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一章

看到自己碰都没碰、结果就倒在地上的老人,江临整个人都傻了……

江临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会遇到碰瓷的!

而且这个世界又没有监控啊什么的,所以要是人家讹起来,那自己真的是百口莫辩。

于是乎,江临心思急转,也在地上赶紧倒了下去!

“哎呦!!!”

老人还没怎么喊呢,结果江临在一旁倒是捂着自己的小腿,痛苦地叫

文学

喊了起来,仿佛带上了男的女的折磨。

就连这老人都懵了……

这小伙子是怎么个回事?

我还没喊呢,你怎么喊了起来?

难道老夫我刚刚撞到他了?

也没有啊……

幸好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巷子,没什么人,要不然的话还以为我这个老头子把这个小伙子给怎么了。

“哎呦……疼啊…..哎呦……”

江临先发制人,喊了个小半天。

本来还等着这个老大爷哀嚎,结果久久没等到,江临倒是有些纳闷。

转头看去,发现这个老爷子正一副活久见地看着自己。

江临也是眨巴眨巴了几下的眼睛,缓缓开口:“老大爷,你咋不喊呢?”

“……”老人胸口一闷,差点没气出一口老血。

被“撞”到的老人自然也不是一般人物,而是陈族的族长陈镪。

之前姜鱼泥和青竹来找陈镪,拜托他帮忙指点一下这年轻一辈第一剑仙——江临的武夫境界。

由于青竹夫人的竹叶酒实在是给的太多了,所以陈镪也是没有拒绝,答应了下来。

但是自己身为陈族族长,自然是不可能以真实的身份去接触这一个后生晚辈。

所以在陈族族长的左思右想之下,陈族族长决定了。

自己可以跟这个江临来一个偶遇啊!

于是乎陈镪打算和江临来一个“转角遇到爱”。

自己一不小心被这个小伙子撞倒,然后这个小伙子尊老爱幼,把自己给扶起来。

再然后自己顺势和这个小伙子搭上话,再来一句“小伙子,我看你有问题啊!但是幸好遇到了老夫,老夫与你有缘,就帮帮你吧”。

最后再抛出自己对于武夫略懂一二的见解,指点他武夫路子,完成青竹前辈和姜妮子的委托。

可以说,陈镪把一切都想好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万无一失,无懈可击。

可是没想到…..这个小伙子反应力了得,没撞到自己。

但没事,自己倒了下来。

可更没想到的是。

这个小伙子不来搀扶自己就算了,竟然还倒在地上……

自己都还没喊呢,他倒是哀嚎了起来……

喊完后竟然还问自己为什么的不喊!

难道这个世间现在这么真实了吗……

“好了好了,老伙子,你也别喊了,老头子我没事的。”

按捺住自己复杂的心情,老人拍了拍屁股,“艰难”地爬起身。

江临也是察觉这个老人“讹人不成”,已经是放弃了,也稍微帮个忙,把老人的拐杖给捡了起来。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二章

千仞雪想了想,觉得这安排没有没有问题。

便召唤天使彦过来。

天使彦闷声来到了宫殿外面,广场上还回荡着那位饕餮王的笑声。

这让她很不爽。

但没办法,理智告诉她,强撑着下去,只会更加麻烦。

来到宫殿,她也猜到了几分。

深呼吸口气,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她看到了天修王与那位本应该是今天的主角,却还没有露面的‘王上’站在看看台上,将刚才的情况一目了然。

“女王,那个饕餮王…”

天使彦沉默片刻,“有些奇怪…我有种预感,若是我再劈几剑下去,他可能还会分裂成更多的饕餮王。”

“你的战斗直觉很厉害。”千仞雪转过身,“鹤熙与我分析的也是这么说的。你倒是直接感觉出来的。”

“那…”天使彦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千仞雪。

仿佛再问:那该怎么办呢?

千仞雪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然后视线就落在王枫身上。

“剑。”王枫言简意赅。

天使彦赶忙拿出自己的天使之剑。

这不是普通的剑,而是虚空武器,虚空武器都搭载了特殊的虚空引擎,拥有非凡的力量。

王枫手握这柄长剑,掌中生出一朵红莲,为其染上一道特殊的焰光。

焰光中,蕴涵业火之力。

对付神系宇宙那边的力量,不动用混沌青莲,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好解决。

当然,王枫可以直接运用鸿蒙本源,对饕餮王发动降为打击,进行解析剖离,能瞬间秒掉对方。

但,这是天使和饕餮的战争,他能秒掉不算什么。

能让天使也秒掉,才能够让这些天使对他产生更加崇高的敬仰。

天使彦结果这柄长剑,发生上面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焰光。

‘这就完了?’她心道。

没有给自己升级神体,就是简简单单的在剑上轻轻一抹,难不成这柄天使之剑就能干掉那位饕餮王?

心中带着几分怀疑,天使彦接过长剑,启动虚空引擎。

“红莲版虚空引擎启动中…”

“启动成功…基因核算中…匹配中…匹配度…5%…100%…匹配完成…”

“新功能‘业火审判’搭载中…搭载成功…是否启动新功能对目标生命进行因果打击?”

伴随着脑海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天使彦犹豫了一下。

因果打击,那是什么?天使彦不太清楚。

她从宫殿中飞了出来,像是一位得到绝世高人传授功力的高手一般,重新返回了典礼广场之上。

目光聚焦。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位天使彦是去的那座宫殿,是去寻找破敌的办法了。

而且,看样子,明显还与那位天刃王的‘王上’有关。

但,天使彦好像和之前并无太大的区别?

诸多文明代表并未看出任何奇怪的地方。

天使彦手中的长剑,除了天使彦之外,其他人很难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柄剑…”鹤熙目光微微收缩。

虚空武器,基本上都出自她的手,不是她完全打造的。

但其中蕴含了她的技术成分。

隐约中,鹤熙感受到了一股特殊力量。

“那位王上,赐予了天使彦什么力量?她的神体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靠一柄剑么?”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三章

“白炎?”

身处于徐小受后方的饶音音彻底看傻眼了。

她先前就猜测过徐小受和桑老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所以会开口从徐小受这里讨要王座丹。

但硬要说成是师徒……

饶音音不信!

以副院长那个古怪的性子。

做他的徒弟,只有可能被虐死,不可能成长得起来。

可当路轲身上燃烧起了来自桑老的标志性白炎之时,饶音音完全笃定了。

不是可不能。

徐小受,就是桑老的徒弟!

如若仅仅只是以往的“烬照天炎”,那还可以说徐小受也只是副院长的试验品之一。

但白炎的威力,只有那些个在内院待得很久的人才见识过。

那一眼便足以将天桑灵宫最为高耸入云的出云峰,焚其一半,烧筑成出云台的能力,不是谁都有资格修出来的。

“受到畏惧,被动值,+1。”

先前内心里头还有点小九九。

但这一下,饶音音是真的不敢胡来了。

烬照天炎的可怕程度,已经足以威胁到所有的炼灵师。

而白炎,便是即便你悟道成宗,也是连天道都可以直接焚毁的能力。

它没有固定的指向。

但硬要说的话。

在场所有人,无论剑修、体修、还是灵修……统统都被徐小受针对了。

这,就是白炎的恐怖程度!

“收!”

徐小受伫立虚空,看着全场都被压制,不再迟疑,挥手将“道纹初石”连带着天机阵,整个转挪入了元府之中。

这种事情,迟则生变。

更别说此地还在不间断的来人了。

“扑扑……”

“扑扑……”

诡异的火燃声在寂静的场面中回响。

地底之上的人完全束手无策了。

即便眼睁睁看着徐小受将自己梦寐以求的“道纹初石”收入囊中,他们也毫无办法。

此刻,内心仅有的那点奢求,也从求宝变成了寄希望于徐小受不要将怒火迁就于自身身上。

毕竟,那怒火,全场真没有一个人承受得。

包括路轲!

“嘶!啊——”

“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路轲尖叫着。

叫声中有着三分恐慌,三分痛苦,外加九百九十四的无助。

他完全没办法解开徐小受这一眼带来的白炎伤害!

而脱胎于“烬照天炎”的白炎,在燃烧速度上,简直是有了质的飞跃。

以往连个先天强者的灵元都要烧上半天才能完全烧没的情况。

放在此刻。

路轲连二十息时间都支撑不到,气海便差不多完全亏空了。

但他明白,这种用灵元搪塞换取时间的做法,完全是治标不治本。

一旦气海真的空了。

白炎所燃烧的对象,也就会从灵元,转移到他真实的肉身之上。

而观这温度……

不出几息时间,他路轲,必将烟消云散!

“徐小受!”

路轲惊骇着抬眸,目中已经满是求饶之色。

但少年人,死要面子活受罪。

即便再撑不住,他也只是嘴唇嗫嚅了几下,完全说不出那些个求饶的话语。

“小家伙,我都说了不要和我作对。”

“你倒好,偏偏不听。”

“何必呢?”

徐小受无奈的叹了口气:“杀人非我意,何况你是红衣,我和守夜前辈也有些交情,真不想看你惨死。”

“那你快解开我身上这火焰啊!”路轲急眼了。

此刻他的气海完全空了。

而失去了灵元护罩,那等高温降下,他又不是宗师之躯,甚至连先天肉身都不是,谈何抵抗?

“定!”

徐小受虚掌一抓,白炎掌控的刚刚好。

既不侵袭入路轲的身躯之内,但释放的余温,也可以在慢慢烧烤着他。

一股子难闻的焦肉味蔓延开来。

路轲整个人懵了。

这欲解不解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抓狂了。

所谓生不如死,或者痛不欲生,也就莫过于此了吧!

路轲全然没想到,有遭一日,自己也能成为别人眼中烧烤架上的那一堆肉。

这还不如直接让自己体面的死了算了!

“我不杀你。”

徐小受慢岑岑的说道:“和你来时的说法一样,我只想和你做一笔交易,毕竟,我是个生意人。”

“受到诅咒,被动值,+1。”

路轲冷汗、热汗一时间齐冒,但顷刻间又被蒸发。

“什么交易?”

“十分简单的交易。”

路轲:“……”

他一时攥紧了拳头,却是发现手中空荡荡。

低头一瞅,仅仅这么一小段时间,哪怕徐小受掌控了温度,他手上的血肉,也已经完全干瘪了。

甚至,有的地方,连焦骨都露了出来。

“恶魔啊……”

底下所有人齐齐身躯颤抖了起来。

这个不知道叫做谭季还是徐小受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真正的从深渊中爬出来的那种大恶魔!

别人都快要别烤成干尸了,你还在这里慢悠悠的说着这些废话……

这是故意的吧?

铁是故意的!

这家伙

文学

,就是在报复!

“受到畏惧,被动值,+162。”

路轲感觉自己神智已经开始恍惚了。

他此刻已然无力去吐槽徐小受的做法了。

“什么简单的交易,你、你快说……”

“非常简单。”

徐小受笑眯眯的伸手指向了他背上长剑。

这可能是路轲身上唯一一个完全不受白炎干扰的神物了。

哪怕在这等高温之下,那把“青鳞脊”,亦是半分动静没有,甚至连焦黑的颜色,都没有烧出来一分。

“你要我的剑?”

路轲感觉脑子里刷一下有冰水浇落,一时恢复了神智。

接着,他勃然大怒道:“这不可能!我路轲就算是被你活活烧死、烤死,也不会把我的‘青鳞脊’交出去!”

“那你就去死吧。”

徐小受连半分犹豫都没有,手掌一握。

“扑扑。”

“呃啊——”

路轲面上瞬间贴上了痛苦面具,那响遏行云的哀嚎声,简直我听犹怜。

“徐小受,这不好吧?”

木子汐悄然摸到了半空,伸出小手戳了戳徐小受的肾。

“他毕竟是七剑仙的徒弟,真要在众人面前给你烧死了,后面的情况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元府之中,鱼知温关于十尊座和七剑仙的传说,她也听过。

自然,也能知晓面前的路轲,背景绝非一般。

“受到劝阻,被动值,+1。”

徐小受回眸瞟了路轲一眼。

他知道,即便木子汐压低了声音说话,但依据对面那样的实力,用灵念偷听到,不是个难事。

但即便是在这等情况之下,路轲也仅仅只是苦苦支撑着,丝毫没有说一句类似“没错,我师父就是无月剑仙,你不能杀我”之类的屁话。

这不由让徐小受高看了一眼。

不得不说,这个少年,很犟。

当然,也很难搞。

徐小受蹙着眉回头。

既然如此,那就唱一出戏吧!

刚好小师妹也过来了,索性一个白脸,一个黑脸,直接逼到那家伙屈服为止。

名剑,就这样出现在了面前。

如此好的机会,还是交易而成的。

哪怕其中用了一点点的强迫手段,那也是交易。

徐小受不会放任这样的机会白白流失的。

他看着木子汐,眉头一动,眼珠子一个遛弯,示意了几下后,凝声道:

“你说的确实不错,但现在我也上了红衣的黑名单了,他如此逼我,不杀他,我掉面子,杀了,我还能得一把名剑,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狗急了还跳墙呢!”

“即便这家伙身份背景再大,我谭季杀过的大有来历之辈,还少么?”

“真要找,那就让他们找好了,想要报复,也得取号排队,乖乖等着!”

底下众人一时瑟瑟发抖。

而被白炎包裹住的路轲,也同样身子一颤,满面绝望了起来。

“受到畏惧,被动值,+121。”

木子汐很明显的怔了一下。

她不明白徐小受方才那一波挤眉弄眼究竟想表达什么,也不明白这个本质上有些贪生怕死的大师兄,怎的突然变得如此铁血。

但是……

“那要杀,也不能明着杀吧?”

“哦?”徐小受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你待如何?”

“嗯……”

木子汐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想对策。

不稍片刻,她便指着下方的人群,压低了声音道:“现在暗地里来,是来不了的了,毕竟方才那么多人都看见你烧他了。”

“路轲一死,所有人都知道是你……谭季所为。”

“那么……”

顿了一下,小师妹的眼神变得凶恶起来:“我建议,全部灭口,不让情报泄露出去!”

底下众人:???

啥?!

这个小姑娘哪里跑出来的,你是来搞事情的吧!

看热闹不嫌事大?

本来还抱着侥幸心理的一众人等,此刻全部都慌了。

“姑娘不对啊!”

“我等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要如此绝情?”

“这件事情,我们谁都没看见……哎,等等,天怎么黑了?”

“嗯?你怎么回事……噢噢,对,对,天怎么黑了!玛德,声音呢,老子怎么什么都听不见了!”

全场一怔。

下一秒,齐齐沸腾了起来。

“卧槽,真的哎,是有谁施法了吗?我特么从方才开始,就完全看不见了呢,连灵念都被人给屏蔽了,这这这……”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老子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卧槽,你叫这么大声作甚,我耳朵都要聋了都,不对,我也听不到的好嘛,滚远点吼去。”

“我瞎了,我瞎了,我的眼珠子呢,我都感觉不到我的眼球了哇——”

“……”

“受到惊吓,被动值,+1。”

“受到求助,被动值,+86。”

“受到畏惧,被动值,+155。”

场面完全失控了。

各种哀嚎声、叫唤声此起彼伏,就连徐小受都被吓到了。

这尼玛……

戏精呢吧这群人!

但是,木子汐你又是怎么回事?

徐小受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家师妹。

叫你来是唱白脸的,怎的你一下子也变得如此凶神恶煞了起来?

果然你才是真正腹黑的大魔王吧,我徐小受都没有灭了全场想法的说……

“徐、小、受!”

“受到呼唤,被动值,+1。”

一声似乎被炙烤得完全变样了的声音在身后方响起。

徐小受心头一悸,猛然回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