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一章

劳尔旅馆就是飞车党的一个窝点,在这里住宿的人都不是什么好Щщш..lā

林超赶到哪儿的时候,已经铐了一地的人,十来个普通警员正忙着他们核实身份。

“长官,我们没有找到该死的入口,不,是找到了太多的入口,根本就不确定是哪一个!”

负责指挥的特警队长懊丧的说道。

这就是个迷窟,找到的门就不下10道。

究竟哪一条通往关押人质的地点,却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长官,那些飞车党的嘴很严,我们一点消息都没问出来。如果彻底搜查,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人手!”

特警队长又补充道。

劳尔旅馆就像米诺斯的迷宫,想要探查一番,没有一两百人根本做不到。

艾伦扭头看了一眼林超:

“林先生,您觉得呢?”

虽然他不动声色,但内心却无比的焦急。

从行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里面的人质有没有被转移走,或者被那些歹徒杀伤也没人能说的清楚。

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林超身上。

艾伦默默的祈祷着,希望对方的设备能够奏效。

林超打开了箱子,里面露出一台仪器。

从外表上看和电脑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一些外设。

“艾伦警官,这是考古用的设备。在很多时候,我们很想把宝藏挖出来,但那会损害文物的。研制这一台机器的,就是避免出现这样的问题,就可以在不打开洞穴的情况下,看我们想看的东西。我也没有想到,这台机器的第一次使用,居然是在救人上。”

等待机器启动时,林超稍稍介绍了一下它的用途。

一旁协助的赵明,将一根碗口粗的铁钎钉入地下。

接通电源以后,铁钎的末端亮起一道绿光。

“嗡!”

就在艾伦不明就以的时候,只觉得脚下传来轻微的震动。

“嘀嘀嘀!”

显示器上立刻出现了一副地图,不过它的界限还很模糊。

“嗡!”

接着又是一次震动,地图更加的清晰了,接着上面还出现了很多红色的点。

林超将一台平板递给艾伦。

“警官,实时的图片我会陆续传播过来。这些红点就是生命信号,但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人质。”

艾伦惊得都说不出话来。

他并没有想到那台设备竟然如此的的先进。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把这一片区域的地下仓库都找出来。

“谢谢。”

这两个字,艾伦说得十分郑重,甚至让林超都觉出沉甸甸的分量。

“艾伦先生,一个都不能少!”

林超也正色回答道。

艾伦点了一点头,转身对那些反恐特警说道:

“我们耽误的时间太多了,里面的人质可能已经遇到危险。你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去,把那些人质都救出来。”

“是,长官!”

反恐特警齐声回答道。

艾伦把平板递给反恐队长。

“这儿的生命信号最为密集,我认为人质就被关押在这里。路线已经标出来,你们照着行动吧!”

反恐队长心中一阵没底。

“长官,这可是华夏造啊!”

在他的心目中,华夏的产品廉价,且不可靠。

如果在半路上出问题,别说人质就不出来,自己都可能坑进去。

艾伦吼道:

涨精装满肚子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三章

随着中国态度的改变,海因里希亲王给国内信件上陈述的情况也对德国越来越有利,但是他在信中还是反复述说中国的现有策略,那就是打垮日本,而后再进攻俄国,并且强调这个时间上的顺序是无法调整的。只是德国国内、从皇帝到总参谋部,都希望中国把矛头指向俄国而不是日本,他们需要中国牵制俄国以保证有多于六个星期的时候去打败法国。海因里希亲王觉得自己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但看皇帝和其他大臣的意思,似乎还是要坚持原来的观点,他不解的道:“陛下,中国人必须先战胜日本,而后再进攻俄国,我想……”

“不。阿尔贝特,我们并没有要改变中国人策略的意思,我们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提前进攻日本。他们需要的那些小船,对,就是那些潜水艇,我们可以提前生产好交付给他们。明年,明年这个时候他们就进攻日本人,而一年之后战争结束,他们再进攻俄国,这样能做到吗?”皇帝左手驻着权杖,边思考边说着自己的思考,引起旁人的沉思。

“陛下,”在海因里希亲王没有开口之前,小毛奇就打断道:“我们并不能把战争的开始时间寄希望于中国人,我们和他们并不是盟国,如果在他们和日本打的时间不止一年,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胜利,那么对于我们来说,目前有利的局面就失去了。俄国人正在扩军,法国人正在巩固防线,比利时人越来越对我们防备。战争对于德国来说是越早开始越有利,即使英国会选择均势策略。但当我们打败法国和俄国,他们的选择也就不重要了。”

小毛奇是坚持战争越造开始越好的。海因里希亲王还没有接口,站在一侧海神般的提尔皮兹就大声道:“即使是战争是越早开战越有利,可陆军也要先把那些空空的军营填满。而要想打破英国人的封锁,我们还需要继续建造主力舰。陛下,海军希望能把战争延续到一年半以后,那个时候基尔运河工程已经完毕,主力舰可以自由的进入波罗的海和北海。中国人的潜艇战术我们虽然不能完全借用,但使用潜艇进行适当的破袭战依然重要,但这要等赫尔戈兰岛的潜水艇港口竣工。”

提尔皮兹声音洪亮。所说的理由又是无可辩驳的,只海因里希频频点头。而这时一直沉默的帝国宰相贝特曼.霍尔维格开口道:“陛下,如果海洋贸易被封锁,那么我们粮食将是一个大问题。每年帝国都要进口六百五十万吨粮食,一旦开战,那不光是要解决人的吃饭问题,军队士兵和马匹的给养也要解决。在今年年初,军队已经开始囤积黑麦和燕麦,但为了不引起价格上涨。我们只能是不引人注意的、循序渐进的购买。可这远远不够,殿下这一次和中国人商谈的粮食换潜艇对我们极为重要。虽然中国人的粮食也只能自给自足,但他们年产粮食有一点五亿吨,出口几百万吨并不引人注意。我们需要两年的时间囤积粮食,现在开战实在是不合时宜。”

潜艇的款项有一些用现金支付,有一些则通过东北出产的粮食和大豆支付。这是户部虞辉祖和海因里希亲王在北京谈好的,尤其是大豆。德国人喜欢这种东西。见终于有人重视自己此

文学

行中国的好处,海因里希亲王道:“陛下。中国对日本的开战大致时间将在明年年底或者14年年初。杨竟成认为凭借日本人现在的实力,一年的时间战争就会结束,在15年末,他的军队就可以对俄国发动攻势,以配合欧洲的战争。不过他还认为俄国如果看到中国在战场逐渐获得优势,那他们势必会干涉这场战争,以使日本人保存绝大部分实力。

这其实就是我们的机会,在满洲南部的战争俄国人即使不干涉,也会曾派部队到远东以防止战火蔓延到俄国势力范围之内,这就象当年日俄战争的时候,清国政府虽然宣布中立,但他的新式陆军还是把守在山海关外以防万一。在中国逐步取得优势,获得决定性战役胜利的时候,如果此时有一种谣言在俄国蔓延,比如说中国将马上进攻俄国,那么不管这种消息是不是真的,俄国陆军的注意力都将东移。西比利亚大铁路只是单轨,把几十万俄军调到远东是一件无比麻烦的事情,同样把几十万俄军再调回欧洲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随着亲王的叙述,开始对中国不屑一顾的小毛奇眼睛开始发亮,而冯.戈尔茨男爵则是满脸微笑,他知道这是谁的主意,即使已经放弃了德国国籍,但是雷奥威.廉的心还站在德国这一边,这就是德意志人啊!

死劲的拄着权杖,皇帝大叫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俄国人将在铁路上来回奔命,等我们的发动进攻的时候,那些灰色牲口们还没有从长途火车上回过神来。我喜欢这个主意,虽然它是这么的狡猾。将军们,看来战争发动的时间应该是当中国即将进攻的谣言在俄国国内漫延,俄国陆军抽掉到东方的时候,对吗?”

“陛下,最好的做法还是让中**队直接进攻俄国。”小毛奇在惊喜之后犹不满足,“这样我们的胜利才能更好的保证。”

“伯爵大人,这不可能。”海因里希亲王说道,“在中国和日本作战的时候,这样的谣言已经使中国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杨竟成认为最快进攻俄国要到15年年底。”

“这个时间太晚了,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小毛奇道。“中国人只会玩一些小花招。”

“伯爵大人,如果对法国的战争没有胜利,那么中国的进攻恰到好处。”戈尔兹男爵说道。“战争中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在远东有一只可以牵制俄国的力量对于我们极为有用。哪怕他们不进攻而只是把几十万军队驻扎在边境线上。想想吧,就像我们现在担心法国和俄国同时进攻我们一样。如果俄国人也担心我们和中国人一起进攻他们,那么战争的局面就会完全不同。陛下,我们应该维护好和中国的友谊,特别是应该帮助他们壮大陆军,他们的陆军越强大,俄国就会担心,俄国越担心,那俄国陆军将会更多的调往东方。”

“是的。是这样的。我是这样考虑的。”皇帝觉得戈尔兹男爵说的极为有用,“我已经命令国内在陆军上。特别是在火炮上满足中国人的一切要求。”他说到此又是摇头,“真是可怜的国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怎么炼钢,也不知道怎么制造火炮,甚至连步枪和子弹都要我们亲手教他们才会制造。”

“陛下,那是因为我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陆军。”海因里希亲王见机插言道。“中国人一直在学习我们,从七年前建立的德意志大学起就是这样。这一次杨竟成还希望我们多派一些教授和技术工程师前往中国,我欣然同意了,并且保证派去的人都是优秀的。”

“很好!”皇帝看和自己的弟弟。无比亲切,他到现在脑子里还在想象俄国士兵在西伯利亚铁路线来回奔命的场景。想到中国那可怜的财政,他不由激动道:“也许我们可以在财政上支持他们,把他们彻底的从美国人那里拉过来。这样和俄国开战他们就不要再顾虑美国人的反应了。”

早知道皇帝心血来潮什么都说得出,宰相霍尔维格连忙出声道:“陛下,我们并没有多余的钱借给中国。现在财政赤字已经有四亿马克。国债也增加到八亿马克,如果再借钱给中国。陆军扩军和海军建造主力舰的资金将不能得到保障。”

“陛下,现在我们做的并不少了。”海因里希亲王道:“中国人对于德国技术兴趣似乎大于德国马克。他们什么都想要,我已经尽可能的在这方面答应他们。如果他们真的进攻俄国,那么我们可以支付给他们一笔钱。”

“是的!陛下,我们对中国的支持已经够多了,帮他们生产完那一百多艘潜艇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提尔皮兹元帅也道,那些黄种人身着德国海军军服,并进入基尔军港训练可是很挑战他神经的,要不是这件事是皇帝亲自压下来的,他绝不会同意。

夏洛腾堡宫中的会议是德国高层评估中国加入德奥同盟的影响,海军除了对中国人提供的英国主力舰参数感兴趣外,潜艇以及那种神奇却数量稀少的长吻鱼雷并不能挑起提尔皮兹的兴趣,而陆军,总参谋部认为战争越早开始对德国越有利,虽然亲王所说的惑敌之计对德国也有帮助,但最终还是希望中国能直接进攻俄国以缓解东线压力,不过这主要是小毛奇的臆想,戈尔兹男爵认为能这样的调动俄国已经是最佳了,中国人再多,也不可能同时抵御日俄两国的进攻,即使中国宰相大权在握,他也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富有诗意的秋天里,一伙男人在宫殿里谈论着战争,而在柏林皇宫西北面的基尔军港,同样的讨论也在进行着,不同的是,这是两个中国人。

“你是说,我们将加入德国这边?”烟雾弥漫的房间里,一身德国海军军服的钱伯琮满脸诧异的看着从国内刚过来的贝寿同,从他的介绍里,他感觉战争就要

文学

打响了。和长处国内的贝寿同不同,钱伯琮在参加完开国大典授勋赐爵之后便急忙回到了德国——长年和德国人打交道的他,因为海军缺兵少将被杨锐任命为潜艇部队主官,因为他只是陆军出身,所以部队思想政治工作才是他的重点,海军具体的训练则交给其他人负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