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放荡豪门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当凯布和乔尔丹也和科拉比及罗斯曼一样,穿过空间门后一头撞入等在那里的波斯卡、亚历瑟的大嘴里面时,他们就知道自己完了。

“埃德,告诉我,科拉比和罗斯曼他们呢?”

求饶不成后,这两个主魔神最后绝望地询问。

没有回答他们的,只是埃德无声的吞噬。

将最后这两个主魔神吞噬完,埃德退出伊然的灵魂。

“这里是哪里?”伊然睁开眼睛,茫然地问。

“是魔神界,魔神自称为魔界。”

“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借用你的身体

文学

,现在应该说是神体,追击逃跑的主魔神。现在战斗已经结束,我带你返回神界。”

伊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是一个奇怪的东西。

“我的灵魂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这是你的神格,你已经成为一名新神。将来只要你努力,就会成为下位神、中位神、上位神,或者主神。主神只是一种实力等级,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统治神权。”

埃德教导着伊然打开空间门,在神界和魔神界的各个空间世界中穿梭。

当来到世界之树空间世界的时候,伊然看到了一棵巨大的世界之树。

这个世界之树有一个世界那么大,是最大最古老的世界之树,称之为大世界之树,为各个世界之树空间之首。

“我带你去见大世界之树。”

埃德带伊然飞进世界之树的主杆里,来到一个世界。

以埃德现在的实力,进入世界后马上能感知到大世界之树幻化的绿女神在哪里。

“主魔神都消灭了吗?”大世界之树最关心这个。

“都消灭了,今后很长的时间,不会再有神魔大战。她是伊然,我就是借助她的身体,才反败为赢。”

大世界之树向伊然微微点头。以她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对伊然太客气。

“你对神界有什么打算?”大世界之树问出了她最担心的问题。

即使如她的地位,看向埃德的目光也是复杂又期待。

埃德自然读懂了大世界之树的担忧。

“你放心,我不会象以前的主神那样做的。也许将来神界会出现主神,但那也只是做为一种实力等级的称谓。”

“那你呢?”

大世界之树知道埃德的实力已经超越她,超越当初的主神和主魔神,是神界、魔神界自古以来最强大的神。

“我将会寻找我原来的世界,我要回到亲人身边,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听到埃德的回答,不只大世界之树脸上有异色,连伊然都惊呼:“埃德,你要离开神界?”

“是的。我要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去,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我原来的宇宙星球世界,是哪个下属世界。可能还要费时去寻找。如果是一些战死的神的下属世界,那种麻烦了。搜索起来更加复杂。”

知道埃德要离开神界,大世界之树内心是欣喜的。埃德留在神界,虽然现在没有掌控大权的欲望。可是时间长后,难说心思不会起变化。

当年的那些主神,一开始也没有统治神界的心思。慢慢被人尊捧,心思就在不知不觉中生起。

埃德离开神界,想要再回到神界,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就算回到神界,埃德的力量也不会象现在那么强大。

因为世界法则的关系,埃德要回到下面的世界,就不可能保留在神界这样强大的力量。否则他降临到下面的世界后,因为实力大于下面世界法则的力量,会把下面世界法则撑爆,导致整个世界崩溃。

这一点,大世界之树本不想告诉埃德的。但想到埃德也应该知道这一点,她不说反而显得她心思不对。

“埃德,你是降临分身回去,还是神体也跟着回去?”大世界之树问埃德。

“分身回去。我的神体将会沉睡在神界与魔神界边缘的某处。”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无穷无尽的源力不断自外界和源堡核心汇入周洛体内,这些连同它自主世界带来的力量一起不断的洗刷进化着周洛的位格,在他的意志下推动他的位格不断的向着旧日支配者进发。

周洛体内无数规则符文涌动,这方宇宙的秘密开始在他眼中越来越少,按照位格来算,此时的他看看已经步入七阶法身之境,放眼诸天万界也属于大能之流。

和此相对的,无数来自诡秘之主的记忆也纷纷在这样的进阶过程中涌入他的脑海之内,在这亿万年来蕴含了无数知识和奥秘的庞大记忆洪流影响下,周洛的

文学

本心再次开始絮乱不定。

不过对此周洛早就有所预料,他本心明澈、人性高悬,十分果断的直接剖离了一丝本心印记,用以混合本身序列0的所拥有的规则代行者神性,按照传承的大蛇记忆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分身人格。

此人格由于完全是按照大蛇那地球意志的情绪塑造,所以天生就毫无任何情绪人性,完全神性理智,极度贴合此界世界意识本身,在出现的瞬间就直接被此界世界意识所认可,完全撤掉了祂面前那成为旧日的阻碍。

在世界意识的有意放纵和配合下,周洛那刚刚捏造的大蛇神性人格直接无视了晋升旧日时那绝对疯狂的邪神呓语和繁杂知识,以一颗如同机器般的极致冷漠之心轻松越过这些对于普通神灵而言难以逾越的阻碍,很快就直接踏入了旧日门槛之列。

“轰!”

周洛位格踏入旧日的瞬间,外界的天地元气骤然混乱,无数星象也随之疯狂变动,这是地球之外的外神在疯狂发动进攻。

不止是外神,面对周落这样一个根本不在预料之内的旧日晋升者,源堡之外的真神也各自做出了相对的反应,或友或敌,各有立场。

“时机已到,旧日晋升!”

双目中充满了绝对理性情绪的周洛无视了源堡之外一切真神的反应,毫不在乎的晋升之机到来时选择了破镜,不管是成与不成,此时由分身人格主宰而绝对理智的祂都根本不在乎,祂无情无欲、也无所谓害怕欣喜!

眼见周洛突破在即,化作巨大光影的亚当立于混沌虚黑的星界之内,率先出手发动了进攻,祂挥手之间,无数道拖着焰尾的陨石流星从天际轰然砸下,向着周洛所在的方向直冲而来。

而拜亚姆残存的那个钟楼内,脸色凝重的阿蒙随手推了下右眼处那水晶磨成的单片眼镜,直接冲入星界之内,捏着一块苍茫无限的斑驳石板向着周洛头顶劈砸而下。

“亵渎石板”砸下的瞬间,周洛周身方圆数里内的各色源力直接都被抽掉一空,再无任何补充,形成了一片无法得到补给的绝对封禁领域。

与此同时,原本在原著中克莱恩晋升时出了大力的黑夜女神,此刻却神色莫名的端坐在星界宫殿内的神座上,无动于衷的看着阿蒙、亚当向周洛发动了攻击,选择了袖手旁观。

在黑夜女神选择了袖手旁观的表现下,本就躁动不安的“原初魔女”当即果断选择了对周洛出击,星界之中她的身躯上,一根又一根犹如山脉般粗长的诡秘触手疯狂向着下方的周洛抽打而下,而在这些诡秘触手疯狂抽打的同时,这些触手顶端那一只只邪异的眼睛中无数灰白色的石化光线随之扫射而出,毁灭娘化着接触到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夜幕渐渐驱散,天边已翻起鱼白。

“唆唆”的声响回荡在充满迷雾的寂寞山脉中。

“砰”地一声,那两道人影将手中的麻袋往深处一扔。

“终于完成了任务。”只听其中的一人说道。

“是啊!”第二人应道,望着被扔得远远麻袋,露出了冷笑,“三爷啊三爷,你可别怪我们兄弟俩啊!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走啊!走啊!已经快天亮了,咱再不走恐怕要被人发现。”第一人催促道,“三爷他已经死了,而咱只不过要造成他是被妖兽杀死的,而不是死在二爷手上。”

两人对视一眼,露出残忍的笑容,沿着来时的路极速而去。

“擦!这是怎么回事?穿越?重生?”久久未动的麻袋中,突然回荡着一道抱怨声。

“可这也太悲催了吧!好歹老子我也是纵横地球,剑道第一人啊!

现在好了,竟然成了一个瞎子,竟然不能看到一点的光线……嗯!”

抱怨人似乎还想继续发出抱怨声,但一声由衷的闷哼让得他停止。

良久……

“卧槽!原来我真的这么背啊!被人给打死了,还要做出毁尸灭迹的事情来。很好。很好!”声音到最后已经杀意凛然,“剑木,你很好!不愧是我堂哥!我剑傲发誓,出去之后定要杀了你!”

“放心,如今我的灵魂与你灵魂融合,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的仇人,我会帮你杀了。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随着剑傲声音的落下,其脑海似乎做出了应答,一道淡淡的灵光散去,化为缕缕青烟,彻底魂归天地。

剑傲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匕首,往旁边的麻袋内部一划。

“嘶”地一声,一缕缕光线,仿佛闻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似的,争先恐后地往里钻。

洞口越来越大,一道人影从中跃了出来,拼命的吸气,仿佛有什么东西失而复得,无比的珍惜一般。

“现在的我才发现,能看到初生的太阳是一件多好的事!”剑傲凝目看了过去。

只见一轮红日,如同经过沉淀,积累,缓缓地向上攀升,展露出属于它的光芒,让整个世界都臣服在它的光辉之下。

“九剑大陆,我剑傲来了!”

一声长啸,振动天地,无数鸟类,惶恐起飞,远离出声地。

吼!吼!

仿佛是受到了挑衅一般,从森林中传出一声接一声的怒吼,那声音竟像是在迎接尊贵之人一般,堪称万兽齐鸣。

剑傲原名也是剑傲,如同巧合一般,或许这就是他们能够融合在一起的原因。

从他的记忆里得知,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地球,而是类似于古代地球,以实力为尊的九剑大陆。

这九剑大陆宗门林立,国家数不胜数。

归根起来,有四种修炼方式,不,准确地说是两种——剑修与武修。

至于为什么刚才会说四种,是因为除了上述两种之外,还有丹师以及器师。这两种不是正宗的修炼方式,有点类似旁门左道,但修炼到大成之境,也不弱于其他两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