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阿兵全文阅读72章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一章

时光如梭,十月的兴都(河内),还是那么的闷热,离着讲武湖不远的铜行街都因为太热,而失去了往日的喧嚣。

这会太阳足,大家都回去休息了,要到偏傍晚才会出来活动。

已经十三岁的林则徐穿着青色的短衫,青色的短裤,脚上是崭新的,新一代高品质硫化橡胶制作的凉鞋。

可别小看这一双凉鞋,如此高品的双星凉鞋,最便宜的也要三银元一双。

而这么一双鞋,最多也就穿个一年就得坏,这还是在不经常走路出远门的情况下。

所以,不是家里特别有钱的,绝不会买这个鞋,那种穿好几年都不会坏,自己家做的布鞋,才是劳苦大众的最爱。

“小先生,您今日可来得早,快来帮我看看吧,你都十日没来了,我这账册,早就成了一团麻,那个什么蒸汽机,又不知道哪出了什么问题,反正就是怎么也不干活了。

唉!上当了!上当了!推销的时候吹得震天响,说什么一台机器顶十个工人。

狗屁!这十个工人要是敢不干活,他就全家等着挨饿,可这机器,它自己不用吃饭,也没家人要吃饭,它说不干,那就是不干,我还得花钱请人来给它治病,你说这是不是请了一个大爷来了?”

一个胖乎乎的大胖子正在不停的唠叨吐槽着,说到花钱,胖子一皱眉一眯眼,肥肥的蒜头鼻一挤,露出了十分肉痛的表情。

林则徐没答胖子的话,轻车熟路往胖子这间不大的商铺后院走去,他知道那里肯定有一大推的账册等着他处理,有合规矩的,也有不合规矩的。

因为别看这个胖子慈眉善目的,但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家伙原本是个上岸的海盗,据说跟南洋舰队沱瀼港少将镇守樊文才还有些亲属关系,所以经常会偷摸着搞一些打插边球的灰色生意。

不过灰色生意可以做,但户部的海关国税司,广安布政使下辖的地方税务监察统计处,可不是吃素的。

前者起码有一半人有过北镇抚司听风处工作经历,后者干脆就有独立于军队系统的税务侦缉队,账册做不好,少交了税,一旦被查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现在叶明王国的规矩是,灰色的生意,上不得台面的生意可以做,只要不明着来,因为叶大王要发展工商业,要搞工业化,就不可能像后世那样管的太严格,对企业的要求也不能多。

这样虽然工人的利益得不到多少保障,但工业化却可以进行下去,当今世界各国工业化的竞争,实际上就是个生产成本的竞争,而降低生产成本的最好方法,就是压低,压低,再压低工人的待遇。

所以现在世界第一我大英,才会有小爱尔兰城那样的巨型工人贫民窟,后世的世界第一阿妹你看之北方工厂主,后来才会试图用战争把黑奴塞进工厂,因为便宜!

但叶明王国中有一个红线不能碰,那就是偷税,你要敢偷税,户部国税司的特务和各省的税务侦缉队分分钟上门来。

所以这个吝啬的胖子,这个可以卖出把自己吊死绳索的资本家,才会舍得花钱来聘请林则徐来给他做账册。

不是要逃税,而是把他的灰色生意在账册上做成正当生意,这样虽然也要缴一笔税,但却可以免掉高昂的进口税或者其他什么税。

这是一个漏洞,林则徐点了点头,他一边熟练的给胖子做账册,一边把这些产生漏洞的原因都记了下来。

等到他从义信大学毕业进入官场,这就是他的扬名立万的垫脚石,有什么比刚进入官场就为国家堵住这么大的一个漏洞,更能彰显能力的呢?

从日上中天,做到日头偏西,账册才基本处理完毕,那个死胖子竟然只派人送来了一壶凉水,连一点茶叶和糕点都舍不得。

林则徐摸了摸瘪瘪的肚子,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胖子的抠门,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满,一点茶水和糕点能值什么钱?用得着这么铁公鸡?

“小先生,我那蒸汽机?”刚做完帐,胖子准时就出现了,自从知道林则徐对蒸汽机有研究后,胖子出点什么毛病都来找林则徐,完全把他当成了免费的劳动力了。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二章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本书与新网站九天中文网签约,目前只能在扣扣阅读搜索到,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支援一波,谢谢大家!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三章

独孤开远找到了韦倜,希望他能调几门火炮进城,用火炮可以轻而易举的轰开城墙,更何况相府的墙与兴庆宫的宫墙了。

但韦倜却有些为难,高长河与田承嗣两个人是直接掌握神武军的将领,高长河杀掉了他派出的使者,显然是反对李僖继位的。田承嗣只收下了调令,却没有奉调,应该是在观望犹豫。

所以,韦倜判断田承嗣应该是可以争取的,于是以李僖的名义又下了敕命给田承嗣,让他带着火器营和炮兵营进城。

城北大营,卢杞全副武装,麾下众将齐整整的坐了两排。

“田承嗣何在?”

“末将在!”

“城内奸邪之辈趁丞相西征,意图作乱,谋朝篡位,今日是时候将叛逆彻底铲除了!”

“末将听令!”

正行令间,有军吏来报:

“尚书右仆射第五琦到!”

第五琦是卢杞派人请来的,昨夜他将这位直脾气的相公气的几乎要破口大骂,实际上也是为了迷惑成里那些作作乱的贼子。

片刻功夫,第五琦进入中军大帐,卢杞将其让在了主位。第五琦倒也识趣坚辞不坐,最后折中一下坐在了卢杞的下手边。

他虽然是中书省的长官,但现在是在军营中,全权指挥大军的是卢杞,自然应该由卢杞做主位。

“昨夜之事为迷惑乱贼,不得已为之,还请相公不要见怪!”

第五琦自嘲一笑。

“都是为了朝廷安危,又怪从何来呢?”

但他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原来神武军内部早就对这场叛乱洞若观火,独独他一人之醉心政事,对一切都后知后觉。现在想想夏元吉、韦见素等人的反应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几位官场老狐狸也许早就看透了神武军会洞若观火,才一直装糊涂。

不过,夏元吉也深陷长安城内,不知道会否糟了乱兵的毒手。

卢杞看出了第五琦担心的事情,便道:

“皇城内有一些神武军,府库以及重要文书不会遭到破坏,乱兵的注意力绝大多数都被集中在相府与兴庆宫,只要这两处不被攻破,他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抢掠别处。”

第五琦还有一件事十分好奇。

“敢问大将军,丞相,丞相是否真的战败了?”

卢杞大笑。

“相公当真对神武军没有信心吗?昨夜卢某已经接到密报,丞相随先行大军已经于三日前过了秦州,想来就在这一两日便会抵达长安。乱贼们应该也得到了这个消息,知道再不起事便永远没了机会,这才冒险行事!”

“真的如此?”

第五琦喜出望外,想不到秦晋对行程保密得

文学

如此成功,中书门下竟然对此一无所知。

忽然,他有些想明白了,也许这一切就是为了促成李僖等人的仓促造反,只如此才有机会名正言顺的将这些有能力掣肘的人一网打尽吧。

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只一闪而过,究竟真相是否如此,可能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第五琦也不想知道!

卢杞道:

“确实如此,丞相大军凯旋,宵小作乱,根本就不值一提,咱们争取一击即胜,不能让他们给丞相添堵。”

“既然一切早就准备就绪,大将军行令发兵,剿贼便是!”

高长河的火器营被悉数派了出去,列阵于光化门至景耀门外,上百门大炮蓄势待发,炮手持着火把只等点火的号令。

骤然间地动山摇,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此起彼伏的闷雷炸响于黎明的天际。

城墙上的守军绝大多数人从来没见过这等阵势,竟许多被吓到手脚发软,甚至还有尿了裤子的。

这些守军并非监门将军治下专门守城的士卒,而是负责维持治安的南衙禁军,绝大多数都没有接受过守城的训练,面对神武军上百门火炮的狂轰滥炸,顿时吓得哭天喊地。

第五琦也从来没见过这等阵仗,就算事前得到了提醒,捂住了耳朵,也被上百门火炮的齐射震的浑身发麻。

接连五六轮齐射,城墙上几乎已经见不到活着的士兵,侥幸活着的也都抱头鼠窜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田承嗣令旗一挥,步兵便扛着长梯开始蚁附攻城。

一切进行的极为顺利,负责攻城的步兵也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把守城门的南衙禁军没有受过守城训练,又是仓促上阵,在训练有素的神武军面前竟显得不堪一击。

兴庆宫,李僖终于站在了勤政楼上,这里是祖父施政治政的地方,从现在开始他也将踏着祖父的足迹将大唐朝推向另一个盛世,但这一切要从剿灭叛党开始。

大行皇帝的梓宫被抬到了勤政

文学

殿上,他要当着父亲的面正式坐上大唐天子的宝座,让他的父亲带着欣慰离开这纷乱肮脏的人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