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翁熄合集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一章

众人在新昌坊的司马九府邸中把酒言欢,坐等王憨儿的第二场饭菜,冬至宴的气氛越来越热烈。

司马九陪着李建成等人继续饮酒,徐世勣、尉迟恭和李密等人原本对李建成颇有提防,可随着越加深入的了解,他们惊奇的发现李建成爽朗干脆,丝毫没有其弟李世民深沉的心机。

司马若华见到归来的李建成,一颗芳心早就砰砰跳得厉害,她虽没有单独与李建成说话,眉眼交流间,情愫之意溢于言表。

纳兰灵云知道两人的情愫,见司马若华扭捏,暗暗为她加油。

酒桌上,司马九频频举杯。他知道历史上秦叔宝是为何等人,故而频频引有些拘束的秦叔宝说话。

秦叔宝话语不多,饮酒则是干脆,看起来,酒性与尉迟恭有几分相似,当然,聊到后面,他们才知道对方擅长用锏。

上次,司马九伙同……额邀请尉迟恭等人劫刑部红枫庄监狱,几乎人人都有收获,只有尉迟恭空手而归。

司马九过意不去,不想亏待了尉迟恭,遂委托柳媚娘寻找好锏。

今日,柳媚娘来司马九府邸时,便带来了一双锏,号称是由西域陨铁打造的神兵利器。

“两位兄长,小弟新得一对玄铁锏,不妨为小弟鉴赏一番。”司马九拿出双锏于尉迟恭和秦叔宝身前。

尉迟恭拿起一柄锏,在手中掂了掂分量,不禁露出满意的神色。“单锏重量约七十几斤,制作精致,材质倒是看不出来。”

史书记载,秦叔宝的双锏重一百三十斤,古今所说的斤不同,算起来,一柄锏也要有五十斤,与司马九的这对锏重量差不多。

“此锏必是出自名匠之手。”秦叔宝观看一番后,露出赞赏之色。

“哈哈,尉迟大哥,这对锏是你的了。”司马九看向尉迟恭。

尉迟恭道:“这怎么好意思,不太好吧。”

“你我兄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若不满意,那我就再找更好的给你。”司马九做出要收回锏的动作。

“九弟送的东西,我怎能有拒绝之理。”尉迟恭连忙收起双锏,生怕司马九收回双锏。

“哈哈哈哈!”

尉迟恭的动作,引得在场众人一阵哄笑。

此时,李建成等人也已经酒足饭饱。

司马九见众人围在院落中,互相攀谈,兴致甚浓,遂想要邀请在场人以武起兴,起哄道:“怎么样?尉迟大哥,可有兴趣展示一番,令我等开开眼界。”

“好!”尉迟恭尤为果断。

平日里,尉迟恭没有趁手的兵器,动起手来,不够尽兴。

今日,却不同,他得到了一双趁手的玄铁锏。

尉迟敬德双锏挥开,他北齐勋贵人家,锏法森严,攻防兼备,此种功夫,尤为适合马战。

玄铁锏乃是钝器,无论身披甲胄多厚,只要被锏击中,内伤是少不了的,甚至,有可能经脉断裂。

尉迟恭双锏舞到酣畅之时,怪叫一声“呀”字。

霎时,玄铁锏宛若黑龙一般砸向院中的一块巨石,石块“砰”的一声四分五裂开来,溅的地上都是碎石。

众人看见尉迟敬德的武功,都是鼓掌喝彩,就连独孤盛丽都微微点头,诸葛灵巧的手掌拍的最厉害,她觉得在司马九家与这么多有意思的人在一起,好玩极了,年后,她也想在大兴城九哥哥家玩,不想与爷爷赶回益州。

“好功夫,尉迟兄这手锏法,深得锏术精髓,挑、砸、抹、刺都极具威力,叔宝自愧弗如。”秦叔宝看见尉迟敬德这一砸,忍不住高声叫好。

“叔宝,也露一手。”冯立见他谦逊,哪里肯放过,也要秦叔宝舞一通双锏。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二章

在新的帝国之中,最新的法典之上,记录这么一段对话。

“为什么你会放弃这个权力。现在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了。他们都在为你准备登基大典的事情了。你为什么要设立合众国?”

“你想想我们现在缺什么?什么都不缺了,名利权钱,如果是权力你我这些人早就站在了权力的最巅峰。这么多年,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而我最想要的就是安安静静地生活和自己喜欢的人爱的人。

我也很希望那些追随我们的人能够好好地活着。我今天坐上这个位置就意味着无数人要死去。我一生杀人太多。厌倦了。就算我们拥有自己的帝国,那几百年后同样会变得腐烂破败。你的我的儿孙后代,同样要经历一次我们现在的苦难折磨。

走出这扇大门,外面的陌生人他们全部都有血有肉,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有自己心爱的人要守护的人。设立合众国,是时代的必然趋势。只有将权力分给天下人才能够得到长久的安定。宪法至高无上。任人唯贤。无论是那个种族那个阶级,只要你有本事。

我们要消除战争,就必须消除阶级,没有奴隶,没有贵族,没有种族歧视,没有重男轻女。我们要的是真正的和平。这个世界上,一个巫妖王就太多了。

我们的力量是渺小的,所以我已经有了打算。在巫妖城设立最大的大学,在各地设立分校。你愿不愿意跟我一样化身为和平的火种,点燃整个天下,开创新的纪元?”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三章

李别被赵云一闷棍打得龟缩回去之后,好歹也算是搜集到了足够多关于刘备军的情报,立即飞马回报长安。

而同一时刻的长安,却还处在一片虚假的“团结繁荣”之中。

此前刘备出兵的消息,已经悉悉嗦嗦在满朝公卿之间传开了,小道消息满天飞。毕竟李傕派出李别、王方增援陈

文学

仓方向,是二月初六的事情,四天时间足够小道消息发酵。

李傕心里也清楚,所以在二月初十这天,大朝会散朝的时候,拦住满朝公卿,表达了邀请大伙赴宴的拳拳盛意:

“诸位同僚,难得今日朝议,大家到得齐全。在下略备薄酒,一会儿还请到寒舍一叙。值此国难之秋,有要事相商,切勿推辞。”

李傕请客的时候,旁边站着一排飞熊军的铁骑,当然没人敢推辞。

所有人都想起了两年前被董卓那一场场杀人取乐的宴会所支配的恐惧,面面相觑唯唯诺诺。满朝秩两千石以上的高官,一个都不许跑。

“李傕前年看着倒还谦恭,最终公卿,比董卓好些,去年就原形毕露了。如今刘备来袭,他不会跟董卓听说袁绍来袭时那样,兽性大发性情大变吧……”

好几个位列三公九卿的重臣,内心都忍不住这般惴惴。

他们当中有好些人,是从董卓刚进京时就位列中枢、一直活到现在,在京城活满五年的。所以他们是亲眼见识过董卓的转化蜕变过程的。

董卓在位的最初半年多,也是挺谦恭、废除党锢拔擢清流名士,哪怕是憋着坏水在那儿演。就是桥瑁袁绍那一闹,才彻底黑化,连演都懒得演了。

董卓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在请百官的宴会上随便杀人立威,张温之辈就是这么死的。

前有车后有辙,李傕不会有样学样么?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大伙儿在飞熊军的“保护”下,来到了车骑将军府。

酒肉果品按席摆开,李傕阴沉着脸先敬大家喝几轮,酝酿着台词。

几个有头有脸的公卿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让尚书令士孙瑞出马,向李傕打探消息。

如今的朝中公卿,以这几个人为首:

三公分别是司空赵温、司徒淳于嘉、太尉杨彪,除了三公之外,还有一个名义上不算三公、但权力与开府相近的尚书令士孙瑞。

再往下,九卿里面有点乱世实权的,包括卫尉张喜、太仆韩融,这都是理论上能掌禁兵、军需的。

另外还有一些位列三公九卿但实际上作为外放使者离开了中枢的,比如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都是在袁绍、袁术那儿出使,然后被当成橡皮图章扣留的(赵岐以太仆身份持节出使,被扣留后朝中不能没有太仆,才让韩融接任)。

还有一些承担使者任务的列卿更惨,出去了直接被诸侯为了隔绝王路找借口杀了,比如执金吾胡母班,以及段训。

一个在即将抵达袁绍的地盘时,被袁绍假借王匡之名杀了,一个当初被公孙瓒挟持,借刀杀了燕王刘虞,然后公孙瓒也没让他活着回到长安,刚离开蓟县就不明不白死于盗贼之手灭口了。

总之三公九卿都是走马灯似地轮,大多数人都干不到两年。很多人两年前还是太守的级别,居然就升到三公了,官位贬值可见一斑。

士孙瑞虽然只是尚书令,但谁让他之前是王允的同谋、王允完蛋时他又第一个跳出来承认李傕郭汜的合法性,所以被李傕赏赐了不少实权。

士孙瑞谨慎地打听道:“车骑将军,听说……逆贼刘备兵寇陈仓,如今有了将军的增援,后将军拒战肯定挺顺利吧?”

李傕本来不想回答,但三公

文学

九卿们的眼神交流他也看在眼里,既然士孙瑞半是打听半是捧哏,他也想趁机立威:

“那是自然!诸位有什么好担心的,陈仓坚固无比,而且运粮困难,刘备穷兵黩武、轻进易退,贸然出动能团团围困陈仓的兵力,虽众而粮草定然很快不济,到时候我军随后掩杀,岂有不破之理?

大家忘了两年前,刘备在五丈原也是这般轻进易退,被后将军杀得弃马抛师、夺船避箭。我看刘备根本就没想清楚,只是挟对后将军的私愤而来,就是想报仇。

当然了,此僚内心的卑劣,也是人所共知。天下谁人不知那刘备勾结当年的逆臣王允、私相授受王爵,还借此沽名钓誉,他此番想杀到长安,显然是私欲膨胀,想利用他诈称宗室的便利,弑君夺位,行吴楚七国之乱之实!”

不得不说,李傕组织大义名分的语言功底还不赖。在朝廷中枢淫浸了两年,这些泼脏水的话说起来也一套一套了,用不着幕僚提词。

这番话旧瓶装新酒、七真三假,还有模有样,似乎刘备真有把汉献帝取而代之的野心。

而且后面对于“刘备不足为惧”的分析,也有理有据,什么粮道劣势、挟愤而来,都能找到蛛丝马迹。

对答结束之后,士孙瑞倒是没觉得什么,他已经跟李傕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自从他带头承认李傕,他就知道要是将来朝廷被翻过来,他肯定会遭到清算,马日磾幸亏是被袁术扣了,也快自然病死气死了,要是马日磾能回到长安肯定也逃不了清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