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圈养调教(粗口H)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一章

也难怪李瑞宏如此幽怨,实在是庄建业和宁晓东太不讲究,明明有降噪耳罩,就算不给自己

文学

一个,车里的小潘总要给一个吧?

再不济小潘也是个漂亮妹子,女士优先这两位难道就不知道?

结果人家真的就当不知道,碍过运—18NB降落时的巨大噪音后,就真的把他们这对狗男女……呸,是老总、助理当空气了,居然堂而皇之的谈起了生意。

正所谓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李瑞宏还不是啥泥人,而是瑞德国际贸易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遭了那么大的罪不说,还被人给无视了,即便对方有着不可名状的艺术照,李瑞宏心里依旧憋着一团火,是不得不发。

于是就咳嗽一声,准备就此问题质问两个黑了心肠的大坑货。

结果李瑞宏的咳嗽声刚发出来,还没等说正事儿,宁晓东眉头便不耐烦的一挑:“你个没眼力见儿的玩意,没瞧见我跟庄总在谈事情吗?”

话音未落便从怀里掏出手机,气急败坏的拨了个号码,旋即语速飞快的问道:“瑞德的救灾物资现在卖多少?啊……还是80块一包泡面?那行,咱们的就卖1块钱一包,对,不卖两块五了,就订一块钱一包,其他救灾物资按照这个价格重新确定……为啥?妈了个八子的,老子跟老庄谈正事儿,瑞德的人就在旁边瞎哔哔,老子气不过,所以老子肯定不能让他们好过。”

说完,宁晓东便气咻咻的挂断手机,连看都不看一眼李瑞宏,偏过头语气和缓的问着庄建业:“老庄,咱说到哪儿了?”

“你说我们的运—18NB价格有些贵。”

宁晓东一拍脑壳:“对,对,对~~~运—18NB实在是太贵了,4.2亿人民币一架,有这钱我都能买两架伊尔76了,若是二手的话,三架、甚至四架都不是问题。”

“老宁,咱们可要讲良心呀,4.2亿人民币,按照中间报价的比率7来计算,不过6000万美元,比一架最新款的波音737还要便宜一千多万美元,你还嫌贵?

没错,破烂的二手伊尔76是便宜,可你买过来要不要翻修?要不要增加航电设备?要不要维护保养?林林总总算下来,性价比有我的运—18NB高?”庄建业哪里肯让宁晓东在这方面钻空子。

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既然琼州航空想要拓展海外的航空货运业务,再有没充足的资金购买空客、波音的专用货机;俄国货又在安全性上不太靠谱的情况下,运—18NB的民用版TNB—18F的确是琼州航空的不二选择。

因为TNB—18F作为军用运输机改款的民用版本,不但运输能力照比空客和波音的客改货更加专业和高效,价格上也比这两家大厂的产品更具优势。

与此同时得益于腾飞集团先进的技术和制造工艺,在安全性和可维护性方面,TNB—18F也比俄国货更加可靠。

当然,最最重要的原因则是TNB—18F航程足够远。

从边疆区起飞,可以直飞非洲东海岸,中途不用停靠补给或加油。

这对一款天生无法取得欧美适航证的机型来说意义就很大了,毕竟不少国家的机场十分的矫情,如果某些机型得不到欧美适航证的确认,该国的机场便禁止该机型的降落,哪怕是简单的停靠也不行。

比如说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土耳其、约旦、沙特等国就在这方面严格到变~~~态的程度。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二章

混乱中有人拨打了樟岛上的刑调所的电话,艾沙和雷盛都被带走了。

樟岛虽然是艾家的私家领土,号称贵族自治领,但在行政区划上依然属于梧桐市的一个镇。

艾家的自治权仅限于这个镇的行政。像刑调所这样的涉及法制的机构,是受梧桐市刑调局直管的。

不过樟岛刑调所也就四五个人,平时最多管管小偷小摸,入室盗窃这样的小案件。

艾沙这样的大人物去了,他们只能暂时守着,等冬暴过去,再移交给梧桐市刑调局。

其实艾沙犯的这件事不算大。恶意攻击计算机系统,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最多也就是有期徒刑三年。

但董事会中每个人都知道,即便这家伙关一段时间能放出来,他在猞猁集团的前途也完蛋了。

没人会允许一个有这么严重污点的人再回到董事会的。

这就和孟飞没啥关系了。他现在感觉脑子有点“轻微眩晕”,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回到两个多小时之前,他并没有想到能这么快将这个案子解决掉。

游艇的故障修复之后,他先是让艾婷联系了老爹,再让云天号的船长关闭一切通信设备。包括船上所有人的手机也全都拔掉了电池。船纯粹依靠卫星导航,

文学

悄悄地驶往樟岛。

艾云的人马已经在一处不常用的备用码头准备着迎接他们了。

孟飞这么干只是想打个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样谁也想不到他们会登岛,他就有希望得到第一手的资料。

上岛之后,他直扑游艇指挥中心,查看服务器的更新日志。

果然,十点十一分的时候有一次程序更新。十点十三分的时候准时生效。正是这次更新之后,系统开始发送带有扩展属性的通知数据包。

操作人是个叫雷盛的,看上去敦厚老实、不善言辞的年轻人。

雷盛并不招供。他断然否认有任何幕后指使,坚持说这次更新是计划中的例行更新。

孟飞以调查为名收走了他的手机,看到了他十点零五分接到的那个电话。

根据通话记录查基站,再根据基站找基站附近的摄像头。

孟飞在安保中心把那个基站附近所有摄像头在十点零五分十三秒时的画面全调了出来。

他看到艾沙了。

艾沙犯了一个错误。他当时心情急迫,在从香樟中心步行回自己住处的路上,拨打了电话,被摄像头给拍了下来!

只是这个证据并不充分。

艾沙在那个时间打了电话,也无法证实电话是打给雷盛的。即便能证实这两人间打过电话,他们之间的通话的内容也无人知晓。

他们尽可以说聊的是家长里短,或者是昨晚的足球比赛,和软件更新毫无关联。

但对孟飞来说,到这一步也就差不多了。他把雷盛的手机揣在兜里,和艾婷一起走进了艾沙所在的董事会会议现场。

艾沙看到的雷盛和他之间的微信消息,都是孟飞在现场脑连雷盛的手机给他发出来的。

然后在关键时刻,他再脑连艾沙的手机,悄悄给他点一下投屏就行。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完美解决了,是时候好好休息一下了。

中午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他便回房睡觉。一觉睡到黄昏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他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面许多白色方格组成的大窗,窗外的树影间,夕阳把天空照得一片火红。

艾婷坐在窗前的一张木制摇椅上看书,摇椅微微地摇动,发出吱吱格格的声音。

“对了,赶紧去看你爸啊!”

孟飞猛地坐了起来。

“别急别急。”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三章

“怎么回事?”

出了修复室的门,向南这才转头看了焦佳一眼,开口问道。

“这位客户一个多月前,送来了一件高23厘米,长19厘米的西周青铜凤形扁腿饕餮纹圆鼎过来修复,当时这件扁腿饕餮纹圆鼎一条腿缺失,器身上也有一处巴掌大小的残缺。登记之后,这位客户当时选择的是资深修复师修复,公司接下来后,最后交给了青铜器修复室的杜晓荣杜主任来修复。”

焦佳一边查看这件西周青铜凤形扁腿饕餮纹圆鼎的修复登记信息,一边飞快地对向南说道,

“三天前这件扁腿饕餮纹圆鼎修复好了,然后这位姓牛的客户就来提走了文物,结果这两天时间,这位牛先生已经来了好几次,说咱们公司的修复师将他的文物修复坏了,非要我们赔偿他的损失不可……结果,结果就闹开了。”

“许总呢?”

向南左右看了看,前台这边没看到有外人,不过客户接待室那边倒是隐隐传来了争执的声音,估计那位姓牛的客户被带到那边去了,“这件事他知道吗?”

“许总出门去了,好像是去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那边了。”

焦佳看了向南一眼,说道,“这件事许总应该不知道,他没碰上过这位姓牛的客户。”

“现在谁在客户接待室?”

“杜主任,杜主任跟那位客户都在那儿。”

“好,我知道了。”

向南朝焦佳点了点头,说道,“你忙你的事吧,我过去看一眼。”

说着,向南便转身朝客户接待室那边走去,刚一靠近,就听到里面,杜晓荣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牛老板,咱们消消火气,消消火气!这件扁腿饕餮纹圆鼎,它缺失的那条腿,我是用铸造法来补配的,用这圆鼎原有的一条扁腿作为模型,翻制范模,用锡铅合金溶化之后浇筑的,而且上面这花纹,我也是精心修饰过的,绝没有敷衍了事!我在京城古玩店里为客户修复青铜器几十年了,你可以去琉璃厂附近打听打听,我老杜的名声那可不是吹出来的。”

“杜师傅,你这名声是不是吹出来的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去打听,说实话,我就是冲着向南这名声来的,可你仔细看看,这修补的这条腿,跟原先那条腿是一样的吗?这焊接的痕迹,是不是太粗糙了点?而且你再看看,这圆鼎的鼎身上补起来的那一块,上面的花纹跟原来的也不一样啊!”

杜晓荣的声音刚落,另外一个有些粗犷、略带着点气愤的声音说道,“难道杜师傅你在京城古玩店里,这几十年都是这么帮别人修复青铜器的?居然还没有人来找你麻烦?那我可要说了,你前几十年的运气可真好!”

杜晓荣似乎被噎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牛老板,那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怎么办?”

牛老板“呵”了一声,反问道,“这话不应该是我来问你的吗?是你把我的青铜器给修复坏了啊,我这件扁腿饕餮纹圆鼎虽然不怎么值钱,那好歹也是600多万买来的啊,来来来,你来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