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全文免费阅读:一女多夫同时上h

黑黑的肥岳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扑嗤“一声,利刃入体的声音轻响,德容却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痛楚。

怎么回事?德容来不及仔细思考,他奋力用手中的大剑格开了面前兽人的战锤,然后把大剑送入了对方的胸膛。

解决了面前的敌人,德容马上回过头来——不出所料,罗宾就站在他的身后,身体微微倾斜着,同样的制式双手大剑穿透了另一名兽人的脖颈。

“哈哈,罗宾,你又救了我一次!”德容开心地拍了拍战友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你的身手却怎么下滑嘛!怎么,你这个园丁平时还兼职做护卫吗?”

在手刚一按上罗宾的肩膀时,德容才感到一丝不对劲——太软了,罗宾的身子上,仿佛全无支撑的力道一般,被自己轻轻一拍,就是向下一垮。

德容的心中涌起了不祥的预感,他连忙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一把将罗宾正在缓缓倒下的身体抱住,同时还大声喊着:“罗宾,你……”

罗宾身体向后仰倒在德容的身上,德容的话音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飞禽一般戛然而止,只能发出“嗬嗬”的意义不明的嘶吼。

在罗宾的胸膛上,一柄战斧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兽人的力量是如此巨大,那柄战斧的半个斧头都砸进了罗宾的胸膛。

制式的板甲没有能够抵御这一次攻击,创口边的铁甲塌陷着,中间是被锋利斧刃切割开的裂口;鲜血从裂口处不断涌出,很快****了罗宾红色的激流堡战袍。

“咳……”罗宾的嘴角冒出了带着气泡的血沫。他的左手抬了抬。想要抓住德容的臂膀。却终究没有成功。

“罗宾,你不要说话……”德容的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尽管心里明白自己是在战场上,尽管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拿起武器,阻止那些兽人们继续侵犯自己的王都,可是德容怎么能抛下罗宾不管?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已经救了自己两次了——而且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德容并不是养尊处优的老爷兵,他的实战经验很丰富。不然也坐不上宫廷侍卫队长的位子。从罗宾此时的伤势来看,德容知道那兽人的战斧已经深深地伤害到了罗宾的肺部,罗宾嘴角不断流出的鲜血中满是气泡就可以印证这一点。

阿拉希高地上极少出现法师,连牧师也很少。前不久,激流堡仅有的一支牧师队伍,也被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召集到了洛丹伦王城,因此激流堡的城头并没有牧师的存在,至于医生……就算是最好的医生,也难以治活现在的罗宾了。

“嗬嗬……”罗宾的喉头处传来一阵响动,这小小的动作对现在的他来说也过于激烈。更多的血液从他的嘴角和胸口处的伤口流出。

“你……记住,你的命……是我的。可别被那些兽人拿去了……”罗宾勉强说出了自己想对德容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知道……我知道……”德容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的战友一步步走向死亡,血污的激流堡战袍上又增添了新的色彩,在明亮的月光下红得耀眼,宛若死亡玫瑰在肆意绽放。

黑黑的肥岳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小丫炮弹一般的冲进了云玥的怀里,大丫与其他几个大一点的小丫头抱着云玥的大腿哭。鼻涕眼泪糊满了云玥的衣服下摆,老奶奶站在中间泪眼婆娑。住着拐杖,伸出手来不断抽打撒娇的小姑娘们。

“起来!你哥哥才回家,事情多起来听话!”婶婶们拉开小丫头们,姑姑将八爪鱼似的小丫从云玥身上摘下来。老奶奶走过来,用干枯的手抚摸着云玥的脸颊。

“有些瘦了!”老奶奶嘴里不住的嘟囔,上一次云家四个男人出征。结果便是她和三个儿媳全部变成寡妇,十几年含辛茹苦。娃子养大了,却又被匈奴人杀了。若不是云玥,真难想一家人到底可怎么活命。

“奶奶,瘦了也结实了。你看,骑着马一口气跑这么远连汗都没出。”不用马镫骑马,着实是个力气活。马镫这东西还没有推广,目前只有梨庄和云玥老姜他们的坐骑上有。

“好好好!快跨火盆去去戾气!”老奶奶用艾草抽打着云玥的身体,云玥抬脚跨过了火盆。战场上回来的人,手中多有人命。跨过火盆,便可将身上的戾气褪尽。老奶奶秉承着传统,庄户们看着云玥跨过火盆发出山蹦一般的欢呼。

乌孙季长走到云玥身前,抬起拳头便擂了云玥一拳。“哈哈!出去一趟结实多了,经得住

文学

我这一拳身子不摇晃,好……嘿嘿!好……!”乌孙季长忽然患上语言匮乏症,除了咧着大嘴笑。便只会说一个好字,云玥觉得他跟铁塔一定会有共同话题。

房顶上蹲着三条身影,荆大荆二还有小白。多日不见,小白的身子已然长得好似一条大狗一般。三四十斤的身子从房顶跃下来,立时便将云玥扑了一个跟头。

粉红色的鼻子在云玥的身上闻来闻去,确定这是跟随自己一起穿越过来的人之后。特高兴的蹬鼻子上脸,不时还用带

文学

着倒刺的舌头舔一下。

若是往常,乌孙季长便会拎着小白的脖子将它甩到一边。不过随着小白体重的增加,乌孙季长再也没有那种勇气。上一次这么做,手臂多了几道深深的抓痕。赛扁鹊说,若是再深些便会抓破经脉。那这只手便会废掉,小白用实际行动捍卫了猛兽的尊严。从此之后,乌孙季长对这个逐渐发出令人心悸咆哮的家伙,生出些许敬畏之感。

不过一物降一物,逐渐露出尖牙利爪的小白。偏偏就害怕赛扁鹊祖孙二人,只要他们出现的地方小白绝对不多待。据说是因为有一次,赛扁鹊用一种药水泼了小白之后,就成了这副样子。看起来,无论多么厉害的猛兽也经不起化学武器的攻击。

从婶婶手中接过一只烧鸡塞给小白,这才算是堵住了这家伙的嘴。从豹口下挣脱的云玥发髻松散衣衫不整十分的狼狈。

“去屋里换身衣服,这身不要了!”仔细了一辈子的老奶奶大方了一回,一边扑打着云玥身上的尘土一边推云玥进屋。

云玥有些纳闷,五月底的傍晚非常凉爽且还没有蚊子。为何要关窗闭门,自己走的这两个多月。梨庄已然大兴土木,盖好了几间房子。云家居住的院落更是重点工程项目,乌孙季长亲自负责设计,并且兼任了项目经理筑造师工程监理等一应职务。

黑黑的肥岳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大人,这简直是欺人太甚,若不是我们宁军就凭江宁那些军队能打个屁的江宁大捷,我不服,宁军的兄弟们也不服。”

吕振脸红脖子粗,得知朝廷的封赏之后他几乎就要提刀砍人。

林锐同样气愤难平,“大人,难道咱们就这么忍了?就朝廷现在这个样子让兄弟们怎么为他们卖命,按我想,干脆反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围拢在林慕身边的宁军将领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向林慕。

“闭嘴!”林慕用强硬的语气表明了当前的态度,他心知这些将领都在等待自己的表态。

若是他点个头,宁军真的就能反了,毕竟宁军和朝廷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是他的私军。

林锐吓得心里一抖,不敢再说。

“咱们宁军是厉害,但现在金国视我们为仇寇,恨不得灭而快之,若此时再开罪华朝,恐难有容身之地,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且忍耐一番。”林慕补充了一句。

将领们的眼中顿时闪烁起异样的光芒,这一句饱含的信息就很多了,至少在他们看来林慕心里是有想法的,只是现在不能明说。

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暗语,林慕径直离去,此次自派遣曹彰前来只怕是居心不善。

他相信今天还只是开始,明天这个曹彰便会采取下一步行动,探探他们宁军的虚实。

不过危机中往往潜伏者机遇,这个曹彰凭借着当前救了赵佶一命平步青云,靠的只是运气,其内中不过是个贪财之人。

而且这些年侍奉赵佶,耳濡目染之下,他同样染上了赵佶的毛病,至于这是投其所好还是近朱者赤他就懒得追究了。

回到家中,林慕简单吃了饭,又和奴奴戏耍了一会儿,接着便思考如何收买曹彰,再借着曹彰取得赵佶的宠信。

据柳江白透露给的消息,曹彰在朝中其实并非没有敌人,李文府,黄纹隆,曾嗣这三个宠臣曹彰都心中不爽。

道理很简单,宠臣就如同小妾,他们获取权势全部依赖赵佶,便如同小妾获取家中权势依靠丈夫,自然他们要使劲全身解数讨取恩宠,如此一来他们之间的竞争也就显而易见了。

想到此,林慕决定尝试一下,反正现在形势已经很坏,再坏还能怎样?

坐在椅子上,林慕屏气凝神,意识来到了S市中。

三个月的时间城市边缘的虚空又向外拓展了,而且拓展的速度似乎有加快的趋势,露出了更多区域。

对这点林慕自然是高兴的,拓展的区域越多,他能够得到的资源便越多。

驾车一直向南走,林慕来打一处刚刚拓展出来的区域,见到一眼望不尽头的商场建筑,林慕神色激动。

十分幸运,这块新拓展出来的区域是S市隔壁的另外一个市,在两个市交界的区域有全世界最大的批发市场,集中了28个大类近32万种商品,号称这里找不到的商品,世界其他地方也不找不到,由此足见其规模之大。

“这下省的到处跑了。”林慕搓了搓手,悠哉地在这里转悠起来。

一路上他想着用什么东西把曹彰和赵佶给忽悠瘸了。

走着,走着,林慕到了一家琉璃批发店,这时他停下了脚步,这就是比较合适的东西了。

在古代琉璃一向昂贵,何况是当代技术制造的纯净琉璃,他在端王也见到几样琉璃制品,比起当代琉璃的造型多变和纯净度差出很多。

但即便如此,端王也宝贝一样珍藏起来,他若是拿出几个大型琉璃摆台,不怕这曹彰不动心。

想到这,他在琉璃店看了一会儿,选中一个五十公分长的金牛造型的琉璃。

选好了琉璃,林慕继续在市场转悠起来,其实当代很多东西拿到古代都是稀罕物,但是他又不能选太多超前的,所以可供选择的东西就少了。

最后他挑选一些人造宝石便离开了。

隔日,林慕果然一早便得知曹彰要来坞堡巡视的消息,他让吕振和林锐提前控制一下士兵的情绪,免得有些二愣子一冲动就给了这个阉人一枪。

十点的时候,端王和曹彰一众官员将领抵达坞堡,见到林慕,曹彰眼皮也没抬起来,像是从鼻子里发出声音一样说道:“这里里外外都把宁军说的神乎其神,今日林指挥使不妨带着咱家见识一下,等回去了咱家也能向官家说道说道。”

秦士仁一朝得势,硬挺着伤整日陪着曹彰,现在颇有些小人得志,他哼了一声说道;“曹公千万不要听信了外人的胡说八道,宁军厉害的是它的武器,若是当时守城的士兵都有宁军一样的火器,别说二十万金兵,二百万金兵下官也能杀他个哭爹喊娘。”

端王和柳江白闻言同时皱起眉头,这个秦士仁寸功为立,现在倒是会满嘴胡说。

一个将领拍马屁,“有秦宣扶使在,再多的金兵也不过是来送死。”

秦士仁越发得意起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