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5)  物业 |   抢沙发  6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一章

在曹梦媛的印象中,从小到大,或许是因为亲疏关系吧,曹忠孝对自己一家人不冷不热的,有时候还奚落有加。

但是在看到今天曹忠孝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庞,那脸上的为了一大家子未来考虑的忧愁,却让曹梦媛的心里不怎么好受。

毕竟,曹家给了自己优越的生长环境和良好的教育,曹忠孝操劳一辈子,为了这个家,也是付出很多。

如今,在关系到一大家子人命运的时刻,曹忠孝逼着曹梦媛这样做,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

当初两家口头约定婚约的事情,也是曹家主动找到黄家约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和黄家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使得曹家一直兴旺下去。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曹家真的受到了打压,那么未来,曹家的命运可想而知,家族公司将会一蹶不振,昔日曹家的辉煌将会一去不返。

“梦媛,你放心吧,我努力到如今的地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你的家族受到任何威胁的时候,我都会帮助一把的,因为,如今的我,已经有了这个实力。”

申大鹏当然清楚曹梦媛这句话的意思,所以笑着安慰道。

“你真的能帮助曹家吗?”

电话那边,曹梦媛有些激动的问道。

虽然,在曹梦媛做出这个决定时,已经想到了申大鹏可能会帮助曹家,但是当她亲耳从申大鹏的嘴里听到这句话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管怎么说,你是曹家的人,从小在曹家长大,曹家有难,我要是不帮,你的心里也很是担心。”

曹梦媛一时无语,她的心里充满了感激,申大鹏能想的这么周全,确实让她放心不少。

“对了,我在外面吃饭,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好久没有见到曹梦媛了,申大鹏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想念。

而且,现在自己已经成立了鹏展集团,几年的韬光隐晦,如今终于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所以在有些事情上也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和曹梦媛的事情,以前一直是暗中联系的,就连身边的人知道的都没有几个,而这件事情总不能一直这么暗中进行吧?

这个时候公开,也没有什么,曹梦媛已经拒绝了黄家,和自己在一起,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你们,不是都在一起吗?”曹梦媛显然没有理解申大鹏的意思,有些惊愕的问道,“我去了合适吗?”

申大鹏轻轻一笑,“怎么不合适?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带着女朋友吃饭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可是他们不知道咱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这要是被大家知道了……”

“咱们两个的事情,也是到了公开的时候了,这么遮遮掩掩下去要到什么时候?”

曹梦媛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曹家的态度算是很明确了,也就是主动解除了和黄家的婚约,黄家总不至于死皮赖脸的纠缠不清。

曹梦媛答应了申大鹏后,表示自己很快就会赶到小荷塘火锅。

京城曹家在繁华区,而小荷塘火锅离曹家不远,所以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申大鹏就看到了曹梦媛的身影。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二章

赵雷阳睡眼惺忪地坐在座位上,看着随着公交车一步步驶向西客站,一座座高楼渐渐浮现在眼前,他知道快到站,随着车上响起了一个女声,“下一站,水河沟站...”。

赵雷阳站起身就准备向着门口走去,以防到站后人太多挤不下去,只是他刚刚站起身,就看到斜前方戴着鸭舌帽的一名男子忽然从口袋中拿出一把水果刀,向着前面一个身穿艳丽的女人砍去。

看着这一幕,赵雷阳惊怒之际,身体向前一挺,伸手一把抓住男子的胳膊,大喊一声“你要干嘛”。

车上赵雷阳一声大喝,顿时响起一片惊呼,男子看到赵雷阳居然阻挡自己,顿时大怒,喊道“找死”。

手臂一挣脱,拿起水果刀就向着赵雷阳刺来,“噗嗤”一声,赵雷阳躲闪不及,惊恐地看着男子将小刀狠狠地捅进自己肚子,随机,又是几下,赵雷阳喉头一甜,意识出现模糊,双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双手挣扎着,随机直觉伤口一痛,晕了过去。

“长得棱角分明,而且还不是小白脸,不错。云芝,我看床上躺着这个就不错,只要能醒过来,你就以身相许得了。”

女人一边说着,同时妖艳地双眼在一具男性躯体上逡巡着,最终视线停留在男人裤裆处,看着臌胀地高地,这时女子双眼噙着笑意,调笑着对一旁的女人说道“而且咱们这位救命恩人本钱这么足,不像张云生那个连太监都不如的废物,以后你肯定幸福得要死。”

坐在一旁的云芝一听自己的好友的话,满面忧色地面容上浮现几分羞涩,佯怒地说道“赵倩,不要乱说,再胡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赵雷阳听着耳旁传来的声音,脑子里头疼欲裂,不过他还是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模糊地视线渐渐地清晰起来,看着坐在一旁的两个女人,特别是一个身穿蓝色牛仔裤,高领白色毛衣的女人,鹅蛋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饱含着浓浓地关心看着自己。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赵雷阳惊讶地喊道“傅老师,你怎么来了。”赵雷阳完全没有想到傅云芝回来看自己,但看着眼前女子的装扮心里却带着浓浓地疑惑。

这是站在傅云芝一旁的女人一听赵雷阳的话,“嘿嘿”一笑,说道“你云芝姐当然是来照顾你的,傻小子,你从赵强那个王八蛋手里救了云芝,云芝当然要好好照顾你。”

赵雷阳一听女人的话,脑海中思绪翻涌间,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同时双眼乱转着,最终定格在一旁的挂历上,不可置信地看着上面的数字。

“重生”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重生,前世他由于救傅云芝得救大学校长刘山的儿子刘金龙,受到他的迫害以至于自己都没有拿到大学文凭,肄业之后,不得不在京城从房产中介一步步辛苦打拼,直到他救人死亡那一刻。

而他没想到自己居然重生,而且还是重生在为救傅云芝而住院这一刻,这似乎就像一个轮回,似乎自己前世的种种都是大梦一场,醒来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都随风而逝。

压抑着内心躁动,赵雷阳收回目光,看着傅云芝,虚弱地说道“傅老师,我想一个人静静。”

傅云芝一听,关切地看着赵雷阳,疼爱的说道“小赵,放心,傅老师不会让你有事的。”

赵雷阳露出一个笑脸,轻轻一笑说道“傅老师,放心吧,就算再发生一次那样的事,我还是会揍刘金龙,我不后悔救傅老师,我只是有些累。”

傅云芝一听,展颜一笑,笑靥如花,甜甜地对着赵雷阳说道“好,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说完傅云芝就拉着赵倩离去。

赵雷阳看着赵倩对着自己挤眉弄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只得露出一个苦笑,假装看不见。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三章

“没问题,就这么定了,煤的事情包在我身上。”这位王副厂长拍着胸口说。

接下来就比较简单了,方圆过去把车开了过来,他没有让这位王副厂长跟着。

没办法,他车里是空的,到时候怎么说。

所以是方圆一个人去开车,当然,等车开过来的时候,上面已经装上了猪肉。

六扇子外加一个猪坐盘,这个猪坐盘是给这位王副厂长的,剩下的六扇子是给轧钢厂。

方圆也没有想到,出来拉煤还能赚笔钱,而且还弄到那么多免费的煤炭。

这个时候,方圆也不管那么多了,把吉普车后面给装的满满当当,最起码超过一千斤。

就按一天三十斤烧,最少也能烧一个月,而一个月后,天气就没有这么冷了。

不过煤他还是要去拉的,今年不需要了,明年也需要啊!再说了,他还准备多烧一段时间呢!

不是那么冷,并不代表不冷。

从轧钢厂出来以后,方圆就开车往师父就赶,想了想方圆又取出一些肉,准备给老曹送过去。

这就要过年了,不送点肉说不过去。

“笃笃笃!”方圆按了按喇叭。

很快大门打开了,开门的是老曹,看到方圆就说道:“我还以为你年前不过来了呢!”

“怎么可能,我不过来,你们怎么有肉过年。”

“哈哈哈!没错!这次送过来多少?”老曹扒着车窗一边看一边问。

“这次是猪肉,不是很多,我拉了一些别的东西。”方圆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没事,有就行。”

“那开始卸吧!我着急回去。”方圆从车上下来说。

“好。”

方圆把车门打开,老曹就开始往院子里扛,不知道老曹这一段时间是吃的好了,还是扛出来经验了。

要知道以前这一扇子他都是叫人抬,现在直接扛了,这一扇子可是一百多斤。

方圆说的没错,这次送过来的比较少,就四扇子,大概五百斤左右吧!多也多不了多少。

“方圆,还是黄鱼?”卸完以后,老曹问。

“嗯!另外你在帮我收一些,我国外年过来取。”

“咦!你这是……”

不了方圆是不准备收了的,想着留点钱买房子,但是他手里还有那么多美刀,用美刀买房子更好使。

所以他就准备把手里的这些人民币给买上黄鱼。

虽然说不能让空间在升级,但最起码可以增加空间里的金矿,还有就是让空间里生长加快。

比如空间里那些果树,一部分已经长的比方圆的手臂都粗了,估计用不了两年就该开花结果了。

而且如果能让生长速度变快,或许这个时间还可以提前,到时候方圆就再也不缺水果吃了。

“我现在需要那玩意。”

“明白了,回头我就帮你收,对了,有限制没有?”

“不用,能收多少收多少?”

“好。”

方圆手里还有九百多万人民币,按一根大黄鱼两百算,还可以收四万多根。

四万多根虽然不能让空间升级,但是能让空间里的金矿会变大很多,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吧!

之所以这么说,是方圆发现空间里的金矿竟然会成长,只是成长过程太慢。

如果不是整个空间都在方圆的感知之中,根本就发现不了,每天大概在万分之一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空间里的金矿有一万斤左右,每天可以增加一斤。

这也是方圆之前没有发现的原因,虽然增长的不是很多,但也算是收入啊!

从老曹手里接过黄鱼,方圆就给装进了书包,其实是装进了空间里。

“行了,我先走了。”

“好,路上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滑,你开车小心点。”

“知道。”

在老曹进去以后,方圆就把车开到了师父家门口,方圆从车上下来,过去推了推门。

门从里面插上了,方圆就准备去拍,可是一下子拍空了,接着就拍到了衣服上。

“臭小子,你可以啊!大过年的先给了我一巴掌。”师父的话这时候传了过来。

原来就在他去拍门的时候,大门打开了,他没有拍到门上,倒是拍到了师父的肚子上。

“嘿嘿嘿!”方圆挠了挠头傻笑。

“进来吧!”师父看到方圆这样摇了摇头。

“师父,就别进去了,我是过来接您回家过年的。”

“接我过年?”师父皱了皱眉头。

“对啊!家里东西都准备好了,再说了,我也不忍心让您一个人过年啊!”

“这……”

说实话,他想去,这么多年都是他一个人,现在好不容易收到一个徒弟,也算是有了亲人了。

可是就这样贸然的过去,他又感觉到不妥,毕竟方圆只是一个好,还不知道人家大人是怎么想的。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物业公司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hhwy.com/wuye/349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