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番外;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裸睡的丹丹 番外 第一章

京师皇宫中的纷争暂时结束,太子被软禁,永王爷受伤逃遁,奴皇后一方大获全胜,然宫廷两万禁军半死半伤,战斗力大减。

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唯一的变数似乎只有驻扎在丰门大营那八万羽林军了。

厉天途正与手下李廷安和于白羽在帐中对饮,三人就突然看到颜梦雨越过营门外的重重守卫直接闯了进来。

“我的厉大将军,宫廷那边都乱成什么了?你还有心情跟属下在大营饮酒作乐?”

颜梦雨毫不客气拉了张椅子坐在厉天途正对面,笑吟吟道。

厉天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叹息了一声道:“差不多了,该去皇宫收拾残局了,廷安、白羽,你们先下去召集人马!”

“是!”两人应声出帐。

“厉天途,我求你一事!”颜梦雨看两人离开,猛然起身,俯仰着高挑的身子盯着眼前自己这个唯一的男人。

也许是已经食髓知味,看着两只硕大的白兔在眼前晃动,厉天途一时竟没控制住心中那股欲念,身体上陡然起了反应,深吸了口气后微眯着眼定了定心神,他缓声道:“让我先问你一事!”

“你说就是。”颜梦雨柔声道。

“龙门镖局一众人可是你湖心小筑人所杀?”

“是。”

“为何那么狠心?”

“每个人都有迫不得已的时候。”

“你所求何事?”

“继续按兵不动,让雄才大略的奴姐姐登基,成就一代女皇身。”

“嘭!”

厉天途手中的酒杯坠地,惊的李廷安、于白羽慌忙进帐,又双双捂着眼睛尴尬退出。

“我若不答应呐?”厉天途一脸平静道。

“你该知道,奴皇后登基对你来说最为有利。”颜梦雨轻声道。

“这不是理由,陛下毕竟还未驾崩,而且要登基也是小皇子登基,整整一个天下让一个女人去治理,开什么玩笑!”厉天途冷笑道。

“你要动兵,也可以,”颜梦雨随手扔过去一把华丽的短刀,“用这把刀抹了我的脖子,否则的话,今晚有我在你动都别想动!”

妥妥的要挟啊!江山,美人,厉天途恍然中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个美丽的黄昏,那个有关江山美人的永恒话题,那个每个年轻少侠都会做的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旷世之梦。

忽然,营外噪杂的争斗声将厉天途从回忆中拉回现实,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一同出帐。

披头散发的永王天玄意在黑压压的羽林军中正横冲直闯,尽管重伤之下依然气息强横。

在突然看到厉天途身边的颜梦雨后,永王双目狰狞,突然狂呼道:“天魔解体大法!”

一时之间,他整个人口鼻不断出血,气息猛涨了一倍不止,如一头发疯的野兽般毫无章法向颜梦雨冲了过来。

厉天途不知永王爷对颜梦雨的仇恨为何如此之大,出于男人本能的反应,他将颜梦雨拉至身后,全身天道真气鼓动,与永王爷正面对了一掌。

永王爷蹬蹬退了三步。

厉天途嘴角淤血,急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

永王爷继续压迫颜梦雨。

厉天途再次挡在自己女人身前。

裸睡的丹丹 番外 第二章

等到林英豪离开,秦泽的脸上终于再次漏出了笑容。天『籁小『说

对于上位者来说,能有一个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手下自然是十分值得高兴的事情,更何况这手下还颇有才能。

“也不枉我一直以来着力培养林英豪,其手段虽然仍是略有稚嫩,但是操持事务却已经熟稔至极,应该足以帮我操持昌阳郡诸事了。”

原本林英豪在平阳将军手下地位虽然不低,职责却是统帅操练阴兵,,,林英豪根本没有任何累积行政政治经验的机会。

操纵一郡之神道事宜,统筹全局,布政一方,,,这些自然是政事,需要行政政治经验了。林英豪是在加入到秦泽系统之后,在秦泽的刻意栽培之下,才开始接触此道的。

从某些方面来说林英豪是有些先天不足的,或者说秦泽手下几乎都是先天不足型的。

除了当过里正一职的李奎,秦泽手下臣子根本没有任何为政一方的经验!好在秦泽搞出来的六司系统着实不错,加之众臣子又对于秦泽颇为爱戴信服,是以兢兢业业从不敢违背,这才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而林英豪也不过是凭着在秦泽手下当差的一段时间积累的经验而已,,,秦泽自然不免有些担忧,害怕林英豪的能力不足以统筹昌阳郡。

现在看来完全就是秦泽自己杞人忧天了,林英豪精通事务熟稔政事,坐镇一方虽然不能够说是绰绰有余,也绝对不是强行为之的,这就够了。

“林英豪虽然让我欣慰,但是李斗王涓等人却仍是需要好生栽培一番,不可松懈!”

李斗王涓等人和林英豪一样也是秦泽手下肱骨之臣,但是他们比起林英豪来说确实是远远不如的。

如果是林英豪在秦泽的心目当中能够得到九十分的优秀分的话,那么李斗王涓等人甚至也不过是堪堪能够及格罢了,甚至有些地方还做不到及格的程度。

但是秦泽却仍是要使用他们,而且还要重用!

这不仅仅是驾驭臣子之韬略计谋,亦是为了稳固安定现在的局势。

秦泽之六司系统虽然也有诸多不足之处,但是却也趋近完善,对于秦泽稳定昌阳郡掌控昌阳郡有十分巨大的帮助和好处。

而李斗王涓等人便是这六司系统最直接的受益者,乃是‘一代’六司,颇为理解熟稔其中程序操作,,,纵然有些不足,单凭着这一点也是可以弥补的。

不过说到德行,能力的话,李斗等人着实是有些不足的,甚至于根本不足以承担接下来秦泽所布的任务,也就是协助林英豪掌控昌阳郡,,,李斗等人到现在也不过是红白之辈罢了,甚至都不曾全红。

让这等家伙参与统筹一郡之事务,着实是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味道。

所以秦泽才说这些家伙还是要好生培养一番的,这主要是秦泽没有时间继续精挑细选手下,亦是知道现在这昌阳郡已经经不起动荡了,还是要尽快把所有的想法落实下去才好。

“本来以为平安县也得花费一番心思,却不想这安师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本座!”

想到安师,秦泽的目光不由得阴冷了许多。

怯懦无情,从其当初要抛弃秦泽独自逃跑一事上便可见一斑。心思歹毒,从其能够在秦泽的‘感召’之下义无反顾的抛弃妻子,,,但凡这家伙觉得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也不会做出如此不智的举动来。

至少在表面上不会的!

“李斗等人虽然才能不行,但是胜在踏实安稳,用来固守昌阳郡也是好的!”

昌阳郡不大,也不小,但是却已经自成规模,麻雀小虽小五脏却俱全!这样也就让秦泽不至于在这样的问题上就会算计,不至于受到责备。

“李斗等人入宫,,,平安县剩下的职位可就多了,,,嘿嘿,这样方才是十全十美之道!”

秦泽阴测一笑,不由得想起先前安师那略显跋扈的模样来,心头开怀不已,只恨不得立时收货战果一般。

而与此同时,安师也兴致盎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庄园当中。

先前安师所拥有的宅子已经在战斗当中被秦泽和豪帅所破坏,以安师自己一家之言着实是难以修复,,,安师也就懒得去修复了,直接换了一个地方。

甚至到目前为止这家伙甚至一次家都没有回过!

“大人似乎对我颇为仁厚,,,且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我的人能够插进去的话,,,”安师丢掉手中的锦缎抹布之后傲然想到,“只要那些家伙能够插手进去,纵然出现一些混乱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秦泽放过了安师,安师虽然几多让秦泽厌恶之所,但是其却确实是有些才能的,,,至少目前看来秦泽也是需要的才能!

在这样的前提下,安师方才松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今天所做的事情必然是得罪了秦泽的,对此也不免有些忐忑,,,不过思前想后之后安师觉得自己对于秦泽还是有很大的用处的,况且秦泽也没有处置自己的理由,这才觉得安心了许多。

“如果大人真的把他们都安排进入林阴阳之六司当中的话,,”

六司以阴阳司为,几乎自成循环少向秦泽汇报,是以说是林阴阳之六司。

想到妙处,安师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阵阵火焰热浪来,,,虽然他本心还是想要进入朝廷为官,但是现在来说他还是在秦泽的手下做事的,还是与一众阴魂共事,如果这些人手被安插如神道当中的话,那么他安师才算是彻底的在秦泽的系统当中站住脚跟。

虽然安师德高望重颇为众多信徒爱戴,到目前为止尚且有许多妙法乃是安师所传授,许多信徒都是安师负责拉拢,,,在阳世当中安师的威望甚至比秦泽还要大的多。

这是因为秦泽在阳世当中着实是没有什么名分和名义来刷声望,况且最主要的是秦泽也并不想要出现在众人的眼睛当中,他还是要隐藏在暗处,图谋最大的利益的。

实际上莫说是阳世,就连阴世当中也是有许多人不知道秦泽的身份,,,知道秦泽身份的尽皆是昌阳郡高层,普通阴魂阴兵是不知道秦泽的存在的。

纵然安师在阳世当中颇有名望,,,但是如果没有阴世势力进行辅助的话,是绝对不行的。

正式因为如此,安师才会做出如此利令智昏的举动,居然是携功去找秦泽要官,,,这也是因为这家伙本心也没把自己当做秦泽的属下,方才能够做出来的不是十分智慧的举动。

,,,,,

幽王封地,幽王城,幽王法域。

幽王身为天子胞弟,自然是有封底的,而且封底还不小,足有一郡!

这一郡当中所产出的香火尽皆归幽王有拥有,,,表面上看不多,这些香火加上天子经常赏赐,加上俸禄的话,足够幽王这家伙挥霍了。

前提是这家伙只是想着挥霍,而不是由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

不过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幽王有意整合三洲的事情早就不胫而走,或为三洲笑谈,,,生在平阳郡内的事情虽然隐秘,却也是有众多知情者的。

这天下就不怕秘密知道的人太少,因为总会有人按耐不住寂寞的。

“欺人太甚!”

幽王手中茶盏飞出砸击在地面上,碎片细碎乱飞,显示出幽王的愤怒来。

茶水很快便在地毯上留下了痕迹,并且开始不断的蔓延,,,大殿内气氛异常得沉重,落针可闻。

只有幽王粗重的喘息声音不断的此起彼伏,显示着幽王愤怒的心绪。

“常言道,主辱臣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现在说怎么办吧!”

幽王声音略显尖锐,幽王虽然长得不错,颇有威仪,但是这说起话来却总是显得十分之阴鸠,于其面容格格不入,显得十分的矛盾古怪。

大殿内此时人数不多,也就是七八心腹,二三臣仆罢了。

这些人都是幽王绝对的心腹,也是幽王自以为肱骨的手下,,,此时此刻这些家伙却尽皆沉默,无人可以帮助幽王消解仇怨,只如桩子一般伫立原地,让幽王看着分外的恼火。

“你们这些家伙,,,”幽王还带痛骂几句,声音却戛然而止,只因为他也找不到去骂这些人的理由。

虽然这些人尽皆为其臣仆,生杀夺予都在幽王一念之间,,,但是幽王还不至于残暴到随随便便就落罪于人的地步。

幽王虽然显得十分急躁暴虐,但是却并不代表这家伙傻,相反这家伙是极为聪慧的,,,要不然怎么能够忽悠圣上天子,搞到了这什么劳什子三洲都督的职位呢?

“寡人心绪不定,言语混乱,让诸位受惊了!”幽王看着众人阴沉不定的面色,居然是主动开口道歉。

虽然他这道歉着实是没有什么诚意,但是却也让场面有所缓和,气氛融洽了许多。

“我等不能为王爷分忧,惭愧难当!”众多臣子自然知道该如何回答,,,实际上他们对于幽王还是颇为忠诚的。

而且幽王提出的疑惑和问题他们也并非没有回答的办法,也并非是不想回答,,,实际上是不能够回答。

现在幽王之所以愤怒,即使因为在平阳郡招揽平阳将军失败,接下来几个郡内招揽也都是无功而返,,,况且当初那打了幽王脸的家伙到现在还‘逍遥法外’。

幽王本就心胸狭隘,这事情一多,堆郁在胸口,自然就让原本就十分暴虐的幽王越的暴躁了,,,而一众臣仆虽然心中都有一些想法,却根本不敢表达出来。

天知道自己这主子今天到底是什么想法,打算走什么套路,还是稳妥求成的好。

裸睡的丹丹 番外 第三章

三人用完早膳,谢玄又叫侍女服侍他们净面敷粉,涂抹口脂、香泽。

“这个不用了。”支狩真摇摇头,推开冬雪凑近的粉帛,只是悄然催动牵丝种傀咒,将冬雪对永宁侯隐藏的恨意加深。

这也是他日常的功课。

“果然是面如凝脂,眼如点漆!唉,世上为什么有这般

文学

才貌双全的伟男子呢,莫非是天上神仙下凡投胎?”谢玄对着铜镜举手投足,摆了几个行云流水的姿势,随后一拍秋月细软的腰肢,“来,小心肝,眉角这里粉不太匀,再补一补。”

周处则让夏荷往头发上抹了许多兰花香泽,一头黑发香气浓郁,油光水滑,连苍蝇都站不住脚。

支狩真晓得这是世家子的习气,细究起来,其实颇有几分心酸。据传修士破碎虚空之时,即会升华成仙。仙人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洁净若风露,飘逸若云气,璀璨若明珠,瑰丽若朝霞……因此世家子个个敷粉涂朱,佩玉饰珠,宽袍广袖飘飘罩纱,只为了模仿神仙风姿,满足一下深藏内心的长生梦。

“小安子,你就没必要打扮得如此花里胡哨了,也得让哥哥们出出风头。”谢玄笑嘻嘻地伸出手,拂乱支狩真的头发,又恶作剧地找了件皱巴巴的粗布袍子给他罩上。

支狩真也不在意,反倒心里生出一丝暖意。他自幼孤僻,只与巴狼为友,但巴狼更像是一位严肃的兄长。谢玄、周处却是大大咧咧的顽闹性子,如同亲密损友,相互捉弄更增情谊。

这些天来,他也觉得自家心性变得活泼了一些,笑容也多了不少。

“是啊,每次出去赴宴游玩,总是原兄你一个人出尽风头,享尽小娘子们的欢呼追逐,我和玄哥儿却倍受冷落,只能蹲在墙角划圈圈。”周处也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谢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周处这小子的圈圈从墙角一直划到了舞姬的三寸金莲上……

支狩真拱拱手,一本正经地说道:“两位仁兄不必妄自菲薄。好马还要好鞍配,红花尚需绿叶扶。没有二位平凡的兄弟,如何彰显出本小侯爷的不平凡呢?”

“啊呀,小安子你什么时候学会说俏皮话了?让我摸摸你的脸,莫不是被邪祟附身了?”谢玄故作惊诧,怪叫着抓向支狩真的额头。三人笑闹着出了侯府,登上白旄牛车,慢悠悠驶出了青花巷。

巷口外,业已人头攒动,百姓翘首观望,一瞧见牛车出来,许多女子兴奋地尖叫挥袖:“原安,原安!”

鲜花、瓜果雨点般扔向牛车,这是原安出行时的常态。一旦他到了外面,便会被大量平民百姓夹道围观,女子大约占了九成,其中还有不少老妪、大婶,个个热情似火。

谢玄和周处交换了一个促狭的眼色,谢玄的手指悄然掐动,术诀催发,一缕微风倏而扬起,支狩真的头巾“恰好”被风吹落,长发散乱垂下。

诸多女子的目光聚焦在原安身上,不由齐齐一愣。今日的原安不仅衣着陈旧发皱,还有点蓬头垢面,额头上沾了巴掌大的尘灰,却是先前谢玄借机抹上去的。

谢玄和周处一边强行憋笑,一边神气地左顾右盼。这下子小安子的形象毁了,偶尔也要当一片绿叶,衬托貌美如花的哥哥们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