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第一章

李云逸扭头望向洪焘的同时,也在思索刚刚从虚空突然降临的那莫名波动,使得洪焘身后莽鳄虚影突然实质化的波动。

神念不可察!

李云逸武道根基深厚无比,对自身的掌控更是如此,洞察秋毫,因此能够清晰辨认,刚才的感应其实并非来自自己的真灵,而是……

梼杌!

命运宝穴中的梼杌残魄!

“规则?”

“那是天道规则之力?”

既然神念无法捕捉,梼杌能够发现,那自然只有和命运大道同等级别的天道规则来解释了。

但究竟它是什么规则,李云逸无法精准判断,它来的快去的也快,实在有些顾不上。

但是,他能看到于良等人的惊骇,和几乎失控的脸色。

是的。

就在洪焘身上特殊铠甲拟化的一瞬间,以于良的城府,都隐隐有种失控的迹象,勉力压制才没有让自己太过失控,但脸上的失态是遮掩不住的。

洪焘身上的特殊铠甲,如此特殊?

神佑天将,那又是什么?

李云逸好奇,只看到整个骸骨营里的众巫族已经乱成一团。

不错。

不止是于良身后的诸多巫族天才,就连原本属于巫神教的众巫族宗师也是如此,一个个眼瞳圆睁,透出强烈的震撼和不可思议,望向洪焘的视线就像在看一尊神灵,李云逸甚至听到了他们的理智在纷纷破碎!

“怎么可能?”

“神佑天将?低级巫族怎可能被赐下如此殊荣?!”

“连我们这些高级巫族都不见得人人都能凝聚的神铠,怎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人群骚动,乱成一团,似乎即使李云逸邬羁林睚三人在此也顾不得了,巫族人人神色凌乱。

不。

不止是李云逸三人。

就在洪焘突破的一瞬间,皇宫那边也瞬间有了反应。

圣境气息!

并且还是如此陌生的圣境气息,让人如何能坦然处之?

李云逸已经看到,数道身影极速掠来,以圣境二重天的莫虚为首。李云逸并没有太过关注他们,还在观察着整个骸骨营诸多巫族脸上的神色变化。

其中当然也包括洪焘。

只见他在凝化身上的神铠之后,脸上也充满了无尽骇然,眼底精芒闪烁,惟独没有亢奋,甚至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似乎无法承受这神铠加身的特殊意义。

李云逸脸色一沉。

这……

似乎有点玩大了?

洪焘的破境,不正常?

或者说,他的突破,超乎了巫族的理解?

李云逸眉头蹙起,正在揣度,突然。

“神铠?”

“神佑天将?!”

莫虚的惊呼从远处传来,李云逸心头一震,扭头望去,后者恰好降临,但一双眼睛却始终落在洪焘身上,异彩涟涟。

足足好一会儿,他似乎才从惊讶中醒来,脸上浮起笑容,望向李云逸。

“恭喜王爷,再得良将!”

“太圣前辈果然所言非虚,只是一天的功夫,竟然就有人突破了,这是天佑南楚啊!”

天佑南楚?

李云逸闻言脸色古怪。很显然,莫虚误会了,以为洪焘是太圣带来的巫族天才。毕竟,后者足足带来了百人之多,莫虚也不可能全部记住。

正当李云逸要解释之时,突然。

“不。”

“莫长老误会了。”

“洪焘并非我等高级巫族之人,而是低级巫族。”

南蛮巫族天才的人群里,于良脸色严肃的站了出来,星眸闪烁,似乎在压制着心头的激动,脸色格外凝重。

虽然在回答莫虚,但他一双眼睛始终在看着李云逸,目光灼灼。

“敢问镇国王爷,您是怎么做到的?能让洪焘顷刻间破境,甚至神铠加持?”

怎么做到的?

面对于良这等口气的询问,李云逸眉头微蹙,心生不喜。

有点像质问。

可不等他回答。

“什么?”

“他是低等巫族?!”

身旁的莫虚突然发出惊呼,眼底精芒爆射,望向洪焘。当然,现在洪焘已经破境,更有神铠加持,他当然看不出什么来,但就在于良询问出声的一瞬间,整个骸骨营瞬间化为一片寂静,无论是太圣带来的高级巫族的天才,还是原本属于骸骨营的众巫族,所有人精芒闪烁投落李云逸身上的眼神,足以证明——

于良说的,是真的!

不需要证明。

或者说,在场所有人都是证明!

意识到这一点,莫虚再次望向李云逸的脸色也立刻变了,充满震撼和惊骇,李云逸似乎看到他的身体都在失控的微微颤抖,不由眉头皱的更深了。

“神铠?”

“神佑天将?”

“这是何意?本王从未听说。”

从未听说?

此言一出,于良莫虚等人齐齐身体一震,目光更加惊讶。李云逸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反问,但实际上,也相当于是承认了洪焘的突破和他有关。

于良眼底精芒闪烁,更加旺盛,而莫虚在惊骇的同时,立刻神念传音——

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第二章

第1722章礼物

“不过,还是讲信用的。我喜欢!”

光芒之后,一杆神鞭呈现在消失的恒星的位置。

在浩瀚的星空中,也依旧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是武器。”

凉冰轻轻握住这根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铸就的鞭子。

“女王,这鞭子倒是很符合你的气质。”亚克托斯说道。

凉冰不说话,而是感受着这鞭子蕴涵的奥妙与力量。

可惜,以她身体搭载的引擎,哪怕是启动恶魔文明最强大的天体计算机,也很难分析这根鞭子的材质。

只能细微的感受到,鞭子内部蕴涵一股特殊的力量,是虚空的力量。以及某种更强的科技构造。

在握住的同时,这股力量也进入神体之中,进行着某种改造。

“有这玩意儿…”凉冰脸上浮现一抹微笑,“天使星云的典礼,本女王就不能缺席了。”

——

天使星云。

“王上,您在做什么呀?”

明日便是典礼了,天使瑜跟在王枫身边,本打算着让王上换一身天使星云这边的男装。

可想了想,以王上的身份,怎么能换上天使星云的男装呢?

天使星云的男性天使大部分都是被驱逐的,他们的衣装,都不行。

现在打算问问王上的主意。

只不过,王上自从来了天使星云后,就一直在屋内,极少出现。

尤其是现在,王上手中正握着一团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光芒。

时而变化不断。

“你有什么事儿么?”

王枫目不转睛地问道。

“唔…典礼那边需要你换一身衣服。但我们天使星云的男装,我觉得都配不上您。”

天使瑜小声道,“王让我过来问问你,你有什么想法?”

“我这身不挺好的么?”王枫虽口道,刚说完,就问道:“你们天使星云有没有什么比较有象征性的东西?”

“象征性的东西?”天使瑜歪着头想了想,“天使长剑?连王的王座,整体都是长剑模样的。”

“其他的呢?”

“其他的…”天使瑜想了想,“凯莎女王尚在的时候,象征着正义秩序的十字剑。天修王的现在,有了暗天使的存在,那么象征着天使的,就变成了黑色的十字剑。”

“……”王枫。

“哦,还有一种…”天使瑜忽然说道,“天修王喜欢一种特殊的花。本来想作为天使的象征,但拗不过我们天使长老的顽固,没有改变成。”

“花。”王枫心中一动。

想到了当初和千仞雪在祖界创造的那朵雪昙花。

还有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那就雪昙花吧。”

王枫手掌轻轻一动,眼眸中闪烁着特殊的光芒,手掌中的光雾开始迅速发生变化。

变成了一朵奇异的花朵。

“这是什么?”

天使瑜看着王枫手掌的花朵。

王枫微微一笑,“这是你们天修王的神圣知识宝库。不过如今么,被我改造了一番。”

天使瑜长大了嘴巴。

神圣知识宝库是天使最强大的天体计算机,蕴含了天使文明的所有尖端科技。

这点,天使瑜还是知道的。

一般只由天使王执掌。

“您…您…”天使瑜语气有些颤抖。

“放心。”王枫慢悠悠地说道,“只是稍微给加强了一番。你过来。”

天使瑜走了过去。

“把手放上去。”

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第三章

此刻桃归的心情,我是极其理解的。

······

“佛怒、金钟破晓。”我一声怒喝。

看着桃归在拼命的厮杀,看着他在那单薄的背影,听到他撕心裂肺的话语,看着他留下绝望伤心的泪水,我的心里好不是滋味。

心里的怒火在燃烧,在燃烧着我对这个世界的善念,也在燃烧着我的理智。

“噹”。

八方而来的掌法将了从上来的江湖人士撕的粉碎,击打在金钟上。金钟破晓,声波一金钟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声音不仅震荡着人心,所过之处,那些江湖人士的耳膜破裂,从耳朵里流出鲜血。

我和桃归的出手看似缓慢,其实几乎是在几个呼吸间完成的,瞬间就收割了上百的江湖人士的生命。

······

今夜的梵山,注定难以安静,天空的月色渐渐的变得暗红,就好似被鲜血染红了般,扶桑树上还残留的枯叶,也变得鲜红。

······

“小辈,敢挡我的去路的人,这世上没有几人。”

北斋先生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妖僧说到。

“我想挑战一下了,或许还能挣个排名什么的。”

妖僧似乎也放开了,畏畏缩缩,又能怎样,难道这北斋先生就会轻易的放过他?

“世人都说妖残害众生,蛊惑人心。”

“哈哈······”

“人心,这个江湖,最恶的就是人心。”

妖僧突然之间大笑,甚至可以说有些疯狂的说到。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希望的你实力和你的勇气一样值得敬佩,既然选择挡我的路,就得承担挡住我路所带来的后果。”

北斋先生看着眼前这个挡在他眼前的这个后辈,他不知道,这个妖僧,还有形影夫妇,为何明知道是站在天下人的对立面,但他们为何还这么泰然,这明明是一条死路。

······

“若禅,你被世人称为代表正义,但你代表得了吗?”形影夫妇中的形前辈说到。

“正义本生就在,它不需要任何人代表,它有他的存在形式,世俗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正义的名义,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帜。却在违背正义本生的意义。”形影夫妇的的影前辈说到。

“天下人就是正义,天下人的选择就代表正义,我是这天下江湖豪杰们的代表,也就是正义的代表。”若禅大师说到。

“好一个天下,好一个天下人的正义,哈哈哈。我这老头子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形影前辈的形前辈大笑,好似这笑这个天下,笑这个天下的正义般。

“我老婆子今天还有一个疑问想请若禅大师解惑。”形影夫妇中的影前辈向若禅大师问道。

“愿意为形影夫妇解惑。”若禅大师说到。

“善恶之分,怎么定义?”形影夫妇的影前辈说到。

“阿弥陀佛。”

若禅大师双手合十,接着说到:“善恶皆由佛来定义,一念皆是天堂,一念皆是地狱。”

“哈哈哈······”

“我老婆子今日不才,也为这善恶作个定义。”

“善恶之念只在人心,善恶不分种族,不分地域,不分人、妖、魔。所谓的恶,只不过是人心的扭曲罢了。”形影夫妇的老婆子说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