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一章

@@@@

今天晚上十二点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说来,四月十八号开书,写到今天两个月十二天,每天都没有断更过,最少也是一更。

好吧,还是有点羞愧,许多书友都说更新太慢,我也知道,书友《年少梦毁了》打赏十万起点币,我却还是只加更了一章,说来的确有些内疚。

我也不想多说别的,此书的成绩就从今天开始,我会努力,上架后每天最少还是两更,但我保证绝对会不时加更。

今天晚上十二点,上架章节不会多,因为没来得及时间存稿,所以现在只有一更,晚上会有两到三更。

明天一天,我会全力码字,尽量爆更,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谢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二章

马顺德虽识字,文学才能有限,就算是进去仔细看,怕也看不出什么,反倒徒惹得代王不喜,索性露出一副随代王行事的模样,看着比平时有礼得多。

他也不催促,只安静等着。

苏子籍没让他多等,看到门一开,里面走出一个老道,就吩咐道人:“真人,这位马公公,是皇上派来的人,书库里的书,都一本不落,拿出来交给他带的人吧。”

出来迎接的老道不是旁人,正是惠道真人。

惠道出来一看这阵势,就心里微微一惊,听到代王这样吩咐,立刻应了一声“是”,引着上前几个太监去里面整理书籍,好登记后装好运走。

苏子籍吩咐惠道配合太监,更是自己进去,在一处小隔间书架上,取下一叠书册,拿到外面时,一本本叠在桌上,看起来慢条斯理,似乎只是不在意将书随手翻一翻,就放上去。

实际上,每一本,都汲取了一些经验。

“【绛宫真篆丹法】+713,14级(3842/15000)”

“【外丹术】+381,晋升15级(1148/16000)!”

这几本,已是苏子籍没有汲取过经验最后几本了,现在汲取了,整个书库里的书,对他来说就都成无用之物,马顺德愿意拿走,拿走就是。

代王放下书,微笑着对望着自己的马顺德说:“书全部在这里,请。”

马顺德也笑了,说:“王爷实在客气了。”

眼见着别人都陆续将书搬到桌上,就一挥手:“来人,将这些书籍,全部搬走,不得有丝毫损坏。”

“要不,饶不了你们。”

“是!”太监们齐齐应声,都是宫内的人,动作非常麻利就将屋内的书籍全部搬了出去。

目光一扫,眼见这书库内,的确里里外外再无藏书了,马顺德也没有追问代王是否还藏了书在别处,就算真藏了几本,也无法搜出来,毕竟,代王在负责处理神祠前,就有爱书爱画收藏的习惯,难道要让代王府一本书都没有才算是可以?

所以,能痛快将代王放在书库里这些书全部运走,对马顺德来说,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

“奴婢差事在身,这就回去交差,还请王爷留步。”马顺德也没在代王府久呆,立刻告辞离开。

看着马顺德带着人出去,苏子籍站在院中,微微冷笑。

“主公!”一道身影这时过来,开口唤了一声,正是野道人。

“外面是不是有异动?”苏子籍知道野道人是刚在外面回来,故有此一问。

野道人本就沉吟着想望鲁坊之事,听到代王发问,心里一惊,难道望鲁坊异动,竟与本府有关?

他嘴上

文学

则利索回话:“是,望鲁坊各处都设了卡,刚才又增了人,连我回来,都拦着查了查,看着有些古怪。”

“各处都设了卡?可有什么说法?”苏子籍心一惊。

这地住的可是达官贵人,若没个说法,搞出这一场事,怕是要引起朝野震动,以来一些不必要的猜测,以皇帝的为人,要么就三下五除二直接干完一件事,要么就会找个理由,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果然,野道人回话:“说是捉拿一个敢于偷窃御物的大盗,要求清查人数,是否勾结……”

说到这里,想到刚才马顺德上门时的景象,野道人心里也是七上八下,顿时悚然而惊:“主公,难道……难道是皇帝要对代王府下手?”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三章

广阔的大海中,偶尔会出现一些悬浮的陆地,有些陆地上遍地妖兽,有些则存在着许多怪异的生灵,这些生灵很像人类,有的胆小如鼠,有的则嗜战成狂。

无边的大海上方,有巨大的岛屿横跨海域,岛屿上生着一颗翠绿的巨树,如果仔细看得话才能发觉,那座岛,居然落在一头巨龟的背上。

那是来自九域的乾阳仙府。

新婚燕尔,小夫妻都喜欢出门游历一番,看看各处景致,说说甜言蜜语,这是人族的通性,即便是以长生为目标的修真者,也一样无法免俗。

“夫君,我们离开九域很远了吧,这里的大海都与九域的海水不大一样呢。”

仙府上,白裙的女子依偎在爱人的怀里,俏脸上尽是甜蜜。

“是啊,我们早就离开九域的范围了,怎么,想家了?”清秀的男子身穿儒衫,显得温文尔雅,声音更是轻柔。

“夫君就是我的家,嘻!有夫君在身边,蝶儿哪都不想去。”名为蝶儿的女子娇笑着将头拱进夫君怀里,脸睱上有晕红。

小夫妻的甜言蜜语,只有风儿听得清楚,当然了,盘绕在巨树顶端的那头巨龙,也一样听得清楚才对,那头凶物看模样应该是睡着了,只不过时而瞟向树下的眼角,预示着这家伙根本是在装睡。

“听闻西海尽头有金面国,以斗为名,有战士能生撕海兽,狂躁好斗,我们先去看看热闹。”刚刚大婚的战仙,望着怀里的妻子,轻笑道:“不过路途有些远,至少还要几年的光景,云龟太慢了,千豪,去帮云龟赶路。”

呼噜,呼噜。

巨树上传来沉闷的鼾声,刚才还偷看的龙眼早就死死地闭了起来,鼾声不断。

“蝶儿,上次在妖灵族看到的那只九尾灵猫不错,既然你喜欢,我们就换头灵禽好了,把那头爱装睡的痞龙赶走。”

“好呀好呀,猫儿最为乖巧,咯咯咯咯!”

“主子别急!千豪来了,不就是赶路么,千豪最拿手的就是当牛做马,嘿嘿,嘿嘿。”巨龙一个翻身落在仙府下方,连着云龟一起托了起来,速度顿时快了一倍还多。

“你个老龟,多少年了还不能进阶妖王呢,成天就知道睡觉,还得让本大爷背着你,早晚把你蒸了做成王八羹,给主子补补身子。”

趁着万破沉睡,控制着烛龙本体的千豪苦力一样在仙府下边嘟囔着:“自从主子成亲,明显消瘦了不少,是不是太累了,身体被掏空了?女人哎,都是祸水啊。”

“十九。”巨大的云龟,慢吞吞地说出一个奇怪的数字,听得千豪一缩脖子。

“什么十九,老龟,我可警告你,乱说话是会挨揍的!”

“十九颗道果。”云龟和善的声音传来:“你偷吃过十九颗道果了。”

“好你个王八,要给老子穿小鞋是不是!”千豪巨大的龙眼叽里咕噜乱转,心虚道:“你敢告诉主子,我把你龟壳翻过来!”

“我不告诉仙主。”

“这还差不多。”

“我会告诉万破。”

“你个老王八!”

金面国位于遥远的西海深处,距离九域亿万里之外,金面国的人天生神力,面色如金,一个个全都是天生的战士。

喝!哈!

悬浮在西海深处的巨大陆地之上,遍布着圆供形状的宫殿,这里遍地风沙,很难看到绿色,在这片异族栖息之地,有身高三丈的巨人正在与恶兽搏杀。

那是一头蛟龙,拥有着七级巅峰妖兽的气息。

金面国的人好斗,而且脸庞全都是金色,看起来犹如一个个金甲天神,斗场的周围,无数金面人欢呼雷动,为场中搏蛟的同伴呐喊加油。

在人群里,两位夫妻模样的男女正相携而立,饶有兴致地观看着眼前这种异域风情,他们身边的金面人仿佛无人发觉一样。

“你们男人就喜欢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看的。”温柔似水的女子嘟起小嘴儿说着。

“你夫君还是战仙呢,你还不是嫁了。”望着妻子娇羞的模样,白亦洒然笑道:“金面国的人果然天生神力,独斗七级海兽的本事,堪比化神修士了,不过这还不是有趣的,我们来,是找那位前辈切磋一番。”

“非要打

文学

一场么?”蝶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斗战之间,必然有一场大战,放心,你夫君可是战仙呢。”

随着白亦的轻笑,他身影一动,直接跃进场中,单臂一探,一把擒住了那头正在发狂的恶蛟,巨大的蛟龙在他手里如同小虫一样扭动个不停。

惊呼声在周围大起,金面国的人终于发现了异族的气息。

“人族修士!”

“这里是九域之外,你来我金面国所为何事。”

“今天是我金面国争夺国主之位的大日子,捣乱者,杀无赦!”

三位身穿长袍的祭祀同时出现在斗场的边缘,隐隐将闯入斗场的异族围住,原来斗蛟之举,是金面国在争夺国主。

“哦?你们的王呢,难道他走了?”白亦提着蛟龙,皱眉问道。

斗仙最后的行踪出现在金面国,这个消息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打探来的,此行金面国的目的,也是为了与斗仙切磋一番。

没与斗仙交过手,可谈不上战遍九域八荒。

“王上正在休息。”

“你没资格朝见。”

“异族,受死吧。”

三位祭祀长袍涌动,不亚于大乘修士的气息翻涌而起。

“打架么?”白亦笑了起来:“我最喜欢了!”

“入我斗场者,只以力量拼斗。”

“战败我等三人,你才有资格朝见王上。”

“金面斗场,禁止一切道法神通。”

三位长袍祭祀也不傻,感知到对方恐怖的气息,立刻道出了斗场的规矩。

“好啊,没问题!”白亦朗声答道,让他用道法神通欺负几个相当于大乘修士的异族,那不是侮辱战仙之名么。

轰隆隆!

三声巨响之下,当先出手的三位祭祀每人掏出来一柄比水缸都大的巨锤,一人一下,直接将错愕的战仙轰进了地里。

“偷袭啊这是!”混在人群里的烛火千豪咂舌道:“那三个孙子哪来儿的,偷袭的功夫比我都溜啊,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穿得人模狗样,尽下黑手啊,这回你们倒霉了,敢坑我主子,一会不揍得你们连爹妈都认不出来,我都不叫千豪。”

尘土暴起,灰头土脸的白亦冲出大坑,指着三个祭祀怒道:“不是说只许用力气比拼么,你们说话不算话,就别怪我翻脸了!”

“力气,包括武器。”

“斗场可以用铁锤。”

“只许钝器,禁止刀剑。”

三位长袍祭祀不急不缓地解释了一番,随后举起铁锤就冲了过来,这番流氓模样气得白亦牙根都痒痒。

这是祭祀么,这是流氓头子才对,这群异族力士也不知是不是和那位斗仙学的,真要如此,看来斗仙也是个百无禁忌的主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