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下药玩好爽;翁熄系列28篇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第一章

(玄幻新书《炼天图》即将开始连载)

龙霄的大哥龙山,龙海,龙志,龙冲,龙云这次都顺利的突破飞升,成功的回到了原世界,具有了无限的生命寿限,此时也在地球上生活。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龙山,龙海原来就是在地球觉得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世界进步了许多。而从异世界飞升出来的三个哥哥,龙志,龙冲,龙云则是有点不习惯。在得知龙霄是银河系的领主之后,就想在银河系另辟星球,做一个星球领主。

龙霄也绝对赞成,就让大哥龙冲带领家人去了牵牛星做了星主,二哥龙冲去了织女星做了星主,三哥龙云则是去了武曲星做了星主,这三个星球都比地区大几千万倍,做星主也是不错的一个选择。龙霄的另一个大哥龙山则是带领家人去了太阳系的木星,二哥龙海则是去了土星。龙霄的其他亲人,也有愿意在地球生活的,也有想去银河系其他地方的。由于每个人都成了宇宙能者,在银河系之内是所向无敌的,都想占据一个星球作为自己的地盘。银河系中反正有4ooo亿颗生命星球,9ooo多个亲友就是每人1oo颗,也不成问题。

尤其是龙霄在原世界华夏的那些同僚们,比方说说原来华夏的几位一号长,七大常委们,此时也都成了宇宙能者,当然也想过过做星球领主的瘾,龙霄就让人安排到了银河系的其他星球,个个坐上的星球领主之位。只有龙霄的女人们,和一些直系亲属,都愿意跟随龙霄在地球,龙霄就为他们在地球建造了豪华的宫殿,供他们使用,一般都在地球的海洋之上,是悬浮的浮空城,这也是权利的象征。此时已经过了4oo多个地球年,就是龙霄的直系子孙们都已经扩展到了一千多万人,是地球上的第一家族,这是毋庸置疑的。

龙霄也有规定,只要自己的直系子孙,只要成年,都会被派遣到天牛星系中去,把银河系的空间腾出来让给其他的旁系亲属,自此之后,天牛星系就成了龙霄直系亲属的专用星系,其他的族群是不允许进入的。在银河系中也形成了一个规定。凡是从天牛星系来的人,都会受到银河系各个族群的尊重,因为龙霄是银河系和天牛星系两大星系的领主。更重要的是,天牛星系的居民,都是龙霄的直系亲属。于此同时,由于地球科技的达,人们的寿命也达到了1万年至1o万年,地球的人口膨胀到了1ooo亿之上,达到了龙霄预想的最高标准。

因此,地球上每年都要筛选出相当大的一部分去银河系的其他星球居住,留在地球上的就是精英。而进入龙霄的异世界修炼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样就保证了龙霄在异世界的人口的质量。而进入异

文学

世界凡界修炼的人,则是更会勤奋修炼,因为在异世界凡界的生命寿限只有最高1万年,还不如原世界地球的寿命长,但进入异世界凡界之后,是不能返回原世界地球的,要想返回,只能不断的修炼,进入异世界仙界之后,再次飞升才能回到原世界地球,这是一个循环,也是一个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过程。

由于从异世界仙界已经有1oo多万人成功飞升,人们也都知道了异世界的奇妙很神奇。也知道了异世界的规则,异世界凡界只有1万年的寿命,仙界才是长寿的地方,可以活到一亿年,要是成功飞升就会获得无限的寿命。有一些觉得自己不行,或者毅力不够的地球人,反而不愿意进入异世界,只想在原世界宇宙中痛痛快快的活到1o万年。因此,很多的地球人都把自己在地球的居住权卖掉,获得巨额的财富,从而移民银河中其他的星球,过上富家翁的生活。

对于这一切,龙霄也不假制止,是否愿意修炼,是每一个人的自由,不是上天赐予的,是经过努力得来的,宇宙的生存原则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龙霄也不想改变,也改变不了,只有顺其自然,地球才有更好的展。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第二章

迪丁开门下车,大声喝问:

“你们有什么事?这是私人庄园,你们擅自闯进,要知道这是违法的操作,明白吗?”

一个中年警官走上前,遇到贵族,跟遇到低姓民不一样,他倒是十分客气,对迪丁双手一合十:

“迪丁先生,我们不是针对您来的。我们刚刚接到报警,有两个大华国人,一男一女,涉嫌走私文物,我们奉命前来搜查。”

“噢?文物走私?”迪丁皱了皱眉头,“我的朋友并不是文物商人,更没有进行任何走私活动,它是由我、通过M市两国文化交流协会邀请来进行古文献文化交流的。”

警官听到名头较大,倒是有几分收敛。

这时,张凡和涵花也从车里下来。

涵花有些紧张,紧紧的挽着张凡的胳膊。

她心里在明白,若是在大华国,这点小事张凡一切都能够搞定,可……这里是在异国他乡,而且是在政客煽动下普遍对大华国人有敌意的Y国境内,今天晚上看来是吉凶未卜。

张凡最初的慌乱过去之后,眼下却是镇定如常,只是心中有一点点担心《玄道医谱》——可千万不要被发现!

“请出示你的证件!”警官道。

看到张凡仪表堂堂、涵花艳色无边,警官心中顿时崇拜一些,说话时,态度变得相当恭谨。

张凡和涵花把护照拿出来,递

文学

给警官。

警官检查了一下,果然是文化交流类的Q签证,点了点头,把执照还给张凡,同时,也忘不了在涵花高高的胸前紧紧地盯了几眼。

张凡看得清楚,这个家伙的喉咙上下动了几动。

一定是在咽口水。

没错,能有幸近距离看一眼这样的美女,对于警官来说,相当于过节了。

“张先生,你是否从当姆先生手里购买过一些书?”警官问道。

张凡点了点头,“是的。当时是在现场公开买卖,并没有什么私下交易,更不是什么文物走私。”

警官笑了笑,“是不是文物走私是由法官来判定的,你和我,都不能判定。”

迪丁道:“张先生购买图书只不过是一般性的图书交易,这样的交易天天都有,难道我们城市里的旧书市场上,不是每天都有外国人来购买各种书籍吗?”

迪丁先生说的是义正词严。

警官的威风又缩了几成,眼睛滴溜溜地转,这件事情,事涉迪丁这样的富人和这两个有钱的大华国人,处理起来,就应该灵活机动,悠着点,看看其中有没有机会:

“事情确实是这样,但是,如果买卖的图书非常珍贵,那么就另当别论了。据百姓报案,张先生购买的书籍都是珍贵的古代医书,有极大的医学参考价值,应该是我们Y国文物保护范围之内的。请吧,张先生,看在迪丁先生为你作保的份上,我们可以免于逮捕你,但是你必须把图书交出来!”

张凡断言否决,“不!你们无权这样做。这是赤裸裸的抢劫,我要向你们政府提出抗议。”

警官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明白,自己此时还没有掌握主动权,说什么都没有力道,只要来个剧情反转,对方才会动真格的。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第三章

“说吧,你找我谈什么?”看到严臻走过来,长安甩了甩头发,一脸愠怒地问道。

他静静地看着她。

看着她黑漆漆的眸子里跳跃的火焰。

“我跟你说一声,我马上要回基地开会,晚点再过来。”他朝步战车的方向指了指,“石虎他们就交给你了。”

就这事!

当着大家说就可以了,干嘛把她支到车后面来。

她皱起眉头,“你不说我也会安排好的。还有其他事吗?”

他看着她,没动。

她摆摆手,“没事了,我就去忙了。”

她向左跨了一步,想绕过他回去,可他却突然攥着她的手腕,低声说:“豆豆……”

“你不要打扰豆豆!”她像只炸毛的刺猬,瞬间竖起身上的尖刺,微弓着腰,眼神愤怒地瞪着他。

他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长安,心里忽然涌起一阵滚烫的悸动,这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体里慢慢复苏。

“你为什么害怕我接近豆豆。”他哑声问道。

她的心咚咚跳着,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沉重,就像她这些年经受的痛苦一样,只能隐藏,不能明说。

她看着他黝黑深邃的眼睛,嘴角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之后低下头,用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手指,可是他丝毫不为所动,任由她的动作从简单克制渐渐发展到烦躁愤怒。

“严臻,你……别这样……”她脸色苍白地低声恳求他。

可刚刚仰起头,就觉得身子后仰,脊背咚的一下撞在大巴车的车尾板上。

她预感到什么,睁大双眼,惊惶不安地看着他。

他将她牢牢禁锢在他和车体之间,之后,盯着她微颤的嘴唇,慢慢俯下头。

“严臻……”她只来得及叫了声他的名字,就被他的气息包裹住了。

一刹那,耳边的风声、人声都听不到了,伴随她的,只有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一声快,一声慢,渐渐带出了痛意,她手足冰凉,鼻尖发酸,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远处站着的雷河南,看到这一幕后,神色黯然地背过身去。

“经理呢?宿舍还没分呢!”一个男员工走过来要找长安,却被雷河南拦住,“找小何去,他那儿有名单。”

“可我想和大胖住一起,我想跟经理说说,给我们调调。我还是得找她,嗳!雷工,你别拉我呀,雷工!”男员工被雷河南推搡走了。

这边严臻放开长安,可视线却黏在她的脸上。

她的胸脯起伏剧烈,神色复杂地盯着他,“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伸手想摸摸她的脸,可被她警惕地避开了。

他的手指在半空中尴尬地搓了搓,垂下来,嘴角微微一抿,说:“我说过了,我想重新追求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你做梦!”她气极,脸庞一瞬间涨得通红。

他眯了眯眼睛,翘起唇角,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长安,咱们……来日方长。”

说完,他退后一步,冲她笑了笑,转身潇洒离开。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抬起手,按着发烫的面颊和嘴唇,崩溃一般大声斥道:“混蛋!”

营地共清理出二十四间能继续使用的房屋,留出五间房办公,五间房当餐厅和活动室,其余十四间就成为员工宿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