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乱肉辣伦全文阅读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一章

终于结束了,这一刻,如释重负的感觉,让我长出一口气。

从2012年3月发书,到现在28个月过去了,本书终于完本。小何没有失信,终究还是写完了这本书。

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今天是8月8号,本书也写到第888章完本,这应该算是很吉利的数字吧。

若是有读者大大们,能在看完大结局之后,再打赏个888或者8888,那就更吉利了。

历时28个月,本书280万字完本,平均每个月更新10万字,这个速度简直烂。而且,近一年时间,本书一直处于周更和月更的状态,也因此吓走了大多数读者朋友。

后来,尽管小何恢复更新,订阅也一落千丈,聊胜于无,不能给小何带来多少收入,每个月的稿费连电费都不够交。但小何依然坚持写完了,而且我自认这个结局,写出了我当初的构思,我很满意。

很久之前,小何就说过,关于这本书的更新问题,小何会在完本感言里,和大家仔细解释,如今,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写书这两年,对小何而言,可谓风雨坎坷。

12年的10月底,我母亲在工厂里因救人而意外受伤,差点丧命,小何奔波千里前去探望,耽误了一个星期时间。

但这不是主要原因,真正让我断更一年之久的人,是一个女人,一个我最爱也伤我最深的女人。

12年我和她认识,交往大半年,13年春节的时候同居了,准备结婚。为了陪她,也为了婚前各种准备,13年上半年,我的更新一落千丈,一个月才几万字,忙的焦头烂额。

很可惜,我专注码字就没时间陪她,我陪她就不能专心码字,就赚不到钱,就没有收入养活她。所以,当我选择放弃码字陪她的时候,我的经济收入显然不能满足她想要的物质生活。

最终,13年7月的时候,在我们即将结婚的前两个月,她选择了离开。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二章

两天后,唐风月已能游出两百多米的距离。

说是两百米,其实是四百米。因为他要预估自己身体承受的极限,在恰当的地点游回去,免得被冻死。

草地上,唐风月运功,一点点将身上的冰霜都融化。

待的日子久了,唐风月对枯槁老人起了心思,笑道:“老伯伯,您神通广大,当年定是宇内第一高手。相见即是有缘,不妨教小子几招?”

枯槁老人摇摇头,笑道:“老夫所在的时代,奇人异士无数,谁敢自称天下第一呢?”

唐风月升起好奇之心,问枯槁老人当年有哪些高手。

“老夫已忘了自己的名号。不过当年老夫有两位好友。一个自称无知的和尚,一个双眉雪白的道士。”

唐风月仔细想了想,可惜脑中仍没有枯槁老人所说那两人的信息。

“老伯伯,您教我几招呗,也免得江湖上一些无知之辈忘了你的名头。”唐风月随口奉承。

枯槁老人立刻答道:“可以啊。”

没等唐风月跪地拜师,枯槁老人又说道:“不过老夫主修的乃是纯阳童子功,一辈子碰不得女人。你小子能忍住吗?”

唐风月讪讪一笑:“呵呵,老伯伯,我开玩笑的。”

原来是童子功,就算练到天下无敌老子也不学啊。一辈子碰不得女人,还不如立刻死了算了。

枯槁老人早就看出他的性格,摇头笑道:“虽然你不能成为老夫的弟子,不过相逢即是有缘。而且老夫那个记名弟子,将你引到这里来,证明你这小娃娃是他看中的。老夫倒是可以教你另外的功夫。”

唐风月大喜。

以他的眼力,早就看出这枯槁老人很不简单。这样的武林奇人稍微教自己几手,估计就够自己学的了。

“小娃娃,你想学什么类型的武功呢?”

唐风月立刻问道:“有没有壮阳的?”

枯槁老人嘴角一抽:“没有!”

唐风月嘿嘿笑道:“那有没有既轻松好练,又能天下无敌的?”

枯槁老人笑骂道:“好你个小娃娃!世间若有此功夫,还轮得到你练吗?”

“不如这样,老伯伯你将除了童子功以外的功夫,全部练一遍,小子看着学?”唐风月一脸贪心。

枯槁老人估计也被他的无耻打败了,说道:“真没想到,唐圣华那个顽固,会有你这么滑溜的后代啊。”

唐风月啊了一下,嘴巴张得老大。

无忧谷第一代创派师祖,人称无忧老祖,但其真实姓名无人可知。唯有无忧谷中的嫡系弟子,以及当年与老祖关系极近的几个人,才有资格知道他的名字。

唐风月没想到,枯槁老人随口就喊了出来。要知道,唐圣华可是五六百年前的人物啊!

“老伯伯,您是老祖的朋友?怎知我的身份?”

唐风月一脸惊骇莫名。自从出道江湖以来,眼前这个老人是给他震撼最多的人。

枯槁老人一招手,一股不可抗拒的柔和力量便将唐风月吸摄过去,道:“你身上有无忧心经的气息,与唐圣华那顽固一模一样。”

一股奇异力量,从枯槁老人枯瘦的手中传入唐风月的脑中。

下一刻,潜伏在唐风月脑中,属于无忧心经的力量,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似曾相识的故人,以前所未有之姿活跃起来。

刹那间,唐风月物我两忘,仿佛陷于无忧无惧,天地自宽的神奇状态中。

“无忧心经,过去一千年不曾有人练成。唐圣华啊唐圣华,上天缘何如此垂幸你唐家,在你之后的六百年,又是你的后人有此缘法!”

枯槁老人轻声一叹。那股无忧心经一阵波动,竟似有着人的得意之情!

“你这个顽固!罢了,既是你的后人,老夫便成全他一回。且看千年一场轮回,未来天下大变,你的后代能否如你一般,血战八方,笑傲群雄!”

一股力量如同潮水,涌入唐风月身体内。

无忧心经原本只是一颗种子。但想要让它生根发芽,无疑需要无比漫长的时间。

可在枯槁老人内力的催动下,无忧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壮大

文学

,膨胀,忽又收缩。在此过程中,无忧心经的气息不断凝练,提升。

如果一开始,无忧心经在唐风月脑中只有一缕,那么此刻就变成了几十缕,直至数百缕。

“拔苗助长,过犹不及,这是极限了。”

枯槁老人收回内力,松开手。

无忧心经传来一阵感激之情,还似有一种怀念和喜悦,最后全部收缩于唐风月脑中。与一开始相比,这颗种子变得生机无限。

唐风月不会知道,正是枯槁老人的一番善意成全,令无忧心经提升的时间缩短了许多年,彻底改变了他未来的武道之路。

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第三章

春日的月光清冷。

夜幕将至未至。

连成串的灯火在茫茫长江岸旁飘着,像是拱卫着十二连环坞水寨的忠诚侍卫。

水寨就在江岸后。

一面白色大旗上书红色大“朱”字,在江岸凄风中卷折不已。

大寨全是黄色木柱结扎营帐,绵延数里,气派非凡。

大寨内此时大批人马驻扎巡弋,其中几乎没有一个是玩家。

因为朱侠武不信任异人。

原本十二连环坞水寨中,还是有一些加入进来的玩家的。

但自从与黑风寨主江大力为敌后,朱侠武就赶走驱逐了大量玩家,使得水寨内完全都是最初的那一批原班人马。

盖因他认为异人与黑风寨主走得太近。

任何一个异人都可能突然变成叛徒出卖己方的情报。

甚至背后捅刀子。

这种情况他早已见识过,并不稀奇。

黑风寨主仿佛拥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时时刻刻影响着每一个异人,对于异人拥有天然吸引力。

在这方面,朱侠武不得不承认,黑风寨主的确是厉害,能依靠一群难以控制行为怪异的异人打下如今偌大的基业,他也甚为佩服。

但这对他而言,却就是最大的威胁。

此际,各种情报不断投递到水寨内最中心位置的白色帐篷中。

那白色的帐篷极大,大得就似里面能住下上千人。

帐篷外此时就伫立着三英。

原本伫立在帐篷外的应该是五位剑叟。

但剑叟都已死了。

帐篷内灯火摇曳,将一个体型魁梧庞大的人的身躯映照在白色帐篷上,影子宛如巨大的妖魔。

一阵风吹来,掀动帐篷帘幕,匆匆瞥到帐篷内一道坐在屏风前的身影。

那身影的主人看上去也像是一个巨大妖魔。

他的半张脸就比别人一张脸大。

半边身子也比别人整个身子壮。

然后是巨大的手以及巨大的脚……

铁一般的衣服。

铁镌一样的双手。

铁镂一般的脸容绷紧,无一丝笑容。

一个铁塔一样雄壮的人。

朱大天王——朱侠武!

帐篷的帘幕又自动闭上了。

帐篷内传出一道铁一般无情的声音。

“黑风寨主已经来了。”

这句话像是在问话,又像是一句肯定句。

立在帐篷外的三英齐齐身躯一抖。

即使他们不去仰头看向天空。

凭借体内子母生死网的一丝联系,他们也已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到来了。

原本他们不应该回答。

因为他们已经被黑风寨主控制了生死。

但自从返回水寨后,自从面对帐篷中那如魔鬼般的人后,生死也都不由他们掌控了。

他们抬头,看向将暗未暗的天空。

一个黑点在眼瞳中慢慢放大,盘旋着冲了下来。

“他来了!”

“他还是来了!”

“他来得不是时候啊!”

三英都在内心暗叹,对着身后的帐篷汇报“他来了”的消息,他们的心也已同时沉入谷底。

黑风寨主不来,他们还可以多活几天。

黑风寨主既然来了,那么他们可能马上就要死了。

无路是朱侠武还是黑风寨主,都不可能放过他们。

但他们之所以还是倾向朱侠武,非但是因为他们知道玩阴谋手段黑风寨主根本不是朱侠武的对手,马上也要死在这里,更是因为……他们还都有牵绊。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条看不见的绳子,一生大部分时候也都是被这条绳子紧紧绑住。

有些人的绳子是家庭妻子儿女,有些人的绳子是钱财,事业,责任。

他们的绳子就是自己的家人。

这条绳子此时就握在朱侠武的手中。

所以他们明知是死,既不疯也不癫狂,只是有些可惜和遗憾。

唧——

鹰啼声嘹亮。

狂风好似一个择人而噬的魔鬼尖啸着从高空蹿了下来。

哗然声渐起,又迅速消敛,一道道冰冷而充满战意、忌惮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高空中盘旋而下的那高座上的魁梧身影。

道道呼喝声此起彼伏,弓弩突张而起对向天空。

这时,一道震若雷霆般的冰冷声音,从帐篷内传出。

“都退下,守护在帐篷外,请江寨主进来!”

这声音话音落又是一顿,带笑道,“江寨主孤身一人带着一位弱女子就胆敢强闯我十二连环水寨,不愧是整个宋国绿林数一数二的人物,既然来了,那就下来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吧。”

魔鹰背上,王语嫣瞧向缓缓站起身的江大力蹙眉道,“这下面兵马众多,强弩数百,那帐篷那么大,说不准里面还有什么机关设计,还有……”

“这是虚张声势。”

江大力淡淡一笑,“朱侠武早就料到我会来,他若是不准备如此大的阵仗,我反而可能会怀疑不会下去。

但他刻意准备这么大的阵仗,便是要唬我,让我认为仅此而已,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下去杀他。

而后,燕狂徒应该就会出来了。

他肯定认为,我万万没想到燕狂徒会在这里出现。一旦我知道,正常人都应该退避。

可惜……”

王语嫣也叹息,“可惜你不会退避,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甚至把老虎都扛走!”

“哈哈哈。”

江大力大笑,一拍王语嫣的肩膀,拍得王语嫣脚步趔趄皱起眉道,“老虎有准备,我江大力也不会没准备。

上山打老虎,这一趟下来,宋国绿林从此是我黑风寨的,你的实力也可以提升起来了。”

“你难道又要……”

王语嫣色变时。

江大力已是长啸一声,纵身从二十丈的高空跃下。

“哗”地一下黑色披风在月色下拉长猎猎作响。

于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江大力砰地砸落在地,震得地面出现两个深坑,飞沙走石。

与此同时,魔鹰已然再度飞高,于高空盘旋长鸣,脱离了十二连环坞水

文学

寨众多高手的侦测范围。

江大力看向对面的白色帐篷,于一道道闪烁忌惮目光之下,径直走了过去。

三英看到江大力那魁伟宛如神魔般行来的身躯,不可抑制的身躯颤抖起来,神色都已充满惊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