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涨精装满肚子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三章

金东阳做梦都没有想到,柳浩天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能够让省委副书记亲自给他打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柳浩天只能让司马谋开车往回走,他们再次来到省委大院门前,让执勤武警与里面联系的时候,那位武警小哥脸上写满了惊讶,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人竟然可以连续两次拜见这种级别的大佬。

此时此刻,省委大院内,柳浩天离开之后,保姆将柳浩天的两条烟拿了出来,正准备收拾起来的时候,范治国偶然间一瞥,突然愣住了,示意保姆把烟放下,他拿起烟来仔细看了一会儿,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因为柳浩天带来的这两条烟非同寻常。

他连忙把自己的老婆喊了过来,把烟递给他说道:“老婆,你看看,这烟我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呢?”

范治国的老婆拿出烟来仔细端详了半晌,突然满脸震惊的说道:“天呀,这不是老领导家才能看到的他最喜欢抽的特供烟吗?这种烟,不到老领导那个级别,根本就抽不到的。这是哪里来的?”

范治国说道:“柳浩天刚才来的时候带过来的。”

范夫人这下可真的有些吃惊了:“柳浩天带回来的?他不是降龙县的县委书记吗?他从哪里整来这种级别的烟?而且一整就是两条?据我所知,好像是老领导那边儿,

文学

每年的供应量也只有一箱而已。不要忘了,他可是人大的副职!比沈书记还要高上一级!

我记得上次老领导给了你一盒,都挺肉疼的。”

范治国苦笑了一下:“是啊,老领导把这种烟都当成宝一样,省吃俭用。”

范夫人说道:“问题是,柳浩天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又从哪里等来的这种级别的烟呢?不会是假的吧?”

范治国摇了摇头:“没那个必要,也不可能是假的!”

一边说着,范治国一边拆开了一条,从里面拿出了一盒,抽出一根,点燃之后,使劲的吸了一口,紧接着,一种舒坦的感觉直出胸臆,舒服!

范治国闭上眼睛,回味了半晌。

范夫人看着范治国问道:“是真的?!”

范治国点了点头:“绝对是真的!这个柳浩天呀,我刚刚以为自己已经看透他了,结果他又给我整了这么一手,我算是发现了,这小子,就是我命中的克星,我是真的看不透他了!”

柳浩天带着司马谋和金东来到了苗德权家的门口,此刻,苗德全正在和老爷子在客厅里下棋,看到柳浩天他们停下车,保姆过来把房门打开。

进门之后,柳浩天依然按照惯例给苗德全介绍了一下司马谋和金东阳,对于司马谋,苗德全并不陌生,但是当他得知柳浩天带来的另外一个人是降龙县的县纪委书记的时候,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错愕之色,但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很热情的和金东阳握了握手。

随后,柳浩天先是给苗老爷子复诊了一下,确认老爷子健康没有问题,苗德全的心彻底放了下来,便拉着柳浩天准备下棋。

司马谋毫不知趣儿的说道:“苗书记,我建议您不要跟柳浩天下棋。”

苗德全顿时一愣:“啥意思?”

司马谋苦笑着说道:“苗书

文学

记,跟柳浩天下棋,纯粹是找虐呀!”

苗德全不信邪,直接拉着柳浩天坐在了棋盘前,半个小时之后,苗德全直接站起身来说道:“行了,柳浩天,你小子可以走了!”

柳浩天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告辞。

柳浩天等人离开之后,苗老爷子看向苗德全说道:“你这是在为柳浩天站台吗?”

苗德全点了点头:“既然我都知道柳浩天来了我们省委大院,我估计其他人多多少少也看到了或者听到了,现在的柳浩天,虽然只是一个县委书记,但是京都医院分院这个项目却闹的省委都不平静,我听说梁副省长那边对柳浩天颇有微词,是时候敲打一下他了。

柳浩天这个年轻人虽然脾气臭了一点,居然连赢了我两盘,一点都不带放水的,但我还是很欣赏的。包括范治国同样如此。

我和范治国在理念上完全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阵营,但我们同样都很欣赏柳浩天。

这足以说明柳浩天这个年轻人的人格魅力!

这样的年轻人,虽然我不会特意的去帮助他,但也不能容忍某些人对他肆意的进行打压!”

苗老爷子点了点头:“我和这个小家伙很有缘分,这小子脾气秉性我也挺欣赏的。不过我总感觉这小子的身上透着几分神秘感!

不知道是这小子的运气太好,还是做人太到位,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能够引起你和范治国的同时看中,太不简单了。”

苗德全耸了耸肩:“要是我年轻的时候能够有他这种能力,恐怕现在已经人在京都了!”

当天晚上,柳浩天和金东阳他们又开车赶回了降龙县。

毕竟,作为降龙县的县委书记,柳浩天工作还是很忙的,平时他都要加班到晚上9点以后。

返回降龙县的一路之上,金东阳一直在思考着今天这匪夷所思的一个下午,他真正见识到了柳浩天的能量,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柳浩天做事风格那么强硬了。

回到降龙县的第2天,降县纪委动作频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