竹,攻克雁门附近的大部分地区。隋炀帝在仓皇之中,躲入雁门郡城暂避。突厥大军随即将城池封锁,展开围攻。激战中,突厥人的箭矢一度射到了隋炀帝身边。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隋炀帝,在面对真刀真枪的战场压力后,竟被吓得泪不能止。随着突厥人的攻势加剧,吓破胆的杨广也已哭到眼睛发肿。

此战之后,东突厥汗国的声望更为强盛,成为了当时东北亚草原的霸主。步入巅峰的他们,将地盘扩大到东起契丹和室韦部落,西至吐谷浑与高昌国之间的广袤区域。各方部落的酋长与小国君主,都臣服在东突厥可汗之下。

隋朝灭亡后,东突厥人更是混的风生水起。当时中原北部的各路军阀,或多或少都和东突厥汗国有所交易。其中也包括了以山西被基地的唐高祖李渊。他甚至不惜向突厥人称臣,以便在便在攻打长安的时候,借到五百突厥骑兵。通过这种狐假虎威的手段,给对手以极大的心里压力。

东突厥势力日益强盛,甚至眼看已经有了威胁大唐、问鼎中原的资本,但对于东突厥的可汗颉利来说,却始终有一个心病,他渴望拥有李渊、李二那样至高无上的权力!

在突厥势力起家时,统治模式相当的简便。可汗之下的其他贵族,也都有相当大的权力。他们在各自的部族中,保留了自己原先的习惯,不受可汗干涉。中原皇帝在国内所拥有的生杀予夺的特权,在突厥可汗那儿只是梦寐以求的渴望。

于是,颉利可汗便任用了逃亡草原的汉人赵德言,为其进行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颉利希望借此加强自己的权力,将保有自治权利的部落都彻底统一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