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一章

张炼不信,周围所有人都从不同角度刺激他,这还能不是约好了的?

就算没约好,肯定也大概都知道了,都在看他的笑话呢。

“现在还在生我的气吗?”他问。

“本来就没有生气啊……”霍昭趴在他背上呢喃道。

张炼心说,没生气才怪。

不过,能够跟他生气,能气他怄他,那总比不搭理他就跑得找不到人要强。

现在她能这么说,应该能说明已经雨过天晴了,他跟着又松了口气,嘱咐道:“你以后别一个人生闷气,别躲着不见我……我这阵子很难熬,不找你怕你又改主意了,来找你,又怕你还在生气不想理我。”

要不是发现虽然她躲着,但是总有其他人帮着气他……他早都不忍了。

“那你今天怎么还是来了?”

“你真的不知道?听说有个什么哥哥,跟你很熟,又帅的一塌糊涂……”

“……张炼,我想睡觉。”

“那你睡吧。”

安静了一会,霍昭又含含糊糊问道:“我是不是特别没用?被人给锁在里面了。”

“…

文学

…没有,昭昭很厉害了,关在里面也不怕,换了有些人肯定都吓傻了。”

“那是因为我觉得活人比死人可怕多了。”

“嗯,说的对……昭昭一点也不笨,你安心的睡吧。”

你只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也不需要擅长,可以都交给我。

霍昭精神一松,安心的睡着了,关在里面快两个钟头,多少还是受了些罪,到医务室后体温已经有些高了,人也晕晕乎乎的,勉强喝了药又睡了。

张炼守着她挂了半个晚上的水,直到天亮了,见她的体温降下来了,呼吸平顺了,人也睡沉了,这才匆匆回去收拾自己,又抽空准备了她爱吃的东西。

气都过去了,现在总该会吃他做的了吧。

除了照顾小姑娘,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他也都揽下来了,直接找的霍昭他们院的老师。

“……潘玲玲说那天她的确是最后一个走的,是因为想锻炼胆量,所以她就主动申请最后等同学们走了再锁门,她以为霍昭已经跟其他同学一起走了,也不敢一个人再待下去,就匆匆的先走了……

后来发现霍昭被锁在里面了,保卫科的同事半夜去找她,她才发现钥匙也丢了,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找了半天没找到,就去找了授课老师,这才耽误了时间……”

这是院里的老师给的解释,人家也很坦白的跟张炼说了,“这个女生是跟霍昭有些矛盾,要说动机,她确实是有,但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存心的,也实在是不好说,太紧张害怕了不敢多问一句就把门锁了,将钥匙给弄丢了,这也都是有可能的,对吧?

所以也不能根据这个猜测就给人定罪,院里已经严肃的批评过她了,以后也会多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杜绝这种情况再发生。”

老师还怕张炼私下会采取什么报复举动,还苦口婆心的给劝了一回:“张同学,这件事真相如何只有潘玲玲自己清楚,学校也难办,我们的立场也只能这样了,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学生品行端正……也知道这结果可能你不满意,

但咱们换个角度想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潘玲玲来说,就算是她撒谎了吧,也是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很多同学们都当潘玲玲是故意的,

其实,这种排斥和怀疑的冷暴力对她的影响也很大,事发后潘玲玲的情绪也不大好,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不是想帮她说话,咱们实事求是的说,如果真的是她做的,她也受到教训了,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她也为她的粗心大意付出了代价,现在也写检讨道歉认错了,悔过态度端正……”

是,老师不愧是做教书育人工作的,说的句句都很在理,张炼也没有当场驳人,态度还算良好的接受了这个处理,可等一转身脸色就变了。

说不清楚,太紧张了,自作孽不可活……是吗?

呵!

于是,这天晚上潘玲玲独自去赴徐阳的约,等到了约定的小树林,却没有遇见徐阳,反倒是遇见鬼了!

一个五官模糊看不出面容的鬼。

作为新时期的大学生,又从小学的科学,反对迷信,潘玲玲的脑子不仅不笨还相当聪明——正因为打小是被一路的表扬到大的,所以大学后发现各方面都比她更优秀的霍昭,她才会心理失衡。

更何况,霍昭被锁在地下室的那天晚上,她回宿舍路上还遇见张炼了……

潘玲玲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最近都十分警觉,实践课绝对不落单,或者干脆的请假了,这会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鬼”是张炼的报复,如此低端拙劣,还真以为能够以牙还牙啊?

正当她仔细盯着寻找破绽,准备戳破对方的时候,这个丑的让人有心理阴影的鬼又拖出来一具只剩下白骨的完整骷髅,咔咔两声将骷髅斩断,吃了一节骨头……

嘎嘣脆的声响,在昏暗的树林里听得叫人毛骨悚然。

啊!!!

潘玲玲直接被吓得都忘记了挪开眼睛,腿脚也不听使唤,都不知道跑了,然后她在“鬼”的咔咔声和充满戾气的眼神中失禁了。

之后收到小字条找过来的徐阳:……

潘玲玲出事了,不知道碰见什么了,人吓得浑身颤抖,嘴上也一直是胡言乱语的,一会说有鬼,一会又说张炼害她,整个精神崩溃了。

徐阳将人送到校医务所,这里解决不了,老师和班上干部又直接将她送大医院去了,也帮着联系了家长,之后潘玲玲就被家长接回去修养去了,家长还要追究责任,找张炼对峙,但是——证据呢?

你说潘玲玲看清楚了就是张炼,那明知道张炼吓唬她,明知道是假的,竟然还能够被吓成这样?

她这样子明显就是被吓住了,假的都能这样,这能说得过去吗?

老师又说了,霍昭前几天被潘玲玲给跟大体老师锁在一屋里,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的,这是事实,她还把钥匙搞丢了,霍昭在屋里呆了有两个钟头,人也没有被吓成她那样。

我们学医学的,更应该要相信科学。

她肯定是看花眼了,这是不是心理负担太重了?建议你们早点去看看心理医生。

把家长给气的……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二章

听到同伴的话,工作人员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刘泠母亲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哼,一个破服务员,哪来的勇气跟我叫板。”

说完,刘泠母亲拉着儿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直到她们消失在电梯口,工作人员才皱着眉抱怨,“什么素质啊,夏挽沅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啊,真的假的?”

“真的,”同伴悄悄地,“我上回亲眼看到夏挽沅来酒店看她们呢,啧啧,我感觉夏挽沅是被骗了,看这一家人,一点素质没有,夏挽沅还对她们这么好。”

工作人员们一边聊着一边往里走,路过套间的时候,瞥了一眼里面脏乱的场景,众人面面相觑,暗自祈祷自己不要分到这个片区来打扫,

做酒店行业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不讲卫生的客人了。

——

安娆和薄晓的婚礼时间就在一个月以后,夏挽沅特意推了很多的工作,专心的给安娆设计婚纱,

时间

文学

一分一秒的过去,都已经临近深夜,夏挽沅依旧没有从书房出来,君时陵终于忍不住进去找她,

刚靠近夏挽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她笔下的设计图给吸引了视线,

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依旧璀璨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哪怕是君时陵这样对婚纱不感兴趣的男人。

夏挽沅仔细的将袖口处的雕花设计画好,转过头看到了君时陵,“几点了?”

“十一点了,夫人,该睡了吧。”君时陵将目光从纸上移开,看向夏挽沅,

“好,”夏挽沅说着,将设计图小心的折起来,然后放到墙角边一个巨大的金丝楠木箱子里,

君时陵瞥了一眼,看到除了安娆的婚纱设计图外,箱子里面,还有一幅卷着的图纸,

君时陵走过去,想伸手去拿,“这个是什么?”

夏挽沅一慌,直接转过身抱住君时陵的腰,把他的手拉回来放在自己腰上,“不能看。”

君时陵微微挑眉,“还有我不能看的?”

夏挽沅脸上酒窝浮现,“以后会给你看的,现在不行。”

君时陵太了解夏挽沅了,他心中已然猜到了是什么,但还是顺着夏挽沅的意思,“好,你说不看就不看,”

夏挽沅这才转身小心的放好安娆的设计图,

纵使夏挽沅为了这个设计图已经推掉了大量的工作,但有一项行程却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被誉为国内电影界最有份量的“金影奖”,

自从它开办以来,每一年,都会评选出当年最受瞩目的作品和演员,这个奖项份量极重,

可以说,能拿到一个“金鹰奖”,便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个演员在电影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夏挽沅和苏月然一起,被提名了这个“金影奖”的影后。

“挽沅啊,这回你一定要穿的漂亮一点,要超级漂亮的那种!!”陈匀为夏挽沅的造型操碎了心,“哪怕咱们拿不到影后奖,也要在气势上压倒苏月然。”

鹿梨天天和陈匀在一起上班,自然也告诉了陈匀那天她被咬以后,夏挽沅送她去医院,然后错过试镜的事情,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