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文库按住腰顶弄:被打屁股缝里夹姜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一章

第1832章:电话

“陈文军,我们能见个面么?”电话刚刚接通,钟小莲略带清冷的声音就是通过手机的听筒平静的传到了陈文军的耳朵里。

如今一切已经摊牌,面对陈文军时钟小莲也终于可以卸下伪装!

“我为什么要见你?”陈文军冷笑一声,钟小莲的这个来电完全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如今看来,股权转让协议的陷阱已经被对方识破了,否则的话,钟小莲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选择和自己翻脸…

“因为很多话还没有说清楚,难道你就不需要我一个解释么?”钟小莲顿了顿平静道:“不管怎么样,见个面儿对你我来说都是好的。”

陈文军微微蹙眉沉默了,钟小莲说的没错,自己心里确实不痛快。

如果和钟小莲见个面,把事情都聊清楚,陈文军也是非常乐意的。

只不过,钟小莲的话,陈文军也不会完全相信。这个时候钟小莲找到自己身上,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陈文军也是心知肚明的!

“如果你想和我聊股权转让协议,那咱们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陈文军沉思片刻缓缓开口,“你或者是你背后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如此大的局也不是我所能布置出来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你堂哥的手笔。”钟小莲深吸口气,声音平静的再次响起,“你堂哥确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这么些年了,我还从未见过有哪一个人,能让少爷他如此的重视…”

陈文军感觉一阵反胃,钟小莲称呼孙庚海为少爷,完完全全一副奴仆的态度,他心里怎么可能舒服?在自己这里是女神,到了别人那里反而是这么一副德行,这让陈文军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这个落差!

“哼,和我哥比起来,孙庚海又算个什么东西?”陈文军冷笑一声,说实话,如果说一开始听到孙庚海的事迹他还有些紧张,绝对孙庚海就是一座压在所有人心上的大山。

但是随着事情一步一步的发展,自己一方和孙庚海不断的碰撞再碰撞,每次孙庚海都没能在堂哥这里讨到任何的便宜!

如此一来的话,陈文泽身边的每一个人,反而就不会太把孙庚海当回事儿了。孙庚海就算是再强大又如何,面对陈总依旧会输,所以对于接下来和孙庚海的对弈,大家虽然紧张,可也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再加上今天钟小莲的说法也是彻底惹怒了陈文军,什么少爷不少爷的,别人可能惧怕孙庚海的权势和能量,但是自己不会怕,堂哥更不会怕。非但不怕,大家还主动给孙庚海准备了一个大大的坑…

“陈文军,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自负了。少爷的手段,不是你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钟小莲盛气凌人,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诽谤看低孙庚海。

即使,孙庚海现在并不在她身边,她也要自觉的维护少爷!

或许这就是舔狗的终级最高境界,钟小莲早就已经被人家孙庚海给彻底的洗脑了。不管人家孙庚海做什么,在钟小莲眼里也都是对的。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二章

就在老李夫‘妇’等得焦心的时候,客串主持人的危坚强走上了台:“各位领导,各位佳宾,各位亲朋好友,大家晚上好。”

见到主持人上台,大家的‘精’神都是为之一振。

“在这‘花’好月圆的时候,我们聚集在这里,共同为李守一先生与方圆圆小姐的婚礼送上美丽的祝福。

此时此刻,大家都在等待新郎官和新娘子的闪亮登场。对不起大家,你们的等待将还要继续一会。因为……”

说到这儿时,危坚强停了下来。

台下的人听得正是全神贯注的时候,一见他这样的做法,立即发出了一片喧闹之声。

“呵呵,开个玩笑,请大家不要介意。”看到触犯了众怒,危坚强赶忙挥手打了一个招呼。

等到大家安静之后,这才解释说:“因为,今天的新婚夫‘妇’李守一和方圆圆二人,正在迎接一批贵宾。”

听到这儿,台下的客人顿时议论纷纷,响声四起。说到贵宾,还有什么人超过洪总理这些人呢?

如果说是古主席,那是不可能的。

除了京城之外,最高领导人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是一个不容违背的规矩。

既然这么说起来,又有什么样的贵宾要来呢?而且,这些贵宾就连洪总理都是笑呵呵的在耐心等待哩。

危坚强的一席话,顿时就让所有宾客的谈论内容,由天南海北的奇闻逸事,转到了猜测即将到来的贵宾身上。

不大一会儿,宴会厅‘门’口出现了一阵‘骚’动。

很快,就见到李守一和方圆圆二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一个头顶光光,白须及腹,红光满面的老人家走了进来。

今天的李守一,破例的没有穿那套从来不肯离身的保安服,而是穿上了师父所赐的那套青衣布衫。

只是为了增加喜庆‘色’彩,才在危坚强和胡军吕庆明的策划之下,模仿古代婚礼,在布衫外面加上了一条大红绸缎扎成的‘花’朵。

除此而外,头上还戴了一顶古代新郎官的帽子,两边的帽翅一上一下的摆动着,顿时引来了大厅中人的一片笑声。

作为设计者之一的危坚强,心中虽说也觉得好笑。但他的注意力并非在此,而是集中到了走在李守一和方圆圆二人中间的那人。

看到来人,危坚强心中猛一咯噔。莫非,莫非是老神仙亲自到了场!

由于相互的关系,加上采访的需要,危坚强对华明之的相貌最是清楚不过。

他用手‘揉’了一下眼睛,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危坚强立即抓起话筒,兴奋的高喊道:“各位朋友,各位来宾,最最让人‘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

为了庆祝李守一先生的婚礼,他的师父,华‘门’当代掌‘门’,被人称之为老神仙的华明之先生,已经亲自来到了现场。

在这振奋人心的时刻,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表示华夏人民的感‘激’之情吧。

感谢华‘门’为华夏所做的一切,感谢华‘门’给华夏大地带来的福音。”

随着热烈的掌声响起,洪总理等人都已经起座,朝着华明之迎了上去。

这时,危坚强继续介绍说:“各位来宾,这位红光满面的老神仙,今年已经159岁——”

没等到他再往下说,正在与洪总理等人拱手为礼的华明之,突然接上话头说:“小娃*娃,老头子还没有过生日,还应该算是158岁呐。”

他的声音不高,却盖过了危坚强的喇叭声,也压过了宴会厅的掌声和喧闹声。

一听这话,心思敏捷的危坚强立即反应了过来,对着话筒说:“各位来宾,华老神仙的生日是八月十五。

在中秋到来之前,老神仙还算是158岁。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衷心祝愿老神仙越活越年轻,越活越开心。”

“你这个小娃*娃不错,难怪守一会把你当朋友。”华明之赞了一句,就在洪总理身旁坐了下来。

这一次,华‘门’来给李守一祝福的阵势可不算小。除了华明之不算,还来了几个长老级的人物。

大师兄夫‘妇’和八师兄夫‘妇’,将这几位长老一一介绍给了洪总理和李守一等人。

有了这么多贵宾的到场祝贺,自然是为本来就很热闹的婚礼,又来了一个锦上添‘花’,更加热闹非凡。

从开始到结束,李成铁夫‘妇’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消减过半分。就连周围的那些老朋友,也都是赞不绝口。

婚宴结束后,李守一等人又将华明之送到了疗养院外的那幢小楼。

到了屋子里,师徒几人坐定之后,华明之和几个长老分别给了李守一夫‘妇’一份礼品。

华‘门’之人所赠送的礼品,无非就是珍贵‘药’材或者是行医所用的书籍和器*材,李守一、方圆圆依次上前拜领。

就连艾美也没有落下,华明之用手抚*‘摸’着她的脑袋说:“好孩子,到了华‘门’之后,老头子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所有事情都结束之后,李守一这才‘噗通’一声跪到了华明之身前,口中‘激’动的喊了一声‘师父’。

看到他这么一跪,方圆圆和艾美二人也跟着跪在了身后。胡军和吕庆明夫‘妇’,一个不拉的跪了下来。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三章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大家聚餐完毕之后,弘朗又带着大家去周边转了转。眼看着太阳要落山了,哥几个要回去好好休息了,弘朗派车给大家送回蓬莱阁。

回到酒店,阿伟还没起,看来宿醉还没有缓过来。大林让大家各自回去稍整理下,晚上吃完饭后有话交待。

子锐回来的略晚了些,毕竟这次四大家族他是晚辈,在桌上也主要是听得多,说的少。今天中午的饭也没白吃,回来后就直接去找大林了,有事还是要商量下。

大林听完子锐的详述之后,不免有些震惊。震惊的是啥的?比如说,马家明确表态希望这次林家不要进官方?对于连续两届林家是常务副部,马家意见很大。

按理说这些事情他应该先跟琪子商量啊,怎会先同自己说。

“子锐,这里有些事情,你应该同你二哥说,我毕竟是外人”,大林说的很坦诚。

子锐回复也很坦诚,“林哥,我来的时候,大爷就跟我说一切听你的?如果二哥跟你意见不合,也要听你的。总之,就是听你的。”

好吧,大林顿感无语。这名义上,老爷子是给自己生杀大权,说白了责任越大,压力也越大。

“那好,既然你这么说,我确实有事要交待你。”

大林的态度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子锐倒是紧张起来了。

“行,林哥,你说,我都听你的。”

“你这次就别进官方了,进联盟。”

本来子锐会以为大林交代自己如何在对战中取胜,谁曾想浇了一盆冷水。大爷让他来不就帮助自己稳进官方了么?大爷知道他的真实目的么?

难不成林大林和马家合伙做局,坑我林家?

看来他和二哥真是有仇啊!和我林家有仇啊!

可是,自己跟他接触这几天,不像是个小人啊!还对自己认真指导……想不透,想不透。

“我倒不是惧叶毛马三家,只是想的可能远一些,你不用这么早表态,先跟老爷子说说我的想法。”

这是大事,子锐不敢自己拿主意,先告别大林,回去联系林老爷子了。

子锐把今天中午饭桌上,包括回来大林说的,一五一十都跟林老爷子汇报了,当然也包括自己这几天跟林大林接触的情况,对他的印象,都说了。

林老爷子没啥说的,只是说知道了,一切都听大林的。

老爷子这么信林大林?把身家性命都交给那小子?这要不是亲儿子,鬼才信!

哈哈,林子锐啊,一天到晚也不知道想啥。

林老爷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是一突突。那边刚挂了子锐的电话,这边立马就联系大林了。

听了大林的解释,林老爷子很久都没有说话。

大林这次很有耐心,因为他知道林老爷子做这个决定是未来几十年的事,这很难,真的很难。

林老爷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大林,跟我说句实话,你这个决定……”

“马家这两年崛起了一个千年难遇的人才,这个人于情于理都要为国所用,这是民族大义”,大林把手机外放打开,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回复。

如此机密的事情,外放好么?不用怕,这是林家的地盘,即便窃听,也是林子锐。

“叶家这次想把叶弘朗从西北局调到总部,占了一个名额。毛家向来同官方保持距离,所以今次不会往外推人。所以说,以现在这种格局,四大家族,叶家有两个,叶弘云,叶弘朗,马家有一个,林家有琪子。”

听到这,老爷子给跟前之人一个眼神,老爷子那边也是外放。听的人大家也能猜到,就是林子琪。

这声琪子,林子琪是听到了。上次亲耳听大林喊他,还是十多年前。

大林喝了口水,老爷子那边也在继续听,管家给新泡雨前崂山,说实话,泡的茶不如煮的茶好喝,林子琪的茶艺还真是一般人比不了。

“所以,就这态势,老爷子你也能看出来,未来三十年叶家可能略占上风。多来年林叶两家在官方得势,今次大会官方可能也需要给其他家族些名额了,尤其是那些从底层拼上来的。”

老爷子中间插话,“大林,你的意思是?”

“别在旧式庭院内过多的徘徊,历史的车轮还是滚滚向前的。打破固化,重新平衡,方能保住林家百年基业。进可守,退可攻,先往后稍一下,等待未来的机遇。”

林老爷子叹了叹气,虽然他不想这一天那么

文学

早到来,可当林家翻来翻去仅翻出个林子锐的时候,那种颓势的预感就来了。

不接受又能怎样,不认清现实就不是顺势而为,逆势注定会被提前淘汰。

“大林,跟我交个底,你可有把握。”

大林把茶水一饮而尽,目光坚定,沉声说道:“放心!另外,我会给子锐找门好亲事,算是补偿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