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白洁和高校长

长日光阴 第一章

距离那

文学

次战斗千年的时间,当人们再提起时,只有一段后人不可置信的夸张形容,却再也没有什么人记得是谁阻止了天劫。

曾经的魔是现在成年人吓唬小孩子的低劣手段,而苏墨之名正在被人渐渐遗忘,没有庙堂,没有记载,当那些亲眼目睹之人在大天师无数年无法突破时,他们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一代又一代,直到人们将那一次浩劫彻底忘记。

这一日一个名叫小牛的孩童正在赶着一头水牛,不远处的一群一般年龄的孩童吵闹着,那山顶山洞有个死人时,引来了大人们得关注,如今天下盛世,莫名其妙的有人死在山洞自然会引来当地官府的搜查。

可实际这个死人也不是死人,小牛已经十岁,依稀记得自己六岁那年一天在山上遇见了暴雨,不幸只能找了一个山洞进行躲避,水牛淋雨无所谓,可孩童瘦弱的身体哪里受得了,长满青苔的石壁遇到雨水异常的滑,小牛摔断了腿,眼看就要掉落悬崖,可诡异的一幕让他至今不敢望,在即将坠落的一刻,身体竟然悬浮在了空中,随后慢慢回到了山洞口,非但如此,腿也就像从来都没有摔过一样。

这一刻他才清晰的看到,山洞之中坐着一个人,洞口很小,索性小牛天生瘦弱,就这般也十分艰难的才钻了进来,他很好奇这个身材明显是一个大人的人是如何进来的。

小牛原本有些害怕,外面下着雨一时半会也下不了山,故而蹲在地面装作玩起了石头,可实际眼睛余光却瞟向那个神秘人。

山洞很黑,以至于无法看清对方模样,不多时一道闪电炸响,余光透过洞口照亮了整个山洞,小牛这才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不知道多大岁数的人,因为他的头发跟胡子一样长,都到了地面,浑身破烂到几乎无法形容,只能看到两个眼睛在闭着一动不动,跟一个死人没什么不同。

不知对方是死是活,小牛先是装作玩丢石子,实际在盘算着失手砸到对方,小小的石子并不会有什么威力,因此他也很放心。

这不,丢了几次之后果然有一次咋中了那个神秘人,却发现纹丝不动,于是他开始大胆了起来,连续丢了十多次也没有反应,于是上前一摸,这才

发现对方整个身体都是冰凉的,就连呼吸都没有。

小牛确定对方就是一个死人,于是道,“老爷爷啊,刚才一定是您的魂魄救了我,方才小生的不敬实在抱歉,我娘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您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放心吧,等会雨停了我就下山,明天给您带好酒好肉孝敬您老人家。”

话音只是刚落,外面的雨就突然停了下来,很突然,没有任何征兆,诡异的是山上几乎没有任何被雨淋过的痕迹,就连自己的衣服都异常的干净,拍了拍脑袋心说自己出现了幻觉不成。

也不再多想什么,牵着牛就往山下走去,可刚下了山,那雨水就猛然降落,这让小牛有点莫不着头脑,心想这人死了之后的鬼魂竟有这般法力吗?以前只是听闻鬼也就是会穿墙啊,飞在空中一些怪事,没想到会这么厉害,心中决定以后有空一定要常常去祭拜才是。

第二日天晴了,阳光格外明媚,小牛拎着一只烧鸡与一坛酒水,就独自上了山,这般手笔索性他家再镇上有着一点小生意,而放牛也是一种感恩,小牛的父亲说,他们家当年全靠这头牛才活到了今天,如今虽然不用再耕地,可这牛的年龄也大了,辛苦了一辈子总要安享晚年的,小牛看待它也就向看待一个长辈一样,还经常与它聊天说话。

长日光阴 第二章

在此前练平儿用丹药和法力试探闵弦的时候,远在通天江龙宫中的计缘就已经灵台有感,掐指一算大致明白了有人找到了闵弦,至于是谁倒是不清楚,可能是他的同门也可能是练平儿,更不排除是什么不认识的人偶然遇

文学

上了闵弦,并且发觉他曾经是仙修,虽然最后一种可能性较小。

但计缘随后发现闵弦似乎并无什么异常,还在大芸府内,命数也并无什么危机,就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按理说虽然计缘没有刻意施法,但想要找到现在的闵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能费力找到他的应该是熟人的吧,为什么又不带走他呢。

带着这种心思,计缘还是决定去看看闵弦现在的情况,看看宴席上的情况,现在也大多是剩下把酒言欢或者相互讨论之前的在书中的所得,计缘觉得这次化龙宴主要进程已经过了。

这么想着,和尹兆先说了几句之后就站了起来,传音和老龙和龙女说了有事要离开一下,就直接出了大殿。

一路出了龙宫,外头的沿江宴上远比龙宫内更热闹。

人们热切讨论着计缘携带龙宫内数千宾客前往书中一界的事情,人们心向往之,也猜测着其中风光和凤凰之姿,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夸张了,是不是一场幻境,毕竟这事就算是放在修行界也是太过离奇了。

当然,不信这种说法的人其实是占少数的,毕竟这可不是凡尘以讹传讹的谣言,龙宫内部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也有不少混迹在沿江宴中声情并茂地讲着在《群鸟论》一界中的见闻,作假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计缘出来看看这热闹的盛况,不由面露笑容,其实对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外面这种吃饭场合,大家多人围着一张桌子,讲话也热闹,而不像是里头一两人一张桌案。

走出龙宫外没多久,计缘就直接御水离去,从江底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也有在沿江宴中的人隐约看到了计缘的离去,向里头的人讲明之后引得不少探头。

如今的计缘最快的遁速依然是借仙剑之光剑遁,但即便不是剑遁,自游梦之术大成之后,遁速同样不凡,并没有刻意赶路,但也仅仅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同州大芸府上空。

这会的大芸府城还处在晌午呢,可以说大街上处于最热闹的时间段,挑担来城里买菜的菜农的摊位上有着最新鲜的蔬菜,各个沿街商铺的人也是吆喝得最卖力的时候。

计缘没有从城门口进城,而是直接落到了城中某处,位置倒是和此前练平儿选的差不多的位置,只不过练平儿是凭借直觉,计缘则是真的能算到闵弦在附近。

这会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计缘没有直接落在大街上,而是选择了边上一个巷子,然后显露身形走了出去,融入了大街上的人流。

马上就要过年了,大街上也是张灯结彩的,人们脸上大多洋溢着笑容,城内的人走街串巷,而大芸府城周围的村落乃至一些小城的人,也有许多来到这府城内带着家人一起采办年货,或者单纯只是逛逛。

在计缘路过的时候,也不断有人向其吆喝兜售物品,也有书画摊老板带着字画走出摊位到街上来向计缘推销,其热情程度可见一斑。

计缘一路看一路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看到不远处一个老人挑着担子缓缓走来,这老人眼睛也四处看着,不过看的不是人,而是寻找街上合适的位置。

此前闵弦被练平儿包了一天,但既然练平儿已经走了,显然闵弦也不打算让这一天荒废,依然挑着自己的胆子出来了,只是他之前离开了,这会街上早已经热闹起来,很多好位置也早就被一些菜摊杂货摊之类的占据,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太难了。

曾经的闵弦仙子狂傲,而如今却连走路都显得佝偻了,但计缘看着却觉得顺眼了不少,并非因为他讨厌闵弦看到他不好才觉得爽,而是真的觉得他顺眼了一些。

计缘笑了笑,侧目看了看一边,脚步就停了下来,街对面走了几步,他知道他之前站立位置的身侧,那一小块沿街空地就是整条街上现存的最适合摆摊的地方了。

果然,没过多久,挑着担子的闵弦终于发现了此前计缘看过的位置,脸上显露欣喜,赶紧挑着担子往那个空位走去,将担子放下的时候左右看看,见附近摊贩都没人理会他,应该是无人的,遂放下心来摆摊。

就和练平儿看到的一样,计缘也见到了闵弦讲个木箱并拢,从里头抽出小折凳和盖头布,又取出笔墨纸砚放好。

不同的是此前清晨闵弦被冻得哆嗦,现在因为大吃了一顿,加上天气也暖和了一些,以及心情愉悦,所以动作都麻利了不少。

东西一放好,闵弦坐下来之后也吆喝一声。

“写春联咯,写福字咯,代写书信啊……”

长日光阴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