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6)  物业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一章

在此前练平儿用丹药和法力试探闵弦的时候,远在通天江龙宫中的计缘就已经灵台有感,掐指一算大致明白了有人找到了闵弦,至于是谁倒是不清楚,可能是他的同门也可能是练平儿,更不排除是什么不认识的人偶然遇上了闵弦,并且发觉他曾经是仙修,虽然最后一种可能性较小。

但计缘随后发现闵弦似乎并无什么异常,还在大芸府内,命数也并无什么危机,就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按理说虽然计缘没有刻意施法,但想要找到现在的闵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能费力找到他的应该是熟人的吧,为什么又不带走他呢。

带着这种心思,计缘还是决定去看看闵弦现在的情况,看看宴席上的情况,现在也大多是剩下把酒言欢或者相互讨论之前的在书中的所得,计缘觉得这次化龙宴主要进程已经过了。

这么想着,和尹兆先说了几句之后就站了起来,传音和老龙和龙女说了有事要离开一下,就直接出了大殿。

一路出了龙宫,外头的沿江宴上远比龙宫内更热闹。

人们热切讨论着计缘携带龙宫内数千宾客前往书中一界的事情,人们心向往之,也猜测着其中风光和凤凰之姿,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夸张了,是不是一场幻境,毕竟这事就算是放在修行界也是太过离奇了。

当然,不信这种说法的人其实是占少数的,毕竟这可不是凡尘以讹传讹的谣言,龙宫内部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也有不少混迹在沿江宴中声情并茂地讲着在《群鸟论》一界中的见闻,作假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计缘出来看看这热闹的盛况,不由面露笑容,其实对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外面这种吃饭场合,大家多人围着一张桌子,讲话也热闹,而不像是里头一两人一张桌案。

走出龙宫外没多久,计缘就直接御水离去,从江底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也有在沿江宴中的人隐约看到了计缘的离去,向里头的人讲明之后引得不少探头。

如今的计缘最快的遁速依然是借仙剑之光剑遁,但即便不是剑遁,自游梦之术大成之后,遁速同样不凡,并没有刻意赶路,但也仅仅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同州大芸府上空。

这会的大芸府城还处在晌午呢,可以说大街上处于最热闹的时间段,挑担来城里买菜的菜农的摊位上有着最新鲜的蔬菜,各个沿街商铺的人也是吆喝得最卖力的时候。

计缘没有从城门口进城,而是直接落到了城中某处,位置倒是和此前练平儿选的差不多的位置,只不过练平儿是凭借直觉,计缘则是真的能算到闵弦在附近。

这会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计缘没有直接落在大街上,而是选择了边上一个巷子,然后显露身形走了出去,融入了大街上的人流。

马上就要过年了,大街上也是张灯结彩的,人们脸上大多洋溢着笑容,城内的人走街串巷,而大芸府城周围的村落乃至一些小城的人,也有许多来到这府城内带着家人一起采办年货,或者单纯只是逛逛。

在计缘路过的时候,也不断有人向其吆喝兜售物品,也有书画摊老板带着字画走出摊位到街上来向计缘推销,其热情程度可见一斑。

计缘一路看一路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看到不远处一个老人挑着担子缓缓走来,这老人眼睛也四处看着,不过看的不是人,而是寻找街上合适的位置。

此前闵弦被练平儿包了一天,但既然练平儿已经走了,显然闵弦也不打算让这一天荒废,依然挑着自己的胆子出来了,只是他之前离开了,这会街上早已经热闹起来,很多好位置也早就被一些菜摊杂货摊之类的占据,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太难了。

曾经的闵弦仙子狂傲,而如今却连走路都显得佝偻了,但计缘看着却觉得顺眼了不少,并非因为他讨厌闵弦看到他不好才觉得爽,而是真的觉得他顺眼了一些。

计缘笑了笑,侧目看了看一边,脚步就停了下来,街对面走了几步,他知道他之前站立位置的身侧,那一小块沿街空地就是整条街上现存的最适合摆摊的地方了。

果然,没过多久,挑着担子的闵弦终于发现了此前计缘看过的位置,脸上显露欣喜,赶紧挑着担子往那个空位走去,将担子放下的时候左右看看,见附近摊贩都没人理会他,应该是无人的,遂放下心来摆摊。

就和练平儿看到的一样,计缘也见到了闵弦讲个木箱并拢,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从里头抽出小折凳和盖头布,又取出笔墨纸砚放好。

不同的是此前清晨闵弦被冻得哆嗦,现在因为大吃了一顿,加上天气也暖和了一些,以及心情愉悦,所以动作都麻利了不少。

东西一放好,闵弦坐下来之后也吆喝一声。

“写春联咯,写福字咯,代写书信啊……”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二章

看着警惕起来的第一茅,徐清阳淡然一笑:“路人!”

路人?

屁啊!

筑基境界,一手法咒加身术,威力竟然比假丹真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你这样强的路人吗?

第一茅郁闷。

“小子,不要糊弄我!”

“说,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第一茅放声质问,用词倒是稍微讲究了起来。

尽管只交手了区区一拳,但他已经知道,徐清阳不简单。

纠缠下去,必定要花费不少力气,待会儿决斗诸葛孔平,结果难料。

他只想找诸葛孔平一决高下,无心和徐清阳纠缠,于是收了架势。

眼看第一茅收了要继续打的架势,徐清阳也不介意多说几句。

“你问我有什么目的?”

“额......我看道友印堂发黑,今晚必有血光之灾。”

“阻止你,不过是免得道友凭白送死而已!”

什么叫送死?

第一茅以为徐清阳指的是自己斗不过诸葛孔平,不由得面一黑,摆出一脸狠色,冲徐清阳喝道:“小子,不要惹我,我很记仇的!”

徐清阳耸了耸肩,不以为意。

看到徐清阳这样,第一茅也是真的怒了。

区区一个筑基境修士,竟然敢在金丹面前如此作态,真是叔可忍而婶不可忍。

他双手杂耍般一翻,掌中就现出一根火统枪。

在这个时代,凡俗枪支并不少见。

少见的是,此枪枪身竟然密布符篆,显然经过道法祭炼,不知藏着何等玄奥。

徐清阳一看,双目就是一亮。

影片里,第一茅使用过枪,但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威力。

这身临其境,观感却是大为不同。

这把枪,非同凡响啊!

似乎......有火气!

对面,第一茅已经“咔嚓”一声,果断扣动了扳机。

“死开!”

“砰!”

火统枪口一亮,宛如流星飞逝,一点红光瞬息即至。

危险!

徐清阳心里警报大响。

好在,他在第一茅鸣枪前就做了准备。

法咒加身术与铜皮铁骨全开,同时足下天罡七星步一扭。

火系法术加持的子弹擦着肩膀划过,在衣服上留下灼烧的痕迹,随后“轰”的一声。

子弹没入地面,即时爆炸。

火裂符的气息,堪比蓝级符篆的威力。

好东西!

徐清阳心中一动,动作却是丝毫未停,把天罡七星步用到了极致,身体如幻影般闪烁。

因为,第一茅也未停手。

“砰,咔嚓,砰!”

“轰轰!”

“嚣张啊,小子你继续嚣张啊,真当大爷我是水货吗?”

“哈哈哈哈!”

讲真,第一茅这一手,确实出乎徐清阳预料。

东方法术结合西式枪火,威力直逼金丹全力一击,招招致命。

要不是他道行有了那么几分火候,变故之下,说不定就遭殃了。

幸好,一直没有拉下纸术之外的步法、法术修炼。

当下,就是一边冷静地,随着第一茅的抬手动作躲避枪火,另一边,数十只纸人已经自掌心飞出,如蝴蝶般翩然飞绕在周身。

通灵纸术炼到这种程度,已经可以作为护身之器,但凡子弹打来,就算来不及躲开,也能替本尊接下攻击,消弭伤害。

第一茅大呼小叫着,畅快地开了数枪。

然后发现--

玛德!

那小子的身法怎么那么滑溜?

火爆枪根本打不中啊!

还有,那些飞来飞去的纸片是什么东西?

难得有一发子弹让对方无法躲避,竟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然,被那些纸片牵引到另外一边了。

堂堂金丹真人,祭出了得意法器,竟然奈何不了筑基境小子。

这......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三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云梦山间,雾气萦绕,山民常道山间有神仙居住,但确无有缘人遇见.常有樵夫迷失其中,三五天后方能脱困而出.

云梦屯中,四季草堂内,一群顽童正在花圃中斗天牛取乐;草堂私塾上,先生正在打瞌睡.徐凡摸了摸鼻子,盯着树枝上一只天牛,正欲爬上树枝捕捉,却惊奇地发现天空中有几道光练划过天际,直坠云梦山间。徐凡常听父母和兄长谈起过山中仙人的故事,在他心中顿时生起了无限向往,徐凡从小就立志想学习仙法,但他从未宣扬。今天看到仙人飞过长空,他莫不做声,仍旧地爬上树梢,捕捉天牛,继续与小伙伴们玩耍。

游戏良久,徐凡收拾好物品,准备放学回家,却发现老学究已经不在堂上。徐凡好奇心顿起,于是绕开草堂,走向先生的书房。渐近书房,徐凡从虚掩的门缝中惊讶地发现,三柄飞剑中环绕张先生快速飞行,底上落有几只飞蝇,细看处,飞蝇翅膀已被飞剑削落。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房内张先生话音顿起。

徐凡激动地推门而进,“咕咚”一声跪倒,“张先生,您收我为徒吧,我想跟随您学习仙道!”

“仙道!”张先生自嘲般道:“仙道?!寂寞,大道坎坷,几人能达!我也只是粗窥门庭。”“你想学,明天再来此处吧”。

“是!是!先生!”。徐凡激动地掩门退出。转身回家。

回到家中,徐凡晚饭后,兴奋地睡不着,躺在床上,盼望着天亮。天将放亮,徐凡朦朦胧胧中,一个机灵站了起来,急匆匆地洗漱完毕,直奔四季草堂而去。

不一会,徐凡就来到草堂,草堂门扉虚掩,里面灯光闪烁,但是张先生却不在草堂。徐凡摸了摸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壮了壮胆色,推开木门,轻轻走进草堂。草堂上,张先生的书桌上,有一书信压在烛台下。徐凡伸手取出信,展开观看,不禁流流满面。

书信中,简简单单几行字,张先生道出自己仅仅是普通的修仙者,来云梦山仅仅是避祸,但是仇家已经发现他的行踪,他必须要再次离开,所以和徐凡无缘,而且张先生又道,徐凡灵根平庸,并不适合修炼仙道,所以张先生劝徐凡放弃修仙,继续学习,追求功名之道。

“灵根平庸!”“灵根是什么!?”徐凡内心疑窦大起。虽然张仙师已经离去,但是徐凡可以肯定,自己是可以修炼仙道的,只是天赋偏低,但是张仙师已经离去,他要去哪里寻找自己的仙缘。徐凡正在踌躇之间,忽然门外咕咚一声,好象有人跌倒在门外。

徐凡赶紧放下书信,快步走到门外,发现有人趴在地上,月光下,依稀正是张先生。

“张先生!您怎么了!”

“快,快扶我进去!”张先生吃力地说道。

进到房内,张先生从身上取出两张符来,一张贴在伤口上,鲜血立刻止住,一张贴在气海丹田处,隐隐发出荧光。

张先生看着徐凡,眼光闪烁不定,稍过片刻,他眼睛中有决绝之色。其实在片刻之间,徐凡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上了几趟了。

“徐凡,我修仙之道就尽于此了,不久我将兵解,我的仇家已经为我所杀,但我也重伤,已经无法治愈,我的一些衣钵,就赠送给你吧,也算我们的一些缘分,以后你自己能在修炼仙道的路上走多远,就看你的缘分吧!”

话尽于此,张先生就此长眠。徐凡接过张先生的布袋,轻轻将张先生放在地上。在草堂深处,刨出一深坑,将张先生葬在草堂院内,也不敢声张,叩了几个头后,掩上院门,就匆匆回到家中。

一连几日,徐凡也不敢打开布袋,只是将布袋子塞在床底下,也不敢和父母家人说起。只是听到村中村民议论,私塾的张先生被杀在草堂里,尸体在草堂深处找到,但家中并无财物丢失,想来是仇家上门,杀死在家中。村民们纷纷不让加中的孩子出门,并由村长报了官。但官家也不愿意来查此时,一个穷酸书生,没有家眷苦主,又身无多少油水,于是草草结案,再无人来问讯。

时间一天天过去,草堂凶案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村中有花了银子,从外面聘来新的先生,继续教村中的孩子们读书认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54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