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跟岳弄进去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时间就在众人的仿徨中走过,不管有多大的问题,日子还是在一步一步的往下过,事情还是需要有人去做,区别则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长安城中的气温越来越低了,末世后人类的活动突然大减,相应的就是以前的那些科技产物,这一刻突然停下了。

好多年没有出现的严寒出现在了长安城,每天早上起来的的时候,很多人都缩头缩脑好长时间,然后才让身体适应了外面的低温。

新一轮的冰川期开始,这个老新闻早就烂大街了,以前的时候有空调,有暖气,人们对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在意,然后有的人第一次见到了那么厚的雪。

及膝深的雪,对于长安城的幸存者来说,以前他们或许只有在电视上面才看见过,或者就是有人出过远门,然后在西部边疆或者东北区域见过。

但对于很多的老长安城人,可能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想说一句‘瑞雪兆丰年’,却突然想起来不合时宜,也就只能闷闷的抽两口烟缅怀一下。

这场寒潮的波及范围很大,而且影响也很深,长安城市政府在第一时间就统计了一下,结果发现竟然有数百人冻死冻伤。

这些人无一不是一些形单影孤的独行侠,或者就是一些刻意被人排挤的劣迹斑斑,就算有聚团在一起的,也是各扫门前雪的那种。

但出了这种事情,虽然这些人本身就可以算是长安城的顽疾,可市府不出来说一下还是不行,但组织了一次会议后,还是不了了之。

无他,资源匮乏而已,要想不冻死人只能制暖,但制暖需要的物资那里来?

长安城的物资有多少,市府的物资管理处很清楚,所以在知道了物资获取的难度后,原本还心怀期待的市长袁荣祥,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既然不能制暖解决问题,那可以让群众自己取暖吗,比如生火取暖?另外物资处要赶紧再发一批被褥等物资下去,不能再出现冻死人这种惨事!

人固有一死,也可以有各种惨烈死法,但饿死跟冻死这种事,无异于一种最大的折磨。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这种惨事一定不能再发生,你们各家也要负责起来,监护好各自负责的区域!’袁荣祥痛惜的看着在座的众人。

早在市府建立起来之后,就有进化者势力提议,那就是在市府统一领导长安城的基础上,再将长安城划分为若干区域,由各大势力在战时组织防御配合城防部队。

对于这一建议,声援的人有很多,重点当时市府也有这种意向,至于是不是担心暗黑团坐大,秦思宇当时根本就没有在乎这个问题,所以也就顺利实行,自然的暗黑团也拿到了最大的一部分区域。

‘这件事情我们很早就有准备,我们将所有的幸存者全部集中居住在一块,避免了各自为营的分散,所以这一次寒潮,我们这边没什么问题。

就是大雪天气下,大家需要的补充也多了起来,毕竟不能真的靠抖嘛,所以物资加大发放还是尽快要做到的!’参加会议的侯元介绍了一下暗黑团这边的情况。

‘我们那边不存在这种问题!’蒋仲发笑了笑。

也确实,对于这一点众人都认同,毕竟他们将所有人,都安排在西城监狱里面,肯定不存在分散的情况。

两家最大的势力已经表态了,袁荣祥就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与会势力首领,一下子得到了无数的保证,但同样的都是希望获得更多的物资。

‘桐城那边怎么样,那边毕竟更靠北边一点,局势肯定比我们这边更严峻,需要加派点人手过去吗,要不先安排送一批物资过去吧!’袁荣祥担忧的看着侯元道。

‘没事的袁市长,思宇以前就有过安排,对于那边我们完全不用操心,更何况来之前我已经去信问过他们了,他们那边暂时不需要任何支援!’侯元委婉的拒绝。

但心里他也是叹了一口气,秦思宇已经一个月没有消息了,这无异于是他出去最久的一次了,在做的都是什么人,一个个都是人精啊,这一段时间早就在找各种方法打探消息了。

对于这一点,侯元专门找徐朝他们几人谈过,要求他们必须对外绝

文学

口不提秦思宇的事情。等后面瞒不住了,再说秦思宇已经回来了,只不过因为目前在突破,暂时留在了隐族秘境。

侯元不知道这样可以应付多久,但应付多久是多久,同时他一面暗中提防这些人,一面加紧加强暗黑团的力量。

现在市长突然张嘴说是要支援桐城,侯元明白,这是他们要向桐城伸手了,然后侯元委婉的拒绝,就看见了旁边流漏出笑意的欧阳振华。

‘秦团长真是深谋远虑啊,等他回来我一定多向他请教交流一下!’欧阳振华微笑道。

‘是啊,你看看如今长安城的变化,好几项措施都是小秦之前建议的,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啊!’袁荣祥附和。

‘会有机会的,等团长回来,我会将你的要求转告的!’侯元深深的看了一眼欧阳振华。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威严的少帅府被人团团围住。

萧宗翰带着人赶到的时候,正看到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精锐近兵,举着黑洞洞的枪口,在和秦海的人对峙。

数百人的对峙,没有一丝声响。

仿佛此时,只要一根

文学

针落地,维系着的微妙平衡场面就会被猛地打破。

他面色不动,迈着沉稳的步伐,军靴在脚下发出铿锵有力“咔咔”的声响。

秦海还是和几年前见到时一样,头发有些秃,个子略矮,腰背挺得笔直,见到他,那双精明狠辣的眼睛眯了眯,露出了一口略微发黄的牙齿:“哟,是你呀。

几年不见,你也靠着你岳父的帮衬,鸟枪换炮,不同凡响了。”

他话说的讽刺。

萧宗翰却不受丝毫影响。

这一切,都是他靠着自己的一身血肉挣来的。

“秦都督来不是专程为了看我吧?”他淡淡问道。

“废话!”秦海呸了一声,直截了当的问:“沈星月那个小贱人在哪?我的人看到她来你这了。”

“贱人?”萧宗翰声音冷沉下去。

秦海又呸了一口:“可不,背着我偷人不是贱人是什么?没弄死她是老子我心善!”

“滚!”萧宗翰掷地有声:

“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

“你小子跟谁……”秦海的话还没说出口,少帅府内,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女声:“秦海!你不要为难宗翰。”

萧宗翰的眉皱了皱。

回头,沈星月已经踉踉跄跄跑了过来。

她身上穿的是沈思茵的衣裳,发髻也和昨日大不相同。

远远一看,萧宗翰还以为是沈思茵那个女人!

“宗翰,你没事吧?”看到萧宗翰,沈星月煞白的小脸缓了缓。

“小贱人!”秦海怒不可遏:“在老子面前就勾搭男人,看来……”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