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下的乱h,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餐桌下的乱h 第一章

金师叔不愧是最了解邢长安的人之一,原本还一脸笑盈盈的邢长安,在听到金师叔的话后,瞬间脸色就变了。

一抹阴霾出现在了邢长安的脸上,同时一股股的灵气也在他的手上不断聚集着。

“你是不是觉得老子我快嗝屁了,就不能跟你过过招了?告诉你,老子这把老骨头就算是死,也能拉你当个垫背的!”

金师叔见邢长安一副要拼命的样子,急忙摆了摆手,道:“咳咳,刑变泰,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至于这么认真吗,咱们谁跟谁什么关系啊!”

见金师叔一脸赔笑的样子,邢

文学

长安冷哼一声,随后停下了手中不断聚集的灵气,转而一p股坐到了金师叔原本坐着的椅子上。

“其实老夫这次来呢,确实是有些事情需要找你帮忙,而且这件事牵扯还挺大的,我希望你能接下来。”

坐到椅子上,邢长安一改刚刚的玩闹情绪,一脸严肃的对着金师叔说道。

而金师叔也察觉到了邢长安确实是有要事找自己,随即同样一脸肃穆的抓来一只椅子坐下,面色凝重的看向了邢长安。

“这件事,还要从外门说起,前几天我在外门……”

按照邢长安的描述,肯定不会是那个少年,毕竟那少年虽然是真武境实力高强,但却并不像是邢长安所描述的那样淡定无比的青年。

如此一来,符合邢长安描述的人,也就只有那个叫张茶的青年了。

想到这儿,金师叔的面色登时变得古怪了起来,难不成这个张茶和邢长安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不过看张茶拿来的令牌,上面倒是确实是有杨公明那家伙的印记,而且张茶和邢长安两个人的名字里都有一个长。

当然,理论来说这不能算作是某种关联性的东西,但毕竟是邢长安的后辈,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毕竟邢长安的家族那么奇怪,金师叔认识的所有人里面,就只有邢长安一家是姓刑的。

“所以这个青年,是你的亲戚,还是你的什么后辈?”

金师叔无奈的走到一边,从自己放置的茶壶中倒了一杯灵茶,递给了面前口渴难耐的邢长安。

“哦,谢谢,另外他不是我的后辈或者是什么的,不过有可能是杨公明那小子的后辈,你应该也看到那青年的弟子令了吧。”

接过了金师叔递过来的灵茶,邢长安一口尽数灌入口中,随后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呼声。

看着还是跟以前一样,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的邢长安,金师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这么喜欢动怒的人,都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结果这个刑变泰,明明都离死不远了,居然还这么活蹦乱跳的,不得不说还是老年人的心态比较好。

金师叔啧啧了两声之后,坐回到了椅子上,沉默片刻后郑重的对着邢长安说出了一声谢谢。

听到面前这个金魔头居然破天荒的向自己道谢,邢长安登时坐直了身子,语带调笑的开口说道:“不是吧,你这杀人不眨眼的货,居然跟我说谢谢?”

“你以为我想啊,看来你也是看出来了,我之前憋的实在是太难受了。

虽然师父死前告诉我一定要压抑住自己的杀念,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隐忍,但我是真忍不住啊。”

叹息一声后,金师叔索性直接敞开了心扉,和邢长安谈起了心。

其实金师叔之所以这么修身养性,还是因为师父当年死前,曾经告诉过他要修身养性,压制住自己心底的杀念。

一开始他还没当回事,直到亲眼目睹了师父死去,他才猛然惊醒的将师父留下的这句话牢记在了心头。

本来一开始还是挺好的,金师叔平常也不出门,只要不是遇到什么事或者是听到了什么风声,都不会生气动怒乃至于动了杀念。

但过了没多久,就发生了师兄的那件事,虽然金师叔干的是神不知鬼不觉,但他自己明白自己干了什么。

于是原本隐忍的杀念再次泛起,不过还好经过了多年的压制,这股杀念暂时的还是被压在了金师叔的心头。

只不过最近这些天,金师叔的状态并不算好,心头的杀念总是无端的冒出头来,惹得他很是心烦。

这也是为何他没有亲身去看内门大比的原因,现在的他简直就跟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一样。

万一在内门大比的现场,遇到什么不开眼的人嘲讽他两句,金师叔还真担心自己可能会忍耐不住出手。

不过还好,邢长安一来一眼就看出了他体内的问题,特意激怒他释放出了一些心中积攒的杀念。

这也是为何,金师叔突然要对邢长安道谢的原因。

餐桌下的乱h 第二章

“赤土峪?焰蹄马?”闻听此言,关横想了想,问道:“那这焰蹄马有没有关于神秘大门的消息?”

“关爷,说实在的,我们对焰蹄马这种异兽还真是不太熟悉。”

疯毒蚁后说道:“根据遗迹深层这边的传说,对方是随着灵火衍生出来的‘焰之伴生兽’,有别于一般火系灵兽,而且它们的栖息地只在赤土峪一带,从来不会去别的地方,显得行踪神秘。”

“焰之伴生兽吗?好熟悉的名字啊。”就在此刻,听到他们对话的骄阳皇焱飞到近前,关横道:“啊,对了,那些家伙既然是随着灵火衍生的,你们自然是最熟悉不过,能和我们说说吗?”

“当然可以,所谓的焰之伴生兽,实际上已经是在远古时期就绝种的生物了。”

骄阳皇焱解释道:“说它们是与灵火衍生有关,也不无道理,但是呢,也不尽然,总而言之,焰之伴生兽和灵火以及控制灵火的人会很亲近。”

“不过据我所知,真正的焰之伴生兽早就在千百年前灭绝了,现在出现的一些稀有物种,也不过是和焰之伴生兽杂配的异兽而已。”

骄阳皇焱想了想,又接着道:“就想诸位刚才谈论的焰蹄马,就应该是这种杂配伴生兽,血脉已经淡薄不纯了。”

“是吗?”闻听此言,关横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颌,问道:“蚁后,咱们接下来的路程,是不是肯定会穿过赤土峪?”

“没错,关爷,就是这样。”

“那好,有机会就去见识一下焰蹄马。”

“好啊。”听到这话,姑娘们也很兴奋,若桃还说道:“就是不知道这焰蹄马能不能当坐骑,好像骑着它们跑一圈,呃呃呃……我突然想起尸马了,好想回去看看它怎么样了。”

“好了好了,等到把遗迹的事情都解决了,你很快就能回去和它玩耍了。”芫歆刚说到这里,前方探路的邪蛁虫母便扬声道:“诸位,过来了一群猛兽,朝着咱们所在的这条山道赶路呢。”

“没必要和对方撞上。”关横叫道:“都

文学

让一让,叫它们过去就行了。”

“好。”同伴们也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走到了山道两边的草丛内,那群异兽来得好快,几十头一大群,霎时间就冲了过去。

看样子它们也是急着赶路的老实家伙,看到关横等人让路,为首的异兽首领还朝着大家点了点头,可就在这整群异兽跑过去的一瞬间,出了点小状况。

“扑通!”队伍最后边有一只小兽失足摔倒,这小家伙发出“咴咴”哀鸣,但是群兽一时间匆忙赶路,谁也没顾得上管它。

姑娘们见到小家伙挺可怜的,心生恻隐,卿凰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伸手抱起了这只小兽,低声道:“乖乖的,我来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小兽看到她挺温柔的,立刻放松了戒心,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卿凰的掌心。

“呵呵呵,好痒啊,你这个淘气鬼。”听到卿凰的笑声,姐妹们也都围拢过去,伸手轻轻抚摸小家伙,金鹪雏鸟发出叫声,表示友好,小兽看到鹪宝也很好奇的样子,咴咴叫了两声。

餐桌下的乱h 第三章

@@@@

说好的新书终于开了,也写了七八万字,所以稍微有点底气来给各位说一声,还希望能够多多支持。

提前感谢大家的支持。@@@@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