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一章

第244章生死自负

?冰面倒映着一个个雪白的人形茧子,他们虽然骨骼被压缩承受着来自时空蜘蛛女皇的折磨,但是目光却是炯炯有神的盯着那个头顶缓步而来的身影。

甚至在他经过的时候还忍不住打气助力道:“叶兄,现在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啊!你是唯一没有被蜘蛛丝束缚的霸尊存在,代表霸血大陆的最高战力!”

“能够打败她的人如果还有谁的话,那就只能是叶辰。”

“叶辰,你若败,我们陪你死,你若胜,我们尊你为主宰。”

昔日的大能出声,与叶辰站在同一战线。他们虽然身不能动,但是为叶辰加油鼓劲还是不遗余力。是死是活全在今日啊!为了活命大家都同仇敌忾孤注一掷。

要不是知道他们这是怕死叶辰还真挺感动的。“好了你们不用废话了,我出手不是为了你们。而且事了之后,此大陆将只有我的传说,不会留下我的身影。”

在事情如此闹大之后,叶辰也没法再呆在这片大陆了,虽然他只是霸尊,但是却有可以和天外来客对抗的底蕴,足以让人惦记,让那些贪婪的蚂蚁想着来分一杯羹。

本来叶辰就是有把握飞升离开这片大陆,他倒是不介意这个结果。

霸尊们不再出声,静静的看着叶辰一步一步走过去。

他们修行几乎到了尽头,哪怕修为被人压制,但是眼力还有,虽然同为霸尊,叶辰身上的气质,远胜他们!

这几乎已经成为所有霸血大陆顶层的掌教,太上,首脑们共同的认识。

虽然叶辰之前名气不大不小,虽然传闻他踏入了霸尊,但是霸尊虽然少个个都是目中无人,谁也不服谁,也没谁敢真的把一个霸尊逼急了,真的打起来肯定弊大于利。

(本章完)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二章

三天之后,变化效果结束,姜城又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至于之前为什么要用李俊朗的脸?

没办法啊,他认识的人是不少。

但和他称兄道弟的,还真就只有李俊朗。

其他诸如罗远单泰等人,都是弟子。

而三眼虎敖阳一直是妖族造型,归藏虚渊等人是老一辈,不够年轻。

变回本来面目之后,他直接用系统传送技能,把自己送回了贤者宫的修炼静室内。

推开门,就看到所有殿主和黎寒玉钟离巧等人都在贤者宫。

“啊,大贤者回来了!”

钟离巧宛如彩蝶一般第一个扑了上来,随后又是一阵亲吻。

弄得城哥措手不及。

白萝真和其他诸位殿主也连忙惊喜万分地迎了上来。

“回来了!”

“怎么直接回到了这里啊?”

“这还用问,肯定是那位前辈的手段呗。”

“哈哈,回来就好!”

殿主们兴高采烈得就像过年一样。

没办法,紫金玄纹、至尊级玄术、和邪魔的良好关系,这全都是大家无比在意的。

明明他实力还只是极玄一重,却莫名其妙成了神殿的核心。

没了他,好像神殿突然就缺了一大块,被打回了原形似的。

姜贤者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姜贤者不在的第二天,茶饭不思。

姜贤者不在的第三天,大家都不约而同来他的殿内回忆了。

“那位前辈没有伤你吧?”

白萝真照例还是如同关心亲儿子一样,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什么伤。

城哥哭笑不得,我伤我自己干什么?

“没事没事,他对我很好。”

“对了

文学

。”

雷灵殿主好奇问道:“他这三天都带你去哪了啊?”

城哥摊了摊手:“也没什么,就是到处转转,然后他顺手拔掉了金玄和银玄两族的神殿总部。”

嘶!

虽然早已有所预料,但这个消息被证实后,众人还是倒吸凉气啊。

短短一年不到,曾经和白玄族并列的另外几大势力,就那么没了。

这手段,也太狠了。

不过现在众人倒是不会私下再说那‘异界邪魔’什么坏话了。

“他……可曾对你还有我们有什么吩咐?”

“没有,就是让你们照旧。他说了,他对白玄族没什么恶意,你们放心吧。”

“那就好!”

众人拍了拍心口。

白萝真又问:“上次他出现,是你召唤来的吗?”

召唤?

哥又不是召唤兽。

不过看他们这么期待,城哥恶趣味顿起,还真就点了点头。

“没错,他给了我一件传讯信物。危机时候只要捏下,纵使相隔万水千山,他也会迅速赶到。”

“这待遇……”

明明对方是个异界邪魔,但众人还是艳羡无比啊。

这么一尊可怕的大杀器,能随时召唤,那真是到哪都能横着走了。

白萝真还嘱咐他呢:“这信物,不到危急关头,你可不能随便乱用。”

城哥一怔:“为什么?”

“你这孩子傻呀,没什么大事也乱用的话,万一人家多次被召唤后烦了怎么办?”

其他殿主也纷纷点头,以过来人的身份教导城哥‘使用说明’和‘注意事项’。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三章

这把熟悉的声音,促使天阳往源头看去,然后他就看见了两个女孩。

小鸟和千虹。

前者穿着粉色的碎花衣裙,后者是宽松慵懒风格的休闲装束。而不管是甜美的少女风,还是慵懒的休闲风,两个女孩都很好地驾驭各自的风格,这让她们颇受欢迎。

被她们‘打扰’的住户非但没有不悦,反而热情和高兴,大概没有人会拒绝,公寓楼里多了两个各具特色的可爱女孩。

“你们这是?”天阳打开了门,却没有进去,吃惊地看着两个女孩。

“天阳,你回来啦?”小鸟拉起千虹,带起一阵清风,掠过走廊,来到少年跟前。

“我们今天起,就是上下楼的邻居了!”

小鸟往头顶上指了指。

天阳愣了下,跟着才道:“楼下那辆货车,拉的全是你俩的东西?”

千虹指着旁边的女孩:“严格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东西都是她的。”

小鸟按下千虹的手指:“这样说也太让我伤心了啊,我们的东西不都是一块用的吗?”

天阳用眼神表达自己的疑惑:“你们怎么搬到这来住?”

他又恍然道:“难道说,千虹分配的住所,就是这里?”

小鸟打了个响指:“宾果,猜对了哦。之前不是跟你说,千虹的房子在装修,现在终于好了,我们就搬过来住。”

天阳指着小鸟:“千虹在堡垒没有房子,可你有啊,怎么也要搬过来一块住。”

小鸟搂住千虹,贴到女孩的脸上:“没办法啊,跟千虹住了一阵子,我已经离不开她了。再说了,我家太大了,一个人住多无聊啊,还是跟千虹在一块有趣。”

“而且,天阳你就住在楼下,大家住在同一栋楼多热闹啊。”

千虹抬起手,把小鸟的脸推开:“我不是很想跟她一块睡,她睡相太糟糕了,总是把脚….”

“千虹!”

小鸟手忙脚乱地捂住千虹的嘴巴,然后露出尴尬且不失礼貌的笑容:“真是的,这些女孩子之间的秘密,就不要在这里说出来了。”

“抱歉啊,天阳,我们还要其它邻居要问候。不过晚上,我们准备聚餐,英澜也会来,呆会你记得上来!”

说完,小鸟就拉着‘呜呜’叫的千虹,风也似的直奔楼下而去。

天阳嘴角微微抽搐,又笑了笑,干脆关上门,下楼买东西晚上加餐。

等少年提着两大袋吃食回来的时候,那辆货车已经走了,不过夕阳下,大楼入口处,却多了另外两道身影。

穿着中性服饰的白英澜,以及另外一个女人。

银色长发,墨色长衣,阳春白雪似的干净人儿。

赫然是惊涛堡断家的二小姐,断雪!

“天阳。”

白英澜看到了少年,主动挥手打着招呼。

天阳有些意外,今晚的客人里居然还有断雪,想起堡垒战争期间,这断家二小姐咄咄逼人,要从自己手上取回金风一事,天阳就不大愿意跟她坐在一块吃饭。

终究不是一路人啊。

那断家小姐亦是黛眉深锁:“我还是回去吧。”

白英澜拉住她道:“别嘛,好不容易来一趟。而且,你不也说,许久没有见到云雀了吗。都到楼下了,还要回去啊。”

断雪无言,白英澜深知她的性情,既然不再坚持,就是妥协了。

白英澜又主动道:“天阳,我帮你拎一些吧?”

天阳摇头微笑:“没事,你陪断小姐吧。”

三人进入电梯,在一个狭窄的环境里,气氛就略显尴尬。

电梯徐徐上行。

快到的时候,天阳和白英澜同时叫了出来:“对了…”

两人同时一怔,随即化成一阵轻笑。

“到了,还是进屋再说吧。”天阳失笑道。

千虹分配到的公寓,规制和面积,跟楼下天阳的屋子一致。

不过,在云家小姐的精心装潢下,可就比天阳那房子有味道得多。

门没关,天阳三人就自个进来了,在玄关处换过鞋,走进客厅一瞧,小鸟正在擦着地板。

“你们来啦,随便坐一会,我

文学

再擦完这里,就去做饭。”

小鸟完全没有一点大家小姐的架子,看上去,倒像是薰那种在下城区长大的女孩,做起家务来居然一点也不生疏,让天阳不由刮目相看。

白英澜挽起袖子,脸挂笑容:“我来帮忙吧。”

小鸟摇起头:“不用了,如果你想帮忙,就到厨房去吧。我让千虹在洗菜,不过我很担心,她…..”

话音末落,厨房里响起轰隆水声。那阵仗听上去已经不是洗菜那么简单,白英澜连忙朝厨房奔去。

这时小鸟才发现了断雪,欣喜地叫起来:“雪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断雪走过去,声音几乎没有起伏:“昨天来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