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一章

文学

张邦昌、高世则还汇报了此行在长清县见到的种种异常,但天子已经没兴趣了解这些了。

徐泽提出了三点要求,真实目标却是最后一条。

揪出朝中的奸臣想也别想,道君教主皇帝乃圣天子,朝中没有奸臣!

于京东西路和淮南东路两路堵截贼人也不用再提,朝廷早就在做了。

徐泽的真正目标是要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

还没有打败李子义,徐泽就公然索要战后的封赏,这贼子终于撕破了伪装,毫不掩饰其狼子野心了。

其人口吻如此笃定,显然是与李子义有着极深的关联,至少,他有信心控制后者。

绝不能答应这贼子!

天子是不想答应。

河北两路统辖范围极广,而且位置极为敏感。

河北东路辖三府十一州五军五十七县,其中就包括北京大名府;河北西路辖四府九州六军六十五县,辖下卫州更是顶在了京畿路开封府的北边。

要是答应了徐泽如此无礼的要求,一旦其人哪天想坐龙椅,出了卫州,拿下酸枣,就可以直接到东京城下了。

蔡京、郑居中等重臣则是不敢答应。

这本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买卖,徐泽要两路,怎么可能两路都给他?

其实,把徐泽从山川纵横易守难攻的京东东路,迁到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的河北两路,未尝不是一步好棋。

但以徐泽的狡猾,河北两路他要,已经吃下去的京东路也肯定不会吐出来。

还有一点,万一这贼子占据河北两路后,引诱走投无路的辽人或是打败辽国的金国入侵大宋怎么办?

而在军事上最有发言权的童贯,则是想都没想。

徐泽要是真愿意带着整编自贼人的精锐兵马北伐,收复燕云搞不好还真有希望。

但这样的北伐,和他童贯又有多大的关系?

既然谈不拢,那就放弃幻想,准备打仗吧!

朝廷应付一个李子义就已经焦头烂额,的确承担不起逼反徐泽的严重后果。

但这贼子在京东东路折腾了这么多年,却始终躲在暗处,显然没胆量公开跳反。

朝廷大义在手,怕真反贼李子义,却不怕没胆量举反旗的徐泽。

这贼子若是真敢举起反旗,必然要遭天下士民的口诛笔伐,经营多年的形象尽毁,看他还能怎么办?

确定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后,朝廷就立即传诏京东西路、淮南东路等地兵马,务必加强戒备,严守防区。

似乎猜到了朝廷根本就没有兑现“停战条件”的想法,张邦昌、高世则回京的第三日,楚州便传来了急奏:

李子义部贼人借口朝廷继续鼓动徐泽部夺取莱阳县,没有息兵的诚意为由,派兵骚扰楚州盐城。

盐城的历史可追朔到汉武帝时期的盐渎县,“渎”就是运盐之河的意思。

东晋安帝义熙七年(公元411年)更名为盐城县,乃是以“环城皆盐场”而得名,其地河道纵横,难以大规模用兵。

赵宋在西、北边境大规模屯兵后,去年又开始在京东路屯兵,军队虽多,却是没办法做到处处都设防。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二章

宝应二十年.大唐皇帝李庆安巳登基二丰年.此时大唐人自己经突破八千万,国家强盛,人民富足,四海安宁。

六月,张掖弄王、河中道观察使兼军府大都督段秀实不幸在撒马尔罕病逝,朝廷休朝哀悼三日,右相、吏部尚书裴瑜举荐户部侍郎张知节为河中道观察使。

由十三名相国组成的政事堂三读通过了任命,并报皇帝李庆安批准,李庆安批准了政事堂的任命,并加张知节为御史大夫,同时他颁布皇帝令任命晋王李林接任河中军府大都督一职。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九月的安西已是朔风四起,黄沙漫天,这天下午,在安西道拔焕州的西域大道上远远来了一支军队.约有三千余人,盔甲鲜亮,旌旗招展,被疾风吹得猎猎作响。

“张使君....你若抵不住....就进马车去吧!”

疾风中,李抟的声线被吹得断断续续,晋王李林是李庆安的第五子,母亲是惠妃独孤明珠,他今年异有十八岁,长得酷似其父,身材高大,两臂修长,从五岁起便拜羽林大将军南霎云为师,学了一身群武艺,再加上他箭法尤其高明,能开七石弓,几追其父李庆安,去年在三军比武大赛中箭术一举夺冠,被军队美誉为.小李广,。

这次除了出任河中大都督外,他还有三件事要替父亲去做.一件已经做了,在龟兹劝说皇姑高雾回长安养病,高雾十年前升为龟兹都督、云麾将军.是大唐军职最高的女将军,三年前高仙芝因病不幸去世,高雾便按照父亲生前的心愿将他安葬在龟兹。

高雾在父亲去世后便辞去了军职,在龟兹为父守墓三年,她终身未嫁,辞去军职后被李庆安封为安西公主。

今天春天,她母亲也不幸在长安去世,高雾因悲伤过度而大病一场,至今病体未愈,几个月前她写信告诉李庆安.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不能适应安西的气候,李庆安担忧之极.便让儿子借这次赴任的机会,替他劝说高雾回京养病。

高雾因为母亲安葬在长安,便决定将其父亲的灵枢l并迁回长安,和母亲共葬,她要为父母终身守灵。

李林另外还要去撒马尔罕祭扫俱兰公主之墓,这也是李庆安二十年的心愿.除此二者之外,还有第三件事,就在拔焕城。

张知节是张筠之子,张筠已经在五年前去世了.这次张知节以户部侍郎的身份被封为河中道观察使兼撒马尔罕政务主官,依照惯例,他将在在河中道任职五年,然后回京入阁,将成为政事堂相国之一。

按照大唐新六典的规定,大唐皇帝一般不过问政务,只掌军权,但军国大事必须经皇帝批准后方能实施,另外在人事任命权上,以正三品为界,正三品以下官员由政事堂任命,张知节的观察使是从三品衔,所以是政事堂任命,而御史大夫又是正三品衔,就由李庆安加任。

张知节身子有些单薄,被安西的秋风吹得瑟瑟抖,他也大声道:“好吧!我真不行了先进马车躲一躲!”

他钻进了马车,这时,李橡打量了一下远处,他远远看见了一座城堡,便对军队大声令道:“前方是粟楼烽城,大家进城休息一日,明早出!”

粟楼烽城就是从前的粟楼烽戍堡,戍堡还在,但已经成为军队教育设施,是安西新兵入伍必须参观之地,新粟楼烽城在戍堡北面约五里处,十年前修建而成,是一座有两千军队驻扎的上等军城。

三千军队的到来,使粟楼烽城立刻热闹起来,驻军郎将席骏前来给李株见礼,“末将席骏,参见晋王殿下!”

席骏是信德总督席元庆之子,今年也只有二十五岁,他十五岁从军,现在已经是十年老军了,去年升为郎将,驻守粟楼烽城。

李妆向他回一礼笑道:“席将军,我想去参拜圣石,将军现在可方便带我去。”

“现在就去吗?“席骏笑着问道。

李林缓缓点头,“对!现在就去。”

“可以,殿下请随我来。”

席骏点了三百骑兵带着李隶和他的亲卫向北一路飞驰而去,半个多时辰后,骑兵队约奔行了五十里.来到凌山山口,这里有一根石柱,上面曾经是烽火台,但十五年前烽火台已经拆除了,大石下有一个一人高的山渠,原来里面填满乱石,现在也清理出来了,李庆安封这根石柱为圣石,四周已用铁链包围,不准人轻易靠近,并专门修建一座戍堡,守卫这座圣石。

在圣石旁还有一座灵堂,供奉李庆安的父母,也就是昭敬皇太后,和昭远皇帝。

李林翻身下马,他从马袋中取出祭祀香烛,快步走到了圣石前,这是李庆安托他做的第三件事,替他祭祀圣石,李庆安之所以封这里为圣石,因为李庆安宣布这里是他的出生之地,他就在这座圣石下的山洞内出生,事实上,他就是从这块圣石走进了大唐,所有的秘密就在那座山洞里,这个谜他至今未解。

李糠点燃香烛,将它们放在圣石前的供奉台上,他缓缓地跪下,郑重地替父亲磕了三个头.并为他的皇祖父和皇祖母在天之灵祈福,祝愿他们安息。

(全书完)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三章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考虑到英属马来亚距离兰芳本土的距离非常近,兰芳空军轰炸狮城和雅加达使用的都是性能差一点的“鹰雕”,而不是最新的“袋鼠”。

“鹰雕”轰炸机是兰芳第一款载重能力达到五千公斤的轰炸机,机上共有机组成员七人,除了主驾驶、副驾驶、领航员兼投弹手之外,其他的四人都是机枪手,他们要操作“鹰雕”上安装的八挺机枪机炮,赋予“鹰雕”一定程度的自卫能力。

七月二十三号这一天的轰炸,共有11架鹰雕被击落,也就是说,有77名机组成员失陷英属马来亚,考虑到机枪手是无法跳伞的,那么就应该有33人有可能生还。

轰炸机机枪手实在是最危险的一个职业,他们在飞机上只能待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内,转个身都很困难,所以一旦飞机出事,机枪射手很难生还。

兰芳对于早有防备,所以在开战之初,兰芳军部就派出十余支小分队,先期潜入英属马来亚,在当地情报组织的配合下,准备营救失陷敌阵的空军飞行员。

二十三号早晨开战之后,这些小分队确实是按照预定计划在狮城和雅加达准备营救飞行员,只可惜他们的任务没有成功,确实是有兰芳的空军飞行员跳伞跳生,但他们逃得过殉爆的命运,却逃不过英军地面部队的追杀。

当然了,考虑到马来人的尿性,这其中或许还有平民参与。

对待兰芳,马来人的态度说不上友善,虽然英属马来亚的人口结构就目前来说还是华裔居多,但在英国长期的妖魔化宣传中,兰芳的形象在英属马来亚地区实在是说不上好。

其实就算是英国殖民政府不诋毁兰芳政府,英属马来亚的华裔也不会去兰芳。

兰芳政府当初立国的时候对东南亚这些依靠盘剥华人为生的种植园主进行过清算,遗憾的是,也正是那些华人种植园主,对华工们下手最恨,英属马来亚地区的情况尤为严重,那些英属马来亚的华裔农场主知道兰芳政府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所以能去兰芳的早去了,到现在还留在英属马来亚地区的,都是死心塌地跟着英国人混的。

说实话,秦致远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气愤当然是气愤,当然也没有感觉多意外。

刚好秦致远和迪伦·康纳聊到人道主义嘛,于是秦致远这下子有了突破口:“迪伦,你看,不是我不想实施人道主义,而是我认为对这样的野蛮人没有实施人道主义的必要。”

“不不不,陛下,我们走在街上被狗咬一口时并不会咬回去。”迪伦·康纳还想劝说秦致远。

“我当然不会咬回去——”秦致远很奇怪的看迪伦·康纳一眼,让迪伦·康纳有点尴尬,好像迪伦·康纳会咬回去一样:“但我会把那条狗打死,防止它再去咬其他人!”

这个方法也挺干脆的,迪伦·康纳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既然这样那就不客气了,于是秦致远大手一挥,早就在金州巴东地区集结的装甲第一师和暹罗的步兵第十四师、第十五师立即出动,从南北两个方向,向英属马来亚发动地面进攻。

当然了,地面进攻的同时,空中轰炸也没有停止,这一次空军更加残暴,不管英国人在地面上弄多少气球,兰芳空军的轰炸机根本就不管它,飞到狮城和雅加达上空后,兰芳轰炸机只管往下扔炸弹,根本就不管到底会炸到军事目标还是其他的什么平民区或者平民区。

反正英国人在师承和雅加达经营了几百年,这两个城市留下了太多英国人的烙印,兰芳如果占领这两座城市,肯定是会推到重建的,现在炸平了倒也省事。

兰芳境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古迹,在泗水或者是椰城,又或者是其他地区,现在已经找不到任何荷兰人当初修建的建筑物,取而代之的除了中国古典式建筑,就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并没有什么遗迹供人游览。秦致远并不认为在城市内保留一个充满殖民风格的区域会增加城市的多元化,那只能是兰芳的耻辱,并不是荣耀。

就在兰芳向英属马来亚地区大举进攻的时候,椰城迎来一批特殊的客人。

都是来自法属印度支那的难民。

法国向德国宣战后,法属印度支那的秩序在旬日内迅速崩溃,殖民地军队几近解散,政府机构遭到围攻,居住在法属印度支那的那些法国人忽然发现法属印度支那不再是殖民的乐土,而是危机四伏的丛林,于是居住在法属印度支那的法国人纷纷撤离,他们的首选并不是返回法国,而是前往兰芳。

这个选择很有意思,或许这些法国人还寄望于

文学

法属印度支那未来能够恢复正常秩序,他们也能返回家园,但下意识里他们已经不再信任法国政府,而是把希望寄托在兰芳政府身上,这个选择就有点玩味了。

兰芳政府并没有拒绝这些法国人的避难申请,除了兰芳和法国的传统友谊之外,更多的考虑是对法国政府施加影响,当然也有一部分经济利益上的考虑,除了一部分法国人逃出西贡时太过匆忙没有来得及随身携带财物住进救济站之外,大多数法国人随身都携带有价值不菲的财物,有些法国人甚至直接在椰城或者巨港买房置地,摆出一副长期居住的架势,对于这些人兰芳政府当然不会拒绝,甚至会非常欢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