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一章

“现在还不晚,永远都不晚。”

詹知夏从“小时光”回到酒店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两小时,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思绪纷飞。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詹知夏迷迷糊糊地洗漱完毕后,便出门了。

今天詹知夏准备去看一些桥,这是“白浮君”推荐给她的,他告诉她,苏州是全国极为著名的桥城,唐代时便有“红栏三百九十桥”的诗句流传。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图片

苏州桥中,三鼎甲当为宝带桥、彩云桥和枫桥。枫桥因唐诗而名传千古,宝带桥和彩云桥则胜在造型奇妙。

之后的一整天时间,詹知夏都在看桥,其中不少是原汁原味的古建筑,也有一些是近代重建的桥,每一座桥都风格鲜明,各有千秋,让人为之惊叹。

看完部分市郊的桥后,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詹知夏乘车回到市区的古运河旁,继续参观游览,忽然发现远处的一座桥边有人群聚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詹知夏本不想去凑热闹,但顺路走到近处时,却听到有人在议论。

“你让我去扶?你怎么不去?被讹了怎么办?”

“就是,不想讹人,她为什么要摔倒啊?”

听到议论声,詹知夏顿时感到心寒,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忙向人群聚集的中央望去,只见一个衣衫整洁干净,大约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倒在地上,双目微闭,牙关紧咬。

文学

四周的行人都在指指点点,但没人敢上前搀扶老太太。

对此,詹知夏能够理解,但也有些心寒。她没有犹豫,果断走上前去,只听见身后有人在劝她:“小姑娘你可要想好啊,万一被讹了….”

“是啊是啊……”

“现在老骗子可多了……”

对于路人们的劝告,詹知夏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径直走上前去。

扶?肯定不能扶。道理很简单,如果老太太没摔伤,自己肯定能爬起来,但如果她摔伤了,詹知夏去扶她,其实是在帮倒忙。她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不懂急救的人如果随意搬动摔倒的人,很可能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

正确的做法很简单,第一步是保护现场,阻挡来往的行人和车辆,防止误伤伤者,然后再上前观察摔倒者的伤势,询问情况,问伤者自己能不能起来,如果可以,便让他自己起来,如果不行,也可以帮忙联0系其家人或者救护车。

这时,詹知夏已经来到老太太身旁,蹲下身望着她,关切地问道:“老太太,您感觉哪里不舒服或者疼吗?您自己能站起来吗?”

“小腿有点疼,站不起来。”老太太的声音非常虚弱。

“那我可以用您的手机给您的家人打个电话吗?然后再帮您叫个救护车?”詹知夏询问道。

“我家人不在本地,你帮我叫个救护车吧,谢谢你了,小姑娘。”老太太表现出非常感激的样子。

“那好。”詹知夏得到老太太的同意后,当即将老太太因摔倒掉落的苹果手机捡起来,并拨打了120,告知对方具体的情况和位置。

“奶奶您多大年纪了呀?”从老太太的穿着、语气以及地上的苹果手机,詹知夏判断她应该不是想碰瓷,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便决定跟她聊会儿天,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帮她减轻疼痛感。

“我今年六十七了。”老太太应道。

“需要我通知您老伴儿或孩子吗?您孩子在哪里呀?您摔倒了肯定需要人照顾。”詹知夏关心起老太太来。

“我老伴儿两年前就去世了,我女儿也去国外出差了,短时间内回不来。我外孙女倒是在苏州,但她现在在读书,我不想打扰她。”老太太虚弱地笑了笑。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谈什么打扰?您要是不告诉您外孙女,事后她知道了肯定会埋怨您。”詹知夏说完见老太太依旧有些犹豫,继续道,“您就相信我吧,我是站在一个外孙女的立场跟您说的。”

“那好吧………”老太太最终答应了。

詹知夏见老太太点了头,立刻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出她外孙女的电话拨打出去,电话很快接通了:“喂,你好,你是于冬冬吗?你姥姥摔倒了,可能需要你去一趟医院,我让她跟你说吧。”

詹知夏怕于冬冬认为她是骗子,说完后便将手机放在老太太的耳边。

“喂,冬冬啊…”

“姥姥,你没事吧?你在哪儿?我现在就过来!”

“我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要不你别过来了,别耽误你上课。”

“姥姥你说什么呢,这时候我还有心情上课吗?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于冬冬说完后没有挂断电话,而是询问了老太太的一些情况,直到老太太说话都觉得有些累了,这才挂断电话。

电话挂断后,老太太望向詹知夏:“小姑娘啊,你是个好人..……

接着,老太太又环视了一圈依旧在围观的路人,道:“其实他们也是好人,只是现在变老的坏人太多了,我都理解。”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三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

文学

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