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8)  物业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极度勾引 第一章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就是树苗的能力让小助手消失了,但是却没办法把它找回来。

对于小助手是一个灵体这件事,魏朔早有预料,不过它是在系统更新时凭空出现的,现在又凭空消失,根本无从找起。

而且如果小助手在离开了自己之后,还有自主行动能力,那应该会来找自己的,如果它一旦被分离出去就烟消云散,那也实在是没办法。

当时魏朔的灵魂被驱逐出去,看到了许多同样被驱逐的灵魂,但其中并没有非常特殊的。

或许这已经意味着小助手真的已经魂飞魄散了。

如果是活人的灵魂被强行剥离,身体会和灵魂产生很强的联系,这种联系会让灵魂自发地向身体移动,最终重新合为一体。

但是小助手并不是自己灵魂的一部分,并没有这种联系,后续想要回来,就只能自己飞回来了。

“唉,但愿小助手没死吧!”魏朔叹了口气,“倒不是说多么怀念它,主要是有它在的时候,会显得我不是那么贱。”

已经没法继续从树苗这里获得更多的消息了,魏朔离开了夏家。

从某些方面来说,小助手是被树苗杀掉的,但魏朔并没有对树苗做什么。

他不是不讲理的人,当时树苗和自己还算是敌人,发动能力当然也是理所应当的。

小助手的消失也怪自己麻痹大意,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如果当时第一时间寻找的话,或许还能找回来。

现在已经说什么都晚了,拿树苗撒气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魏朔一路上面如沉水,一种莫名的烦躁充斥着他的内心。

这是一种无力感。

这种感觉他非常熟悉,曾经在他父母生死不知后困扰了他很久。

魏朔一度以为自己在获得系统后,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年轻了。

这又是一个FLAG。

这一刻,他对于想要把父母找回来的心情,无比迫切。

只有找到亲人的成绩感,才能冲淡这种

极度勾引,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无力感。

他快步回到家中,从道具栏中取出了那个沙漏。

魏朔仔细回想着沙漏的使用方法。

“应该是只要把沙漏倒过来,就能够让倒置者回到过去,但是如何确定回到什么时间点呢?”

他响起小助手曾经说过的话,穿越时空会产生时空隧道,这种隧道会逐渐消失,但是这个过程会持续一段时间。

如果在时空隧道完全消失前再次穿越,很会很大几率从这条时空隧道中穿过,而不会开辟新的隧道。

这很符合宇宙熵增的基本规则。

现在距离上次穿越,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时空隧道是否已经完全闭合。

如果还没有闭合,那就有很大几率再次从那条隧道中穿过,回到那个夜晚。

“怎么说?要不要赌一把?”

魏朔有点犹豫。

一旦这个猜测没有成立,自己被传送回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时间点,那么就将无法救回父母!

不仅如此,这个沙漏可是有诅咒的,魏朔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逃过诅咒的反噬。

从沙漏的售价来看,估计即使自己能够免于一死,也不会太轻松,甚至有可能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不可逆的影响!

极度勾引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极度勾引 第三章

安朝三百二十七年,西南大旱,伴有蝗灾。

国政拨款被层层盘剥,救灾粮食还未抵达目的地便已经全都是袋袋浮米,底层全都是木糠和砂石。

一时间,饥荒遍地,西南三州犹如地狱,众灾民人人易子而食,啃食树皮,生吞泥土。

一个守备森严的村镇,一群走投无路的饥民。饿红的双眼,让双方都像是从饿鬼道中爬出的恶鬼。

双方都没有过错,可如今都要为了生存而互相厮杀。

饥民数量过多,墙垒三日而破,村镇上下被杀戮一空,连粮食带尸体都被吃得一干二净。

唯有镇内柳家幼子柳秀,得蒙柳家故交,一位天极四象门长老相助,得以从饥民的围攻中幸存。

“王伯,这世间总是如此苦难吗?还是说仅仅是现在如此?”

瘦弱不堪的幼童站在片草不生的山丘上,他眺望一望无尽的干枯大地,以及如乌云般飞掠而过的蝗群,柳秀茫然的询问苦笑的修行者,他无法理解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为何风调雨顺的西南三州会突然数百日不降寸雨,为何大旱之后又紧跟蝗灾。

“天地轮转。阴晴雨雾。这大旱灾情,非我等凡人能够操控说来可笑,你王伯我修行玄武控水诀,本以为能在这旱灾中有所作为,可事到如今才发现,既然天地不予,你又怎能求取?一丝水汽都没有,什么道法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啊。”

“人力有穷,人力有穷。”

长叹一口气,依然是凡人的修行者仰视仍然千里无云的天空,眺望遍地尸骸枯骨,他哀叹着,喃喃道:“故老相传,近千年前,天地中仍有仙神存在,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如今若还有仙人存在,想必就能改天换地,终结这苦难吧。”

“是吗……天地不予……”

柳姓的幼童轻轻重复道,他的双眼中,透露出和他年龄不符的聪慧和决心。

“既然如此。那我,一定要成为仙人。”

天极四象门,玄武坛法主王首道,携柳家幼童柳秀归入门中,经过测灵摸骨,确认其身负‘天生道体’,乃千年不遇之才,故而被收入门主旗下,赐道号‘钟灵’,受悉心栽培。

八年后,柳秀柳钟灵,时年十七,修至后天巅峰,大宗师之境,得传天极四象门核心秘法,‘天雷麒麟法’。

三年后,弱冠之年。

柳钟灵成为天极四象门第三十七代掌门人,各法主长老皆心悦诚服,认为他已超越先贤,如若不是绝地天通,或许真的可以飞升成仙。

二年后,二十二岁。

柳钟灵剑挑六合,无敌于天下,天极四象门压服神州其余七大道门,成为道门魁首。

五年后,二十七岁。

柳钟灵深感门中五大根本传承法落后于时代,主持修法,再造传承,突破性的创造出复合性道法,以及种种道法的全新应用。

自修法结束那一天起,天极四象门便将他的画像挂在祖师一侧,所有新入的弟子,除却拜祖师外,还需拜他。

这便是天极四象门门主,道门魁首柳钟灵修成后天巅峰后的,第一个十年。

但柳钟灵对于这些虚名毫不在意,半点也不感兴趣。无论是天下无敌,还是道门魁首,亦或是弟子的跪拜,三不朽之立言的修法……这些,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泡沫。

他还是不能成为仙人。

“不行,如若想要突破后天巅峰,进入典籍中的‘先天境界’,我就必须将全身上下用灵气贯通,从内到外都修的无一瑕疵……内修我已抵达巅峰,可是外修,却需要天地间的元气辅助,令我之心神可以贯穿天地,感天地之灵而成长。”

“但是天地元气的浓度远远不足以支持我感悟天地之灵,壮大自我的心神魂魄……天路已绝,这条道,断了。”

风度翩翩的道人枯坐在掌门大殿中,天下无敌的柳钟灵已经不再出手,可是已经无人敢于与他为敌。现在,他真正的敌人并非是任何有形有质的存在,而是这天地和时间本身。

“我已经抵达此世的上限,虽然我能感知到,我的极限远不止如此,可是环境不允许。”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柳钟灵最终确定,这世间近乎所有的传承都已经断绝了前路,不可能修成先天。

除非……他自己再创一套传承。再创一套可以壮大魂魄,统御天地之力的道法。

但这实在是太难了,需要耗费的时间,可能需要用到柳钟灵自己接下来的一生。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怀着这样的想法,柳钟灵再次前往神州各地,收集各大门派的典籍,从上古洪荒之时的神话传说,一直统计到如今。

他终于计算出来,灵气的兴起和衰弱,是有着起伏规律的,而如今这个时代,灵气的浓度其实是在不断上升的,而这个上升的幅度,约莫在九十二年到一百一十四年这个区间内,抵达巅峰。

到了那时,哪怕是没有创出新法,他也可以以天地蕴灵,成就超凡。

“至少九十年,甚至一百多年后……”已经三十岁的柳钟灵,站立在满是石碑的山间,能看见,以其为中心的岩石大地都被人用真气抹平,而上面铭刻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字符,似乎是用于推演计算一些极其复杂的东西:“枯荣交替,生死转换,千年的衰竭抵达极限,所以到了那时,天地将会迎来一次大兴。”

抚摸着自己的长须,道人疑惑地低声自问:“可我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然后,柳钟灵笑道:“我当然可以。”

修行者的寿命,就是一口真气的轮转。常人时常开玩笑说,只要保持呼吸,人就不会死,但这种玩笑,对于道人而言,便是现实。

只要一个大周天的灵力运转不停息,修行者是不会老死的。

确定了这一点后,柳钟灵再一次有了目标和希望。

在他成为天极四象门掌门人的第二个十年里,他研习其他门派的道术,还学会了炼丹,也与其他想要争夺道门魁首,天地第一门之位的其他门派斗法,为神州百姓击退外道的邪魔妖人,甚至数次陷入险境,受了重伤。

虽然柳钟灵的修为天下第一,可是世间的上限也就不过是后天巅峰罢了,大家都是后天巅峰的大宗师,几个人围殴一个,还是偷袭,哪怕是柳钟灵也要退避。

接受治疗时,淡然如他,偶尔也会心生不忿:“可恨,这些人不过是一味照走前人老路的庸才,就是凭借时间积累修为,抵达了和我一样的境界……倘若再多几个人偷袭,哪怕是我,说不定也会死。”

“可倘若我能成就先天……”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三十年,柳钟灵四十七岁。

因深感时间不足,他培养出了天极四象门下一代的门主种子,更新了天雷麒麟法。但因西北出现后天巅峰的妖兽雷雕风虎,携裹兽军突袭城镇,柳钟灵还是义无反顾的率队前往西北,剑斩妖虎,掌毙雷雕,还太平于民。

同样受伤的弟子细心涂抹药膏,为他治愈伤口,柳钟灵笑着安慰对方:“没事,雷法本就是越用越熟,这一次战斗,令你师父我深有体悟,新法又有了一些灵感。”

“待我开创新法,成就先天吗,你我师徒二人便可更加方便的帮助万民……哎哟,你这个逆徒,手轻一点!”

“行了行了,守心你过来,我为你疗伤,顺便示范一下,涂药需要怎样的力度。”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五十年,柳钟灵六十七岁。

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开始衰老的他,传位给自己的弟子,成为太上长老休养身体。

到了这个时候,柳钟灵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誓言与决心,他仍然尝试帮助其他人,并创造了一种专门灭杀蝗虫和蝗虫卵的雷法道术,灭杀了一地的

极度勾引,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蝗灾。

凭此,他甚至得到了安朝当代皇帝的真人册封,神州各地都有了生祠。

虽然还不能完善新法,成就先天,但听到这个消息,颇有些郁闷的柳钟灵还是振奋了一段时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62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