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白领公车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一章

陆隐怔怔望着,看着虚五味不断研究调料,自言自语,他算是理解为什么叫虚五味了,这个老者看重的就是美食,五味调料将美食拔高到了巅峰,产生了令他都忍不了的诱人香气,当然,与这个烤肉也有关,这个烤肉必然不凡。

“对了,哈哈,想通了,这样放”,虚五味大喜,小心翼翼翻动烤肉,以特殊的震动撒上调料,顿时,香气更近了一步,“哈哈,大功告成”,说着,扯下一块烤肉自顾自吃了起来,一脸的满足。

陆隐静静看着,没发出半点声音,就像不存在。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虚五味才慢慢将烤肉吃掉,他吃的很慢,在享受美食。

吃完后,伸了个懒腰,目光重新看向陆隐,“小家伙,你还不错,没打扰老夫享用美食,看在这点,待会可以死的没那么痛苦”。

陆隐肃穆,“晚辈不是暗子,前辈为何要杀晚辈?”。

虚五味用碎骨剔牙,“看在你还算懂事的份上,自己想办法证明不是暗子,多余的话老夫不想听”。

陆隐沉思。

虚五味扔掉碎骨,“时间有限,老夫不想在这待太久,如果你想拖到向阴那小子来也没用,他还改变不了老夫的决定”。

陆隐想了想,自凝空戒取出–至尊山。

虚五味惊讶,“擎天之柱?”。

陆隐目光一闪,虚五味知道擎天之柱,果然,在久远之前六方会文明与始空间交集很深,只是不知道在始空间四片大陆破碎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

“这是得自屠双双的异宝,可以藏人,并收入凝空戒”,陆隐说着,从至尊山内将屠双双拖了出来,“她可以证明晚辈绝非永恒族暗子,她叫屠双双”。

虚五味再次惊讶,“那个导致化圣之死的孽徒?”。

陆隐点头,“就是她,当初暗拍会场,她对所有人出手,其实是为了永恒族赐给她的异宝,那件异宝据她交代得自始空间,一旦被有心人看到必然猜到她是暗子,所以她才冒险要抓走所有人,晚辈就是那个救了所有人,并将其他人打散去其它平行时空的神秘人”。

“试问如果晚辈是暗子,为何做这种事,即便有必须要做的理由,最终将那些年轻人杀掉即可,又何必让他们回来?他们的存在六方会肯定查过没有问题,永恒族并没有能力瞒过六方会”。

虚五味点点头,“说得通,但对于暗子,六方会态度是宁错杀,不放过,小家伙,就算你不是永恒族暗子,隐藏修为进入六方道场也肯定有目的,六方道场是六方会文明汇聚的未来,不能出事,所以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证明自己对六方会无恶意,否则,依然逃不脱死亡的命运”。

陆隐无奈,突然被发现隐藏修为,任何人都会不满,再加上六方道场的特殊性,虚五味能给他机会自辩算是相信他不是永恒族暗子了,但六方会,还有众多平行时空本就不太平,如果不是永恒族,也不会有六方会,彼此征战是趋势,如此情况下,他又怎能允许自己的存在。

虚五味是想让陆隐交代清楚身份。

陆隐纠结片刻,再次从至尊山内带出一人,白浅。

白浅出现,第一眼看到虚五味,有些茫然。

别人可以不认识白浅,六方会高层又怎么会不认识。

虚五味在虚神时空算是仅次于虚主的存在,当看到白浅的第一眼就已认出,第一次在陆隐面前惊讶,“超时空白浅?”。

白浅疑惑看向陆隐,她不认识虚五味,说到底,她在超时空身份虽高,足以让六方会高层认识,是因为与禾然的竞争,而她本身并没有那么高的阅历,也没机会见到虚五味这些其它平行时空的极强者。

陆隐叹口气,“抱歉,瞒不过去了,我只能实话实说”,说到这里,他看向虚五味,“前辈既然认出白浅大人,想必猜到了,不错,晚辈,正是白浅大人派往禾然身边的人,为的是帮白浅大人赢禾然”。

白浅目光一闪,平静看向虚五味,“你是谁?”。

虚五味愣神,他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情况,猜到?怎么可能猜到?但联想起玄七的身份,此子与子静的那种关系,还有他那让人望尘莫及的天赋还有虚向阴说过的,禾然的态度,不是没可能。

陆隐深呼吸口气,沉声道,“这是白浅大人绝地反击的一步,相比禾然,白浅大人在超时空毫无优势,她只能借助晚辈的天赋拉拢各个平行时空,再联手子静在修技上的突破压制禾然,这是唯一的胜局,而这”,虚五味忽然道,“停”。

陆隐疑惑看着虚五味。

虚五味翻白眼,“老夫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没兴趣”。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三章

萧江目的很明确,保证女人们安全修炼的情况下,自己还不能干涉太多,避免和命运正面开撕,那样会给所有生命造成很大危机的。

直接来让萨玛让出DC宇宙,并非他没有别的手段,只是那些手段凶残,DC宇宙是萨玛创造的,他有着控制DC宇宙的印记,就如漫威宇宙是复仇女神创造,对于漫威宇宙具备了绝对控制权。

萧江要的就是这个权利,让萨玛交出控制权,那么萧江可以让任何人当DC的控制者,不过首要的就是不会泄露戴安娜的踪迹。

萨玛知道萧江开口那绝对是不会只是商议,他要就是要,不会给自己任何的推脱和交换,他深深呼吸了一下按住眉心,随着一团荧光抽出,他看着萧江说道:

“大神既然有意,萨玛自然不敢推诿,只是大神此时与黑暗触手同时散布,大神四处溜达,难免会遇上些许麻烦。”

萧江嘿嘿一笑接过萨玛手中的光团,他抬头看向天空说道:

“或许有无数人想从

文学

我这里知道什么,可命运不会让他们胡来的,因为我不高兴了,命运就会被所有一切存在完全摆脱,它会知道怎么安排,或许很快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萨玛有些茫然,可就在这时整个漫威大城周围空间显出百万亿条纹路,而他更发现整个漫威大城从眼前消失,萨玛眼神一紧说道:

“空间转移,在圣域能够扭转空间,空间掌握的破元者,可是连整个城市空间都转移,那一两个空间掌握的破元者都做不到。”

“嘿嘿……”

萧江笑了一下,他搂着涅墨提斯叼着烟瞄了一下周围说道:

“八个多层次感悟的破元者,看来是万神盟的大统领到了,不知道她想什么呢。”

“嘻嘻嘻……”

一阵娇媚的笑声出现,萨玛听得这声音骨头一酥差点就站不住,在笑声中一个双手各持着火把和书的半光女人出现在前面,这女人对着萨玛抛了个媚眼抬抬腿,萨玛一瞧鼻血就喷了出来,原来这女人布条长裙下什么都没有。

强烈的视觉

文学

冲击让翼人族这个大主宰把持不住热血沸腾鼻血狂喷,可萧江却捂住涅墨提斯的眼睛嘟囔道:

“经历百万人,居然还拿出来显摆,这圣域一方大佬的自由女神,看来在某方面真的很自由。”

那妖娆女人在虚空走了两步,某处的摆动更是吓死个人,至少萨玛一双眼已经迷离不堪,某些表现更是让他浑身哆嗦不已。

萧江嗤笑一声无视这女人的影响朗声说道:

“接近我十米范围,我会蒸发你的肉身和灵魂,你要不要试一下。”

女人可是万神盟的大统领,三十三层次的超级破元强者,她听到萧江的声音依旧不得不停下,看着无视自己的萧江,她嘴角跳动一下柔声说道:

“干嘛那么凶呢,我可是最讲求平等和自由的,只要你交出在无归之地拿到的好东西和说出里面的情况,我就不杀你,说不定你还可以跟随我呢。”

“呵呵……”

萧江笑了,他早已经看破虚妄,也能透过物质看清本质,这自由女神,所谓的自由是她的自由,别人要活在她的自由之下,否则都是没有自由的,凭借着她强大的实力和与其他任何男人都可以苟且的天性,她控制着万神盟大半势力,在这一方圣域可谓如日中天无人敢招惹。

可惜她遇上了萧江,看着这个贱中之贱,萧江背着手低声说道:

“外面三十六个破元者,加上你这个不是玩意的东西,既然找上门来了,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泯灭吧,圣域不需要你们了。”

“咯咯咯……”

自由女神一阵娇笑,她素白的右手高高举起火把说道:

“这是照亮自由的火光,我存在,世界就以我为尊,你想要泯灭我,那就与我们整个自由力量为敌吧。”

萧江翻个白眼,他们的自由只是一种自私的自由,他现在已经感悟到了区别的力量,他知道真正的自由是什么,合理并且对接绝大多数人有益的自由才是真自由,他们这种带着贪婪自私不要脸的自由那是堕落,是邪恶的根本,只是一种虚伪而无耻的掩盖外壳。

萧江弹了弹手指撇嘴说道:

“自由的灯火,你也有资格掌握?消失吧,恶心的玩意。”

……

话音中,自由女神骇然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并且整个身体都在变淡消失,她恐惧中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无论她如何努力,别说声音没有,就连她的意识都在慢慢变淡……

空间回转,萧江依旧搂着涅墨提斯,在他对面,萨玛心口到脚底都是一片血迹,不过他鼻孔鼻血已经停止,眼神也变得清晰起来,他哆嗦着看了下周围哆嗦着说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