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涨精装满肚子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一章

苏乘浪和云仇越战越勇,双方看似武艺相当,难分高下,可若聪明人在旁边就能瞬间洞穿真相。

从他们交战到现在已有五十回合,战斗虽不断恶劣,但迟迟没有谁身负重伤。

“咱们继续这么的打下去只怕要露馅了。”苏乘浪眼睛微眯,压低着声音说道:“请云老弟借为兄一件东西。”

云仇闻言内心咯噔一下,心里越发紧张。

他不懂得苏乘浪在说些什么,但从对方的表情上能辨别出,自己八成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苏乘浪斩钉截铁道:“我要向云老弟借你的项上人头,请一定不要拒绝。”

云仇虽忠于巫皇,但这并不能证明他可以为了巫皇的荣耀去死。

听闻苏乘浪要取他的人头,顿时就令云仇急眼了。

哪知苏乘浪早已经暗地蓄势完成,在云仇还未对那道突如其来的蛇矛有所警惕时,项上人头就滚落到了地面。

云仇是河岸最强的百夫长,连他都不敌苏乘浪,遑论其余二人。

云仇只是以蛇矛向那二人风淡云轻的直刺过去,便闻听那二人发出阵阵惨叫,登时毙命。

领着几颗血淋淋得人头去往对岸时,陆压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苏乘浪忠心可鉴,理应嘉奖。”

苏乘浪答谢道:“多谢天尊提携。”

陆压道:“你就留在我身边做一名侍卫可好?”

苏乘浪装作大喜过望:“愿为天尊效犬马之劳。”

陆压点点头,随后率领残军返回向凤城,这场战争只是刚刚开始,未来不知凤城还会遭遇多少灾难?

“将来是王者的天下,求人不如求己,要想在洪荒界立于不败之地,我就须有强大力量。”陆压眼中透露出迷茫,遥望远方那座若隐若现的城池,暗中感慨万千。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二章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

文学

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

文学

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三章

这个时候,君不忧也是看着陆乘风开口道:“很好,师弟在这里真是多谢师兄了!”

陆乘风,在听到君不忧的话之后,也是眉头一皱,随后看着君不忧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小师弟能让我重回师傅门下,便是对我有再造之恩,更不用说小师弟还至于了我这腿疾,如果在说这话,莫怪师兄翻脸不认人!”

“不错,是师弟我失言了!”君不忧一脸歉意的看着陆乘风道!

“这还差不多!”陆乘风一脸笑意的道!

而陆乘风身旁的冯默风,在听到君不忧和陆乘风两人的对话之时,心中也是一阵叹息!脸上更是流露出一阵悲苦的神色,在冯默风看来,陆乘风都已经帮助君不忧了那么多事情,就自己却对君不忧没有任何帮助!这两相对比之下,就更让冯默风觉得丢人了!此时冯默风异常的痛恨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创造出一个势力来,也好能如同陆乘风师兄一般!

君不忧自然也是,看到了冯默风的表情!所以也是开口道:“冯师兄不必懊恼,我可是知道冯师兄这些年可是依靠打铁为生的!而我接下来要做的便是锻造各种武器,其中还有不少钢铁制造而成的,交给外人我却是不放心,可是我却又不能,亲力亲为的去管理这些东西,所以这些东西也只能是交给冯师兄帮我了!”

冯默风在听到君不忧的话之后,双眼也是一亮,随后看着君不忧道:“当真?”

“自然是当真,到时候这近万人的工匠怕都是要交给冯师兄,到时候冯师兄你别嫌我压榨你就好了!”

“不能,不能,小师弟,能用到我冯默风,我冯默风高兴还来不及呢!”冯默风一脸笑意的大声到!

黄老邪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一连欣慰的点了点头!在黄老邪看来,君不忧毕竟是自己新收的小徒弟,而且还是将所有的弟子逐出门强之后收的,还怕君不忧和自己以前的徒弟们会有一些隔阂,而现在看来,君不忧已经很好的化解了这些小隔阂,否则也不会让陆乘风和冯默风两人,这般心甘情愿的为君不忧做事了!

在这个事情上,黄老邪也是看出了君不忧的一些能力,细节上处理的也很不错!最起码没有粗心大意的放任了这些小问题,毕竟在小的问题也会有逐渐演变成大问题的一天!所以,能将一些小问题,在其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就消灭,无疑是一个很聪明的选择!不过,这一次黄老邪所不知道的是,这并不是君不忧所谓,而是黄蓉所为!就在黄老邪心中点评君不忧做事手段的时候!

君不忧则是看着黄老邪突然开口道:“师傅,我们马上就要去台湾了,不如您也跟着我们去吧!”

“我跟着你们去干什么?你们都走了更好,还没有人打扰我,清静!”黄老邪在听到君不忧的话之后,想都没想便拒绝了!黄老邪在听到君不忧的话之后,便知道君不忧是在打什么注意!不过黄老邪现在已经把自己的徒弟和女儿都搭进去了,现在难不成还要把自己也搭进去不成?黄老邪也不会那么傻,白白的替别人打工!

这个时候,君不忧也知道黄老邪是看出自己的小心思了,不过没关系!君不忧还有杀手锏,而这杀手锏,自然便是黄蓉了!所以,君不忧便给黄蓉使了一个颜色!意思,让黄蓉开口,帮着自己劝一劝!

黄蓉在受到君不忧的眼色之时,便已经知道君不忧没安好心了!可是,黄蓉也确实不想离开自己的父亲,而且想到自己父亲一人在这桃花岛上,心中也是有许多不忍,所以也是看着黄老邪开口道:“爹爹,不如你就跟我们一同去台湾把,这桃花岛上虽然不错,可终究还是孤寂了一些!在台湾则就不同了,台湾虽然也是一个岛,可是面积却远远超过桃花岛,爹爹在台湾也一样可以隐居起来,创出自己的武功啊!”

黄老邪在听到黄蓉的话之后,也是瞪了一眼黄蓉,随后看着君不忧道:“你小子,就不是个好东西!怎么,连我的注意也打上了啊?”

黄蓉在听到自己爹爹训斥君不忧之时,也是捂嘴轻笑,看着君不忧一脸尴尬的表情,可是却没有开口解围的意思!而一旁的黄老邪在看到黄蓉这副神情之后,似乎也是看不过去黄蓉的幸灾乐祸了,便看着黄蓉开口道:“你也是,这古人常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你这还没嫁出去呢,就向这他了,这以后要是嫁过去了,还不被吃的死死的!”

君不忧听到黄老邪的话,也是脸色一黑!此时的君不忧在心中,对着黄老邪也是一阵埋怨!在君不忧看来,黄老邪这话,绝对算得上是有离间自己跟黄蓉之意了!自己现在有时候还会被黄蓉整的哑口无言呢,更不用说黄老邪现在还在挑拨了!所以,君不忧可不敢让黄老邪在继续说下去了,否则,这黄老邪还没准说出什么来呢!

“师傅,这你也知道,我和蓉儿所修炼的混元诀,虽然功法的确是强悍!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便是突破的时候,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而且还需要有人护法!这到了台湾以后,虽然会有人护法,可是终究缺少一个像师傅这样的人坐镇!毕竟,我现在也算是得罪了欧阳锋,如果在那个时候被欧阳锋找上门去,恐怕我跟蓉儿也是凶多吉少啊!难道师傅,就真的忍心,让我和蓉儿处于这样的威胁之下吗?”

黄老邪看着君不忧那一脸哭丧的表情,心头也是一阵火气,这怎么得罪了欧阳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怎么,现在惹祸了,让我这个老人家出去给你们保驾护航?早干嘛去了?尤其是君不忧这话,还隐隐有威胁自己的意思!自己是那么好威胁的人吗?

“那你和蓉儿可以在快要突破的时候,回到桃花岛,在桃花岛上突破,这样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到那个时候,即便是欧阳锋找上门来,我也可以将其阻挡!这回你们放心了把?”黄老邪一脸淡然的看着君不忧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