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打工妇女不戴套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一章

第4533章星际宠夫日常(62)

不仅杀手愣了,狱长和巫月明他们也愣了。

对啊。

都废除死刑了,反复作案的那些人,照样不也活的好好的。

别说阮唐一刀杀了他,就是把他千刀万剐,按照帝国法律,对她的惩罚也不过是在无期后面加上几千年的刑期而已。

可有什么影响呢?

什么也没有!

狱长给阮唐使眼色,虽然现实是这样,但也不要说的太直接好不好,这样帝国那些法律党面子上会很难看的!

阮唐才不在意谁脸面好不好看的问题。

都能把法律改成那样混账的东西了,他们的脸面早就没有了,还怕什么丢脸!

唯独玄鹤,看着阮唐张扬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别说帝国法律根本不能对阮唐造成任何伤害,就是有杀伤力,阮唐也不会理睬,她不过是想给他出口气而已。

杀手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样的处境,一下子进退两难,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犹豫了一下后,他怀着侥幸问,“如果我说了幕后主使,你会放过我吗?”

这问题还用问?

不用阮唐开口,巫月明就上去给了他一拳,“你都要杀我鹤神了,你还问能不能放过你?我大小姐给你选择不过是想让你选个死法而已,区别是直接毙命没有痛苦还是生不如死刻骨铭心的死而已!”

狱卒:“……”

其他人:“……”

虽然方式不同,但都要死了,那不管什么死法,都会让人刻骨铭心吧?

杀手果然有些绝望,但又开始为自己辩解,“我和鹤神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我怎么会想杀他?我也不想接这个任务,我真的是他的粉丝,我前些年行动时都是装成鹤神在戏里的样子……”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二章

和老爸、老妈在龙城大学校门口分别,孟超径直去了巢城重建委员会办公室。

和龙城其他区域一样,巢城在过去半年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大发展。

曾经的腐肉都被剜去,伤口全都结痂,痂壳剥落之后,长出了全新的嫩芽。

现在的巢城,再也不是那个穷街陋巷纵横,违章建筑如劣质积木一样乱七八糟的鱼龙混杂之地。

因为龙城的规模比半年前扩大了好几倍,在“家园派”的倡议下,当局在城外兴建了好几处大型住宅区,以“零首付,成本价,低利率”的方式,优先售卖给居住面积不达标的市民。

巢城居民几乎个个符合条件。

再加上孟超动用了“地下皇帝”的遗产,又发动残星会和蓝色家园的关系,搞了一大笔短期借款,充当居民们的搬迁费用。

顺利帮30%以上的巢城居民,解决了居住问题,让他们都搬到郊区睡城去了。

人口密度大幅减小的巢城,终于能大刀阔斧地清理废墟,拆卸违章建筑,优化社区结构,规划全新的金融、商业、产业区块,并兴建一栋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

虽然整体高度提升了不少,但因为大量采用钢化玻璃,营造出通透的感觉,走在街道上,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比过去何止敞亮十倍。

更别提巢城的各大娱乐场所,也经过了全面改造和装修升级,比过去更加富丽堂皇,却少了很多乌烟瘴气的味道。

总而言之,巢城和龙城其他区域之间,有形的、无形的围墙都渐渐被拆掉。

就连原先的帮派中人,也渐渐眉清目秀起来,看着像是良好市民了。

孟超有自知之明,这当然不是他的功劳。

虽然挂着“金牙帮主”和“巢城重建委员会会长”的头衔,但他就是个甩手掌柜,除了帮巢城和外界牵线搭桥,提供一些资源和人脉之外,几乎不插手具体的事务。

原先的巢城各大帮派,仍旧享有极高的自主权。

而大的发展方向上,则由吕丝雅和阿吉,一明一暗,两大高手来把控。

阿吉自不必说——这小子原本就是“霸刀”金万豪的返老还童版本,处理巢城事务,自然驾轻就熟。

吕丝雅却是劳苦功高,完成异兽调查局的本职工作之外,没日没夜泡在巢城办公室里,把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

搞得孟超都不太好意思了。

要知道,吕丝雅在异兽调查局也升了官。

因为“巢城之战”的出色表现,异兽调查局完美狙击了妖神“漩涡”的阴谋,副局长聂成龙领导有方,

文学

成功将“副”字甩掉,当上了名副其实的调查局一把手。

原本吕丝雅和孟超的直接领导,第九特殊搜查小组的组长叶晓星接替了副局长的职位。

吕丝雅因为“怒涛山脉之战,世嘉天城宠兽杀人事件,君临大酒店突袭事件和巢城之战”的功劳,荣升“九组组长”,自然当之无愧。

现在的“第九特殊搜查小组”,已经是异兽调查局响当当的王牌。

吕丝雅又是个锐意进取,野心勃勃的女人,绝不甘心止步于此。

一心想要做出些成绩来的她,自然竭尽所能,日理万机,夜也理万机。

一边扑灭龙城内部怪兽残兵蠢蠢欲动的隐患,一边要调查怪兽山脉深处的咄咄怪事,还要抽空处理巢城的生意,天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

孟超想想都头疼。

更觉得把这么头疼的事情都交给吕丝雅处理,挺对不住人家的。

特别是今天。

当他在巢城办公室里看到吕丝雅顶着两个大黑眼圈,猩红如血的短风衣下面,皮肤比长期接受不到太阳照射的自己更加苍白,满脸睡眠不足,浅浅打哈欠的吕丝雅时,这种负罪感就更加强烈了。

“雅姐,你多长时间没睡觉了?”

孟超又吃惊又内疚地说,“又遇上什么大案子了,你也太拼命了吧?”

“就算没有大案子,我就有时间能闲着了?”

吕丝雅非常幽怨地看着孟超,“我发现和你合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谁能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刚刚在巢城和我出生入死,好不容易夺取了巢城的主导权,有机会大展宏图,联手搞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结果你老人家竟然拍拍屁股,钻进超凡塔逍遥快活去了,只留下我在外面,天天和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牛鬼蛇神斗智斗勇,你好意思吗?”

“我不好意思。”

孟超干咳几声,解释道,“话说回来,雅姐,无论龙城还是异界,毕竟都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地方,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归根结底,还是拳头的大小。

“只要你拳头足够大,就算对做生意一窍不通,自然有各方资源、商业机会和专业人士围拢在你

文学

身边,为你出谋划策,打造一个偌大的商业帝国。

“如果拳头不够大呢,哪怕殚精竭虑,上蹿下跳,赚到了金山银山,还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甚至是自寻死路。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三章

新书已发布,黑岩网搜索《至尊阴阳师》。

欢迎大家品鉴~

文章末尾有直达链接,以下是第一章试读:

***

七月半!

鬼门开!

深夜。

漫天浓云翻墨,遮星蔽月!

狂风呼啸!山雨欲来风满楼!

龙城。

一幢高五层、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套嵌内外两座法式花园的雄伟庄园之中!

嘉宾云集,高朋满座!

龙城里半个豪门圈子的世家子弟聚集于此,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这宏伟庄园正是龙城顶级豪门林家的宅邸,今天刚好是林家老爷子林富贵的七十大寿!

但此时此刻,全场宾客的目光却被庄园门前的一番奇怪景象所吸引!

一位身材高挑、衣着华贵、气质如仙的绝美妙龄少女傲然站在名贵琉璃雕琢而成的门廊之下,颐指气使的看着眼前的一名少年。

与这位仙子般的少女相比,少年犹如粪土!

破旧的衬衫、褶皱的牛仔裤、一双泛黄的白色球鞋、还背着一个沾满了泥土的双肩背包!

再加上少年一头蓬乱的头发,简直如乞丐一般!

只有那蓬乱发下的一张脸长得还算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狂风吹过,少年的乱发变得更加凌乱,站在门廊下的美女一声冷笑,悠悠然开了口。

“陈玄,你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人,瞧瞧你现在混成什么样子?居然还有脸回来!”

少年听了这话,脸上不露喜怒,他如同一座雕像般站在风里,目光坚毅冷静。

美少女看到少年毫无反应,又加重语气说道:“陈玄,你现在就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你以为我会嫁给你?别做梦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做我们林家的上门女婿!想吃林家的软饭?没那么容易!”

轰隆!

天边一道惊雷!

照的少年清秀的脸白了一片。

惊雷之中,少年依然面无表情,甚至连眉头都没有动一动。

无论是美少女的恶毒言语,还是天边的雷声对他都构不成丝毫影响。

少年名叫陈玄,原本是龙城豪门家族陈家的公子,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家里有数不尽的家业等待他挥霍。

而美少女名叫林筱月,正是豪门林氏林富贵的宝贝孙女,但二十年前,林家却并非豪门,当年的林富贵只是陈家的管家,在龙城毫无身份地位!

陈家念在老管家林富贵忠心耿耿,在陈玄和林筱月小的时候将他们指腹为婚。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陈家在陈玄五岁的时候遭遇大劫,彻底被仇人整垮!陈玄的父母也在劫难中意外身亡,只留下陈玄一个人。

反倒是老管家林富贵逃过一劫,后来又得到了老朋友的帮衬,在龙城这片充满机遇的城市逆袭翻盘,成了现在龙城数一数二的豪门——林家!

这样一来,原本陈玄与林筱月的婚事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本来是公子娶丫鬟,现在变成小姐嫁孤儿。

林筱月从小娇生惯养,在择偶方面更是有着苛刻的要求,如今的陈玄一无所有,她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更何况据说陈玄父母双亡之后被龙城后山的一个老道士收养,这十几年天天跟老道士学一些装神弄鬼的没用玩意,将来别说考上重点大学前程似锦,就算在社会混一个像样的工作都是不可能!

堂堂的天之骄女,龙城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怎么能嫁给一个小道士?

难道就凭十多年前的一个荒唐约定,这个一无所有的穷酸小子就能厚着脸皮来做上门女婿?

这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现如今恰逢林富贵七十大寿,龙城半个豪门圈子的社会名流齐聚这里,陈玄这个灰头土脸的穷小子居然突然登门拜访,用意非常明显。

他显然是想当着半个龙城豪门的面逼婚林筱月,强行来当这个上门女婿吃软饭!

想到这里,林筱月对他的厌恶又多了三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林大小姐的未婚夫是个乞丐模样的小道士,林筱月又羞又怒!

这时门廊后走出一个长相火辣的少女,冷笑着将一盆水交给林筱月。

“筱月,用水泼他!”

火辣少女是林筱月的闺蜜许冰倩,她是龙城豪门许家的小女儿。

林筱月一把接过这盆水,随后劈头盖脸的朝着陈玄泼了出去。

“赶紧给我滚!这辈子别让我再看到你!当初两家指腹为婚的事情根本就不作数!听见没有!?”

一盆冷水在距离陈玄三米的地方落地,溅起了一片白色的水花。

“哈哈哈……”

宾客里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嘲笑陈玄的狼狈。

“真是惨啊,昔日的豪门少爷变乞丐了。”

“瞧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真够不要脸的!”

“他好像一条癞皮狗……”

许冰倩更是幸灾乐祸,洋洋得意的说:“活该!泼死这个又丑又穷的心机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垃圾!”

围观者的目光饱含讥笑和轻蔑,但站在门前的陈玄仍然无动于衷,脸上毫无表情,眉眼不动安如泰山。

“你还不滚?难道想要钱吗?”

林筱月厌恶的猜测道,之后随手掏出一张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