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箩莉h文、老旺秦芸雨1一400

小箩莉h文 第一章

薛剑强说:“我的客户对它很感兴趣,想买几枚……”

齐菲斩钉截铁的打断:“不行,绝对不行!”

薛剑强说:“你听我说完嘛!我的客户买回去也不会用的,只是用它来保命……”

齐菲说:“不可能的事情,让你的客户死了这条心吧!”

薛剑强大为失望,但还是不死心:“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可以任你们开价的!”

齐菲说:“不是钱的问题,是原则问题!如果我们开了这个头,其他国家纷纷效仿,向对我们抱有敌意的国家提供类似的核武器,我们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薛剑强:“……”怎么跟伊娃的说法一模一样?

齐菲耐心地向他解释:“所谓的核平衡并不仅仅体现在大国核对峙上,它同样体现在外交上。想要做到绝对的核平衡,就必须确保所有有核武器的国家都是冷静的,理智的,不会轻易动用这种大杀器……如果这种大杀器扩散开来,落到那些没多少实力却跳得比天还高,一心想搞大事的小国甚至恐怖组织手中,今天炸两颗明天炸两颗,还谈什么核平衡?我们可以对外国出售战术核武器,美英法俄一样可以,甚至以色列都没问题,到时候一堆小国拿着核弹满世界的耀武扬威,整个外交体系都将为之崩溃!”

“不能对任何国家提供核武器,确保核武器永远掌握在少数几个大国手中,这是五常的底线,必须遵守的,没得商量!”

薛剑强觉得还是可以争取一下:“不是说八十年代我们向沙特提供过一两枚核弹么?”

齐菲露出关爱智障的表情:“这种段子你也信?”

薛剑强:“……”

好吧,购买蘑菇弹的行动彻底宣告失败了。

其实失败是预料之中,别说中国,哪怕是穷疯了的俄罗斯和连贩毒金额都计入GDP的英国,也不可能对外出售核武器的,哪怕是那种几百吨上千吨当量的小家伙也不行。这玩意儿实在太危险了,一旦扩散开来,后果是不可想象的。五常的地位是用无数小国的血泪甚至尸骨堆起来的,为了坐稳这个位置,哪个不是心狠手辣,把能做的不能做的事情都做了?那些被五常死死踩在脚底下的国家就真的没有一点怨言,没有一点报复心理么?不可能的事情!一旦核武器扩散,落到那些不择手段要打破现状的狂人领袖手中,事情可就大条了!大国与小国爆发冲突,小国在被全方位辗压的情况下祭出核武器怎么办?大国是接受他们的讹诈还是对丢核武器,大家一拍两散?接受了核讹诈,必然有一大堆国家争相效仿,大国将永无宁日;一拍两散的话……

那就全世界种太阳好了。恐怖平衡是建立在双方实力对等的前提下的,当一个拥有几千枚核弹的大国对上一堆手里只有三两枚核弹的小国的时候,对双方而言都只有恐怖,没有平衡,一起完蛋得了。这种事情一旦开了个头,就拽不回来了,所以,万万不能开这个头!

只能说昭和男儿走运,不然的话,要是让这家伙弄到了十几枚狂飙一号,以郭化若的性子,分分钟派轰炸机先丢一半到日本去试试手感。

但他们的好运也仅仅是这样了。

八月五日,最后通牒的期限到了,日本仍然没有投降,把默杀态度表达得很清楚。

美国也懒

文学

得跟他们废话了,没看到苏军已经把大半个北海道给吞了,随时可能杀过大隅海峡一路南下,直冲到东京湾么?再拖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在东京看到红旗了。既然日本人骨头那么硬,死活不肯跪下,就把他们的骨头彻底敲碎好了,看谁狠!

八月六日凌晨,三架B-29远程战略轰炸机从提尼安岛空军基地起飞,一路呼啸着扑向遥远的日本本土。这是赫赫有名的509小组,几个月前,当这个小组抵达提尼安空军基地的时候,日本的“东京玫瑰”曾在电台广播中用邻家小妹般甜美的声音祝贺他们平安抵达,言下之意就是:看,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小到区区几架轰炸机的调动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日本情报部门只知道美军有一个神秘的509小组,却压根就不知道这个509小组到底是干嘛的,跑到提尼安岛空军基地来到底想干什么。这不奇怪,全世界只有杜鲁门总统知道509小组跑到提尼安去是要干嘛的,日本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现在,这个小组起飞了,满载着炸弹扑向日本本土,不知道“东京麦瑰”还会不会祝贺他们安然飞越两三千公里的遥远距离抵达日本本土?

小箩莉h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箩莉h文 第三章

大殿之上的主位上,正端坐着一位翩翩佳公子。

这位公子生的唇红齿白,目若朗星,口仕涂丹,总之确实是极为俊俏。

手拿一把折扇,正饶有兴致的,目不转睛看着堂下三人的打斗。

韦小翔再仔细一看,这特么哪里是一位翩翩佳公子?这分明就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假小子。

瞬间他就明白了此人的身份,很显然嘛,此人肯定就是赵王府中的那位郡主了。

再看其身后,果不其然,一溜全都是元廷武将。

不难看出,这帮人全都是军中高手。

文学

尽管不知道他们手底下的功夫怎么样?但一个个的气势,确实足得很!

颇有些高手风范呢!

赵敏郡主高踞主座之上,折扇轻摇,说不出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而堂下打斗的三人,正是武当老道张三丰和玄冥二老。

张三丰确实卖相很好,须发皆白仙气飘飘,一副仙风道骨的高手风范。

只不过,显然是已经受了伤。

而且貌似看上去,受伤还不轻。

很显然,已经是在苦苦支撑了。

玄冥二老,二人联手打张三丰一人,又是在人家重伤之后,自然是越打越轻松。

此时此刻,在二人的脸上,韦小翔已经品啧出来了点儿胜券在握的味道。

就在这时,主座上的赵敏开言了:“张老道,不要再顽固不化了!

你看你,很显然也支撑不了多久了!这又是何必呢?

归顺朝廷有什么不好?普天之下莫非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莫非你真有你这武当山乃是化外之地不成?”

张三丰显然也是动了真火:“一帮卑鄙无耻之徒,休想!

若非是你们使用十香软金散,我武当派,何至于此?”

张三丰还是中了赵敏郡主这分心之计呀!

说了短短两句话,顿时被玄冥二老打的连连后退。

高举主座之上的赵敏哈哈大笑:“哈哈哈……

张老道!看来你这天下武功第一的传闻不尽不实啊!

你这?根本就打不过玄冥二老嘛?”

张老道气的咳嗽连连,只不过再也不敢分心答话了。

韦小翔看的连连摇头啊!

这赵敏郡主的诡计多端,他总算是领教到了。

见张三丰的情形确实危急,尽管这老道纯阳无极功炉火纯青,十香软金散之毒似乎对他作用不大。

可是,从其那肚腹之上隐隐渗透出的血迹来看,这老道恐怕是受了外伤。

来不及过多的去分析了,韦小翔一个腾跃,就稳稳的落在了张三丰的面前。

张三丰还以为韦小翔乃是元廷鹰犬呢!

正准备出招,韦小翔开言了:“张真人,在下是友非敌。”

说着,九阳真气磅礴而出,蓄力满满的双掌朝着玄冥二老便平推了过去。

玄冥二老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与得意之色,毫不犹豫地祭起玄冥神掌就对了上去。

原本他们以为,这个小年轻接了他们两掌之后,定然会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再然后浑身结冰,呲呲冒冷气。

谁曾想?他们所预料到的场景并未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