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白领公车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一章

丧尸却又低下头不动弹了。

何欢无奈了,这都什么破事。

何欢打开系统看了看任务。

靠,想明白了。

这个僵尸爱吃脑子,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僵尸!难怪不爱说话。

可受苦的是自己了,抑郁症不爱说话,自己怎么完成任务啊!

身下的丧尸不说话,满意度下降到了很低的一个点,任务还没进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何欢当真是有些纠结。

“好了好了,我不打你了,我们和平共处吧!”何欢想了想说道。

那丧尸又斜着眼睛看着何欢。

暴揍了我一顿,一句话就要和我和平共处?

或许是抑郁症当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病,丧尸表现的非常难受的样子。

何欢尴尬的拿出手机查了查,如何缓解抑郁症。

根据网上的资料介绍,抑郁症一般都是有原因的,没有谁会平白无故的患有抑郁症,但是同样的,很多时候触情生情,回忆起自己的伤心事,或者自己陷入自己的心里怪圈走不出来,都会抑郁。

总之肯定是心里有事,或者说受过伤。

这个丧尸的抑郁症有些奇怪。到底是因为什么?

难不成还要自己解决了丧尸的抑郁症才能算是打开这个任务的开端?

这个方向应该是没错的,但是如何找到抑郁症的原因,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系统的任务都是有迹可循的,这个也是一样,这是何欢一直坚信的一点。

既然有迹可循那就好办了,丧尸之所以会患有抑郁症,肯定是和丧尸的经历有关。

那么到底是什么愿意造成的?

何欢轻轻的走过去,坐在丧尸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丧尸的肩膀,然后用自己厚重的手掌轻轻的抚摸丧尸的后背。

何欢希望丧尸能够从后背感觉到来自于自己手掌的厚重的温暖感情。

叮!剧情任务:抑郁的丧尸,宿主需要将满意度刷到百分之零,也就是正常标准。

完成任务奖励:心情疏导药剂。

失败任务惩罚:丧尸危机大爆发。

何欢一愣,这是啥意思?

这个任务很简单,就是把满意度刷回去,得到的奖励就是心情疏导药剂,根据名字可以看出来,这是能够缓解丧尸压抑的药剂。

但是这个失败任务惩罚是怎么回事?

丧尸危机大爆发是指像电影中那样,丧尸围城了么?

这可以说是很危险的事情。

何欢记得看过一个韩国的电影,叫做釜山行,就是最开始的一个丧尸最后变成整个车都是丧尸。

自己现在客栈里就是从一个丧尸变成了六个丧尸,再有几天不能解决的话,也就变成丧尸爆发的危机了吧?

点击领取了任务之后,何欢看了看丧尸,丧尸还是不说话。

何欢直接问系统。

“系统,我想找到如何才能提升丧尸的满意度?”

“我尊敬的宿主,这就迷糊了吧,提升来客的满意度本系统是不会告诉你的。”系统回答。

“为什么?”何欢问道。

“这种简单的事情,属于宿主任务范围之内的事情,本系统肯定不会帮助宿主作弊的。”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

文学

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文学

。”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三章

四周的场景迅速转变,两人先后被空间抛飞。

沈浪强行稳住身形,不料竟落入一处湖泊之中。

“扑通”一声闷响,沈浪坠入湖中,呛了一口湖水。

“咳咳……”

沈浪剧烈咳嗽,鼻腔中竟是腥臭恶心的气息,令人作呕。

原来这湖水竟是呈黑墨色,如血液般浓稠,充斥着腐蚀,尸臭,血腥等各种剧烈的恶臭气息,闻一下简直让人恶心到爆炸。

同样坠入湖泊的段雷差点没有昏厥过去,赶紧封闭了自己的鼻识。

湖水不单单是臭气熏天,而且充斥着剧毒和诅咒能量,犹如一只只蚂蚁蜈蚣,正无孔不入的钻进自己的身躯。

沈浪感受到魂体不适后,赶紧运转体内的琉璃火莲,全身涌动起绚丽的琉璃火,驱散了渗入体内的剧毒和诅咒能量。

段雷毕竟是蜀山掌门,倒也有应对之策,立即结出一道神魂防御类法印笼罩全身,随即服下了数枚祛毒接触神魂诅咒的丹药。

“咳咳……这里应该就是镇妖塔的第九层了,想不到此间的环境竟如此恶劣!”

段雷嘴里吐出几口黑水,面部都被湖水染成了黑墨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嘎嘎嘎!”

还未等沈浪感知元凤灵魄的位置,湖面上方的天空中传来大量飞禽的嘶吼声,狂躁凶戾,瞬间引起了沈浪和段雷两人的警觉。

定睛看去,只见天空中竟盘旋着数以千计的邪灵飞禽,有半身腐尸半身骨架的秃鹫,也有面目狰狞如恶鬼的鬼面尸鸠,还有全体骨架的骷髅骨龙……

各种邪灵飞禽齐齐盯上了闯入第九层的沈浪和段雷,似乎将这两个气息迥异的闯入者当成了猎物。

一只鬼面尸鸠率先打破平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湖面上的沈浪飞掠而来,一对利爪释放出滚滚黑炎,速度快如闪电奔雷。

眼看着鬼面尸鸠急速飞掠而下,沈浪抬起右手,掌心中凝聚出光芒极盛的无垢圣光,打出一道炫目的白色光柱,击中了鬼面尸鸠。

“轰”的一声闷响,鬼面尸鸠的半边身躯被无垢圣光轰成了齑粉,发出惨烈的尖啸声,坠入了湖水之中。

然而,沈浪的攻击举动并非震慑住湖面上空的这群飞禽邪灵,反而还激怒了这些邪灵生物。

一时间,大量的邪灵飞禽齐齐朝着沈浪和段雷两人飞掠而来,这些邪灵生物大多体型庞大,给人强烈的压抑之感。

沈浪接连打出无垢圣光,一顿狂扫。

段雷也没有闲着,双掌打出金色光柱,驱赶这群飞行类的邪灵生物。

即便沈浪击落了一批飞禽,又有一批邪灵飞禽赶往这片区域。

而且未被无垢圣光完全击溃身躯的邪灵生物,能以魂力为代价,修复自身的躯体。

沈浪这样大范围的释放无垢圣光,很难完全灭杀这些邪灵生物。

加上元凤灵魄不知去向,没有办法吞噬这些邪灵生物的魂魄,让沈浪一时间陷入了被动抵抗的僵局。

最让人胆寒惊悚的是,这湖泊底下似乎也有邪灵生物出没。

就在沈浪全力轰杀飞袭而来的邪灵生物时,陡然感觉到湖水地下传来一股异常的吸力,渐渐形成了一道水流旋涡,且旋涡越来越大。

“不好,湖底下有东西过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